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如何理解一个变性人?

如果不是参加了一场有关变性人的访谈,我想对变性人的兴趣并不会那么大。

上周四,腾讯新闻出头条报道曾经的全国道德模范,在经过为期6个多月的变性手术后,惊艳亮相。从刘霆到刘婷,从前微胖,羞涩的眼镜男,现在变身身材纤细,长发飘飘,踩着高跟鞋亭亭玉立的漂亮女人,就像一个女明星。随后,她像女明星一样召开记者发布会。

跟往常一样,会有无数恶意的谩骂充斥在新闻留言板,跟往常不一样,看多了这类新闻后,也有更多人越来越宽容,留言支持这种获得新生的举动。我当然支持一个成年人的变性举动,但最初只是出于不干涉他人自由的基本道德。

搜索下现在国内的变性新闻,你会发现中国变性人大张旗鼓公开变性事实,是因为她(绝大多数都是男人变成女人)要走上演艺道路。这种手术一般由民营医院赞助,变性人本身像一张巨大的活动广告牌,昭告世人:如果一个男人都能变这么美,你又有什么不可以?

那么那些平凡的并不想做明星的变性人呢?他们怎么解决昂贵的手术费,又怎么度过变性后的岁月?刘婷曾说,自己是得了概率只有十五万分之一的“易性病”,人们很容易误解成其实变性人群微乎其微。实际上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2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里称,整个亚太地区可能有多达950万跨性别者。

(金星,中国现代舞第一人与创始者,芭蕾舞演员,变性艺人。)

跟我一起参加访谈的广州同性恋亲友会成员阿强老师解释,那些变性者通常刚接受完手术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像散落在人群里的珍珠,谁都别想联系到他们。这些人渴望用一个新的身份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跟过去完全一刀两断。他还说,很多跨性别者,多是通过做性工作者来积攒手术费。记不记得去年黄海波嫖娼案,就有新闻报道当时涉案的性工作者为变性人?一场比较普通的变性手术费,大概在20万元左右,手术效果通常糟糕,人造阴道有可能完全无法使用,你只能寄希望于攒一笔钱,去泰国做更理想的修复手术。

几个月前李银河老师那次关于伴侣的公开声明,曾引起我一个朋友的强烈困惑,她十分搞不明白,既然这个人明明是个女人,为什么她们不是同性恋。

这就是普通跨性别者通常会碰到的歧视。不像刘婷、河莉秀这些一变性就完全女性化,甚至比普通女人还漂亮很多倍的跨性别者,平凡又普通的跨性别者,很难做到这种程度,他们通常看起来像个异装癖,足以让你盯上几十秒来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性别。虽然Facebook的性别选项有50种,但显然,整个亚洲地区仍然处于性别僵化时代。

阿强老师解释,李银河老师的伴侣做了上半身手术,切除胸部,但女变男手术有一个全球性的难点,你无法确保制造出一根能勃起的男性阴茎,很多情况下只能造出没有功能的模拟形状,这样的改变通常对身体损伤极大。所以对跨性别者,更鼓励心理再造,而非身体再造。只要你认为自己是个男人,就像男人一样生活。只要你认为自己是个女人,也能穿着裙子,高跟鞋。

真的可以吗?

(河莉秀,韩国变性艺人。)

带着这种疑惑,我看了今年金球奖的最佳剧情片,《透明家庭》,讲述一个退休父亲忽然开始选择变性,如何面对三个子女的故事。

莫拉看起来就是个大块头男人,看第一集时你几乎难以相信,这样典型的白人老年男性,怎么变性?

《纽约时报》最近刚登出一篇叙述美国高龄跨性群体的文章,里面说除了让后代接受自己是个艰难的挑战,同时身体上的挑战更加艰巨,特别是对女性跨性别者(意指生下来是个男人,后来变成女人的人士),她们的下颚和肩膀会变宽,头发逐渐脱落,不得不植发或戴假发。

所以这样的莫拉,穿着裙子,戴着项链出现在电视剧里,效果真是震惊。他的大女儿问他:爸爸,今后你都打算穿着女人衣服生活吗?

莫拉答:不是今后,是我整个人生都想这么穿,现在我终于可以这么穿了。

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跟其他变性后就迅速和家人朋友切断联系的跨性别者不同,她还希望拥有原来的家庭,希望子女能逐渐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想离开自己生活的城市,甚至在碰到老朋友时,能优雅地打个招呼,大方承认自己是个跨性别者这个事实。

是的,用变性人已经不太合适,变性这两个字因为和变态太相似,总让人感觉很奇怪。而且对于很多个莫拉来讲,她们变成了女人,但仍然喜欢女人,那么她们就是女同性恋吗?

莫拉对此不太知道如何回应,她喜欢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女人,但当她变成女人后,没准也会喜欢来自男士的搭讪。

当然,现实如《纽约时报》那篇报道所说一般惨淡,这些高龄跨性别者,很少会有约会。他们老了,不再年轻,只是想在履行完所有人生义务,工作,养育孩子成年后,彻底做回自己。

《透明家庭》中有一幕,大女儿离婚的丈夫,不太能接受这个变性的前岳父,他觉得这既变态又丑恶,没准会对他的小孩产生不良影响。愤怒的莫拉站起来,大声说到:够了,伦,我只是一个平凡人,你也是一个平凡人,你要么接受这一起浸身其中,要么远离这一切。

这片真实得叫人心碎,自私的子女们随时大叫大嚷,表示自己无法接受父亲这种变化,又随时依靠在父亲身边,继续获取她的支持。

人们总喜欢指责跨性别者伪装太久,不该只顾着自己自私快活。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传统国家,随时都传递出一种,为了家庭,为了父母,为了周遭所有的一切正常进行,请你掩埋自己真实的天性,戴着面具背着枷锁做人,我们称之为做人的责任。

只是我实在难以忘怀,电视剧里莫拉和同伴一起去参加变装夏令营,穿好女装后,整个人舒缓的模样,她们在给家人打电话时强迫自己装出一副大老爷们的样子,说点脏话来点责任感,丢下电话,立刻又成了那个娇柔的,随时都要撩撩头发,撒撒娇的小女生。她们脚步轻快,想要享受世界,但回到那个真实世界后,又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国人总喜欢说,这世道乱了,实际上不过是从前太多的真实被粗暴扼杀。Lgbt代表着四种异性恋之外的性少数人群,现在,美国正兴起更多样化的,更多种类的性别身份。

男同,女同,双性恋,跨性别者,变性恋,泛性恋,三性恋,全性恋,无性别,有性别,第三性别,尚未决定,性疑惑……

接受这些名词,接受这个世界上有关人类的所有定义,或许有一天,我们不会再把变性新闻当做奇闻怪谈,我们只会衷心祝福,又有一个人开始了他崭新,美好的人生。

作者:毛利,“看上去很猛”两性情感专栏作者,著有《当待业女遇上草食男》、《一纸谈欢》,在《看天下》、《家人》、《优雅》等撰写情感专栏。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