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越:励志的理想主义美人

阿迈勒·阿拉姆丁在成为阿迈勒·克鲁尼之前并不广为人知,即使在她和好莱坞著名钻石王老五乔治·克鲁尼订婚时被曝光她曾被评为“英国最美的律师”。

2014年底,新婚不久的阿迈勒名列Vogue“年度最具魅力女性”榜首,美国著名记者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说:“阿迈勒正在成为一个像杰奎琳夫人(美国第一夫人)、戴安娜王妃以及凯特·米德尔顿王妃一样突然出现在上流社会中的人,她的一切行为、言语还有穿着都理所当然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场爱情成就了阿迈勒。

或终将成就乔治,那个一张英俊的脸庞下,有着一颗政治野心,想成为美国总统的男人。

【她在解救半岛记者】

阿迈勒的身世被各大娱乐媒体曝光,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教授及作家,母亲是著名美女记者,采访过很多国际领导人。她自己毕业于牛津大学法律系,并获得奖学金,最后在纽约大学法学院获得硕士学位,会说阿拉伯语,英语和法语。媒体甚至计算出她的身家约为200万美金。

于是各大媒体和全世界已婚、未婚女性都惊叹:只有美丽和智慧并存,才可以让许下百万赌金豪言的“不婚主义”乔治·克鲁尼乖乖地献上婚戒,并在各大场合都对娇妻大肆夸奖。

除去金球奖的那一次被主持人煽风点火的称赞阿迈勒,在最近一次和梅丽尔·斯特丽普主持慈善活动Serious Fun Children’s Network,老帅哥假装自己忘记这个机构到底是施善50个国家还是500个国家,然后借机把老婆大人抛出来:“我老婆才是我们中聪明的那个。”

把婚姻当成一种资格考试的人们在阿迈勒面前反复纠结于:美貌与智慧并存,还是智慧与美貌并存,到底是哪一个排名靠前。仿佛这两个因素到达的指标才是成功的密码,也许还要加上她被街拍,却随时显示出一线明星般的时尚品味。

爱情总是有比功利心更深刻的成因,或者比世俗的功利更为高尚的功利——如果通过爱一个人完成更好的自我,完成自己的理想也是一种功利的话。

2月底,阿迈勒·克鲁尼登上了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替她所代理的加籍埃及裔半岛电视台记者Mohamed Fahmy(他曾服务于CNN和《纽约时报》)向加拿大总理哈珀喊话,呼吁他为Fahmy的自由向埃及政府施加外交压力。阿迈勒本人正在埃及开罗和她的团队一起为解救Fahmy而努力。

几乎同一时间,乔治·克鲁尼在《纽约时报》撰文“禁止苏丹的强奸暴行”,呼吁国际社会对苏丹特别是达尔富尔地区的重视,文中提到了“我们卫星哨兵项目(Satellite Sentinel Project)获得的图像也证实,去年在达尔富尔东部杰贝尔马拉区域,至少有六个村庄遭到了有计划的焚烧和‘油桶炸弹’攻击”。如果你还记得乔治大叔自己有一次因为示威被在美国被捕,而且他还投资了哨兵项目,天天在卫星上观测苏丹地区的动向。

这两份报纸放在一起,好像在揭示一个秘密:这对夫妇为人类操了不少心。

我们很久没有在一段爱情或者婚姻前标注:志同道合。

【励志的理想主义】

如果非要给阿迈勒赢得一人心一个标注,那么除了美貌和智慧—这个世界上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也不少,就是她特别有理想。

在遇到克鲁尼之前,她就是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的引渡官司中担任阿桑奇的代表律师, 她还代理过被政敌投入监牢饱受迫害的前乌克兰女总理季莫申科; 她也常常为联合国进行法律咨询服务,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叙利亚时,阿迈勒·阿拉姆丁是他的顾问之一。

阿迈勒目前代表的加籍埃及裔记者Mohamed Fahmy,Fahmy作为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开罗分社的社长被拘捕,罪名是非法广播及与被政府宣布为恐怖组织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成员见面。2014年2月,阿迈勒为了国际律师协会(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 )的人权机构完成关于埃及司法系统的调查报告而带着团队进入开罗,当埃及警方质问她这份报告是不是:“批评(埃及)军队、司法公正和政府?”她回答:“是。”够诚实吧?随后她被警告:“有被拘捕的风险。”

报告公布后,即使西方国家和人权机构纷纷谴责埃及政府监禁半岛记者,这三名记者还是被审批并监禁了一年多时间。而他们中的两位,包括Fahmy和另外一名埃及籍记者将面临第二次审判。阿迈勒说:“我们已经知道这个政府的司法体系存在漏洞,为什么还希望借这个体系改变第一次审判的错误?”2月26日,为了解救她代表的Fahmy, 她再次到达开罗。

然后,阿迈勒还在炮轰了加拿大政府,她说她代表的Fahmy无罪,而埃及政府也曾说会释放他,但当这个承诺没有兑现时,加拿大只派一名级别很低的部长发表了一份声明。她说:“政府如此怯懦,不足以对释放一名公民起到正面作用。”

陈述这个在中国并不太受重视的解救自由无疆界记者的事件,是想让大家了解阿迈勒作为一名人权律师的专业精神和勇气,她对《卫报》说,她已经免去了大部分的代理费用,因为是Fahmy个人支付代理费用,与半岛电视台无关。也就是说,她一次次为代理人的自由而奔走,甚至不惜批评一个国家司法流程不完善,指责另一个国家对自己公民(Fahmy已放弃埃及国籍)的自由的争取上太怯懦,她并不是为了得到一笔可观的代理费。

她甚至也不是名气—她代理的其他客户好像还要更要名气一些,而且她已经是克鲁尼夫人。

当然炮轰加拿大这个好脾气的政府也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甚至出入埃及为她代言的客户工作以公布一份调查报告,对于她现在的著名人权律师身份也不会有太大被牢禁的风险,这一切证明她在为一个无罪记者重获自由而努力。对于国际人权事务这个利益纠结,复杂而敏感的领域,她赢得的尊重是这样一次次的努力工作而获得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自己两岁时就因为躲避战乱和家人从黎巴嫩搬到了英国的身世,让她选择了人权律师而不是商业或其他领域的律师;但至少是因为这个经历使她成为了一名“世界公民”,她代理的客户并不分国界和职业。

好像大部分为别人的事儿操碎心女性都活的相当清苦,或者激烈艰辛,无论是在鱼市场组织妇女唱歌和祈祷的莱伊曼·古博韦,还是为了伊朗人权不停奋斗的伊朗的女律师希尔琳·艾芭迪(Shirin Ebadi)……她们时常在斗争中被投入监牢,或者被威胁毒打,我们很久没有看到一个为有受迫害的人士争取权益的理想主义者可以活的如此从容,一方面收获着事业的成功,随手又收获了爱情。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理想主义,但当年人们评价演员费雯丽的话转用到她身上贴切:她是如此美貌,以至于不需要如此的智慧和勇气;而有她如此的智慧和勇气,以至于不需要如此的美貌。

这和她的那个颜值逼人,一边当着制片人拿到奥斯卡金像奖,一边投资卫星项目监督其他国家军事动态的老公真有点像。

颁给她这样的爱情,真比一座和平奖还要励志。

作者:席越,专栏作家,著有《他们的中国》《先嫁书后嫁人》。在加拿大大学毕业后一直为世界500强公司工作,现为加拿大某网络技术公司中国负责人。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