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三畏:中国男人的堕落已经见底?

前些天我被朋友怂恿去参加“如何识别真假女权主义者”的网谈。很不好意思,我是真不懂,真无高论。我们大约谈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女性与家庭、婚姻和劳动保障之类的话。

临末一位老兄提到,应该谈谈性。他说,有一种“荡妇羞辱”现象,比如去年一个女作者骂萧红“贱货”,比如对王菲的攻击……“你说同工同酬,一般女的都会赞成,可是一说性观念开放和性的自主权,一般是一大波女性先冲上来撕咬”。

这一观察得到一位女嘉宾的认同,后者补充说,一些女性,甚至是年轻女孩,也把林徽音、萧红等女性骂为“绿茶婊”。最后归结到,“除了内心的肮脏和品行的恶劣之外,她们/他们脑子里是有贞操崇拜的”。

我也觉得事情是这样。但我还觉得,这只是一方面,并且有可能是越来越弱化的一方面,更真实的一面可能是,性观念开放和性自主的女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受到同性的赞赏和喝彩,尽管这种喝彩可能含义不明,甚至有点像起哄。

事实上,当即就有网友举出张雨绮的故事,来反驳上述两位知识分子的观点。这个故事说,张女士的先生“出轨”于前,女士先是“大度”,继而自己也炮制了一个“开放和自主”的事件,而网友们尤其是女网友大多是喝彩,喝到起哄的程度,仿佛张女士为女性共同体出了一口气,因而必须成为女英雄似的……我感觉,如果说这种情况不足以构成“另一面”,不意味着一种“大势”,至少在积极参与网络辩论的女性朋友中,可能是占优势的。

2000 (8)

(电影《复制娇妻》剧照,该片反映了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娇妻形象。)

对于这种“大势”我本来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我是感觉到,一些女性的性开放和性自主,是以男性的开放和自主为导向的,并且以为这是不言自明的正确,因为它符合男女平等的观念。我就想评论一下这种“平等”。我觉得,以这种方式出发的性觉悟,性开放和性自主并不好。

首先,今天中国的男人,特别是外表体面的精英男人,已经以性道德“败坏”为时尚。比如,一个领导干部没有把婚姻体制以外的一个或几个女性纳入自己的性范围,就不好意思在官场上混似的,在公众这一方面,如果真有一个吆五喝六的的大人物特别洁身自好,就会满腔狐疑地猜想他是不是特别善于隐藏私生活。而事实往往会证明怀疑是对的,因为等到某一天他被纪委抓了,就知道原来此君也是个伪君子,他早已习惯“与多名女性发生并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或曰“通奸”。

权贵们倡导的这一风貌,被各级纪委的官方网页一再强化。更广泛地说,还有演艺圈媒体圈,等等,“贵圈比较乱”大概成了一种恭维性质的问候。

这个不成体统的传统在当代精英男人中开始兴起和确立。在中国的旧时代,纳妾是婚姻制度的一部分,明鼓而攻之;今天,法律规定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通奸和嫖娼成了被恩格斯称为的“婚姻制度的必要的补充”,也堂而皇之。

一位财阀的公子不断地带着不同的姑娘,去父亲的财富宫殿出席活动和即时行乐,媒体津津乐道,全是“正面新闻”。女青年们包括女记者在谈论这些消息时,热烈和兴奋中并不见一丝传统道德的哪怕是已经稀薄的空气。对此,我听到过一位中年女士这样的评论,她的祖上是真阔过的。她说,她家在旧社会,男人四十以后如果事业成功,可以纳妾,但这个时候,“正妻”已经“独享”过二十多年“尊严和地位”,已经儿女成人,并且按传统道德,在丈夫纳妾后,她仍然有规定的权威和利益,哪像现在,公子哥儿还没有结婚,后面就排长队,一拥而上,轮番演出。——这个说法,是不是比起前文说的道德“撕咬”更真实?

至于男人去做嫖客,也差不多已经被当今的女性“看开了”。一些“看开了”的,有钱有闲的食利阶层的女性,向男性的“开放和自主”看齐,催生和支撑了“牛郞”的行当。而贵族阶层的妇女们当然更有条件或者更喜欢豢养男宠,虽然网传央视名优芮成钢和令家后院的故事真假莫辨。这当然也是自然的,因为她们必须跟她们位高权重的丈夫们的腐朽生活相对应。十八世纪不朽的西方文学天才性地描绘了同样腐朽的贵族生活,我们这个时代现在还是口头文学,相信有一天会形成卷帙的。

试问,在这种腐朽的社会风气下,女性有什么必要和男性在同一个频道上争性开放和性自主呢。这股“逆流”的产生恐怕是因为女性被败坏的男人们气糊涂了。我相信不久这股逆流就会再逆转的,就像我们的整个世道终归会变得更好。人们还会再看重家庭生活和爱情中的承诺。据说世界上性泛滥而又不尊重妇女的国家并不多。

我觉得,中国男人的堕落和普遍的性泛滥,有些类似当下人们整体的道德水平,已经见底,不会再低了。最败坏和最泛滥的时候,恐怕是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作为对禁锢时代的反叛的时期,以及稍后的大量平民被改制变卖的公有企业下岗,生活无着朝不保夕的时期。

另外,虽然一方面女性必须开放和自主,但我觉得上帝并不赞成女性“像男性一样开放和自主”。我还在当学生的时候,看过一本外国人写的书,里面讲到性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一种“入侵”。它说,当女孩知道男孩看到漂亮姑娘会产生欲望和甚至勃起时,会感到无比的惊异。

我相信,女性最初的性心理是这样的。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吧,所以,当时我就震惊了,并且把这个简单的道理记住直到现在。那么,男性作为侵略者天然缺少责任感,男性的责任感需要文明的约束。世有“泡妞”一词,却无“泡仔”之说。前者带有男性的自得,有“占便宜”的意思。嗟乎,这种明白宣示的霸权和不公,却有着生理基础的支持。

那么,女性如果跟男性拼“开放”,就相当于在自己的领土上和日本士兵比赛掠夺,一旦这个比赛开展起来,女性只能失去“自主”。所以,我的观点就是,女性需要像中纪委对党的干部那样看待男性。

不过这个比譬明显蹩脚的地方在于,纪委和党的干部是一根藤上的瓜,不能分割的共同体,而女性对于男性,是各自独立的个体,仅仅在爱情和婚姻的意义上,男女连接成精神或法律上的共同体。上述比譬仅仅在如下的层面比较贴切:纪委不能跟党的干部比谁更敢“犯错误”,不能说既然你都犯了,我也要犯给你瞧瞧。堕落时代的男人就像中纪委逮住的那些贪官那样鸡贼,更像没有逮住的贪官那样喜欢背着组织外逃,你怎么能跟他一样开放呢。

(原标题为《话说“男人本来比较坏”》)

作者:何三畏 ,《南方人物周刊》主笔,资深评论员。他报道了“地沟油” 的“ 政治正确” 、富士康与“全国平均自杀率”、中国特色的爱情市场、让劳动者的痛苦有地方申告等文章,引起广泛关注。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