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希拉里的初恋杰夫·希尔兹是怎样一个男人

希拉里和希尔兹交往了近3年,以后他们一直是朋友关系。他们的交往是各方面的,包括精神、社交还有性。他们会跟彼此的家人一起度假,她骨子里是个保守的人,曾经一度认为自己爱上希尔兹了。在希尔兹看来,他们的关系是健康的,各个方面都很正常。

扒一扒希拉里的初恋男友
扒一扒希拉里的初恋男友

希拉里在韦尔斯利学院读书时,她对异性的探究和对政治的探究同样热情如火。杰夫·希尔兹是希拉里认真交往的第一个男朋友,他是在芝加哥比较富裕的郊区长大的。杰夫·希尔兹的家位于北海滨的森林湖地区,尽管距离帕克里奇只有20分钟车程,但两地生活方式的差距却好像有数光年那么远。

在读中学时,希拉里和她的朋友们经常成群结队参加社交活动,放学后一起去中心大街上的小餐馆,周末还去看电影。在这个圈子里,确定恋爱关系或是被认为正在恋爱的人非常少。据贝齐-埃布林说,即便恋爱,这些情侣一般也不会偷尝禁果。没有人认为希拉里读大学之前曾经有过热吻的经验。

常春藤名校联盟传承近一个世纪的各种传统已经成为韦尔斯利学生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赴纽黑文和曼哈顿的火车之旅,周末的橄榄球赛,音乐会和博物馆的展览,还有波士顿公园的散步。

希拉里和她的同学们在周末举行的联谊会上,通过正式介绍认识了来自于新英格兰地区常春藤名校的男大学生,这是她们找到正式交往对象的主要方式。周五和周六晚上,从波士顿出发开往韦尔斯利、史密斯、蒙特荷约科女子学院的9路车往往非常拥挤,因为这些年轻女士们要赶在凌晨1点钟宵禁之前赶回宿舍。

在韦尔斯利学院,只有星期天下午2点钟到5点30分,男士们才能够在女生宿舍停留,而且门要敞开着。所谓的“两脚规定”正在实行(至少传说是如此):在男士们造访期间,两个人的四只脚中必须有两只脚同时站在地板上。来访的客人必须在女生宿舍大厅的登记处登记,还会有铃声和通知来宣告其身份。女士被称为“来宾”,男士被称为“访客”。

大一时,希拉里在哈佛大学的一次聚会中遇见了希尔兹。多年后,希尔兹说,他认为“希拉里很有吸引力,是个有趣的谈话对象,舞也跳得不错”。那时,希尔兹正计划做一名律师(他后来也真的成了一名律师)。

他长得帅气,很风趣,具有极强的政治意识,是个运动健将——他曾经是马萨诸塞州大学全明星队的橄榄球明星,比希拉里还老练。通过希拉里给希尔兹在哈佛读书期间写的情书,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希拉里温柔可人,青春年少的她对未来怀着热切的憧憬,大胆地做着各种白日梦,充满浪漫气息,而且激情洋溢。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这些年来针对希拉里性取向的各种捕风捉影的诽谤一直没有停下来过,有人暗示她曾经尝试玩过“蕾丝边”——谣传中进行尝试的时期通常是她就读韦尔斯利期间。

在2005年,对希拉里捕风捉影的诽谤发展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在这一年里,爱德华-克莱因出版了一本凭空捏造、一派胡言乱语的所谓的“传记”——《希拉里真相》,书中充斥着冗长乏味的意识形态探讨。

希拉里是“蕾丝边”的说法再荒谬不过了!这根本就不符合人们所了解的那个希拉里的性格特征和个人经历。通过她跟同性朋友和异性朋友不同的相处方式,我们就可以看出,希拉里根本不是“蕾丝边”。她骨子里是个保守的人,据我们所知,她从来没有给哪个女性写过一封像她写给杰夫-希尔兹的情书那样的信,也没有哪个女性声称曾与希拉里有过性关系

她(还有她丈夫)相信同性恋者有选择自己性取向的自由,并积极为他们争取这项权利,他们认为选择同性恋这种生活方式是合情合理的个体选择,而这些根本不能说明希拉里的性取向

据我们所知,在韦尔斯利时,她的“实验”对象是男人。直到今天,面对她喜欢的男士,她会跟他们开开玩笑,甚至会用一种很纯真的方式跟他们调情。她会与异性朋友拥抱,进行一些暧昧的肢体接触,与他们交谈时,也会直视他们的眼睛。但她与同性朋友接触时,就不太可能会这么做。

希拉里和希尔兹交往了近3年,以后他们一直是朋友关系。他们的交往是各方面的,包括精神、社交还有性。他们会跟彼此的家人一起度假。从希拉里与希尔兹的通信中可以看出,曾经一度,她认为自己爱上希尔兹了。

希拉里从来没有公开提起或承认过在比尔-克林顿之前曾经和自己有过恋爱关系或者性关系的男性,她也同样没有公开讨论过她与希尔兹的关系。而在希尔兹看来,他们的关系是健康的,各个方面都很正常。

从大一直到大三,他们几乎每个周末都见面。1968年夏天,希拉里在华盛顿遇到了活力十足的乔治敦大学学生戴维-鲁珀特,从此,她跟希尔兹的关系就开始朝着柏拉图式的方向发展了。

此后的3年里,希拉里一直和鲁珀特约会,其中有一段很短的时间,在耶鲁法学院她同时也和比尔-克林顿约会。鲁珀特曾就读于自由天主教的预科学校—锡拉丘兹的天主教兄弟学院。从乔治敦大学毕业后,他因为良心上的原因拒绝服兵役,选择在佛蒙特州政府部门就职。希拉里常在周末去看他。

“希拉里和鲁珀特的恋爱充满激情。”南希-皮特拉斐沙说。她曾和他们两个在一家周末度假屋共同住过。她认为“希拉里总是喜欢傲慢的、冷嘲热讽的、难以取悦的男人,就像她父亲那样的人”,而且她断定鲁珀特就是这样一个人。

鲁珀特和希尔兹两个人都认为希拉里性欲强盛,鲁珀特后来承认“我们总是采取避孕措施”。希拉里的青年时代,美国的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的性观念正经历着深刻的变化,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口服避孕药的普及。

杰夫-希尔兹与希拉里的恋爱一开始,他就发现了她对“负责任”的性探索的渴望。一开始交往,她就在个人生活方面表现得非常保守,在颓废的20世纪60年代,她的这种坚持更显得难能可贵。

据希尔兹所知,希拉里从来不吸食大麻,从来不酗酒,也不会乱搞男女关系。但希拉里也不是韦尔斯利学院“刻苦用功的女生”中的一员

她喜欢参加聚会,喜欢跟着猫王或者甲壳虫乐队的音乐翩翩起舞,喜欢为哈佛大学足球队呐喊助威,喜欢用飞盘或橄榄球玩抛接游戏,还喜欢在水面上划船或独木舟,然后纵身一跃,跳进水中去游泳。

希拉里和希尔兹经常到科德湾和佛蒙特州进行徒步旅行。他们还经常和朋友进行持续数小时的政治话题讨论。希尔兹有一位积极参加民权运动的黑人同学,希拉里热情地接待他,有时甚至表现得有些过分热情。希尔兹说,能够和一个黑人朋友面对面地谈论美国黑人的生活和斗争,“我和希拉里都因此而觉醒了”。

希拉里对一个问题的看法通常会很坚决,而且在陈述的时候,不管是什么问题—可能是宿舍规定问题、女性革命问题、校园着装问题、越南战争问题、学生权力问题,也可能是种族歧视问题,她总能做到论证有力、表达清晰

对问题的争论越是尖锐和激烈,她看上去越是精神抖擞。希拉里对抽象的或哲学方面的问题不太感兴趣,她甚至对文学也不感兴趣。不过,希尔兹记得有一次他们在讨论道德规范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问题时,“她对道德规范的基础的争论非常投入”。许多韦尔斯利的女生和常春藤大学联盟的男生都认为希拉里有些自以为是,虽然这不是她性格中的主要方面。

从希拉里写给希尔兹的信件中可以看出,她总是渴望着去进行探险——文化的、个人的、职业的、政治的和社会的。她写给琼斯神父的信件则偏重哲学探讨和生活纪实。琼斯在给希拉里的一封信中提到了埃德蒙-伯克强调的个人责任,在信中,他还提出了一个问题:

“一个人是否可以既是伯克式的现实主义者,同时又怀着对自由的热忱和期待呢?”希拉里在回信中谨慎地说:“你的问题很有意思—一个人可能既有保守的头脑又有一颗自由的心吗?”

文/摘编自《希拉里传》 作者 卡尔-伯恩斯坦(《华盛顿邮报》资深记者)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