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学怎样教好“失败”?新上任的教育长曾鸣会带来什么?

4月17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曾鸣出任湖畔大学教育长,将致力于在湖畔大学推行独特的失败教育,培养出透明、有责任感、且具备全球化视野的中国企业,以担当未来30年的世界经济。氧分子网了解到,曾鸣同时还将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不再担任参谋长职务。

湖畔大学怎样教好“失败”?新上任的教育长曾鸣会带来什么?

曾鸣将研究失败和失败教育作为湖畔大学的教学核心。在今年的湖畔课程中,学员们被要求分享自己失败的经历,意在以此“构建失败与新商业文明中企业家精神的桥梁”。通过对失败教训的分享和分析,湖畔大学将让中国企业家和中国企业“更健康”的推动和担当未来30年的新型全球化进程。

分享失败的理念来源于马云。马云曾说:“所有失败是最佳的营养,企业越大碰到的困难越大,我不断去思考别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怎么跨过去的”。如果有一天马云要写本书,那他会写“阿里巴巴的1001个失败”。“阿里巴巴的失败”,也是曾鸣在湖畔大学上的第一堂课的内容。在湖畔大学的教学理念中,对于中国创业者,阿里巴巴的经验和教训首先透明。

湖畔大学招生刚至第三期。在第三期开学典礼上,曾鸣勉励创业的湖畔大学,也勉励由创业者组成的新学员:“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也恰好符合湖畔大学的定位:从湖畔走出的企业家,要能够担负起整个世界经济的担当。

关于曾鸣

曾鸣,1998年获得美国伊利诺斯大学国际商务及战略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长江商学院和INSEAD。2003年起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战略顾问,2006年正式加入阿里巴巴。曾鸣协助马云制订和完善了阿里的企业战略,帮助阿里从湖畔花园的创业企业成长为如今3.7万亿体量的庞大经济体。更多曾鸣演讲:www.yangfenzi.com/tag/zengming

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

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

战略也好、管理也好,本质上有三个方面,一个是科学的一面,一个是艺术的一面,还有一个是手艺的一面。第一是科学的一面。战略到底在企业中起什么作用?战略不过是 Vision 在企业日常工作中具象的表现,而使命(Mission)、远见(Vision)、组织(Organization) 是有机结合在一起的,否则战略就是一句空话。

到底什么是战略。战略说白了非常简单,就是决定一个企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大舍才能大得。什么东西你能做?无论是资源、人还是组织建设的能力,哪些东西是你能做的?中间的小小交集就是你该做的,想做、可做、能做,这三个条件都符合,才是真正该做的,这就是你的战略。能力和想做、可做、能做三者的结合,就是一个企业该做的东西,“该做” 是企业的战略。

——选自《曾鸣:战略是科学,也是艺术和手艺

关于湖畔大学

湖畔大学创立于2015年,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发起并担任首批校董,专注于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湖畔二字,源于马云创业所在地杭州湖畔花园小区,寓意“记住每一位创业者”。更多湖畔大学解读:www.yangfenzi.com/tag/hupandaxue

湖畔大学怎样教好“失败”?新上任的教育长曾鸣会带来什么?

马云关于《湖畔三板斧》核心概述:“战略的上三板斧是使命、愿景、价值观,下三板斧是组织、人才、KPI。这叫战略的合一。讲战略之前一定要讲使命、讲愿景、讲价值观。based on这三样东西,你再考虑你的战略,战略就是你要去哪里,你为客户提供什么价值。如果说你们调整了战略,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有兴趣的是调整了什么组织,关掉了哪几个部门,合并了哪两个部门,哪一个领导被fire掉,哪一个领导被调整了,这是战略的开始。有了组织以后,最后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KPI,KPI是一门艺术。没有KPI,你的战略毫无意义,你的愿景更是空话。”

《湖畔三板斧》从使命、愿景、价值观,到战略制定与执行,组织人才能力构建,落到KPI的制定,全面回顾阿里巴巴创业17年的经验价值,沉淀为湖畔三板斧。

——选自《马云湖畔大学公开课《湖畔三板斧》: 阿里巴巴17年创业心法

湖畔大学怎样教好“失败”?新上任的教育长曾鸣会带来什么?

这位中国最优秀的战略学教授,将致力于在湖畔大学推行独特的失败教育,用失败培养中国企业的全球担当。

文/ 天下网商 孙姗姗

“学校办起来了,你来上课吧。”

2015年初,时任阿里巴巴参谋长的曾鸣接到马云通知,到湖畔大学授课。于是,这个原本他计划等退休再干的活,就这样提前了四五年。

4月17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曾鸣出任湖畔大学教育长。同时,他还将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不再担任参谋长职务。

从第一堂课到摸索半年寻找到学员们的核心需求,如今,曾鸣已经陪伴湖畔大学迎来了它的第三届学员。在他看来,湖畔大学要研究失败,帮助学员习得在一步一步的试错中往前走的方法论。

湖畔大学第三期学员

湖畔大学第三期学员

接下去,这位中国最优秀的战略学教授,将继续致力于在湖畔大学推行独特的失败教育,培养出透明、有责任感、且具备全球化视野的中国企业,以担当未来30年的世界经济。

催生未来30年的企业家

今年3月,在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上,马云判断:“未来30年是新企业诞生的30年,未来的企业一定不是今天的企业,我们必须培养一批新的人出来”。

马云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演讲

马云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演讲

从协助马云,到帮助中国的创业者,催生未来30年的企业家,这也是教育长曾鸣最新的任务。

他勉励创业的湖畔大学,也勉励由创业者组成的新学员:“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也恰好符合湖畔大学的定位:从湖畔走出的企业家,要能够担负起整个世界经济的担当。湖畔大学的愿景也被定义为“再过二十年,中国五百强中的CEO,两百个跟湖畔大学有关系”。

阿里巴巴在宣布曾鸣出任湖畔大学教育长时表示,未来30年,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将会在世界担当巨大的责任,担当时代的发展,而中国对世界的担当,无论是经济还是外交,都离不开强大的经济支持,中国企业家今天必须要准备好这份担当。

湖畔大学是怎样研究失败的?

湖畔大学创立于2015年,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发起并担任首批校董,专注于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湖畔二字,源于马云创业所在地杭州湖畔花园小区,寓意“记住每一位创业者”。

而如今,研究失败和失败教育已经成为湖畔大学的教学核心。

这一分享失败的理念则来源于马云。马云曾说:“所有失败是最佳的营养,企业越大碰到的困难越大,我不断去思考别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怎么跨过去的”。如果有一天马云要写本书,那他会写“阿里巴巴的1001个失败”。

在湖畔大学的教学理念中,阿里巴巴的经验和教训,首先应该对于中国创业者透明。所以,“阿里巴巴的失败”正是曾鸣在湖畔大学上的第一堂课。

在第一堂课上,曾鸣把阿里作为案例进行剖析,用了两个小时讲阿里15年的战略,直观陈述每一年的战略是怎么一步一步变化的。

从第一期开始,在课堂上,马云、冯仑、史玉柱……这些大佬们就开始分享这些年他们所犯的错误。“我们从失败的角度看问题,告诉他们哪些东西最有价值,帮他们排雷。我们把创业过程中常见的陷阱给大家先打个预防针,让他们在犯同样错误的时候不至于跌得那么惨,快速明白问题所在,或者说有意的回避一些雷区。”曾鸣说。

曾鸣也是在一步一步试错中往前摸索湖畔大学的授课经验。从第二期开始,失败教育从听升级为说,学员们被要求分享自己失败的经历,意在以此“构建失败与新商业文明中企业家精神的桥梁”。

3月27日,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上,首届学员易到创始人周航便坦言:“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既然不可避免,那我们学习失败的目的不是为了避免失败,而是面对失败、接受失败、解决失败、放下失败,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人生更好的前行。” 而湖畔大学的不同之处在于让他对失败有了重新的理解。

周航作为首届学员代表发言

周航作为首届学员代表发言

企业家们总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追问机会,但真正分享和剖析自己的失败,显然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随着湖畔大学来到第三个年头,失败教育2.0的序幕已然拉开。通过对失败教训的分享和分析,湖畔大学将让中国企业家和中国企业“更健康”的推动和担当未来30年的新型全球化进程。

从0到0.1,这是很多企业很难通过的一关

湖畔大学“失败项目”负责人徐斌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在此之前,和每位授课者邀约失败课程时,他都会问一个问题——你的事业生涯中,最难的一件事是什么?”

对此,曾鸣特别提出了一个概念:0-0.1,这是很多企业很难通过的一关。

创新的第一步是最困难的:从0到0.1是企业DNA/内核形成的关键阶段,越是愿景导向的企业,其孕育期也越长。

曾鸣解释:“他们在孕育的时候至少需要两三年,需要安静下来去面对。我们在阿里看到的所有大项目,B2B、淘宝、云计算,到今天的菜鸟等等,我没有看到一个团队能在三年之内找到感觉和突破口的。这是平台型企业普遍遇到的问题,具有典型的意义。”

对于0-0.1阶段,核心是创新、试错,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引导公司向前走的是 Vision(愿景和方向),最需要找到的关注点是尽快找到切入点,公司才能够活下来,要不然做的都是无用功。

如何科学有效地找到切入点?互联网思维最重要的一点是迭代优化,创始人在早期需要回答“到底给什么用户提供什么价值”这个问题,之后才能不断以创新试错和优化。

而湖畔大学让曾鸣有机会接触更多创业者,他试图通过将多年实践经验与学术相融合,把一些模块化的思考和穿透力的概念逐步介绍给大家,“希望大家在创业路上少走一些弯路,多一些成绩。”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报道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马云:湖畔大学主讲失败案例,要做民营企业家自己的大学

➤ 商业丛林法则:银泰集团创始人沈国军对创业者的三点忠告

➤ 湖畔大学入学条件:你如何能成为我湖畔大学的同学,有什么课程

➤ 马云校长探班湖畔大学课堂:赠言“静观众妙”,送四字活命锦囊

➤ 阿里戴珊湖畔大学演讲:德州扑克大赛选人才 HR和CEO如何搭班子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湖畔大学失败课后:道理全给了你,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说道:

    知道了成功你也学不会,知道了失败你也躲不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笔记侠”(ID:Notesman),作者柯洲,笔记侠创始人

    侠客好,我们的老大又和大家见面了。在参加完湖畔大学的课程后,他说马云校长讲的失败,令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作为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每天要处理的事务很多,要解决的事情也很多,很多事情都要时时复盘。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失败,如何学会面对、接受和解决呢?

    中国大多数的企业寿命是在第2、3年的时候就死了,超过5年以上的企业很了不起了,10年以上更艰难……

    在湖畔大学上完失败课回来后,我也深深陷入了思考,刚好梁宁也在课后写了《主观世界的破碎与重建——湖畔大学的失败课外课》,写到了骨血里面。后来刘爽(前京东商城总裁助理、趣分期COO)和梁宁交流后,也写了一片深刻的反思文。

    前几天在独角兽成长营做面试官,报名者中有一位从百度出来的产品经理,在过去的2年半时间里做了三个创业项目,第一个项目做了3个月,第二个项目做了6个月,第三个项目是业内知名的O2O平台,在快进入B轮的时候,融资失败了。

    当时他从百度出来创业,选择项目的一个很大特点是“追风口”。现在做了第四个项目,不再追风口,而是和传统产业的优势资源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虽然项目发展比以前慢了,但是踏实了。

    他说了一句话:“我被O2O项目伤害到了。”

    我问他过去的失败可以归根于什么呢?

    他告诉了我几点:没想明白、太着急、2VC、太年轻、眼界、对未来的把控力度、没有思考商业本质(如何挣钱和盈利)。

    成功向来是个大话题,但失败更是个大话题,和失败相比,成功的占比只有1%不到;和成功相比,失败绝对是常态化。

    我们常常积极努力地学习如何走向成功,但通往成功的路上有无数的失败,其实,失败是很正常的,即使我们学了别人再多的成功,看了别人再多的失败,轮到我们自己做的时候,该趟的坑,还是得再趟一遍,很正常。

    只是,我们学会面对、接受以及如何解决了吗?

    湖畔大学失败课后:道理全给了你,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刘爽在《科学的管理》文章里讲述了如何避免进入生死期,但是如何认知生死逆境这个客观事实,一直是他的心障。对此,梁宁说:

    “在生死期,最需要领导者能够写出关键任务,然后带领团队破釜沉舟地完成任务杀出重围。”

    生死期的领导者,考验的是什么?

    Passion,也就是热爱和激情,这种热爱和激情体现在对事、对人、对现实的态度。你是否热爱这个事情、热爱身边的人、热爱这个经常展露残酷面孔的现实?

    人生都有入口和出口,如何更快更好地找到出口,其实是很难的。多数人浑浑噩噩,一生都没找到出口,少数人很早就找到自己的天命,用一生去实现和追逐。中间有一撮人,通过不断寻找自己的热爱,最终比多数人更快找到通往出口的路。

    我们的思维习惯常常是“先定于不败,再谋胜”。但是目标和方向(战略)推进的时间怎么把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演变这么快,不能在岸边等,只有跳进去游泳,什么时候该发力就发力。包括阿里的成长,很多是在战略思考和行动之中逐步推进的。

    湖畔大学失败课后:道理全给了你,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但当思考和行动有裂痕的时候,怎么办?

    梁宁和在阿里供职7年的HRVP王民明交流的时候,王民明提出一个概念:这是一次次“碎掉与重建”的过程。

    “破碎是必然的。每一个能做大事的人,都经过无数次破碎,然后在一次次的重建里,自己的主观世界与自己要征服的客观世界渐渐融合,然后人剑合一。”

    破碎,是成长的关卡。

    但是,这里有个提前,无热爱,不远行。

    没有热爱,即使你听了无数的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没有热爱,一路上的苦难就像是鞋子里的沙子,会硌得你特别难受;

    没有热爱,当你在非常困难的时候,你会怀疑你所努力的一切到底都为了什么,到底值不值。

    而当有了热爱,特别是极致的热爱之后,你会拥有像乔布斯、马云这样的“扭曲现实力场”的能力,即使马云的身板不大,即使病后的乔布斯骨瘦嶙峋。

    在生死存亡期,即使现实再扭曲,有热爱的人依然不会被现实扭曲。特别是当下,各种模式创新、技术创新、资本力量、巨头玩法层出不穷的时代,没有对事、对人、对现实的热爱,早就大江东去,被浪淘尽。在商业世界,真正的现实犹如惊涛拍岸,浪花淘尽英雄。

    世界是万变的,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人在体力、智力方面的很多能力都会被科技+数据主义的力量替代,只有人的愿力和心力是机器和算法不可替代的。在这个错综复杂的世界,也许你可以靠体力和智力快速上位,但是真正让你走得更远的是愿力和心力。

    这个愿力和心力,就是Passion(热爱、激情)、Vision(愿景)、Mission(使命)、Value(价值观)。

    湖畔大学失败课后:道理全给了你,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在有了Passion(热爱、激情)之后,才是Vision(愿景)、Mission(使命)、Value(价值观)。

    愿景是对热爱的形象化描述,变成一张中国式的山水画,而使命是对热爱的具体化描述,变成一张清晰可见的西洋画,价值观就是画这幅画的价值标准,是浪漫主义画派,还是现实主义画派,是古典主义画派,还是未来主义画派。

    方向感靠愿景,不迷茫靠使命,同舟共济靠价值观。

    曾鸣说:“马云是一个使命感驱动的人,在红旗下长大的小孩,以前是学联主席,14岁开始每天在西湖免费教人学英语,英语传统给了他基督教的救世情怀。他从小在街头打群架,金庸的行侠仗义在他身上很明显,‘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成了他创业的使命,这种有使命的人少之又少。”

    在热爱、愿景、使命、价值观的这些认知和动作中,都可以看到慢思考的重要性:

    当你一开始就清楚或者不断清楚你想做什么的时候,再加上对充满变化的现实的洞察能力和适应能力,你才能承受战略思考、商业模式、产品、组织建设、人才、市场营销、领导力等等各种挑战,同时去找到热爱你企业和事业的人(爱商,比情商、智商更重要)。

    否则,把命运交在别人手上,一切转头空。

    在我们去承受这些挑战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开始出现一些伤口,就像武侠小说里,有的人受了外伤,有的人受了内伤,有的人胳膊断了,有的人筋脉断了。梁宁在很多年后悟到:“我才明白,伤口,也是上帝的馈赠…上帝给我了伤口,用这个后天器官,(在原本愚钝无觉的地方)为我增加了感受能力。”

    湖畔大学失败课后:道理全给了你,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马云说:“我是犯过错无数次错误的人,人家今天说我们做得不错,其实他不知道前面有多少次把自己埋下去,而且每次埋下去都有巨大的疼痛。一个不疼痛的老板不是好老板。我现在和我的团队越来越明白什么是我们需要的、想要的,我们想明白一些道理。”

    “巨大灾难的错误背后也一定有机会,你冷静思考三天,一定会成为好事。这是我19年以来,每次重大错误出现之后,我就会反思和冷静思考,是体系出了问题还是人出了问题。”

    人,既要理想化,也要现实化,既要乐观,也不要盲目乐观,既要悲观,也不能沉溺悲观,否则就无法打开自己、重建自己。

    所以一个阿里人点评说:“阿里人成长的过程=有潜力的正常人—神经病化—认知社会重构—目标短期—不断失败—不断失败—不断失败—不断失败—不断失败—不断失败—不断失败—乐观精神—变成骗子—基督徒方式的传道—乐观精神—乐观精神—乐观精神……”

    听起来,这是一个大不敬的段子,但是着实如此。

    失败不可怕,死要面子、在乎 PR 等外面的声音才可怕,当你去面对了,会更加海阔天空。

    为什么很多时候,知道了成功你也学不会,知道了失败你也躲不掉?

    为什么那么多道理献给了你,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你我都需要一次次深深的反思、行动、破碎和重建。思不能定,则会乱情,事情也没办法做好、做成。一个人、一个企业要走远,一定能够不断反思自己的错误,然后思定而后从容面对。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得以照进来的地方。”(游吟诗人莱昂纳德·科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