《致,90后》:你们终将实现我们这个时代的理想

“前不久一部外国电影要在中国上映,一家国内电视台和公司想邀请他们导演来中国参加宣传活动。按理说,我为你的电影上映做宣传,你是需要给钱的,如果我免费为你做宣传,你更得感恩戴德吧。结果呢?人家不。人家把姿态摆得很高,一边要求高额的出场费,同时还提出许多无理要求。一副装逼不怕雷劈的样子。然而更可怜的是,中国的这家电视台和公司居然答应了这种奇葩的要求……”

《致,90后》

也许你们曾经听说过:“90后是垮掉的一代”这种说法,但请不要相信他们,因为在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他们也曾经说过“80后是垮掉的一代”。但事实证明,当80后年过30纷纷走入这个国家的中坚岗位之后,一切并没有变得更糟糕,反而使这几年中国发展和崛起速度变得更快。我们没有垮,你们也不会。

我周小平就是一个80后,虽然算起来只比你们90后大个十来岁,但这几年来我们国家发展得太快,快到一整代人的灵魂都跟不上,所以我们成长的环境区别其实很大,这也就造成了我们两代人之间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区别更大。有些我们经历过的事情你们可能未曾听说,甚至会觉得荒诞,但那却是事实。

比如在你们眼里台湾不值一提,因为你们知道台湾穷、GDP注水、城市破、年轻人坐井观天,竟然相信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用不起微波炉,完全是这个时代的笑料。但在我们成长的那些年则不同,在我们这代人眼里,许多人都相信台湾是一个神话,他们认为台湾灵魂更高贵、台湾更洋气更强大,纷纷跪地膜拜。

记得当年有一个所谓的天才作家写了一篇吹捧台湾的长文,说是连从台湾从太平洋吹来的风都比大陆的更文明。这样的一篇文章今天在你们眼里,也许只是一个滑稽的笑话,然而当时在那篇文章下面却有着几万个热情点赞和评论,网友纷纷赞美该作家是一个有远见,有智慧的男子。我用粉丝工具统计了一下,点赞的大多是80后和70后。那会你们还小,可能是上着高中,在网络上还没有话语权。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在今年“帝吧出征”时,我又看到有人翻出了这篇文章,结果在那篇文章下面只有寥寥几百个评论,且大家都是在嘲笑那个作家的无耻和无知。反而,我那篇名为《台湾,好自为之的文章下面却有了几万个网友的热情点赞和评论。我同样用粉丝工具统计了一下,发现点赞网友的比例很大一部分都是90后。你们长大了,这个时代终于开始有了你们的声音,这很好。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的这些观点并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近几年来,我一直都在提出类似的观点。可是在我们80后这一代人里,我这样的观点不是主流,只有崇拜中国以外的一切事物才是主流观点。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被嘲笑和被讽刺的对象,而那些跪舔除中国大陆以外一切地区的人们则被捧上了神坛。有时候我甚至会很灰心,但幸好,你们及时地长大了。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真正从人格上站立起来的希望。

你们不善于跪拜他人,你们只善于为自己代言。你们不像我们这一代人那样习惯性地仰望外国,你们是平视甚至是俯视外国。

我们两代人成长经历实在是相差太多。

1996年,那会我才15岁。有一天在晚自习回家的路上一直就觉得好像整个城市的气氛都有些不对劲,到家以后发现院子里家家户户的大人都聚在在电视机里看特别节目,是关于台海危机的。大人们都美国人的航母就快要来了,要打仗了。记得那天晚上父亲皱着眉头对我说 “我们只有十几架苏27,打一架就少一架,这仗可怎么打啊?” 记得小时候父亲从来不和我谈政治,这是唯一的一次。而那段时间,周围的大人们都很紧张,严肃地在讨论是不是要多买点大米囤在家里。因为怕一打起来,粮食就买不到了。我记得当年那会,我很害怕,很紧张,似乎从来就没有这么压抑过。

2006年,我有几个90后表弟表妹,也到了十几岁。那年我回家过春节的时候,军事频道也在评论黄海问题、南海问题等等,里面也提到说美国人要派航母来。但那一次大人们一点也不在乎了,亲戚朋友们打牌的打牌,做饭的做饭,其乐融融。我试着问了一下表妹表妹们,他们不屑一顾地说:“来就来呗。” 从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中,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感慨。所谓真正的强大,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就是再没有什么能令你感到紧张。去年春节的我又试着追问了一下他们这个问题,我说美国人的航母要再来的话,怎么办呢?他们同样不屑一顾地说:“我们不是有东风吗?他们真敢来我们这里造次的话,打掉就是。”

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很火的视频叫《96年的新闻联播》,据说是令人热血沸腾,但我看了却只有心酸。那是当年美国要派航母来台海时,我们搞的一次海上实弹军事演习,各种炮弹满天飞。但懂行的人其实都是知道,那是我们心虚的表现。我们当年手里的牌真的很有限,连导弹上都是装的美国的GPS系统,一上战场被美国人掐断信号,我们就瞎了。那些军舰也远远落后于美国,飞机能打的没几架,老式国产战机根本就摸不到敌人,只能被人当靶子揍。

正因为如此,当听说美国的航母要来时,不仅老百姓害怕,国家也紧张。那时候的中国就好像一个即将被人欺负的孩子,除了含着眼泪虚张声势歇斯底里地叫喊之外,别无他法。不像今天这样,闲庭信步,胸有成竹,不怒自威。

90后的你们在不怒自威的国家中长大,而80后的我们却在一个随时准备鱼死网破的国家中长大。因此尽管我们是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但你们这代人远远比我们这代人自信。在我们80后当中,我周小平是一个异数,是一个怪人,在比我年长的人看来,我对中国的自信心显得有些奇怪。但我在你们90后当中,则是一个平常人,因为你们对这个国家的信心,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强。

你们同样看得到黑暗,同样会骂骂政府,但和我们不同的是,你们知道自己的国家有多强大,而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不知道。

你们敢说“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可是当初我们那代人不敢,比如我就不知好歹地说了这样的话,结果被人当成傻子。因为在他们眼里,中国就是被欺凌的弱小国家,怎么可能有资格耍流氓?

1998年,17岁的我选择了从军。我们当时部队就是一人一把半自动步枪,然后有一些简单的火炮、59式老坦克,以及高射防空机枪。有一天我们像平时一样集合训练,结果突然被一阵紧急集合的哨音打断。我们以为是临时增加的紧急集合训练,但连长却一脸严肃地说:“这不是演习也不是训练,接下来我要说的是真实情况。”听到这些话时,我背上的汗毛一下就竖起来了。然后恍恍惚惚记得连长说,咱们国家的大使馆给美国人炸了,死了多少人还不清楚。但大使馆等同于国土,这就意味着美国毫无顾忌地轰炸了我们的国家和同胞。

从那天起我们进入了战备,停止了训练和休假,每天抱着抢坐在礼堂里。电视里滚动播放的都是新闻联播主持人义正辞严地抗议美国暴行的声音。而我却在想,我们手里的枪和简陋的高射机枪能打到美国人的飞机吗? 根据我掌握的军事常识,我很清楚根本打不到。但是我却只能选择抱紧手中的枪,因为我知道在我身后,有我的妈妈爸爸、亲戚朋友。如果要他们遭受战争,敌人必须先从我身上踏过。

记得那时候和我年龄相近的80后们群情激奋,他们纷纷冲向美国大使馆、领事馆,用砖头和鸡蛋猛砸美国使馆的窗户。而我们的武警和公安战士为了防止事态失控,还不得不派出部队去保护美国大使馆的安全。当时电视画面上那一排排人墙,愤怒而无奈的嘶吼,不断翻飞的砖头和鸡蛋,始终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然而弱者的愤怒没有任何意义,美国人继续趾高气昂地,连一句道歉也没有留下。弱者的愤怒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砖头和鸡蛋打不过美国的航母和隐形飞机。弱者的愤怒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这一代人都将在这种阴影下成长。

所以从那年以后,坊间和新兴的互联网上开始流行一句自黑的话,叫“美国是谁骂我,我就打谁。”“俄罗斯是谁打我,我就打谁。”“而中国是谁打我,我就骂谁。”的确,那时候似乎我们总是在抗议,以至于外交部每天都被人寄钙片。后来骂着骂着,我们就成了习惯,习惯性自卑,我们那时候不敢谈大国崛起,也不敢谈民族复兴,除了偶尔的虚张声势以外,在背地里我们更自惭颜秽。

但你们不会自惭颜秽。前几天,我看到一群90后在转发一个视频,说是俄罗斯无人机和中国彩虹无人机在打击恐怖份子的录像。里面是中东一个国家的武装份子在使用高射机炮对抗无人机的画面。显然如此简陋的武器是打不到高级无人机的,连射击高度都不够,而无人机却像打电子游戏一样,很快就把他们都消灭干净了。虽然这是消灭恐怖份子的画面,但我看到那架熟悉的高射防空机枪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眶一下就湿润了。我们中国当年就是使用的这种东西来防空,我还亲自操作过那种武器的同款。——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感谢一些中国人,是他们的努力研究和奋斗,让我们避免了同样成为无人机猎物的命运。

今天你们是在看着自己的无人机打击别人的画面中痛快长大,而我们当年却是在担心成为别人无人机的打击且无法反抗的惶恐中长大;这就是我们两代人之间的差异。

2008年奥运,奥运开幕式震撼世界。一位英国记者后来绝望地在他的推特写道:“我终于明白了,奥组委安排中国人在我们之前举办奥运,就是为了狠狠地羞辱我们这些小国家,因为我们再也办不出像中国那么漂亮宏伟的开幕式来了。” 而这种感觉也恰恰是90后你们所经历的时代。那是一种八方来贺的自豪,那也是一种独步世界,寂寞无敌的心境。

我们当年常常在抗议,而今天是别人常常抗议我们。你们生活在一个在南海造岛布防的中国,你们生活在一个对外搞一带一路战略扩张的中国,你们生活在一个会被日本抗议的中国。因此你们的心性注定和我们不一样。

你们同样会像美国青年一样鄙视社会不公平,你们知道中国也有着和美国贫民窟差不多的棚户区,虽然面积比美国的贫民窟小多了,但是你们很清楚这意味着阶级和贫富差距。可是你们和我们不同,你们虽然知道这些,但你们也知道我们这个国家的整体越来越强。然而我们这一代人,有许多都是不知道这些的。

2001年我到北京参加工作,那年我才20岁。一边打工一边报考大学的自学考试,生活得很辛苦,但还是想要追求时尚。我们会积攒几个月的工资去买一台三星手机,而更早的时候有人会积攒一年的钱去买一台传呼机,那时候能出国的留学生,但凡家里有点钱的,都不想回国。而那时候出过一趟国的人会眉飞色舞地跑回来告诉我们国外什么都好。

记得有一次,我们问起说国外到底有多好时,唯一一个出国旅游过的同事得意地说:“人家国外,人人都买得起车,马路上一望无际全是私家车。一辆二手车,大学生打工三个月就能买得起!国外家家户户都有冰箱和微波炉,国外的城市全是高楼大厦…” 当时一边听我们就一边畅想和感叹。望着马路上为数不多的私家车,和土红色的富康出租车,除了羡慕和嫉妒我们没有别的心情。当时我们没想过,车多了以后堵车会如此难受,也没想过汽车尾气问题,当时觉得只要有这些东西,谁还在乎别的呢?

2011年,第一批90后们开始走向工作岗位。和我们不同的是,你们当中有许多人都出去旅游过。你们不会去买什么三星,因为有许多90后跟我说那是“村里用的”、“很卡”、“不好看”、“土”,你们更喜欢用mate7、P6、P8,或苹果,并且这些也花不了你们多久的工资。在成都的二手车市场,我看到了许多标价6000-1万左右的二手车。一转眼,我们也到了一个大学生打工三个月就能买得起一辆二手车的时代,这个时代来的如此之迅猛,连我都有些猝不及防。然而中国的大学生却比美国的大学生更讲究,你们很少去买二手车,你们更喜欢买个新车,毕竟一台国产的新车也才几万块。记得有一次,几个台湾同胞问我成都市区内有多少人口?我说主城区550万左右吧,他们又接着问成都有多少辆汽车?我说400万辆左右吧。然后他们震惊的眼神令我印象很深。

你们不再羡慕高楼大厦,你们也和国外的年轻人一样开始吐槽钢筋水泥的混凝土森林。你们当中有许多留学生,毕业以后无论如何也要选择回到中国。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国外工作不好找”,“经济不好”,“人少不好玩”,“东西不好吃”,“黑人区很乱”,“中国机会多”……

我们80后以及之前出生的人们,是低着头长大的一代。我们那会看着同胞在海外被侮辱甚至是被屠杀而无可奈何。但你们90后却是昂着头长大的一代,我们的军舰和飞机在全世界撤侨,而外国人则在炮火中丧生。也门骚乱时,90后海军女战士牵着中国女孩高高兴兴地乘军舰回家了,小女孩一脸淡然,手里还拿着一瓶矿泉水,旁边围满了满眼羡慕的外国人。而同一天,美国的公民在这场骚乱中被炸死了。

我们当年坐着气味难闻,速度缓慢的绿皮火车长大,外国的孩子坐着地铁和飞机长大,我们羡慕他们。 而今天你们坐着全世界干净最安全最高速的中国高铁长大,外国的孩子依然坐着落后于我们的老火车长大。他们羡慕你们。

今天这个世界诚然还不是你们的,它还由许许多多的老人们掌握运转,60后、70后乃至80后。所以还会发生许许多多奇怪的事情,有时候令人匪夷所思。前不久一部外国电影要在中国来上映。一家中国电视台和公司想邀请他们的导演来中国参加宣传活动。按理说,我为你的电影上映做宣传,你是需要给钱的,如果我免费为你做宣传,你更得感恩戴德吧。结果呢?人家不。人家把姿态摆得很高,一边要求高额的出场费,同时要要求中方必须有什么什么级别的领导出席,必须用什么什么规格来接待他才有可能赏脸前来。

如果按正常的商业逻辑,就应该大嘴巴抽丫的才对。然而可悲的是,这边的电视台和中国公司居然答应了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常听人说人至贱则无敌,但现实生活中我们发现自贱真的只能是一种极端屈辱的奴颜婢膝。

亲爱的90后们,这种事我相信你们干不出来,但比你们年长的人却干得出来。我周小平无法改变他们,无法说服他们,因此只能寄希望于你们。我今天告诉你们这些故事,是希望你们知道,我们这个国家现在还有很多“慕羊犬”,他们比你们年长,他们习惯用自己在阴影下长大的自卑情怀来影响你们,他们会写下许许多多吹捧国外和践踏自己国家的文章或网络段子来奴化你们。但你们只需要记住,对他们做的这些事,你们只需要嘲弄他们就可以了。嘲弄他们,就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最大的支持。

终将有一天世界会属于你们。到了那时候,请让我们看到咱中华帝国的威风。再好好替我们地收拾一翻那一小撮外强中干、啥也不是、只会装蒜的洋混蛋。一巴掌让他们清醒清醒,看清楚,谁才是这个世界的王者。

周小平

2016年2月27日

于罗山路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2 Responses

  1. 十字军重骑士说道:

    中国?这个洗脑帝国如同世界耻辱,人类所做的最大的失败品,正真没有奴性的人应该让其早点灭亡才是正事。当然,狗是一定会为了主子的繁荣狂吠不止的

  2. 3.141593说道:

    让一个民主世界的倒行逆施者,一个独裁集权的国家,在世界上耍威风?对于发展了千百年的人类文明而言还有什么是比更恶毒的咒骂?甚至还要妄言让这样的国家成为世界的王者,向全世界辐射独裁集权的力量。无法想象怎样的邪恶歹毒之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不是毫不利己专门损人的扭曲着,就是毫无自尊毫无道德的狗奴才,当然更可能是拿了钱为独裁者效力的人类文明的汉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