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那些怀着自由梦想的珠峰挑战者致敬

所有的创业都是一次探险。“我不伟大,但我也不渺小”——就是献给这些一次次挑战自我,一次次勇登高峰,一次次怀着自由梦想,异想天开的人们。愿刚刚发生的尼泊尔大地震中,珠峰那些勇于挑战的、高贵的自由生命安息,灵魂永存!

有些异想天开的梦想能自由地伴随人成长,攀登珠峰的梦想就是其中之一。我相信我的珠峰梦想不仅仅是属于我的;珠穆朗玛峰是世界的至高点,她是许多孩子和成年人所追求、向往的目标。

——托马斯·霍恩宾 《珠穆朗玛峰:西脊》

中国企业家黄怒波在登珠峰后,一番感叹:“敲天堂的门比敲地狱的门更难”,“不是你征服山,而是山在教育你”。作为企业家,需为不断的突破而一次次去叩击地狱之门,但经历攀登珠峰叩击天堂之门的濒死体验,才理解何谓“生不如死”的纠结,是对生命的敬畏、人性的包容、以及坦然的商业精神。

所有的创业都是一次探险。黄怒波说“我不伟大,但我也不渺小”——就是献给这些一次次挑战自我,一次次勇登高峰,一次次怀着自由梦想,异想天开的人们。

4月25日14时11分,尼泊尔加德满都附近发生里氏8.1级地震,地震造成珠穆朗玛峰雪崩,珠峰两个营地被雪覆盖,多名登山者失去联系。

尼泊尔登山协会25日晚证实,当天发生的强烈地震引发珠穆朗玛峰雪崩,部分基地大本营被埋,确定造成10人死亡、至少30人受伤。事发时,这一地区基地大本营有登山者和向导共数百人,眼下尚无法联系上。往后的伤亡状况不容乐观。

中国登山队队长王勇峰称:南坡和北坡的登山者都差不多有400多人,我国的登山队队员有30多个。南侧队伍很多,全世界的登山队员共有400多个,按照1:5的保障队伍,在南峰大本营应该有接近2000人的队伍。我们目前联系不到他们。

另据尼泊尔旅游部门官员对外披露,雪崩发生时,处在珠峰基地和正在攀登的登山者有至少1000人,其中大约400人是尼泊尔以外国家登山者。眼下,珠峰基地大本营的两个帐篷已经挤满伤员,“伤亡数字可能继续上升”。

钛媒体编辑也发现,就在本次大地震发生十年前一天,2005年4月24日,一座“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纪念碑在珠峰大本营立碑。这座碑由整块花岗岩打造而成,整体形状酷似珠峰外形。

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注定。

尼泊尔面积虽小,但高山林立。全球14座8000米以上山峰中,有8座位于尼泊尔境内或与邻国边界上。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的20多年,攀登珠峰的死亡人数较上一个20年差不多翻番。近5年来,几乎每年都有5名左右登山者在攀登珠峰过程中遇难。

去年4月18日,珠穆朗玛峰尼泊尔一侧一条登山线路发生重大雪崩事故,造成16名尼泊尔夏尔巴向导死亡。这是珠穆朗玛峰历史上最严重的登山事故。迄今为止,珠峰每年死亡人数从未超过15人。

2014年4月18日的雪崩,最终造成15人死亡。尼泊尔登山协会主席昂·策林说,这是人类攀登珠峰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事故。最后,尼泊尔为了纪念本次事故,取消了当年的登山节。

更在此之前,发生在1996年珠穆朗玛峰事故(996 Mount Everest disaster),著名登山家罗布·哈尔和史考特·费雪在内的15名登山者在登顶过程中遭遇强烈雪暴,8人因此遇难死亡。美国《户外杂志》记者乔恩·克拉克在此次攀登事故中逃过一劫,事后将亲身经历写成十分畅销的《巅峰》(台译《珠峰之死》(Into Thin Air))。

自1953年新西兰登山运动员埃德蒙·希拉里,和他的尼泊尔夏尔巴人向导丹增,第一次登上地球之巅珠穆朗玛峰以来,在这六十多年里,有数千人成功登顶珠峰,与此同时,数百人死在了征服珠峰的途中。

(本图来自人民网公开报道)

过去10年间,珠峰不管是北坡,还是南坡,发生雪崩的次数都明显增加。统计显示,从1990年至今,珠峰一共发生雪崩超过300次,相比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雪崩发生的次数增加了一倍。相应的,从1990年至今的20多年间,攀登珠峰的死亡人数,也比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的20年间增加了1倍。

统计显示,截至2004年底,珠峰登顶为2249人次,遇难186人,登顶死亡率为8.27%。截至2007年底,珠峰登顶为3401人次,遇难208人,死亡率为6.12%。截至2013年6月,全球一共有6322人登上了珠峰,但也有330人因此丧生,死亡率为5.2%。

在不少登山家和内行看来,攀登珠峰近年来的死亡人数上升,一方面是因为攀登珠峰的人多了,在死亡率保持均衡的情况下,死亡人数自然会上升。另一方面,珠峰攀登条件的确变得越来越恶劣。

今年54岁的尼泊尔登山者阿帕·夏尔巴(Apa Sherpa)是世界上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人,阿帕第19次攀登珠峰出现意外,让他感叹,攀登珠峰正变得越来越难。“气候变化抬升雪线,导致冰川融化,原本通往珠峰峰顶的一条雪径目前已经都是裸岩,如果是一个攀登经验不多的人第一次走这样的路,简直是在搏命。”

但如此博命,为何还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勇士拿命去拼,还有什么比对于生命极限的挑战,对于人类最终极自由灵魂的追索,更能解释。

1924年6月,赶在南亚季风到来之前,38岁的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第三次攀登珠峰,与他的伙伴山迪·欧文一同遇难,长眠于此。很多人相信,马洛里是第一个登顶珠峰的人。

直到75年后,1999年,马洛里的遗骸被美国登山家康拉德·安可在珠峰北坡海拔8300米处发现。他的遗体已蜡化而近乎一具森森白骨,右腿的骨折清晰可见。他手臂伸展,抠住山坡,手表锈死在5点10分。在他的遗体上,随身的遗物悉数找到,唯一不见的是他贴身携带的妻子露丝的照片——而他曾承诺露丝:他会把她的照片留在珠峰山顶。

在藏语中,“珠穆朗玛”意为大地之母,英国登山家称珠峰之巅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而在到达那里前,每一位登山者的身体和意志都要经历非凡的考验与地狱般的折磨——缺氧、雪崩、冰隙、严寒、负重、雪盲等等。

(珠峰墓地)

在珠峰北坡海拔5200米的地方,有一片开阔的乱石滩,每个来珠峰探险的人都在此默然凭吊,这是遇难登山者象征性的集体坟墓。按照国际惯例,如极限登山运动员在攀登过程中遇难,出于对他们的尊重,一般任由其遗体永远留存于事故发生地,这是登山者选择探险之路前既已认同的价值,也是他们对于生命何所归的终极夙愿。

公墓里没有遗骨,登山者的身体和灵魂都留给了这座山峰——珠穆朗玛是他们共同的纪念碑。

本文由钛媒体综合了新京报、人民网等公开媒体信息编写,以下转自黄怒波于2015年4月13日,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所作诗歌:

此刻

我站在世界之巅

眼含热泪面向世界

我等待朝阳升起做证

在群峰点亮时我向它们致敬

第一声冰川雷鸣是在我脚下响起

醒来的世界被朝霞染红

举起手我以人类的名义抚摸天堂

我在天空划出金色的印痕

我在顶峰刻印白色的玫瑰

然后在花蕊中久久跪定

我祝愿我的灵魂永远干净

我希望我的世纪永远温情

(《珠峰颂》——黄怒波)

(钛妹儿谨以此文缅怀此次尼泊尔8.1级大地震中的遇难者,愿珠峰那些勇于挑战的、高贵的自由生命安息,灵魂永存!)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所有的创业都是一次探险。“我不伟大,但我也不渺小”——就是献给这些一次次挑战自我,一次次勇登高峰,一次次怀着自由梦想,异想天开的人们。愿刚刚发生的尼泊尔大地震中,珠峰那些勇于挑战的、高贵的自由生命安息,灵魂永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