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CEO张朝阳:创新的前提是用聪明人和聪明地工作

3月22日,在以“女性,变革时代的创新力量”为主题的“天下女人国际论坛”上,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发表了演讲,并参加论坛环节。他表示,“创新来自于日日夜夜、一点一滴的耕耘和积累,积累源自整个组织的效率,而这种效率又取决于激励、用人和价值观,这是创新的本质。”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应杨澜的邀请,让我来“天下女人”这个论坛上讲讲话,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围绕着创新这个主题。说到创新,我喜欢把一些想法写在餐巾纸上,其实当时搜狐的很多想法在餐巾纸上写的。

张朝阳:创新的前提是用聪明人和聪明地工作

关于创新,人们尤其是媒体或者是观察者、投资人,可能经常谈模式的创新,新的商业模式或者是一种做法等等,我们做企业的人来讲理解不太一样,世界上有两种创新,一种是investor,一种是company builder,我是属于company builder。我更关注所谓创新产生一些新的产品、技术,以及它的商业模式引起的商业上的成功和改变人们生活方式,那么最重要的是在什么地方?不是模式,我觉得更重要的创新是来自于组织的创新,你这个企业、这个部门是什么样的,如何打造一个更加高表现、有业绩的组织high performance culture。这个组织如何用聪明人smart people,用有判断力的人,同时给这些人足够的激励机制。当然,人不仅要有激励,有更高的工资或者更好的期权就可以好好干活儿,人和动物区别的地方,人要有精神层面的价值观,要有认同感。在中国,现在大家以成败论英雄或者拜金主义,但其实每个人对自己的工作感到一种骄傲,感到一种成就感是特别重要的。对于组织者来讲,作为领导者,应该在组织里面首先运用激励的方法是很重要的,但同时要用聪明人,跟聪明人很好的沟通,看到一种愿景,来形成一种文化,这种文化首先要认为工作不止是为了钱,而是一种工匠精神,而是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是一种成就感,在人生的一段时间里面,大家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人生没有被虚度,这是对人来讲甚至比奖金和奖励回报更重要。

作为一个领导者如何形成员工对你的信任,首先思维上面要细致了解,经常关注一线情况,能够使得很聪明的团队,让他们感到你是真正理解他们做的事情,有效率地沟通,而不是笼统地、总结性、一般性做一些宏观性的东西,而不具体理解前线发生的事情。理解、沟通和信任,这些做到之后,这样一个有高成长性的组织,每个人都为实现目标而奋斗,实现目标的过程当中有发散性的思维,想很多方法解决问题,当问题不断被解决的时候,incremental creativity,每天都会有一些改善,改善到最后做出的产品就是最牛的。最后推向市场,当这个产品或者某种服务比竞争对手好一点,积累很长时间形成爆发性的成长,最后投资人、媒体就会说OK,这是一种新模式,产生了这么大的创新。其实,创新是来自于每一天日日夜夜的一点一点的耕耘和积累,这个积累来自于整个组织的效率high performance,而这种有效率在于激励、用人和价值观,这是创新的本质。为什么有些企业特别成功,有些企业失败了?就在于这样一个组织的效率和价值观,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

说到工匠精神和互联网,我们在思考的时候,大家从小受到的教育导致我们的思维就是考试,答案是唯一的,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答案,这样导致我们总是说对还是不对,好像只有一个答案是对的。这样的话,导致我们做产品的时候经常会看竞争对手做什么,看别人做什么,好像只有一种方法,别人做什么我们就学习,这样就形成了抄袭,当然很多东西不能算抄袭,有些属于灰色地带,有些算是模仿。中国的很多企业在很多产品方面模仿痕迹特别重,一个公司做,另外的公司全都跟上去了。这个也是中国的成长方式,法律不是很健全,模仿就可以。在硅谷不能随便模仿,模仿是侵权的,这样形成了每个组织都在想如何改善用户体验的氛围,而不是如何模仿。我们员工跟我开会的时候,团队里面经常有人说竞争对手做什么什么,我比较烦听这种话。不是反对研究竞争对手的产品,但是如果你的想法是因为竞争对手这样做你才这样做,这个理由就太牵强了,你应该了解用户的感受,每个产品都有它自己的内在逻辑。某个部门特别愚蠢的员工,想了一个主意去推进一个做法,竞争对手做了,而且竞争对手很强大,你就应该做,这是最糟糕的想法,造成了模仿和抄袭。可能这些还是来自于我们的考试制度,让我们不去独立关注用户,关注如何改善产品,来体现价值,而是说所谓村看村户看户。

刚才我说到了用聪明的人,什么叫聪明?smart,其实人是可以变聪明的,这个涉及到今天的“天下女人”论坛。我们总是认为男女有别,小孩选择职业,女生学医学会计或者学文,而男生学理工或者计算机,直到现在普遍来讲,男生方向感比较好,女生开车老是找不到方向,老是靠导航。确实男女是有区别,人类进化几百万年,确实分工不同,但是这种不同可能在小时候的兴奋点不同,但是这种不同被我们的认知夸大了,当我们认为我们不善于数学的时候,我们最后真的变得不善于数学,当我们认为我们不善于方向感,在这个街上住了十年,还是找不到方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用的思维过程,哪怕非常复杂的,分解成很多步骤的话,也会形成非常简单的判断,帮助我们理解。但是这些简单的判断,对于智力的需求,男人女人是一样的,聪明人和笨人是一样的,谁说男的不善于找感觉或者找人文的东西,男的就很差吗?其实不一定。这里面讲到思维的敏感性问题,首先女生不应该认为自己数理化不行,当你不认为这样不行,你数学变得很好。有一句话,熟能生巧,你熟的话就变得巧,熟是什么?熟就是知识的积累。当对一个知识非常了解,你用于思维的概念和想法,大脑运行的距离非常短,能够顺手拿过来,很快想到这些知识,今后想问题没有心理障碍,很顺畅就想出来了。要变聪明的话,要进行知识的积累和存储。当我们对很多东西不断去积累,特别细致去了解,确实了解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聪明。我们这个了解是一种很细微的在内心深处的,首先认为我们是应该了解的,比如你是女生,你在一个部门,假设你是搜狐市场部的女生。如果你要是每一次遇到产品技术问题,你可能认为这是技术部门应该关心的事,可能我不应该去了解,我只需要知道另外一部分,交给技术人员,那么以后永远这样想,多少年之后你可能永远不了解技术。但是难道在市场中营销、技术和产品会分成模块式吗?完全不是。只有你对产品和技术充分了解,你可能会对用户行为、用户感受各个方面才了解,最后产生出更加优秀的marketing的想法。我们不能认为这个事情不是我们的,积累知识的时候我们不能把这个事情分成类别,我们有意排斥接受某些知识,思维是没有边界去接受所有知识的,而且是非常细颗粒度精确地了解。这时候我们的语言要变得非常精确,我们不要笼统,也不要一分为二,精确地了解什么东西是什么,不是什么,今天发生的事的细节是什么。我觉得思维的敏感性、思维的精确性很重要,当我们思考任何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特别熟,对任何东西特别得了解,最后一说起来的话,我们的思维,无论去进行更高级的推理过程还是更加高级所谓模式识别pattern recognition,都是基于首先我们要基于大量信息在脑子里。怎么变得smart?不是一天到晚忙叨叨工作十几个小时就叫勤奋,而是思维的勤奋,我们接受、了解是无边界的学习,无论男的女的,搞市场的还是搞什么的,我们可以不断学习变得smart。所谓什么这个人IQ高EQ高,其实没什么区别,一个人想要各个方面很高要思维敏感。

这是关于创新我想到的一些想法,最后关于未来世界真的是变化非常快,其实我们各个方面需求都在爆炸式增长,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是受到大量信息的冲击,甚至在微信朋友圈心灵鸡汤也好、各种知识也好,说这个说那个,对未来世界的发展,还是我们的健康,还是我们的生存各个方面有正面有负面的,导致我们真的无所适从。人类的大脑,信息焦虑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一种能力,现在所谓行为心理学也在讲要接受这样一种destructive normality破坏性正常。这个世界,资讯变得越来越丰富,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们人类解决,人类大脑具备了这样一种把问题全部给了解甚至是放大的能力,因为我们人类大脑在两百多万年的进化当中实现了一些飞跃,十万年前前额叶上层脑超级发达,导致和动物脑形成回路,超级运算能力在过去两百多万年形成,使得我们对信息的接受和处理能力超级强大。这种强大导致我们有时候如果跟我们的情绪结合起来,会使我们分不清楚,一个信息可能会给我们造成干扰,这种干扰不完全以逻辑的形式把它放大。人类现在处在这样一种信息越来越多,因为超级运算能力导致我们的anxiety越来越多,我们如何来面对人类的焦虑,甚至是苦难,在这样一种觉得天要塌下来的情况下,有如此多的情况面对的情况下,如何能够与之共存,并且前行。

在过去宗教盛行的时候,大家信仰宗教的时候,我们的大脑被宗教所管理,我们会坚信一些信念,无论是佛陀两千年前发现人类的痛苦,以及后来基督教的信仰导致管理大脑,让我们的大脑不至于太crazy。但是当今天无法完全依赖于宗教的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些价值观或者一些信条,或者是一些坚定的信念,来管住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在技术发达的今天,能够接受所谓的destructive normality信息爆炸,坚定地有信仰的前行。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optimistic充满希望的。一个现在在GOOGLE负责投资的美国未来学家说,我们确实进入一个智能的时代accelerating intelligence,智能确实在加速,这个加速在一万多年来一直在进行,进行曲线可以以人类现在的进化程度来显现,尤其近十年来加速曲线产生巨大的变化,我们正处在一个加速的时代,有生之年将发生重大的变化。尤其在IT前线,我们所看到的是现在机器运算能力的超级强大,导致机器学习产生的运算能力,以及对智能产生的爆炸性应用,以及纳米技术和所有工艺上的提升和运算能力的提升,包括现在在研究信息流提供数据和搜索引擎方面。以前在运算能力比较低的情况下,很多公式都是算不清楚的,或者计算的都是发散的。现在因为运算能力的提升,都可以进行收敛,把一些特别的raw data扔到大锅里面,得出来的结果算出来的结果一定是最佳的,这个是机器学习、机器智能包括Deep Learning深度学习导致的结果,解决我们现在很多的问题。我们现在虽然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但是技术是可以解决的,所以说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生活跟现在可能是相当不同。我们要完全保持这样一种乐观精神,以及接受人类大脑的破坏性正常,接受正常,与之共存,坚定地去实现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更多张朝阳演讲:www.yangfenzi.com/tag/zhangchaoyang

谢谢大家!

以下为论坛实录:

杨澜:特别感谢朝阳,在非常匆忙的时间内,他把自己非常繁忙的工作排开,特别来到我们今天的论坛,非常哥儿们。他的分享信息量很大,而且大家可以看出他的真诚。在这个变化剧烈的时代,我们的组织怎么样主动创新,而不仅仅去看竞争对手怎么创新,我觉得这一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可能很多时候我们因为生怕错过什么,生怕失败就去盲目地模仿和追随别人的脚步,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创新之道。特别感谢charles提出这一点。另外,对于我们自己头脑的认知,相信他在过去这些年,也是无边界地学习,其实我们对于自己的思维的某种管理,我认为也是非常重要的,每天所有的时间被微信群里转发的小故事所绑架,以至于自己都不太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可信的,我可以跟大家说一下,很多贴着我照片的微信公众号都是假的,不要看到一个就认为杨澜说过什么,90%都是假的。在这样一个资讯混乱的时候,我们怎么管理自己头脑中的信息,包括我们的判断,我认为也是对所有人无论男性女性都是挑战,建议大家再次掌声谢谢张朝阳先生给我们的精彩分享。

张朝阳:创新的前提是用聪明人和聪明地工作

主持人:张朝阳先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高材生,他是学物理的,他本身就是头脑运转得很快,他的语速越来越快,我一直在想他的边界在哪里?我感觉到前10分钟是一个相对创新的介绍,后10分钟大概就是读书会了,我最近读了什么书一定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刚才谈到创新最重要的是如何总是走在时代的前沿,刚才张先生说了一件事情,杨澜估计也注意到,创新不是拍脑门而来,一定要在每天不断有秩序的、有创新的努力当中才能真正出现大的机会,不知道这个大的机会是什么时候?两位可以回答一下。大的机会是什么时候?关于创新大的挑战是什么时候?

张朝阳:刚才讲的再加强一下,往往当一个产品在形成比较大的用户群的时候,这个产品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做了,一点一点积累,有一个很强的组织,这个组织非常有效,一群特别聪明的人在完成。

主持人:杨澜,您作为媒体领袖……

杨澜:我没有朝阳生意做得那么大,所以我不敢说什么叫一个大的机会。

主持人:但心是一样大的。

杨澜:也不敢说。我觉得大家往往只是看到结果,比如你看到一个电影出来了非常火,但是这个电影从剧本开始是三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说它在三年前这样一个具有创新或者创意的团队,要来设想三年以后人们要看什么,它的竞争对手是什么,他能吗?这种判断准确率有多高,相信跟赌博差不多。股票市场短期内就是一个老虎机,就是赌博,但是长期来说就是一个体重机,你几斤几两还是能够显现出来的,我觉得在创意的世界、在创新的世界也是这样,像朝阳刚才说的,你关注的是自己的客户、自己的观众,他们在关心什么,你怎么提高对他们的服务和产品的质量,而不是去盲目的猜想三年之后我的竞争对手怎么样,那个市场会怎么样,什么会火。其实赌博的游戏并不见得会给你带来很高的成功率,反而一点一滴对于你自己的产品匠心、钻研和对于你客户的热忱的服务是关键。

主持人:张先生可能也非常有体会,因为您经历了很多代的互联网不断变化和创新。不仅仅只有年轻的团队说一定是这个,未来才会是这个,我想这个时候您可能有一个微笑在脸上,因为您也看到了太多不同的未来。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带领团队去真正创新,能够静下心来真正想可能未来会面对什么,您刚才特意提到不要老看竞争对手在干什么,不要老看短期的效应,但是长期的效应,在如今变化的过程当中怎么来真正把握?

张朝阳:我们是做互联网的,看互联网产品的创新,追求一种指数级的爆炸。当然我在管理的时候,首先要审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者,是不是对产品深度使用,你应该比你的员工更了解,你不能笼统地把这个交给别人,应该自己变成在一线,你才能够和员工很好沟通你的想法。

再一个,还是要独立思考。刚才说了独立思考,不要老看竞争对手做什么,独立思考意味着对自己的某些想法要有足够的信心,不要去人云亦云,看不起自己的想法。同时在自己想法的过程中我觉得应该学会数量级思维,我买了一本书还没看,《数学思维》,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数量级的,当事情从数学上是靠谱的,你应该坚定地相信,具体的例子不太好举。

主持人:我们要是相信爱情这个事怎么办?变成数学家。好像爱因斯坦算不出来爱的方程式,像爱是世界上巨大的能量,激发出巨大的想象力、热情甚至是愿意牺牲,这事数学上解释不了,张朝阳能解释吗?这是讨论问题的结果。杨澜,不能老给别人提难题,也要问你一个问题,咱们说元老级,这个词听着真是过时了。

杨澜:过去做电视就是被叫做传统媒体,现在第一代互联网媒体都叫传统媒体。

主持人:传统媒体、新媒体、社交媒体。

杨澜:我现在到处活跃在社交媒体。

主持人:加上今天的直播媒体。

杨澜:今天上午我们的论坛已经有两百万人在线观看直播了,所谓的与时俱进,你就是对自己的产品和对自己的客户的需求有信心的同时要不断地去改善自己到达他们的方式,这是我的理解。我对传媒的理解,抓取有效信息,经过你有价值地处理,让你的客户或者让你的观众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得到充分的营养和他们的需求。其实搜集素材是一个讲故事的过程,这个故事可能是很理性的故事,也可能是很感兴的故事。但是现在到达的方式已经出现很大的变化,像我们天下女人研究院经常举行大咖课,在线听的人数从几万人到几十万人都有。天下女人社区去做一些生活方式的直播节目或者情感健康类的讲座也是多达几十万人同时在线听,突然觉得自己长出很多小翅膀,可以把你好的产品,当然没有好的产品也不可能送达到更多的人。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当然有时候繁忙让人无所适从,各种心境都有,有翅膀的感觉总是非常好的,八只翅膀有点累。

主持人:我想再追问一下杨澜女士,不同的平台对一个人的性格和形象是不一样的需求,阳光女神,如果做社交媒体要讲一些社区笑话,怎么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做到各种各样的本领都在身,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杨澜:我后来发现这还是跟朝阳说的,你不能盲目跟从,你要学别人也学不像,但是我也去了解“蓝瘦香菇”,了解一下这样的话,但是如果我满嘴都是这样的话,估计大家也不太会接受。到了一定的年龄段还需要对自己有一点定力,语言不断变化,适合的时候就说,不太适合的时候也不敢说,不知道网络语言哪个梗在什么地方,怕说错了。我想要不断地去学习。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说的,如果张朝阳先生今天一上台来跟我们讲爱情不讲数学公式估计我们也晕了。

杨澜:那可是大新闻了。朝阳说因为很多当代的中国人他们还是缺少宗教这方面的信仰,但是当你的头脑产生很多的焦虑、各种信息、各种名利,包括所谓世界对于成功失败的很多执着都让你迷失的时候,你说这时候人还是需要有信仰,可能不一定有宗教,但是你必须要有信仰,有自己的价值观。我很想问问,你经过这种焦虑的过程慢慢走出来的时候,你的这个价值观什么给了你坚强的支持?

主持人:检查三观如何。

张朝阳:刚才说到一层,首先要确立我们人生怎么度过,要度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首先我们要承认人区别于动物的地方在于他有一种精神的需求,这一点往往被忽略,尤其在现在,很多普遍的价值观是成功、金融安全感,但是这个不应该成为一种价值观。当然,如果只是金融的成功、事业的成功能够养家糊口,也可以作为一种价值观,但是如果只是赚更多的钱、拜金主义成为一种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太低了。

杨澜:不足以让你面对那么复杂的情况,是吧?

张朝阳:对,首先现代心理学对弗洛伊德是否定的,弗洛伊德所追求的快乐,是动物性的追求快乐,人是在追求意义。过去传统文化里面好的东西,但是有时候也有这种,比如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这些都是低级的价值观。确实首先要承认要有价值观,其次这个价值观要建立的比较高而不是建立的比较低。建的比较高,每个人要询问精神是重要的,询问每个人自己如何度过这一生,如何有意义地度过这一生。如果有意义度过这一生的话,怎么定义有意义?怎么选择有意义?当选择某种方式有意义的时候,你就坚定地按照这种方式,无视各种各样其它的挑战和各种各样焦虑。所以,首先,承认是很重要的,其次,每个人要确立自己的意义是什么。当你有这样一个坚定的意义的时候,每天可能有各种杂乱的妄念干扰你,挫折、挫败、焦虑、恐惧各个方面,你可以回到你的基本意义上。当你回到基本意义上,大脑是很神奇的,妄念和焦虑就会退去,这是大脑的基本原理。没有痛苦是不可以过去的,没有焦虑是不可以消散的,但是它消散的条件是你回到你的基本价值观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去与之共存,你要解决你的痛苦,因为你的痛苦因为你的焦虑,因为你的挫败,因为你的所有想法由这些想法引导行为,这些行为继续跟它搏斗,那痛苦就会放大。如果你不理它,回到你的基本价值观上去做你该做的事情,那么它就一定消散。这是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心理学成就,大脑普及性原理。现代心理学的理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每个人一定要相信。过去我们不需要有上帝或者有信仰的东西,反复重复多少遍,最后说忏悔吧,我们去做我们每个人该做的事情。现在大家都不信了,每天被各种各样的想法占据脑子,这时候要回到你的基本价值观,同时坚定地无视各种各样的想法,回到你该做的事情,你该做什么?人生是有使命的,你要确定你的使命是什么,这样你就可以获得一个具有成就感有意义的有满足的人生。快乐是副产品,快乐不是追求的目标。

主持人:我觉得应该给他一点掌声,这是真正的体验总结,真是自己真实的体悟当中跟大家分享。

杨澜:朝阳提及一个事实,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女性的创业家在职场当中非常有成就的女性管理者,其实我们大家共同面对的一个词“压力”。你会发现那些特别聪明的人,特别有责任感的人,又是从小被教育着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掌控一切的人,这种焦虑感压力感特别大,大家是不是都有这样的感觉?而且因为你是位置比较高的,所以不敢轻易地去跟别人分享你的焦虑和压力,所以你的孤独也加重了你的焦虑和压力,有时候仿佛有一些黑暗是你自己需要去面对的。我想大家可能都会要重新考虑一下就像朝阳刚才说的那个问题,我究竟在干吗?我到底使命是什么?而且这个价值观不是说定的越来越低,很容易达到,而是相反你要定的高一点?这种更高一层的价值观反而让你突破很多妄念或者很多恐惧和压力对你的困扰。我也是特别认同charles说的这番话。

主持人:刚才微信墙上大家提出越来越多比如女性创业、女性微商还有门户网站对于自制剧的关注,以后会不会有前景?能不能请张朝阳先生先说说?

张朝阳:现在内容创业我觉得女性还是挺有优势的,我们现在搜狐做的很多内容,像《法医秦明》等等都是女性团队做出来的。确实看剧的很多都是女孩,在家里看剧,要懂女孩。

主持人:刚才说你要懂业务,不仅看剧,还要懂业务。

张朝阳团队有很多懂剧的,内容创业女孩还是挺有特长的。

主持人:我想请教您,现在大家对机器人说的很多,而且不仅是提供服务的机器人,同时也是提供脑力的机器人,机器人写稿子通稿。

杨澜:写财经基本报道都是人工智能,今天怎么样,房价指数怎么样,完全可以由机器人替代。

主持人:媒体行业以后会不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挑战?

杨澜:多一个机器人助手也挺好的,其实他提及的是未来任何人之间的交互,这个是不能取代的,人和人之间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产生的一些沟通,这种东西我们还是人具有独到的优势。可能很多重复性的带有跟记忆、计算、数据分析有关的工作机器能帮到我们,但是真正有创造性的闪亮的灵感和人文之间的交互还是不能够被改变的。我在制作人工智能这个系列片的时候我看到一幅机器画的画匪夷所思,简直太棒了,如果你说机器不会创作的话,这幅画的确从来没有出现过,也不能说它不是一种创造,毕竟是一个第一次出现的画面。我拿到这个画去找一位真正的画家聂永清先生的时候,他跟我说到几个观点特别打动我。其实人的创造带有自己的主观性,有时候甚至是我们的缺憾和我们的偏见。如果只是追求一个唯一正确答案,肯定机器做得好,如果带有主观的包括正式和接受我们自身缺憾的时候,人的创造力很难被取代。有情趣才有乐趣,而且表达,机器并没有想自己表达。

主持人:张朝阳先生对AI还有人工智能怎么看?大家现在都在谈。

张朝阳:我刚才说的,机器学习导致很多收敛,导致运算收敛,真的变得非常聪明。比如在新闻客户端上的应用,非常准确地给你提供你想看的新闻,而且在新闻那边出你想要的广告,你只是把一些东西扔到里面它去算出来,这是最简单的应用,更多的以后是图象识别、视频识别,很多影像的运算,需要大规模地运算。现在存储、运算速度各方面都能实现,未来世界很多大量的模式识别确实到个性化的每个人,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聪明。

主持人:你现在最关注的是哪个方面?

张朝阳:搜狐本身业务来讲,搜狗搜索引擎如何做最好的知识搜索,提供答案,我们的新闻如何个性化提供你想读的新闻,这些是我们在人工智能方面两个比较深度探索的方向。

主持人:再问一个微信墙上的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您语速这么快,思想这么激烈,团队跟得上吗?

张朝阳:刚才说了,团队必须学习,我们在公司内部的口号也是,use smart people,work smart,要用聪明的人,要聪明地工作。

杨澜:我们争取变聪明一点,和最聪明的人在一起。

主持人:谢谢两位聪明人帮我们解答,谢谢两位!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报道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曹政:傲慢与偏见之 – 山寨与创新

➤ 潘石屹:为什么创业,为什么创新

➤ 吴晓波:中国互联网为何没有重大创新

➤ 全真教诺大一企业那么多弟子,为什么搞不出靠谱的创新呢?

➤ 张朝阳:创始人需要再造,我会继续做好人、但更强调责任

➤ 牛智超:好人张朝阳|张朝阳:重新起航,三年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张朝阳的梦醒时分,与搜狐失去的黄金十年说道:

    作者:江岳 来源:首席人物观(ID:li-heran)

    张朝阳开始备军粮了。

    5月,搜狐先后传出获平安银行25亿授信、畅游准备私有化。连续资本运作之下,是张朝阳摩拳擦掌,试图重返舞台的决心。

    搜狐确实错过太多,落后太久。如今,人们已经不再用“千年老二”戏谑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了——在很多领域,它连老二都排不上。

    互联网下半场,张朝阳想夺回昔日荣光。新闻和视频将成为他此轮出击的首发战场。但两块烧钱业务都是嗜血狂魔,搜狐需要更多资金,持续输血,才有一线杀出BAT重围的可能。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一次,至少张朝阳的节奏是对的。

    网络三剑客

    5月,张朝阳被网友拍到在北京昆仑饭店咖啡馆里打坐的照片。一袭蓝色运动上衣,和目静坐,与世无争的样子。

    打坐、瑜伽,这是张朝阳在圈子里广为人知的喜好。离养生很近,距商业很远。

    这与19年前在天安门前轮滑的张狂少年判若两人。

    1998年,那是中国互联网的蛮荒时代。那一年,Infoseek首席工程师李彦宏还没有回国,他出版了《硅谷商战》,还热心帮朋友徐勇的纪录片《走进硅谷》去采访了雅虎创始人杨致远;

    马化腾辞了职,在深圳借朋友的一间舞蹈室创业,电脑上方还垂吊着浮夸的迪斯科大灯球;

    马云遭遇两次创业失败准备离开北京,临走前那晚下了雪,他带着团队在小酒馆痛哭,唱起了《真心英雄》。

    跌宕起伏的时代正在缓缓拉开序幕。有清华麻省名校、海龟光环加持的张朝阳早早跳到了舞台中央,他在1996年创立爱特信,1998年推出搜狐网。

    同在镁光灯下的,还有网易创始人丁磊、新浪创始人王志东。他们被赋予一个颇具时代特色的称号:网络三剑客。

    三人之中,张朝阳年纪最大,也最张狂。登时尚杂志封面,拍天安门轮滑照片,“作秀”成为他最重要的标签。

    图:《南方周末》刊登了他的轮滑照

    他说这是为商业而做的炒作。他效仿的是戴尔。在美国,戴尔的广告在电视上、高速路边频繁出现,开始人们会反感,后来也就慢慢接受和记住了。

    事实上,他本人也享受站在舞台中央的感觉。他曾经向往好莱坞,去广告公司拍过片子,梳过马尾辫,喜欢开敞篷车,还憧憬像迈克尔·杰克逊一样,发明属于自己的舞步。

    他做到了。他把自己变成了搜狐、甚至是中国互联网的广告牌。

    1999年,张朝阳去深圳演讲,心怀发财梦想的特区人民挤爆了会场。据悉,其中就有马化腾。他随后开发了OICQ。

    时势造英雄。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的浪潮把张朝阳推向了人生巅峰。

    《数字化生存》作者尼葛洛庞帝见证了这场历史的变迁。他曾是MIT媒体实验室主任,也是张朝阳的投资者,后者创业初期,他个人投资了7.5万美元。

    《数字化生存》中文版于1996年出版,成为无数互联网人的启蒙之作。据尼葛洛庞帝回忆,1997年,他受国务院信息办邀请来中国,在中科院举办一场小型偏技术类研讨会,张朝阳担任翻译,当时影响并不大。等到1999年第二次来中国,他参加搜狐在中国大饭店的一场活动时,发现已经座无虚席了。

    至此,从北京、杭州到深圳,互联网浪潮渐成席卷之势。

    岔路口

    现在看来,2001年是网络三剑客的命运岔路口。性格迥异的三人,自此有了不同的发展。

    2001年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太好过的一年。年初,张朝阳经历了搜狐的“一美元保卫战”,夏天,丁磊陷入网易可能被停牌的危机。最具悲剧感的是王志东,他被迫出局,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新浪——此后他又有过几次创业经历,但再也没有成功过,他的名字也逐渐被人所遗忘。

    图:王志东曾与张朝阳、丁磊齐名

    王志东有过一段反思:

    “离开新浪,对我来讲,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当然我也很清楚,从长远来看,一个人不应该长期与一个企业绑在一起,甚至我也认为,一个企业对一个人的依赖性越少,这个企业会越成熟。”

    张朝阳吸取了王志东从董事会出局的教训——后来在央视的一次采访中,他颇为得意地介绍“2004年之后,我的江山基本打下,董事会也搞定了”

    但他没有注意到这段出局者的反思,也无暇顾及。

    搜狐的业务发展很顺利,门户之外,他又有了搜狗、畅游等几手好牌,矩阵优势初现。2008年,搜狐拿下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全城公交站地铁里遍布“看奥运,上搜狐”的广告,一时风光无二。

    那是搜狐跑得最快的几年。到2008年,搜狐业绩和股价首次超越新浪,终于摆脱当年晚于新浪上市的阴影。

    期间,张朝阳一直保持高调。

    那几年,他频繁接受记者采访。他喜欢这种感觉。很多时候,他都是斜倚在沙发上,一副慵懒随性的样子。

    他塑造了风流倜傥的美国式企业家形象,“黄金单身汉”大概是他最喜欢的身份之一。他半裸登时尚杂志封面,率队带孙楠、李冰冰、高圆圆、姜培琳等明星登西藏雪山,买了一艘私人游艇搁在三亚湾,厨房里所有餐具来自英国。

    私人聚会上,他独创的查尔斯舞步总成为全场焦点——当年在美国种下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

    他甚至狂妄到自我形容: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

    “他就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上山下海,拥有豪宅和游艇,稠人广坐,夜夜笙歌,搜狐大楼的玻璃外墙足以反射出100个太阳的光辉。”《博客天下》的一篇报道如此形容。

    相比之下,丁磊实在太低调了。他不标新立异,也不博眼球。相比北京和广州,这个浙江人更喜欢呆在杭州,低调务实干活。三剑客最年轻的成员,反倒成了最稳的。

    不同的选择带来了不同的命运。到如今,当年风头并进的三剑客境况已全然不同。

    热爱游戏的丁磊在去年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网易游戏年收入近280亿,同比增长61%;搜狐继续挣扎,如同一只笨重的大象想重新起跑,张朝阳最近最被人关注的新闻,是与美国歌星霉霉莫名其妙的绯闻;至于王志东,已经泯然于江湖。

    有自媒体根据去年各家财报计算,发现一个丁磊的身价,已经相当于24个张朝阳和148个王志东。

    掉队者

    2007年到2011年是张朝阳比较欢乐的时候。

    “有点忘乎所以了”,他晚上几乎不工作,流连于酒吧唱歌喝酒,或者索性在搜狐媒体大厦顶层开party。有一场聚会,马云受邀参加了,但他直到12点才出现,呆了一会就离开了。

    马云一到场就遭到张朝阳的埋怨:“干嘛呢,我们的party都快结束了”。其实张朝阳知道,他是在忙工作。

    有记者在采访时告诉张朝阳,丁磊12点还挂在线上测试自家的游戏新产品,这位曾经公开表示羡慕富二代的CEO双手一摊:

    “如果我像他那样,我的颈椎就完蛋了”。

    图:相比其他大佬,张朝阳经常显得特立独行

    煎熬好几年,张朝阳似乎觉得该享乐的时候到了。2008年后,他一度变成影子CEO,忙着看书、听音乐、做瑜伽、登山、跑步,公司事务几乎全部由几位高管打理。他不见工作相关的人,甚至不回复高管短信。

    他忘记了互联网江湖的残酷:这是一个需要持续投入战斗的血腥之地。不进则退的通俗道理会具象化,变成财报上令人尴尬的数字,和投资人的质疑眼光。

    有搜狐员工形容,2008年之后的搜狐和张朝阳,是“梦游状态”。

    2010年张朝阳宣布复出,再造搜狐。

    但这只是他反复淡出、复出的开始。2012年张朝阳因抑郁症再次闭关,次年复出,他解释,抑郁是因为之前太顺利,“创始人不容易抑郁,因为有梦想有追求。功成名就的人才容易。”

    真相无人知晓。但可以确定的是,2011年微博的兴起给了张朝阳很大压力。

    一位2011年年底从搜狐新闻中心离职的员工董亮(化)透露,当时张朝阳举全公司之力做搜狐微博,内部提出“微博投入上不封顶”的口号。

    于是,董亮所在的部门,每个人都被下达了拉新用户的KPI,日常工作之外,他们还需冒充水军,与搜狐微博里的大号互动。

    搜狐微博终究还是没追上。

    张朝阳闭关去了,那正是互联网江湖巨变的一年,所有人都挤破头要抢占中心位置。

    微信基本奠定了移动端社交的霸主地位,2013年1月用户突破3亿;小米崛起,互联网模式搅动手机市场;BAT成为越来越受媒体青睐的概念。

    这些荣耀,都与搜狐无关。

    其中,微信的崛起尤其刺激张朝阳。“错失了微博和微信像是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他曾经告诉杨澜。

    等到2015年张朝阳进行门户改革,要“再造搜狐”,他只能跑到新浪微博去宣布,并称“很遗憾搜狐的sns没做起来,只好借新浪微博发点声音。”

    对于这个内心骄傲的男人,这是何等不情愿之事。

    积重难返

    在清华学物理的时候,张朝阳经常是前三名,但几乎没有拿过第一。

    搜狐也重复了这样的历史。从PC到移动互联网,搜狐布局很广,有畅游、搜狐视频、搜狐新闻客户端这样的好产品,但往往是开局不错,后续乏力,无法成为真正意义的第一。

    于是就有了”千年老二“的戏谑之称。

    这与张朝阳的个人风格不无关系。他的梦想是成为人人都爱的super star,而不是王。

    张朝阳是好人。这个标签比他的舞步还出名。“他是一个好人,但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周鸿祎曾如此评价。

    这个圈子的狠角色太多了,好人张朝阳确实缺了些王者霸气。如今,搜狐在多条业务线连“老二”的地位都不保了。

    他至少两度宣布:再造搜狐,都没有获得什么预期的效果。

    不断有大将在流失。

    原COO王昕、原CFO余楚媛、原搜狐视频CEO邓晔、原搜狐网总编辑刘春等高管的陆续离职,被认为对搜狐打击很大。张朝阳长时间的无为之治,导致搜狐内部派系斗争激烈,内耗明显。

    布局乏力。

    与腾讯、阿里通过收购、投资等方式大手笔布局不同,搜狐几乎是自顾自地玩。孤独如创始人。据传张朝阳在2012年拒绝了对张一鸣的投资,理由是:手握搜狐新闻客户端,没必要再投资外部创业公司。

    多条业务线颓势明显。

    曾经辉煌的搜狐视频已经滑落至第二阶梯,在这个烧钱的游戏里,搜狐打不过BAT;一度排名很靠前的搜狐新闻客户端,与今日头条、腾讯的差距越来越大;曾经作为搜狐“奶牛”的畅游,因为常年为集团输血,加上移动端表现乏力,已经准备私有化。

    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奶牛”畅游的危机:

    从2012年起,畅游营收连续4年维持在6、7亿美金,2016年下跌至5.25亿美金。而腾讯游戏、网易游戏分别凭借手游《王者荣耀》、《阴阳师》,在2016年表现惊人,前者年收入超过700亿人民币(约合100亿美元),后者接近280亿(约合40亿美元)。

    畅游手游一直乏力。一款十年前发布的网游《天龙八部》至今是其主要营收来源。私有化之后,畅游本身也需要自证实力,才可能恢复为搜狐视频等业务输血。

    在搜狐的矩阵布局里,搜狗算是很成功的一笔。

    在王小川的带领下,搜狗收入在2016财年甚至超越了畅游。但2013年腾讯入主搜狗后,这家公司就不再只属于搜狐。

    2016年年末,持股45%的腾讯已经成为单一最大股东。今年年初,王小川透露,搜狗可能年内在美国IPO。

    搜狗终将剥离,自立门户。这大概也是张朝阳召回畅游的原因之一。

    下半场战事

    中关村、五道口一带曾是中国互联网最有活力的地方,谷歌、新浪、网易、搜狐、腾讯几家大公司星光熠熠。如今,走的走,搬的搬,始终留在原地的,似乎只有搜狐了。

    张朝阳不甘心成为遗老。

    从2008年的“梦游”状态算起,张朝阳断断续续迷茫了快十年,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黄金十年。手机支付、社交、O2O、电商、直播、短视频、共享经济……这些概念搅得互联网江湖天翻地覆。

    张朝阳被挤到了舞台边缘。如今,互联网进入下半场,53岁的他想重返中心。

    最近,他把战场定在了新闻和视频。

    5月,搜狐拿到平安银行25亿元人民币综合授信,这意味着,2020年5月18日之前,搜狐集团最高可以向平安银行贷款25亿人民币。

    宣布消息时,张朝阳表示,充足的资金,将有利于搜狐更有效地参与视频以及整个新闻资讯的竞争。

    这是一条艰险之路。

    以视频为例,搜狐被看作中国互联网视频的黄埔军校,当年提出的“支持正版”开启了整个行业的烧钱模式,至今无一家视频网站盈利。在搜狐最近公布的2017年 Q1 财报中,亏损7000万美元的搜狐视频是最大的拖油瓶。

    搜狐视频一度凭借《中国好声音》营销、正版美剧、自制剧引领风头,但持久战导致的捉襟见肘,让它逐渐与财大气粗的腾讯视频拉开距离。

    这已经变成一场资本的游戏。

    一如既往地,张朝阳显得很自信。去年他就表态,搜狐视频要在2019年实现盈利,搜狐在3年内回归互联网中心。

    这是一份长达3年的考卷。优等生张朝阳的最终成绩,还有待日后见分晓。

    不过,张朝阳曾看好两处风口:机器智能、社交网络,但这都是搜狐不太擅长甚至缺席的领域。于是,在战火升级的互联网下半场,张朝阳打的还是新闻、视频这些老牌,负责为其输血的,依然只能是畅游这只老奶牛。

    这让搜狐的下半场战事少了点新意。

    在搜狐资本动作频繁的5月,另一家公司的消息也让人扼腕:雅虎被收购,从此改名,退出历史舞台。

    这家曾经“庞大到不可战胜”的公司,是张朝阳创业之初的效仿对象,搜狐早期域名长得就像雅虎的中国兄弟。雅虎在1995年创立,5年后成为第一家市值超千亿美元的公司,没有人会相信,十几年后它会消亡。

    但这就是互联网的世界,危机与硝烟永远没有停歇的一天。

    雅虎倒下的重要原因在于传统业务被蚕食,新兴业务缺乏亮点。在它失去生命力的庞大身躯上,似乎隐隐有着19岁搜狐的影子。

    但愿这一次,张朝阳能写出不一样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