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夏万寿禅寺重点弘扬孝道文化

依山而建,翠绿环绕,飞檐翘角,龙纹彩绘。昔日香火旺盛的武汉江夏湖东寺,在消失40多年后迎来重建,重建后的湖东寺,更名为万寿禅寺。

据悉,湖东寺始建于明末清初,300余年来,历经沧桑,几度兴衰。3年前,在武汉市宗教局、市佛协以及江夏区政府的指导和支持下,该寺庙才得以重建。

重建后的湖东寺选在了离原址不远的新店街道洞山寨,背山面水,风景优美。目前,新寺再建的工程有天王殿、大雄宝殿、财神殿、龙王殿,和地藏殿。

据建设方负责人介绍:“湖东寺重建工作完成后,除了弘扬佛教文化外,还重点弘扬孝道文化,未来这里将打造成江夏区独特的旅游胜地。”

湖东寺简史

江夏区之所以重建湖东寺,源于其深厚的佛教文化历史。据史料记载,江夏区在南北朝时期就有了寺庙,历史上佛教兴盛时期,江夏辖区的大小寺庙更是多达50余座。

原湖东寺位于郑店街洞山村,山水相间,比邻江夏金口。江夏区志称,金口为“一苇杭江”之地,达摩祖师从金口渡江北上,而湖东寺也是当地知名的寺庙之一。

随着时间推移,曾经香火旺盛的湖东寺,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洞山村民介绍说,湖东寺最后一任主持姓姚,上世纪50年代,姚和尚还常带着他们玩。解放后,这座古寺改为湖东小学,校长名为谭宪章。

至于湖东寺具体的建寺时间,目前没有过多公开资料,但在江夏区民族宗教局提供的谭宪章于1988年3月18日写的一段回忆中显示:“湖东寺始建于南明永暦年间”。

南明永暦年间(1623年-1662年),则为明末清初时期,距今有300余年。

谭宪章在回忆中还这样描述湖东寺,1952年秋,他调任湖东乡小学任校长,当时的校舍为一座古庙,名为湖东寺,庙址靠近洞山大队(今洞山村)刘麻湾。

彼时,湖东寺坐南朝北,墙壁全是青砖,中间五架梁和立柱,都是水桶粗的大木。正中上下有厅,中间是个大天井,左边上下两厅,中间有小天井,再左边上下两寝屋,中间为厨房。右边上下两厅,中间小天井,再右边是三间平房,作为办公室,在平房前是院墙。正厅上首是神龛,供有铁质佛像。当时,这座寺庙面积大约4万平方米。

江夏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蔡光宏说,抗日战争时期,洞山村为抗日游击队周筱山的根据地,此部曾杀死了不少日本鬼子。后来,日军放火烧庙。谭宪章回忆说,日军烧毁寺庙后,周筱山出钱重建了此庙,用作武器修械厂。

1958年,湖东乡小学合并,校舍闲置,无人看守。东山村村民介绍说,到了1968年,该村因兴建房屋,村民便彻底拆了湖东寺。

来之不易的重建

直到2007年,江夏区为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在当地村民的强烈要求下,重建湖东寺一事,才逐步进入规划,次年7月,该项目正式动工。但仅仅建设了半年,由于资金链断裂,后期工程无法续建。

就这样,湖东寺重建搁置到2012年时,才最终敲定新的建设投资方。为了湖东寺重建再次开工,2012年4月19日,江夏区人民政府专门召开了专题会议,所有涉及到的职能部门全部参加。

会议认为:“恢复重建庙宇,有利于民族宗教事务的规范管理,有利于满足人民群众的信仰需求,有利于促进当地旅游产业的持续发展,为此,湖东寺恢复重建工作需加快推进。”

在这次会议上,江夏区政府还明确:一是庙宇新的建设投资方与郑店街道办事处要尽快签订续建协议;二是除土地使用证外,其他有关建设手续由郑店街道洞山村委会移交建设投资方;三是是湖东寺前期建设涉及的手续办理,建设施工、场地守护等费用由元湖东寺建设负责人结清。

另外,会议要求:“各相关部门要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积极保障庙宇恢复重建工作顺利进行”。

江夏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蔡光宏说:“经市区各级部门批准,寺庙重建手续非常齐全,先后办理了建筑规划许可证、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等所有证照,来之不易”。武汉市民宗委员夏主任也表示:“该寺庙在建设手续上没有任何问题。”

而重建后的新寺,选在了离原址不远的洞山寨,并改名为万寿禅寺。据参与筹建的寺庙住持慈心法师说:“此寺在抗日战争期间多有杀戮,不宜就地重建,也不宜沿用过去的名称。”

重点弘扬孝道文化

湖东寺重建工作再次启动后,赢得了附近村民广泛赞誉。眼下,已更名为万寿禅寺的庙宇建设,正如火如荼进行,且该项目还得到了湖北省有关部门大力支持。

1月4日,湖北省民宗委主任柳望春到万寿禅寺进行调研时,就如何正确处理宗教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新建寺院内部陈设装饰、有关露天塑像规定、主要教职人员选聘及寺庙僧团管理等问题与建设方交换了意见。

万寿禅寺建设方负责人介绍,目前在建的项目中,地藏殿将会成为整个工程的地标性建筑:“楼层为7层,总层高为50.4米,建筑面积3万余平方,耗资数亿元,建成后这里将成为一座‘国神祠’。”

“‘国神祠’主要收录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涌现出的圣贤人杰,英烈巾帼,供华夏子孙供奉,重点弘扬孝道文化,这也将会是寺庙未来发展方向。”万寿禅寺建设方负责人说。

而建设方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寻找中国远征军遗骸,然后将这些遗骸安放在“国神祠”供后人缅怀。为此,万寿禅寺建设方专门成立了“中国远征军遗骸寻踪团(筹)委员会”(待批)。

“‘国神祠’(暂定)还设有福位,主要供本寺法嗣,护法居士,皈依弟子,功德信众去世后使用。”万寿禅寺建设负责人透露:“福位在官方的备案名称是‘地藏殿海会玉塔景观塔苑’。”

对方并出示了江夏区民宗局于2013年12月31日对该项目的建设批复。批复称:“经研究,同意万寿禅寺建设地藏殿海会玉塔景观塔苑以及海会玉塔景观塔苑区域所设立的供坛、供塔、牌位、福位及佛龛等佛教设施”。

批复还指出:“同意江夏万寿禅寺接受大德居士及广大信众对佛教设施的认捐。涉及有关僧尼、大德居士、信众的骨灰存放事宜,必须遵循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和佛教的相关仪式的规定……”

“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众所周知,在寺庙存放骨灰,近几年一直饱受争议。那么,江夏万寿禅寺存放信众灵骨的行为到底如何?对此,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北省人大常委、湖北省佛教协会会长正慈大师在接受采访时称:“万寿禅寺由于不对外经营,只对捐助者提供,因此也不存在问题。也符合武汉市殡葬管理的相关规定,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而且环保,节约土地,万寿禅寺做了件大好事。”

事实上,类似在寺庙存放灵骨一事,目前于全国已是普遍现象,但国家至今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条文。去年,重庆一群众向当地民宗委咨询过此事,得到的答复是:“凡为寺庙建设提供相应捐助的佛教徒,在其亡故后,寺庙会为其提供一个存放灵骨的位置,以感念其功德。”

“这件事在法律上的确属盲区,不过在寺庙存放灵骨,比买墓地的确便宜多了。”武汉市民宗委一官员如是说。

律界普遍的一种看法是,从法律上来说,这是一个民事行为,取决于当事人和寺庙之间的保管协议如何约定。双方可以基于自愿平等的原则,协商各项事宜。

来源: 民主与法制时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