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蔚冈:招手叫车难不能怪打车软件

从4月13日起,上海将实施出租汽车高峰时段值班营运车(简称“高峰车”)制度。所谓“高峰车”,是指在每周一至周五7:30至9:30,16:30至18:30的时段内,按照行政指令实施营运的时段性值班出租汽车。指令规定,这批车只能承接乘客路面扬招、企业叫车电话预约调度和出租汽车营业站接客等业务,不得承接手机打车软件召车等其他预约业务。据悉,首批作为“高峰车”运营的有将近6000辆,约占全市出租车数量的五分之一。

为什么要推出“高峰车”?据上海市交通委负责人表示,因为打车软件的出现,使得很多市民在上下班高峰期很难通过扬招方式打车。尽管早在2014年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就规定,自3月1日起,禁止出租汽车在早晚高峰时段(每日7:30-9:30、16:30-18:30)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但从这一年的实施效果来看,执行效果并不佳。原因在哪?用市交委的话来说,就是“执行难度较大,也较难管理”,由此导致了路面打车难。

既然禁令很难执行,那么为何这次还要推出不能使用打车软件的“高峰车”?据说这事得到了出租车公司的支持,公司将通过张贴标示、固化尾号轮岗、随机检查等方法,更方便企业监督。为便于市民识别和监督,高峰车还必须在前挡风玻璃右下角张贴专用标识。为此,交委和各大公司还祭出重罚:在高峰车值班营运时段,凡是发现当日值班驾驶员仍使用手机打车软件承接业务的,乘客和市民可拨打“12345”和“12319”市民热线予以举报,各营运企业经核实后将按照相关规章制度对违规驾驶员予以处理。

实施效果如何?在该措施实施一天后,强生、大众等出租公司透露,首日电调指派成功率同比上周上升10%-15%。电调之所以能够上升,很大一个原因是司机停止使用了打车软件。但问题在于,电调上升,这就意味着路面扬招的成功率上升吗?这可能是有疑问的。事实上,很多乘客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就像有“西猫哈刚”所发的帖子:“小伙伴们有遇到拦不到车或空车不停这些情况伐?我刚在新建路就遇到空车不停。”“有,广西中路运城路,今天看到一辆车堵在那里,老阿姨上去想开门,人家直接把门锁掉了。”甚至还有网友边打车边吐槽:“打不到,已经三部空车不停了……”

为什么这么多的空车都不愿意停?原因估计也不复杂,那就是他们可能还在使用打车软件;为什么司机愿意使用打车软件而不照顾扬招,可能是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愿意给出租车支付更高的价格,因为打车软件上有“加价”功能。事实上,打车软件正是因为加价功能而饱受监管部门指责,认为这和出租车不得议价的规则相悖。也正是如此,无论是出租车公司的电调平台还是那些在路面扬招的人群,都把打不到出租车的原因归结为打车软件,认为正是打车软件的出现使得扬招难了,打车难了。

这是真的吗?事实可能与之相反。

2015年1月19日,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曾经对打车软件是否降低出租车的空驶率过研究,该研究根据打车软件和专车服务活动时间点,从北京市出租汽车运营数据中,挑选具有可比性的2013年10月和2014年10月相同的6649辆出租汽车数据,进行载客次数、空驶率、前后两次载客间隔(候客时间)等指标的对比分析。数据显示,出租汽车每日平均运营里程均未受影响,始终保持在293公里/车左右。但在每日总运营里程中,载客里程相对增加,即车辆运营效率提高了,载客距离变长,空驶减少,里程空驶率减少了1个百分点。此外,对比2013年、2014年出租汽车前后两次载客的空驶时间和空驶距离发现:空驶时间没有改变,但空驶距离由2013年的3.45公里缩短到3.38公里。也就是说,出租汽车乘车需求不变(空驶时间不变)的情况下,车辆减少了空驶扫马路的比例,提高了空驶待客的效率。同时,空驶1-3km的比例增加,而空驶4公里以上的比例缩小。

由此,我们不妨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打车软件对出租汽车运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使出租车运营效率提高,空驶率降低,出租车扫马路拉活的情况减少。而空驶率降低则意味着每天能打上车的人增加了,既然数据显示根据打车软件有助于降低空驶率,那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觉得打车更难了?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更多的人通过使用打车软件成功地叫到了出租车,那些没有使用打车软件的人则是只能对车兴叹了。

如果使用打车软件是降低了空驶率,这意味着目前推行的“高峰车”实际上是加剧了打车难,因为减少了供给端。或许有人会说,尽管打车软件可以提高运营效率,降低空驶率,但是这对那些不使用打车软件的人不公平。是的,这就是上海市交委推行“高峰车”的初衷。但如果仔细分析,这个结论并不成立。

首先,出租车空驶率降低,意味着更多人打上了出租车,而不是相反;其次,在智能手机如此普及的当下,以打车软件有损公平实在是牵强。据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智能手机用户首次超过5亿人,成为智能手机用户最多的国家。实在难以想象,那些能够上网发帖抱怨扬招难的乘客,为什么不愿意在手机上下载一个客户端?更为重要的是,假如扬招这么难,为什么不使用电调?哦,可能是在上下班高峰期电调很忙,总是处于占线之中。

其实,解决上下班高峰期打车难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增加供给。增加出租车保有量是一个办法,但这可能招致很多出租车公司的反对,因为满足了波峰的出租车保有量就会导致波谷时的空驶率增加。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城市已经有十来年没有投放出租车了。既然无法增加出租车,那么新的供给该从何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动用存量,把私家车纳入到上下班高峰期的运营大军来,无论是通过搭顺风车的方式还是通过私家车挂靠租赁公司的方式。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技术,私家车进入这个市场能够增加新的供给,大幅度缓解打车难问题。

问题在于,政府有关部门却不认为现有的打车难问题是供给不够导致,反而是千方百计对能够增加供给的新技术予以围追堵截,“高峰车”是如此,查处专车也是如此。难道他们真的相信在现有的运力下,能够解决打车难问题?

作者:傅蔚冈,专栏作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法学科班出身,以山寨经济学的视角分析世界。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解决上下班高峰期打车难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增加供给。增加出租车保有量是一个办法,但这可能招致很多出租车公司的反对,因为满足了波峰的出租车保有量就会导致波谷时的空驶率增加。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城市已经有十来年没有投放出租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