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越:别太在意富二代公子的玩票人生

开始,这是一起网络暴力事件。

起因是胡紫微不知道一个网游LOL新词在微博上多了句嘴,王思聪的粉丝开始对她成群的谩骂,随后王公子也爆了粗口。一如过往,有过多精力和热情的粉丝一旦把自己归属于一个群体,那么智力会比作为个体时相对低下,言行也不像一个人时那么小心负责,于是这些粉丝就开始宣泄出一些孤立时不可能有的弱智行为,比如“老公操我”这样的口号,同时打击不小心闯入他们阵地的异类。就像法国学者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描绘的那样。

对于网络暴力,维基百科是这样定义的“涉及对信息及通信技术的应用,以支援针对个人或群体进行恶意的、重复的、敌意的行为,以使他人受到伤害”。暴力的变形如此之快,以至于当我试图在汉娜·阿伦特的《论暴力》和苏珊·桑塔格《论摄影》中关于图片的暴力的论述中已经找不到了可以依靠的支点。只能说,这是一个充满暴力的世纪,网络上各种谩骂已经让我们对恶毒的语言麻木不仁。于是,有粉丝支持的名人动了粗口,评论中两群粉丝对骂。最无聊的围观群众把胡几年前的家事也扯进来,显然有人知道攻击一个女性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女性的私德和婚恋状况……也算恶意丛生的盛况。

剧情在王公子把“日狗”照片删掉之后有些变化,大家开始了一种贴标签游戏。游戏中,被使用的标签是:“富二代”、“国民老公”、“叛逆偶像”、“年轻人”、“知识分子”……然后群众又围绕着这些标签前赴后继。有人问,27岁还可以做有恶趣味的年轻人吗?也有人问,为什么知识人就没有文化?

其实贴标签的游戏一点都不好玩,还不如互换红包。因为互贴标签后,就容易站队,站成支持或反对一类标签的“乌合之众”——这个词其实没有恶意,说白了就是自发找到组织的群众。当你把一件事标签化,解释这件事情就简单粗暴多了,比如年轻人——你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支持年轻人,因为年轻代表着有权利挥霍恶趣味有自由有权利鄙视那些道德家长,问题是王思聪他不是一般的年轻人,他不代表大部分年轻人。

这个问题在王公子身上就更难说清,因为他身上有标志性的名头太多:首富的儿子、国民老公、爱在微博上骂人的段子手、喜欢和兔子开生日Party的年轻人……但这些是不是他定义的,自己就不知道了。

这样身份复杂的公众人物好像我们还没有经历太多,所以站的队形比较混乱。让我们找一个身世显赫,却用尽一切力气去标签化的人来横向比较吧。

2000 (4)

(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 和前男友塞·维茨(Cy Waits))

比如帕里斯·希尔顿,在很多地方她的第一头衔是社交名媛,之后是演员、歌手、模特儿,最后才会提到“也是希尔顿酒店集团的继承人之一”。2003年与前男友的性爱录音带在网上流传时,大家也都大惊失色,按照过去的传统,她应该是富家千金、若是长得美爱打扮还应该是上流淑女或者名媛。估计每次她在Party穿着低胸超短露点的形象出现在杂志小报上,都会有不少先生太太都在默默叹气:“她爷爷她爸爸知道吗?”

很快帕里斯就让整个美国都知道把她当“上流名媛”的人都错了,她持续刷新着公众对一个富家千金的期待底线。性爱影片流传后,她想到的是怎么和前男友坐地分钱,以至到现在还有人认为她故意泄露自己的录影来赢得曝光率。随后,她又因为酒驾、无照驾驶等等劣迹被判决入狱。做演员,她得过几项观众评选的最差奖,做歌手她唱的歌真的不好听,而她做的最多的模特儿就是那种抱着狗狗拖着购物袋的街拍。可是,她具有一种平民精神,就是不怕表露自己欲望和缺点,无论是演电影还是做歌手都当玩票,玩砸了也不怕,被人骂也不苦巴着脸。某种意义下,比起那些一提自己出身,就要标榜名牌大学、马球、歌剧和一切高尚精神境界的富家女更诚恳真实。

所以,当法庭因为多次违章判决帕里斯入狱时,她发起的“上诉”请愿和反对者发起的“维持原判”的请愿势均力敌,都得到上万人的签名。正因为她打破了人们对一位富有的未婚女性的固有标签,所以喜欢和反对她的人都很多。把出身、首饰、名牌包包、同她相似的一群富二代女友这些标签去掉,她其实是一个资质平平的女孩。但是当你把这些标签全部加回,她又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帕里斯,并不能代表其他任何人。单独拎出任何一项出来说事儿,比如因为她特立独行而说她是女权主义,那就犯了逻辑归类的大错。

最重要的是,既然是嬉笑玩票的人生,观者也无须太认真,或者给与太多期望。据说在《超级战警#7》(X-Men #7)还未拍成电影的漫画版中,有一个叫希尔顿的女孩被认为是编排帕里斯,其中一段对话如下:“那个叫希尔顿的女孩是谁?”“以很多标准来说,什么都不是。”

毕竟中国人才普遍富了一代,帕里斯这样的世祖比较少,又没有美国专门给富二代做的真人秀,所以当王思聪作为唯一的代表横空出世,大家都慌了,忙着帮他找各种注释,找自己和他的认同感和联系性。

王思聪出现绝对是让我们认识新的事物的好事,只是最好不要作为粉丝帮偶像站队去攻击别人,这肯定是帮倒忙致偶像于不义,有主导网络暴力的嫌疑。再就是千万别给予太多希望,代表富二代,代表文化偶像或者什么亚文化等都太矫情,就算捐钱也不能把自己捐了做文化标签这样的慈善。公子是来玩票的,玩砸了也不会太在意。

微博虽然是很多大V、公知耕耘过的地方,却从来不是希望的田野。

(原标题为《为什么非要把希尔顿当名媛》)

作者:席越,专栏作家,著有《他们的中国》《先嫁书后嫁人》。在加拿大大学毕业后一直为加拿大500强公司工作,现为加拿大某金融机构金融分析师。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