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巴黎暴恐背后的傲慢与偏见、眼光与命运

请阅读到最后,将让你深感震惊。

一:傲慢与偏见

前几日,巴黎发生暴恐袭击,中国在第一时间去电,对这一野蛮行径予以最强烈的谴责,向不幸遇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向伤员和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而假如我们的记忆没有被刻意抹去的话,便不难忘记就在一年多前,当中国被同一类暴恐分子袭击时,法国的表态却值得玩味,当年的7月10日法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发言时说到:“对发生在中国的暴力行为表示担忧,对遇难者数字表示遗憾,同时呼吁中国尊重自由,尊重被关押者的权力…”而一些西方媒体则趁机大放厥词,发文表示发生在中国的暴恐是中国人咎由自取的结果。

我想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巴黎暴恐发生之后,才会有很多网友很生气地对我说:“周小平,我们今天应该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送还给法国!也呼吁法国尊重那些被关押者的权力!”…… 我很理解网友的气愤,但是我们并没有这样做,并不是不能或不敢这样做,只是不屑于这样做,毕竟法国只是个小国家,而我们是一个大国,没有必要与之见识。

我认为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为我们官方的这一态度感到骄傲,因为这就说明我们的身后站立着一个对善良人公正、睿智、宽容、和蔼,对暴徒毫不姑息留情,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够秉承公道且不因私怨是非而有所偏颇的祖国。

只不过,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国的这一态度并不会换来西方的感动,反而从西方的态度看来,他们依然秉承着一贯的嘴脸来看待中国。最近几日,西方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路透社称:《中国借助巴黎暴恐事件煽动民众》,BBS则刊出文章表示“中国借助反恐名义迫害民众”…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也许很多人会对这些莫名其妙的指责感到愤怒,但我却早已习以为常。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双重标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几十年或者说上百年来一直都是如此。

中国青山绿水时西方拿着工厂烟囱来嘲笑我们,说落后就活该挨打,

后来我们也有了工厂烟囱日益强大,西方却开始挖苦我们环境污染。

以前中国人穷,西方报纸成天报道中国人如何贫困可怜,

后来中国人富了,西方又成天挖苦说中国人都是土大款。

在中国不限制人口时,西方说中国人太多地球无法承受,

当中国开始限制人口的时候,西方又挖苦说中国没有人权。

西方人在长城上乱写乱画,在庙里搂搂抱抱被说成是自由精神,要求中国人包容,

而中国人在国外哪怕无心之过,也会被西方媒体通缉报道为全民素质低下,高呼灭蝗。

当中国科技还不行的时候,西方总是嘲笑中国教育制度不好,

而今天当中国科技快速赶超西方时,西方却又开始鼓吹中国威胁论。

美国雾霾严重,西方媒体说那是现代化生活所必然出现的副产品,

中国雾霾浓度虽然连续9年下跌,你们却说这是中国现代发展的恶果。

中国发生暴恐,被西方视为是国人咎由自取。

而当西方发生暴恐,尽管中国人谴责暴徒,可西方却还依然迁怒中国。

……

在这些习惯性的傲慢与偏见中,不仅西方人难以纠正,就连我们当中一些人似乎也习惯了这种偏见,认为欧洲什么都比中国好,但凡有点钱就想移民到欧洲去,只不过在这次巴黎暴恐事件发生后一个法国华人的孩子哭诉声可能会或多或少地惊醒一些人。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14日上午,一名法国华人要带小孩下楼,但孩子不敢下去,说:“妈妈,这里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我们回中国吧!”

童言无忌,这个孩子发自内心的一声呼喊,喊出的却是我们这个国家两代人之间对世界看法的巨大落差。也许是时候,重新审视我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了。

巴黎暴恐后,上海、成都、济南等地相继把地标建筑亮起了红白蓝三色大灯,但却引起了许多网友的不满。如果点灯是一种人文情怀,那就不应该有分别之心。可是为何黎巴嫩、叙利亚、利比亚、埃及、俄罗斯发生恐怖袭击,许多平民伤亡却不见亮灯?莫非在你们心里只有英法德日美的人命才值钱?而其他人都是贱命不值得关注?再者,当中国人遭遇暴恐袭击的时候,又有哪国铁塔哪国大厦为中国人亮过灯?!网友的声讨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阵热浪,然而握着这些大楼开关的人们却偏执地装作没有听见。

其实我周小平认为倒也不能怪他们媚外心态作祟,只是他们出生和成长在了中国变化最快的年代。在他们出身的那个年代,中国极端落后和贫困,中国被英法德日美视作低劣国家,穷困潦倒。而当年他们却看到了英法德日美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家家户户都有电灯电话的神奇生活。从那时起,他们的膝盖就吓软了,他们就趴下了,从此开始盲目崇拜西方。而今这群人成为了许多这样高楼的管理者,成为了许多媒体的喉舌开关,然而他们却无法从当年的阴影里走出来,他们始终坚信英法德日美是高高在上的,是无法超越的,尽管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国,远非英法德日可以抗衡,但他们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这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无奈,但幸好中国也并非完全是由这样的一群人所掌握。

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时西方世界轮番向中国发难,CNN一个主持人在节目里对着“中国制造”指手画脚,恶意攻击,说中国制造就是低水平和山寨的代表,当时很多中国企业都噤若寒蝉。但有一家中国企业,却底气十足向这位CNN主持人发出了自己战书:“你去美国码头看一看,矗立在那里的各种高科技钢铁巨人,统统来自中国!中国制造好得很,就是比美国的强!谁敢在铁证面前叫嚣这些是垃圾,我就告谁!勿谓言之不预!”

这个懂得自尊自爱的硬汉子,他的企业叫振华港机集团,同样位于上海。

有一种人会在富人面前跪拜谄媚,最后只能被富人玩弄后弃之如敝履。而另一种人则会在面对富人时不吭不卑埋头赶超,最后将其取而代之。只为英法德日美而点灯的人就是只懂得跪拜和谄媚富人的懦夫,骨子里全是奴性。而只有那些对英法德日美不屑一顾的人,才是真正挺直腰杆的人,是他们构铸起了这个国家的脊梁。

而我更深信,在新的历史背景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中国媒体人,我们的85后90后们,当你们有一天掌握了电塔开关,你们掌握了发声渠道之后,你们不会做出和今天那部分在单位面对你们时高高在上,面对世界时却又奴颜自卑的上位者一样的行径,未来希望在你们。

二:眼光与命运

今天有许多国人希望移民新西兰、加拿大、新加坡、韩国、迪拜、澳大利亚或英法德日,但许多人却未必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纵观历史世界的和平期始终是短暂的,人类社会总是不断地在短暂地和平和动荡之间摇摆不定,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追求一个强大的国家才成为了许多有志向的民族唯一的追求目标。在和平期一个强大国家的意义也许很容易被人忽视,而一旦进入动荡期,强大国家的意义则会立即凸显。

毫无疑问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从军事实力上来看,目前能持续制造重型航母和隐身超音速巡航战机的国家,只有中美。 从目前来看,能在核武器上不断更新技术的国家也只有中美(俄罗斯只有存量)。从目前来看,能在国际地位上一争全球贸易主导和货币结算地位的国家也只有中美。况且自911以后,美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收缩策略,逐步退出对国际事务的干涉,趋于保守主义,以维系美国在现有的资源条件下延续一百年的繁荣。而中国自习主席上台后,提出民族复兴与实现中国梦的宏伟目标,携一带一路和人民币国际化以及亚投行横空出世却代表着中国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扩张策略,逐步接收国际事务,走向下一个千年辉煌,重回汉唐。

然而在这样的世界格局剧烈变化中,从来就没有一帆风顺的事,大国之间的地缘碰撞,世界利益格局的重新分配往往是残酷的,这就意味着唯有哪些真正掌握底牌的国家才能够安然度过危机,而一些不具备资格的国家则会在这一轮的洗牌和狂风暴雨中崩溃。

六十七年代,当中国经常还处在饥荒当中的时候,当中国人均工资只有几块钱的时候,当中国一个城市里都见不到几辆汽车的时候,当大多数人都没有坐过火车甚至没有见过飞机的时候,叙利亚、突尼斯、利比亚坐拥石油资源和口岸优势富得流油,人均收入是当年中国的几百倍,医疗和教育水平很高。那时候你是问问身边人,估计很多人都愿意移民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但谁又能想到短短几十年,这些国家竟然成为了人间地狱,天天处在战争、屠杀和恐怖袭击当中呢?谁又能想到中国能这么快就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呢?其实当年还是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一点的,那些从五六十年代就从海外归国的科学家,那些放弃了国外优厚待遇回国参与建设事业的大师和精英们,他们才是真正具备超前眼光的人。

苏联解体后,选择加入俄罗斯国籍的人是具有超前眼光的,因为当时炙手可热的是乌克兰的国籍。当年的乌克兰坐拥通往欧洲的能源管道,还有大量重工业的底子和黑海口岸,可谓手握金山。也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过得比俄罗斯人富有多了,可谁又能想到,短短十几二十年里,乌克兰竟然也沦为了人间地狱,内战不断,屠杀不止,到处尸骸遍野。心胸决定高度,眼光决定命运。

生存法则始终是残酷的,今天那些渴望移民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韩国或者英法德日的人们,如果我周小平告诉你今天的中东就是明天的欧洲,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迟早朝不保夕的话,你会怎么想?也许你会认为我这话很虚妄,但或许这才是铁的事实。

诚然一起巴黎暴恐并不能说明问题,因为美国也有9.11,中国也有3.1,但是这些事件的背后意义却是不同的。美国并非没有能力抵抗极端组织,只是在干涉全球事务上得不偿失罢了,因此随着美国战略收缩,减少对中东事物的直接军事干涉以及加强自身安检措施,暴恐袭击的风险将会持续减低。同样中国也不是没有能力应对极端组织,由于中国从来奉行和平发展的策略,在军事上几乎没有直接干涉过中东地区事务,所以极端组织的头号敌人从来都不是中国,在中国发生的暴恐更多是西方境外势力刻意煽动起来的对立和仇恨情绪所酿成。随着中国进一步加速现代化建设,一带一路拉动边疆地区的经济之后,更多的人将融入现代化生活,获得更优越的生活条件,这一风险也会不断降低。而欧洲所面临的问题则和中美有所不同,欧洲是真的没有能力对付极端组织。

长久以来欧美在中东地区的形象极差,大多数人将其恨之入骨。同时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义与中国的佛教和道教不同,中国佛教和道教从不宣扬异教徒概念,不同宗教可以和平共处。但在历史上十字军却与伊斯兰杀得不可开交,已经结下千年世仇。同时欧洲经济不断下滑,工业不断空心化,军事能力也不断下跌。英国从一个老牌的核电强国变成需要向中国人求援才能完成核电站的建设,德国西门子从技术大亨,工业先驱,变成了如今要向中国求购高铁(过去曾有人说中国高铁是抄袭的德国技术,但德国人予以否认,并从中国进口高铁。),法国更是日薄西山,如查理周刊所言,法国人除了香槟和香水还剩下些什么?

香槟和香水显然是无法支撑起一个强国的,LV的包包也不行,德国的工业日渐式微,那么欧洲拿什么继续强撑自1840年以来在中国人面前打造起来的列强形象呢?

面对中东地区的极端势力和复杂的武装派系,即便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美国都大敢头疼,十几年的反恐战争越打越艰难,泥潭深陷,不得不狼狈撤出,你们英法德拿什么来抵抗?随着不断涌入的难民朝,日益高涨的伊斯兰国呼声,防不胜防的恐怖袭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看到欧洲的明天就是中欧的今天。你若不信,十五年之后再来验证我周小平今天的这番话是对是错。

世界发展趋势和必然规律没有人能够阻挡,随着世界利益格局的重新分配调整,各大势力之间相互倾轧和弱肉强食的局面将重回世间。届时没有能力自保的国家将沦为鱼肉任人宰割,若你不幸移民去了,小心后代沦为奴工。

随着美国的战略收缩和资源摄入减少,没有任何防卫能力的加拿大必将遭受越来越多的压榨和安全威胁,若你移民加拿大,前景不妙。

随着全球资源和各大利益集团的倾轧,没有任何防卫能力,一直靠出口资源维持生计的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样的国家,将面临被洗劫的风险。实际上二战的时候澳大利亚就多次深陷险境。若你移民这些国家,前途堪忧。

随着中东地区的日益动荡,难民潮不断攀升,欧洲的伊斯兰化已经不可避免,大规模的内战和骚乱为时不远,如你不幸移民这些国家,乌克兰和叙利亚今天的那些可怜孩童的命运,或许就将降临在你的孩子身上。

移民新加坡? 你要知道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国家收入主要是因为其地处马六甲海峡,是全球海洋贸易的必经之路。然而随着中国在泰国湾的开发,这一地区必将如南非的好望角一样逐步没落,届时你留在一个连淡水都要依赖进口的国家,能过上什么好日子?

如果移民韩国?呵呵,别说世界大战,万一哪天朝鲜万炮齐发也不是韩国可以抵挡的,乱军之下,难有全尸。

迪拜、沙特?在全球能源博弈和的地缘动荡下,还能坚守几年太平?实际上,这些地区已经成为火药桶当中的孤岛了,可谓是独木难撑,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阿富汗或伊拉克。

而日本经济30年停滞增长,军港几乎被美军控制,问问日本留学多年的大学生,他们会告诉你日本的生活有多糟糕,如果将来中国周边有冲突,日本是第一个被美国牺牲的炮灰。

如果你认为周小平是在这里恐吓你不让你移民,那你就错了。其实我是鼓励中国人大量移民的。因为只有见识了国外的真实生活,才不至于被中国的互联网大V忽悠,越多国人移民对我越有利。所以今天我只是想告诉大家要选择有利的移民方向,以确保海外再造中华。

就目前的形式而言,如果你很有钱那么移民美国还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美国目前整体是在战略收缩,但就凭其之前的积累,维持个百年的和平岁月还是有可能的,真到了入不敷出的时候,美国还能去劫掠加拿大和拉丁美洲。

如果你没有多少钱,想在海外去闯一番事业,那么跟随中国的“一带一路”策略向外移民则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能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移民俄罗斯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俄罗斯虽然军工水平停滞不前,但底子还是有的,且俄罗斯能源丰富,地大物博,随着中俄对西伯利亚的联合开发,未来好日子还是可以指望的。而其他一带一路的国家风险要高一些,比如泰国、巴基斯坦,虽然是中国一带一路最重要的战略布局,但目前而言局势不是很稳定,移民或工作都有一定的风险,但这些国家的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可上升空间很大。

当然还有人说移民国外仅仅是为了空气好,不想在中国受罪。但说这种话的人,往往会忘记了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世界,环境好和不好的都在中国。英法德日美都还是工业化国家,电站、炼油厂、化工厂一应俱全,汽车密度很多地区都超过中国,能好到哪里去?

英国或德国面积都不如中国的一个云南省大,你真的喜欢空气好,去云南定居绝对比英法德定居空气水质都要好得多。如果你觉得还不够原生态,直接去川藏吧,多少个欧洲都比不上。如果你喜欢海就去海口或西沙,比欧洲的海纯净多了。如果你喜欢水,就移居三江源,用上十年茶壶都不见水垢,这不比欧洲强?如果你喜欢空旷就去新疆,连绵不断的大草原和远处的雪山景色远超欧洲,且基本没有什么汽车和化工厂,这不比欧州好?

别忘了,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相比起欧洲世界的小国家来说,中国就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世界,可选择范围宽着呢。

最后,我巴黎暴恐让我想起了网络大V们为了抹黑中国抬高国外而编造的一个谣言,那就是“让领导先走”。大V们总在网络上传播一个谣言,说在新疆克拉玛依发生大火的时候,有人高呼让领导先走,结果导致死的全是孩子们,还说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国外绝对连总统都要道歉和下台。但事实却绝非如此,实际上当年在现场的新疆自治区教委共23人。包括两名正处级督学一共有17人遇难,另外6人全部受伤。这个死伤比例,大大超过了这次灾难的平均数。

2006年经媒体调查报道证实,时任副市长的赵兰秀在着火后“站起来大声喊‘切断电源’,回头看见毕建国,让他立即报警,然后转身扑向正在着火的舞台,连拉带拖将表演《春暖童心》的学生往下疏散,随即被一股火浪打倒。”“当时只感到脸、手和脚火辣辣地疼,挣扎着爬起来走了两步就失去了知觉。”“她像从地狱中走出来,双手如滴油的蜡烛一样在融化,脸部90%多的部分被烈火碳化,嘴与鼻子好像熔化到了一起。”(摘自南方周末)

要说领导,赵兰秀其实就是当时剧院里级别最高的领导,地级市副市长,副厅级。在后来的审判中,因为民怨沸腾,在火灾中救了很多学生且自己被严重烧伤毁容的她还是被判刑4年半。而曾经被报道为:“只顾躲进厕所,对学生不管不问、丧尽人性的况丽和张华堂。”,事实证明也并非如此。况丽是抱着被烧伤学生一起躲进厕所的,而张华堂则打开厕所门不断招呼学生快往里躲,因此救下了很多人。在法庭审判时,正是这些获救学生的家长和学生一起泪流满面地向法院陈述事实,才使得张华堂没有被判刑。

所谓让领导先走,是一句彻底的谣言。只是在表演开始前,有人说:“呆会演出完成之后,让领导先走。”而这句话后来被险恶用心者巧妙地挪到了火灾发生之后。

中国版的让领导先走是一个彻底的谣言,而欧洲版的让领导先走则被证实是确有其事。

当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引爆炸弹装置的声音在法兰西体育场(Stade de France)外响起时,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正坐在体育场内,观看法国国家足球队与德国队的比赛。

几分钟后,奥朗德得知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巴黎正遭受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简称IS或ISIS)武装分子的袭击,而奥朗德当时必须做出选择,是疏散体育场内的观众,还是让成千上万名观众留在场内。 领导人觉得如果继续进行的话,球员不会被告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样球迷也就不会心生疑窦,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和很多足球比赛一样,观赛者为数众多意味着手机信号不会太好。 奥朗德当时决定让比赛继续进行。

这意味着,法国足球队中锋迪亚拉(Lassana Diarra)和格里兹曼(Antoine Griezmann)将继续在球场上比赛,而在城市的另一边,两位球员的家人正面临着恐怖袭击的威胁。

惨案发生。

随后路透社在自己的网页上感激了日本为他们亮灯,同时莫名地抨击了中国一翻。

古有夜郎自大,今有傲慢与偏见,不过尔尔。

周小平

2015年11月18日

于和平里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周小平:美舰驶入南海岛礁12海里令谁难堪?

周小平:屠呦呦所得到的,远超黄晓明

周小平:香山论坛触动了南海哪条神经?

海角网视推出共青团五四宣传片,火爆互联网

英雄的意义,一段视频引爆网络辩思

周小平网络政论节目“平心而论”引来外国网友热议

平心而论:解读亚投行引来网友评论热潮

9.3胜利日,最感动人心的一部短片:不忘英雄不忘心!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