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吴晓波:跟王林合影的精英们该不该被宽容?

近日,财经作家吴晓波发表《跟王林合影是多糗的事》一文,被疑为曾与王林合照的精英阶层“洗地”,引起巨大争议。跟王林合影到底糗不糗?与王林合影的精英阶层该不该被宽容?思客为您呈现这场精彩的辩论。

吴晓波:“一个国家的智力底线,是社会的宽容能力和理性判断力”

自孔子那时起,民间神秘之人就未曾断绝,孔夫子的态度很暧昧,“子不语乱力怪神”,同时,“敬鬼神,而远之”。

大凡一个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可能遇到种种奇异之事、特异之人,而大多数的人都如同我的父亲及陈一谘那样,将信将疑,不置是否。人对生命的好奇,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而宇宙及人体的奥秘,又岂是一个已经被彻底破解的命题。连爱因斯坦都说,“我们所能经历的最美好的事情是神秘,它是所有真正的艺术和科学的源泉。最重要的是不要停止问问题,好奇心的存在,自有其道理”。

所有去见王林的人,都是对生命本身有好奇的人,如爱因斯坦所言,他们对人体的秘密和未知之事存着一份探寻的热情。他们也许去错了地方,见错了人,好奇害死猫,但天大的好奇,也不至于害得自己脱掉了内裤。

一个国家的智力底线,是社会的宽容能力和理性判断力。如果,各个阶层的人士,日夜以互相诋毁、嘲弄为乐事,以撕裂、对立为目标,以在思维的烂泥潭里缠斗为欢,那么,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智商很低、缺乏安全感、缺乏最基本的科学常识”的下流社会。

朱学东 PK 吴晓波:“真正的宽容,是对真诚承认错误的理解接受,而非其他。这才是媒体和知识分子真正应该去做的事”

王林们的故事的核心还是没有制约的权力,以及相关的财富和美色,它们共同编织成了一张大网,这张大网是让中国陷于停滞和混乱的重要原因。王林们不过是腐烂的权力上长出的蛆芽。

王林们从来就是上至天子下至三公九卿巨富名流的禁脔,这背后是永生永享手中的权力财富美色的逻辑,与追寻生命意义毫无瓜葛。

从这一角度来说,中国离现代社会理性社会还有很远的距离。这是我们的悲剧。

子不语怪力乱神。怪力乱神所到之处,理性便无容身之地。一个相信理性的知识分子,应该做的是在认知的边界内,启蒙大众,抨击蒙昧,倡导科学精神,普及常识,而不是和稀泥,更不是相反。

这不是宽容,也与多元无关。这是养虎遗患,祸害社会。

真正的宽容,是对真诚承认错误的理解接受,而非其他。

这才是媒体和知识分子真正应该去做的事,也是媒体和知识分子赢得尊重的地方。

曾炜 PK 吴晓波:“一个财富和权势都占主导地位的阶层,在品位和价值观层面却充满了‘屌丝气’”

吴晓波误会了一件事:好奇心这事不分阶层,人们嘲弄各大名流与王林的交际,不是嘲弄他们的好奇心,更不是屌丝们都不懂好奇心,而是王林本身除了是个爱吹牛的气功“大师”,还是一个斡旋于权贵、谙熟各种潜规则的狡猾掮客。

王林之所以是王林,其独特性在于,他是那个密闭的上流圈子不小心撕开的一道伤口。透过这个伤口,人们窥见了一个信仰缺失、品位低劣、潜规则横行的上流圈子。这样的伤口太少也太小,是否能从中窥一斑而知全豹,人们并不确定。如果说人们透过这个小口,“不公正”地坠入对上流圈子的失望和嘲弄,那也不是因为嫉妒、狭隘。恰恰相反,那是因为人们看到了一个财富和权势都占主导地位的阶层,在品位和价值观层面却充满了“屌丝气”。反过来说,这种失望恰是源自某种飘渺模糊的希望:希望这个时代能有一个足够自信、负责、有远见卓识的价值担纲阶层。

Fenng PK 吴晓波:“一个国家的智力底线,应该是对知识和科学的尊重,是对常识的尊重”

吴最后说“一个国家的智力底线,是社会的宽容能力和理性判断力”,其实,一个国家的智力底线,应该是对知识和科学的尊重,是对常识的尊重。但没有必要去尊重骗子,没有必要去拜各路神棍。社会不应该对这些人宽容,这才是理性的判断力。

一些“精英人士”暴露出来“智商很低、缺乏安全感、缺乏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之后,不过是收到了一些调侃而已,又没有人强制要求他们别去折腾这些玩意儿,这已经一定程度体现了这个社会的包容了吧。考虑到这些“精英人士”的五迷三道给这个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对他们的一点嘲讽不过是社会多元性的体现而已。说的不好听一点,实属活该,别喊冤了。

潘采夫 PK 吴晓波:“在大众透视下还原的滑稽小丑们,在舞台上接受嘲笑,这不正是观众正常反应吗?”

王林这样一个靠吹牛行走的江湖骗子,在大众透视下还原滑稽的小丑,他和那些一脸虔诚地与他合影的人,一起在舞台上接受嘲笑,这不正是观众的正常反应吗?看衣冠楚楚的大人物出丑,难道不是喜剧的应有之义吗?如果全场观众对着舞台上可怜的弱势群体哈哈大笑,那才是下流行为吧。

吴晓波回应:“我不会去迎合某一个人、某一个阶级,或者讨好某一群人。我觉得大家要达成一种和解”

我觉得我就把我该讲的话讲出来呗,我也不会去迎合某一个人、某一个阶级,或者讨好某一群人,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也好,作为一个财经观察者也好,我就把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写出来,我认为这个社会需要一些宽容的能力,需要一些理性的判断力。

而且各个阶层之间,中国现在处在一个阶层正在形成的时期,但阶层与阶层之间的撕裂已经非常激烈了,我觉得大家要达成一种和解。(来源:新华思客)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王枪枪:吴晓波老师,你的情趣内衣露出来了

刘黎平:史记《王林传》

胡泳:中国崛起与“精英病”

中国社会为何精英团结,底层相互厌恶

童大焕:互联网更大程度解放知识和财富精英

童大焕:怎样才能让政商精英和国家同舟共济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