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保平:古代贪官是如何泣泪忏悔的?

正如南唐后主李煜写的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感受,要较常人来得更为悲切,只因其高峰与低谷体验反差太大了。

(图为被称为“通奸女市长”的原山西高平市市长杨晓波忏悔)

文/廖保平

近日,中纪委官方网站推出“忏悔录”的全新栏目,刊载官员悔过书。目前,中纪委已汇编十八大以来被查处严重违纪违法中管干部的忏悔录。

这并非首创,早在2014年11月,山东省纪委监察厅首次在其官方网站上开设《来自心灵深处的忏悔》专栏,公开了两则官员忏悔书,为公众观察官员落马背后的心态打开了一扇门。其中一位颇有前途的“政治明星”,山东某市原市长助理,他在忏悔书里说:“以前,我每到一处都前呼后拥;住,有宽敞的房屋;行,有专车接送;病,有公费医疗;吃穿更是不用发愁,享受着令人羡慕的政治和经济待遇。可是当从戴上手铐的那一刻起,就宣判了这一切的终结。”另一个山东某县委常委、副县长则忏悔说:“我永远忘不了被带出家门的那一刻,女儿那惊恐的双眼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永远忘不了入狱后我的亲人第一次会见的情景,看着相互搀扶着前来探监的老少三辈,我泪流满面。”

而为人们所熟知的“通奸女市长”原山西高平市市长杨晓波,更是嚎啕大哭,泣泪忏悔:“自己以为自己是为了家庭,殊不知亲情比金钱重要,设想了一亿种自己的人生,规划了一千亿种,也没有想到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我把人间最真的东西,用自己的双手抛弃了,我只想好好改造,虽然我很恐惧未来的生活,恐惧看守所,恐惧监狱,恐惧也得去呀,真的很难,对不起,救救我吧。”

原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写的《忏悔书》,更是非常形象地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现任官员的生存图景:“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发泄胸中压力。”

好了,没必要一一罗列了,因为贪官忏悔是“古今皆然”的事,并不是说现在的官员是共产党员出身,就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也不是说古人就不恐惧监狱,恐惧死亡。

1799年,清代权臣和珅被嘉庆皇帝收监后的第七天,恰逢元宵佳节,触景生情,写下《上元夜狱中对月两首》:“夜色明如许,嗟令困不伸。百年原是梦,廿载枉劳神。室暗难挨晓,墙高不见春。星辰环冷月,缧绁泣孤臣,对景伤前事,怀才误此身。余生料无几,空负九重仁。”“今夕是何夕,元宵又一春。可怜此月夜,分外照愁人。思与更俱永,恩随节共断。圣明幽隐烛,缧绁有孤臣。”

从这两首诗可以看出,正值元宵佳节,换在以前,和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么风光。而此时,和珅锒铛入狱,身陷囹圄,尝尽了凄凉、冷清、饥饿、刑罚、痛苦,他预感到自己来日无多,幻灭的伤感,求生的欲望,悲痛的无奈,孤寂的愁苦,种种心绪涌上心头,遂写下两首诗表达这种复杂情感。

到临死前,和珅又写下“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时水泛含龙日,认取香烟是后身”的诗句,意思是说,50年光阴就像一场梦,一朝撒手红尘,该诗对万事皆空、无物常在的彻悟,也是对自己失败人生的总结。

北宋权相、书法家蔡京也以贪渎闻名,被流放岭南时写了一首《西江月》:“八十一年住世,四千里外无家。如今流落向天涯,梦到瑶池阙下。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几度宣麻。止因贪恋此荣华,便有如今事发。”

在诗中,蔡京总结自己的一生,之所以造成如今的悲剧,只因“贪恋荣华”。蔡京最后的结局确实很悲剧,在流放期间,宋钦宗下令将其最俊美的宠妾邢氏、武氏、慕容氏送给金人。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蔡京独自怆然泪下,在悔恨忧愤中死去。

宋代还有一个贪官叫陈璠,曾任宿州太守,在此任上干了五年,大肆索贿、受贿,搜刮钱财无数,贪腐行为败露后,被判极刑。陈璠被押赴刑场问斩前,向监斩官索要纸笔,写下忏悔录:“积玉堆金官又崇,祸来倏忽变成空。五年荣贵今何在,不异南柯一梦中。”意思是说,搜刮了那么多钱财,做着那么风光的官,一旦事发,都是过眼云烟。

陈璠的忏悔是对贪官人财两空最好的注释,也是最好的告诫,贪赃枉法得来的富贵只是一场空梦,就算侥幸没有被发现,也可能会如原济南市委书记王敏那样,惶惶不可终日。

有人说,贪官的忏悔是假的,表演给人看的。其实,细读上述古今贪官的忏悔会发现,贪官声泪俱下的忏悔固然有争取交代清楚,博取同情,尽早解脱的想法,但贪官也是常人,确实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心理,是真的忏悔自己,告诫后人,求取心灵的安静。

我们看他们忏悔,说“设想了一亿种自己的人生,规划了一千亿种,也没有想到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也不一定是假话,因为他们看到那么多贪腐的同僚都安然无恙,凭什么他最倒霉?正是这种“万万没想到”,才让他们被查时变得十分错愕和悔之莫及。加之位高权利之时,拥有颐指气使囊括天下万物的高峰体验,与阶下为囚、生死难料的滋味形成强烈反差,也会有痛彻心扉的悔恨。正如南唐后主李煜写的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感受,要较常人来得更为悲切,只因其高峰与低谷体验反差太大了。

抛开“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谈,单说这种从高峰到谷底的体验,并非人人可以经历,正当位高权重的官员是不无法当时“亲身体验”的。因此,贪官的忏悔未必真能激起他们的情感波澜,警示作用也不能说有多大。“既然知道会有忏悔的那一天,又何必当初贪墨”,这只能是善良人的一厢情愿的想法。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