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大佬——知情人讲述牟其中与唐万新二三事

前中国首富牟其中出狱,顺理成章登上头条。一时风光无两。

更有媒体,八卦出当年另一大佬唐万新,与牟其中偶遇并主动示好。而牟其中则侧着脸,瞄了他一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加理睬。

真正的大佬——知情人讲述牟其中与唐万新二三事

作为景仰两位大佬的金融从业者,我想自己有义务澄清包括这件事在内的几件小事,透过这些小事也可以让今天的读者认识到已经渐渐陌生的牟其中和唐万新,以及那一代的大佬所具有而今天或许已经少见的风骨与光彩。

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很多的数据、事实都是笔者自己第一手了解、采访和搜集所得,很多细节并没有在媒体或其它地方出现过。

唐万新二三事

先说唐万新。唐是什么人?是当年真正的大佬,中国最大最出名的民营企业集团创始人。

论事业规模,1995年,唐万新等人400元起家。他领导的德隆从一家西北边陲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和产业帝国。10年增长3亿倍。

论产业布局,唐万新把吸钱的触角伸到了能伸到的每个领域。德隆在控制了ST中燕、重庆实业、天山股份、沱牌曲酒等多家上市公司之后,把产业链布局到水泥、娱乐、汽配、饮料等数十行业,并在2004年成为中国第一大民营企业集团。

论金融控股集团布局,德隆控股和参股了多家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城市商业银行、金融租赁公司、保险公司,形成了门类齐备,金额庞大的金融帝国布局。

论智慧创新,唐万新开创的“金融+实业“模式,是构建千亿或万亿产融一体化平台的基石。至今,很多悄然崛起的千亿平台,例如“明天系”等大牛集团,打法大体相仿。投资银行圈在用的各种投资、并购、整合套路,几乎仍然无出其右。唐万新既是挥斥方遒、长袖善舞的实业家,又是出色的投资银行家。

论为人处世,唐万新善待亲友同事,深得人心。随便举两三个例子:唐万新出狱以后,原德隆系旧部馈赠4亿余元。唐万新对团队出手大方,某个投资并购项目完成之后,项目组头头脑脑人人奖励一部奔驰S600。他还给好多部属在北京买了房。

当年,知道自己很可能要身陷囹圄,唐万新出国远遁,其实已然脱身。但他依然选择回国,决心力挽狂澜,收拾旧河山,能挽救的挽救,能弥补的弥补。这种说是使命也好、义气也好的精神,不是一般投资银行家或企业家能够做到或担当的。试问当今之世,其业绩,其担当,其胸怀,其气度,又有几人可出其右?

诚然,任何英雄,本事再大也不能与趋势作斗争。即使是一代枭雄,唐万新也无法与经济下行趋势相抗衡。千秋功过,任人评说,但今天被侮辱或毁谤却令人觉得不公、不忍。

洪山监狱晤面真相

另一位颇具传奇色彩又略带疯狂的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牟其中,自然是另一种枭雄风范。他一生三次被关押,合计23年有余。为证清白,他宁愿把牢底坐穿,其气度绝非普通人可与伦比。诚如一篇文章的标题“牟其中绝非池中物”。

牟其中和唐万新都属龙,牟其中比唐万新整整大24岁。

他们在时间上、空间上确曾有过短暂的交集:2007年,唐万新入狱洪山监狱,与已在这里服刑7年的牟其中偶然碰面。

为挖出当年,洪山监狱那一次历史性会面的真相,笔者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当年那次会面的亲历者。这位亲历者今年63岁,是湖北洪山监狱两任监狱长的好朋友,对这个监狱的情况非常了解。他还陪同他的朋友同时也是牟其中的朋友——其中很多是今日叱咤风云的企业领袖人物——多次去看望牟其中,他们曾单独深入畅谈。

这位亲历者说:牟其中给他最深的印象是:思想活跃,睿智,有韧性,有涵养,虽有孤傲之气,却颇具儒雅之风。更多牟其中解读:www.yangfenzi.com/tag/muqizhong

谈及在监狱里牟其中与唐万新碰面发生不愉快的情况时,这位知情人语气非常坚定地说:根据牟其中的性格与修养和狱中长期的表现,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他随后向当年的监狱长询问,当时牟唐会面时的细节:二人碰面时气氛很好,都面带微笑,似有惺惺相惜之态呢!

我想,这才是公众所应该知道而被误传的真相。

牟其中虽然一生狂傲,但却不是野蛮无理之人。两个曾经叱咤中国的绝世高手,纵然各有傲骨,却也难免有西毒、北丐相遇雪峰的惺惺相惜吧。

作者:石金华,本文首发于“投资并购业务平台”(平台微信号:investMA)是以36Kr集团公司现有业务为依托,通过整合各类资源,打造的投融资、并购业务平台;通过移动互联网形式,聚合包括上市公司、独角兽公司及优质成长型企业、大型投资机构、证券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和资深人士,以期形成国内首家大型投行线上平台,打造千家优质公司项目池、百亿资金池和五百家上市公司资源池。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刘黎平:史记《牟其中传》 与冯仑的恩怨、与夏宗伟的情缘

➤ 中国11大入狱富豪 为何沦落? 艾问冯仑:段子手的戏剧人生

➤ 王石谈企业家精神:成功标准是其低谷时的反弹力

➤ 从乔布斯最重要的70分钟访谈看企业家精神

➤ 王选:科学家、企业家与计算机发展  企业家与官交往最好别“上床”

➤ 咪蒙:所有不谈钱的老板都是耍流氓 老板,请尽情用钱羞辱我吧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十八花生说道:

    对牟其中,当下的创业者都应该喊一声“祖宗”

    70多岁的牟其中出狱了,这个中国商业大佬三次入狱,都和中国大时代息息相关。
    现在谈牟其中,很多人都不认识。
    但冯小刚的电影《不见不散》里,这一段葛优被女友嫌弃不上进,说了个大计划。

    这个计划的创始人就是牟其中。
    在20多年前,牟其中是个神话般的人物
    相比现在的马云、王健林,更有传奇色彩。
    90年代的人谈起“老牟”,第一个名字不是张艺谋,而是他。
    他300元起家,然后用500车皮商品交给俄方,换取了4架飞机,单此一笔,牟其中就赚了八千万到一个亿。
    他的传奇还不止是钱
    而是他的想法:
    《不见不散》电影里演的,恰恰就是他的设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的口子,让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经尼泊尔吹进青藏高原,彻底改变那里恶劣的生态环境,摘掉那里的落后帽子,把青藏高原变成美丽富浇的鱼米之乡。
    当年冯小刚第一次见牟其中,完全被震懵。日后,他在自传《我的青春献给你》中,专门辟出一章来纪念这位大佬。
    他和导演张建亚到牟其中在京郊的一个山庄里做客,下山的时候,“在老板的带领下驱车进山,沿途老板的手下不断指着一座又一座的山说:这是我们的地,这也是我们的山。同行的张健亚导演,座谈会时多喝了几杯茶,途中尿急。我说:你忍着点吧,别尿在老板的地盘上。他苦着脸说:谁知道老板的地盘有多大呀?车行了大约20来分钟,停在一道山口前,大家下来欣赏风光。张健亚说:应该出了老板的地界了,我实在憋不住了。撒完野尿,提起裤子,神情恢复了从容。他问老板的手下:这还是你们老板的征地吗?手下答:这里还是,过了前面那座石桥就不是了。”

    这不是一种“完成一个小目标,先赚一个亿”这样的财富带来的震撼问题,而是观察世界的高度问题。当时还在为电影《甲方乙方》拉投资的冯小刚眼中的牟其中,完全是一个未来世界的导演和总设计师。
    这很像现在互联网创业谈到的新科技,新模式,你听不懂没关系,光想一想那个蓝图就心大了。
    比如现在互联网最爱讲的生态,牟其中20年前就谈过,谈的更大,相当于乐视现在贾总的买卖蓝图的国际版。
    当时牟其中已经用中国过剩的轻工产品换回了飞机,救活了几家食品厂,又顺便救回了一家航空公司。他有个更大的设想:委托俄罗斯用3年的时间,发射60颗通讯卫星,把地球全都罩起来。
    有了用户覆盖之后,光有卫星在天上飞着是没有用的,它需要购买大量的节目来填充它,这样既解决了拍电影的费用,又解决了电影拍完以后销不出去的难题。
    和乐视的互联网生态几乎一样。
    比如现在风生水起的互联网风投,天使投资。牟其中当时就定义“第四产业”:世界上有一些人手里握有大笔的资金,但是没有用,比如说银行、基金会;世界上还有一些人充满智慧,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但又苦于没有资金,比如说各位导演。我们的任务就是,把那些放在那儿投用的钱交给需要他的人,这就是第四产业。


    目前高速增长的影视业,牟其中20年前当年就要大手笔介入。
    当时电影投资还都是以百万计,牟其中问当时中国最大电影投资方北影的老总韩三平,“你们北影一年总共电影投资多少”。
    韩三平咬了咬牙,说了“8000万”
    大佬微微一笑,“我给你两个亿”。
    韩三平惊着了,忙说“用不了这么多,用不了这么多”
    大佬眼睛都不抬“我说的是两亿美元”                
    ​20年前,中国电影还没有大片,各导演还在指定拍摄主旋律电影时,听到这个数字无疑是心似狂潮。
    大家纷纷报项目来争取这两个亿。
    张建亚导演报了《大闹天宫》,因为要特效,报了2亿人民币,结果这么多年他没拍成,让香港郑保瑞拍成了贺岁片系列,盆满钵满;
    何平导演当时就报了《天地英雄》,报了1个亿,要邀请姜文和高仓健来演,后来倒是拍成了,结果被张艺谋的《英雄》先抢了位,票房平平,倒是帮姜文拉了个媒。
    冯小刚预算最少,只有500万。
    但在大佬的奇思妙想引导下,冯小刚也给贡献了一个创意:“大佬凑点钱,把伟大的“黑海舰队”租借到中国来,完成咱们的海上霸权梦想。就算咱们不想称霸,我也同意。但最起码,有“黑海舰队”在台湾海峡游弋,李登辉也不敢搞台独。”
    如今来看,瓦良格号变身辽宁号,也算应验了。

    互联网创业小同志们热衷出各种项目书,然后去投各种机构;当年牟其中热衷的也是在各地成立公司,领取执照,然后开会登报。
    当今的人无法想象这些看上去天马行空的商业计划,在当年的人听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如今互联网创业的风潮,谈各种未来故事的人很多,但再吹牛逼,也没有牟其中当年带来的震撼大。
    在当时社会是扁平的,尽管有干部、职工、工人、农民身份的不同,但家庭资产、教育背景和见识相差并不大。
    这么相比,如果身边一个人靠想法、点子能赚到钱,是滚滚而来足以让人仰视的智力碾压感。
    那一代的企业家,最正常的范儿不是说什么心灵鸡汤,小目标,新模式,而是谈建设世界,改造世界。
    他们大多是新中国的孩子,年轻时参与到轰轰烈烈促级人们灵魂的大革命中,举手投足不是一个传统的商人。
    他们眼中的自己,是开国领袖;就像现在互联网创业的小同志眼中的自己,都是乔布斯。

    冯小刚回忆第一次见大佬:
    老板那天穿得很朴素,一件白衬衫,挽着袖子,脚上穿着一双布鞋,看上去不像大财主,更像是参加“三夏四清”的机关干部,体形发式与当年的华主席有点类似。老板含笑和我们握手,同时告诉我们,他正在组织公司的年轻人讨论中国足球如何能够走向世界。

    大佬给冯小刚的投资没有完整进行,后来冯小刚也在自己的电影《不见不散》、《大腕》中调侃过多次大佬,但他多年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直白地说“我觉得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其实在我看来,他真不是一个特别爱钱的。他是要干点大事的人,而且他像是在传教。我倒不觉得他是一个骗子。如果你要说他是骗子,其实神父也是骗子。”

    《折叠北京》里将社会分层,牟其中式的传奇英雄不会再有,你的教育背景,你的家庭背景,你的就业背景直接决定了你会在那个楼层活动,对待新时代的英雄,已经没有仰望感,只有他根本和我就不是一种人的自我安慰。

    然后只能无奈地争先恐后喊一声“爸爸”!

  2.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说道:

    牟其中:中国当下企业家,我最赞赏任正非

    ​“虽然遭遇坎坷,但我依然特别感谢这个时代。”

    “我现在没有一文钱,也没有立锥之地,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从头再来”。

    10月11日,76岁的牟其中出狱两周。

    封面新闻记者通过其唯一指定代理人夏宗伟,完成了以下这篇“间接对话”。

    牟其中在看报。在狱中,看报是牟其中获取信息最主要的方式。(图由夏宗伟独家授权)牟其中在看报。在狱中,看报是牟其中获取信息最主要的方式。(图由夏宗伟独家授权)

    ​封面新闻:现在状态怎么样?

    牟其中:除了头发白了,其他都很好,状态也很好,可以再干20年,干到96岁。

    封面新闻:中国当下的企业家,最赞赏哪一位?

    牟其中:任正非。这么多年来,他心无旁骛,专注于技术,经营企业危机感很强。所以他做得很成功。

    封面新闻:您在狱中也关注互联网企业,对于这些企业您怎么看?

    牟其中: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我最赞赏的是马化腾。马化腾在盈利上对科技的投入很多,扎扎实实地推进,比如微信,几乎垄断了社交媒体,取代了其他。将来,他在人工智能上也会有很大发展。

    但有的互联网企业急功近利,比如魏则西那个事情。

    封面新闻:您出狱后,冯仑也把当年的文字又发出来了,您怎么看?

    牟其中:具体我的态度在《冯仑,你为什么逼我说》中已经回应了。我只想说一件事,他在文章里写当年想效仿张学良对我进行“兵谏”。张学良当时是“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兵谏是为国家、民族大义,而南德当时是民营企业,你冯仑兵谏不等于是抢劫吗?

    封面新闻:当时王石曾去狱中看你,有没有关注万宝之争?

    牟其中:看到了。对于王石,此前印象挺好,但他有一个观点我非常不赞同,今年1月在新疆,他在一个发言里说:这么多年来,(万科)一直是国有股占第一大股东,我过去设计是这样的,现在是这样的,将来也会是这样的。所以民营企业,不管我喜欢你,不喜欢你,(但)你要想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我就告诉你,我不欢迎你。

    王石为什么不欢迎民营企业当大股东,为什么歧视民营企业,这个观点是有问题的。

    牟其中俯瞰长江,他说,万州的变化太大了,已经认不出来了。(图由夏宗伟独家授权)牟其中俯瞰长江,他说,万州的变化太大了,已经认不出来了。(图由夏宗伟独家授权)

    牟其中俯瞰长江,他说,万州的变化太大了,已经认不出来了。(图由夏宗伟独家授权)

    封面新闻:您出狱后,关于民营企业的“原罪”问题,也开始讨论了,甚至还有人称你是“民企原罪第一人”。

    牟其中:民营企业不存在原罪问题。

    2003年,我在监狱里就和郎咸平论战过这个问题了,当时郎咸平咬定民营企业存在原罪问题。

    我当时的观点就是:我们实行的是罪行法定的现代法治原则。不经审判、不经调查、不凭证据,就可以一口咬定民营企业有罪吗?

    封面新闻:接下来要做什么?

    牟其中:首先将主要致力于推动案件刑事部分的再审开庭;其次将积极筹备恢复南德试验(Ⅱ),将南德试验(Ⅰ)发现的智慧文明生产方式推进到中试阶段,用更大范围内的实践应用来检验其科学性与普遍性。

    我一直认为,这是最好的一个时代。

    虽然遭遇坎坷,但我依然特别感谢这个时代,如果生活在别的时代,我所做的一切都无法实现。

    我现在是没有一文钱,也没有立锥之地,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从头再来。

    封面新闻:您如何评价自己?

    牟其中:郭沫若那句话:这样的时代,有这样的一个人;有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3. 牟其中对话萧三匝:我要是没追求了,肯定自杀!说道:

    “这套理论我在监狱里边想了18年,我要靠它大闹天宫,它肯定会引起全世界的舆论界巨大的争论,企业界巨大的振动”

    文/萧三匝


    萧三匝:因为你的选择,包括你的孩子,还有夏宗伟这些人的人生发生了巨大转折,想到他们的处境,你是否感到歉疚?
    牟其中:第一,我不歉疚,我是感到遗憾。人的命运很难选择的。中国历史走到这个环节,需要有人付出代价,只能说他们跟我一样,碰上了这个事,碰上了就碰上了。如果他们能够不从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应该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我自己理解这是一个机会。我并不认为委屈,所以我现在一点怨言都没有。如果没有这个机会,如果一开始就妥协,可能我现在就是万县的一个退休工人,一个月拿2000块钱。所以我告诉他们,既然走上这条道了,就要坚持到底,如果半途而废,就全废了,一点儿用没有。和我走过一条道路的很多人就中途停下来了,停下来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与其如此,何必当初?

    第二,我一辈子欠他们的,我要补偿他们,今后我能达到什么程度,我希望他们能够好到什么程度。所以,如果我不把这个事做得比天大,我就对不起我身边的这些人,包括一起走过这一段路的人。

    萧三匝: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还会选择像以前一样过这一生吗?
    牟其中:我还会这样选择。我看到很多人,吃饱喝足了,就遛狗,我就不能理解。有些人吃顿饭花上万块,为什么要上万?我甚至认为他很可怜。我有一碗面条就行了。富人喜欢奢华,但奢华以后怎么办?就空虚了,再也没有追求了。人活着就得有使命。现在我已经很老了,如果我更老以后,动不了了,也没追求了,肯定选择自杀,我不会拖累大家。

    萧三匝:在你这一生中,对你影响最大的几本书是什么?
    牟其中:一个人,二三十岁就定性了,不可能年老的时候改变自己的世界观。对我影响最大的书,还是我当年在万县读到的一本最简单通俗的读物《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这本书很小,但是它讲清了马克思主义的所有原理。从此以后,我不外乎是找一些东西证明它。了解马克思主义后,我就很排斥另外的东西,但哈耶克的书我也看了很多。

    萧三匝:你最佩服的人是谁?
    牟其中:邓小平。为什么?因为他完全可以选择不搞改革开放,但他坚持搞了。他刚从颠沛流离中安定下来不久,为什么要冒着巨大风险搞改革开放?他自己讲,“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他有历史担当。

    萧三匝:为什么你认为你的智慧经济理论属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
    牟其中: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有一个最经典的概括:资本主义就是一个以资本为中心的,资本的积累和集聚的过程。但我发现,以资本为中心玩不转了。我在南德集团代表资本,但是用资本的力量管理不了南德,搞得到处冒烟。现在大公司的副总纷纷辞职,其实就体现了资本的无力。因为生产力发展到今天,不再是以蒸汽机为代表了,它是以智能工具为代表,资本轻型化了,变得不重要了。随着资本市场的形成,资本本身也变成了商品。我就提出一个问题,用什么去买资本?只有一个东西,就是一个聪明的好主意。有个好主意,就很值钱。

    根据我建立的这套理论,智慧是劳动。我把劳动分为三种:体力劳动、记忆劳动与智慧劳动。机械工具取代了体力劳动,现在的智能工具取代了记忆劳动。很多东西不需要人去记了,一个小小的手机等于是多少个图书馆,人的创造能力就解放出来了。什么叫智慧?就是创造新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以这种能力为中心的思想方式正在形成。在智能社会,资本会变得越来弱势了。

    萧三匝:你这个理论,实际上是要让更多的人富起来。
    牟其中:资本主义出现以后,才会出现社会主义。因为大家不满意以资本为中心,认为财富是全社会的,这就是社会主义。而按我这个理论,因为每个人都有智慧,每个人都能很成功。不断平分的结果,就是全世界所有人都平等了。

    我们目前面对这种变化,应该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理解,不断地调整生产关系:第一次工业革命,使用蒸汽机,发明了工厂,取代了以家庭、血缘为纽带的生产关系。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在发明内燃机的基础上发明了公司,更加发展了生产力。不能说这个变化就停止了,现在公司制已经和新的生产力发生矛盾了,资本的中心地位已经动摇了,所以我们设计出一套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首先是企业形式,因此我才发明了平分,实现劳资双赢。全世界的白领应该联合起来,我要颠覆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30年就足够了。

    萧三匝:你有没有因为自己思想比较超前别人总是理解不了的感觉?
    牟其中:我没有这种超前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跑得多快,我是很多年以后才知道。我从来没有孤独感,我认为有活儿大家一块儿干。但是,他们认为我超前了。

    萧三匝:回到南德当年的实践,你现在认为有没有值得反思的地方?比如,说有人说牟其中当年搞的是挺热闹,但不过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牟其中:做卫星,做飞机,那些项目,我觉得太小,不能充分发挥我的力量,都不是我满意的。我已经感觉到了时代的变化,我在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更快、更多、更简单、更安全地赚钱。做完飞机项目以后,我完全可以把小型飞机公司兼并了,但是我不想那样做,我也不愿意造卫星,那不是我的理想。我是一直在找和这个时代相应的一种生产形式,一直到1996年才找到。1996年,我发现我们处于一个新的时代了,不再是工业文明时代了。当时我提出来应该产生智慧文明生产方式,与这种生产方式相适应的企业制度就是平分,而不是公司。我既然发现了这个东西,就像发现宝藏一样,我要干这个事。我以前做的再多的精彩案例,与这个东西比较都不值一提。

    萧三匝:你这个平分制跟合伙制有点类似。
    牟其中:不一样。合伙制还是以资本为中心的,平分制不是。我只是代表南德,来对社会资本负责任。我会把自己平分出去,把自己分出去我才安全。我有你49%的股权,我自己出去了,你得给我钱,是不是?当我年龄更大了,干不动了,我就找我身边的人来干这个事。

    萧三匝:也可以说你想搞的就是一个投资孵化平台?
    牟其中:还不完全是这样,细节上还是有区别的,因为我能给高管三样东西:一是道义上的支持;二是巨大的无形资产,大家信任的是南德,他最初是代表南德去创业的,经营的是南德的全资子公司;三是必要的资金,比如说300万、200万。这就跟孵化器不一样了。这套东西不是我想出来的,是逼出来的,我有6次巨大的失败,每一次失败以后我再重新开始。

    我说做生意不要资本了,大家说我是骗子就是这样来的。但大家现在知道我没骗谁,没有受害人,那就说明我们发现宝贝了。如果我们成功了,全世界的企业要么跟着我们学,要么就垮台。因为这个东西如果形成越来越大的潮流,真正有抱负的高管全跑了。就像公司制取代工厂制一样,平分制取代公司制是不可逆转的铁一样的规律。

    萧三匝:钱从哪儿来?
    牟其中:很容易很容易,有很多办法筹钱,我用这个概念就可以发行债券、基金。

    萧三匝:有一种情况,从你这里分出去的一家公司做大以后,它的高管也分出去新创公司,这个高管也基本上会从事他擅长的这个行业。到了最后,不就变成在南德体系内有了两家互相之间是竞争对手的公司了吗?
    牟其中:肯定会变成竞争对手,那就按商业规则竞争。在市场上我们不能够设置任何前提,不能够说我是老子,你是儿子,就不允许你说话。我们现在讨论的都是繁花似锦,没考虑它的风险,现在我想的更多是风险,如果投钱出去了以后,这个人不行怎么办?人是判断不了的,所以我们得预估一个概率,他失败了怎么办?南德的风险就在于我们能不能够正确地选择和谁合作。

    萧三匝:据说现在创业失败概率超过97%。
    牟其中:那是因为是学生、新手创业,而我们选的是已经在商场上磨炼了至少是二三十年以上的人,他们对所有的商场规则都了如指掌。他创业赌的是他的信用,他干不成,只能说自己本领不行,于是这个职场上任何人都不会信任他,最后就只有打工去了。

    萧三匝:那风险怎么控制?
    牟其中:我们公司会组织上百人,或者几百人的专业团队,来评审项目可行还是不可行。他们认为可行,投资部门就把钱划给他了。我还会做一系列的风控,我会做对冲,让保险公司担保,于是买基金的人和买股票的人的风险就小了,我会把风险做到最低。

    萧三匝:但刚才讲的这个情况,比方说南德孵化了一个A公司,这个A公司又孵化了一个B公司,这两个公司实际上是有竞争关系的。从公司治理制度上来讲,A公司因为对B公司是有出资的,所以A公司对B公司的经营上是有投票权的,那么它怎么会支持自己的竞争对手呢?
    牟其中:我要放弃投票权,只有分红权。这就是智慧经济和资本经济完全不同的地方。因为智慧来源于灵感,一投票就变成木桶效应,越搞越平庸。只有创业者一个人说了算,才能大刀阔斧地干。有个俄国人总结了个事物的进化的步骤:盲目发展,理性选择,不断复制。发展都是盲目的,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如果第一个阶段我们就不盲目发展,理性地发展,那就完蛋了。你想我们如果再来按股份投票,我再否决你,创业者就会说,我不用平分,我原来单位也是这样,是不是?

    萧三匝:你说过,南德是肯定不上市的,那反对你下面的企业上市吗?
    牟其中:那是它自己的权利,可以啊。

    萧三匝:以后加入南德体系的企业,是不是也必须在他的企业里搞平稳分蘖?
    牟其中:他可以自己选择,如果它不搞分蘖,能干的人跑了,他也就干不成了,我49%的股份完了,他的51%也完了。他愿意死亡,那我就活该,谁叫我没把他教好呢。

    萧三匝:既然南德为创业者提供了这么好的创业环境,会不会使跟你合作的创业者把南德当成一个练手的地方,有经验了就自己去单干了?
    牟其中:他有这家子公司的股份呀,真要那样,那在法律上我们的这家子公司要申请破产。他既然要把51%变现,我也可以把我49%变现。不过,他既然想单干,把我的股份买走就行了,他又何必自己折腾一次呢?他没有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总之,这套理论我在监狱里边想了18年,我要靠它大闹天宫,它肯定会引起全世界的舆论界巨大的争论,企业界巨大的振动,这个我敢肯定。第二个可以肯定的是,它也绝对符合现在的法律体系。

    萧三匝:你如果不进监狱的话,按南德公司自然的发展,后头其实早就已经是一个投资公司了。对吧?
    牟其中:那我估计搞不出来这套理论。人有天然的惰性,不逼到悬崖边上想不出来。如果说南德正常经营到1998年,也就是中断福利分房那一年,那我就可能成了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商了,你想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能操控钱。日子过安稳了,天天歌舞升平,就不会居安思危了。在牢里我就想,我出去一无所有了,‘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我这次一定要一分钱都没有就开始创业,再次展示我的威力,让任何人无可挑剔。

    萧三匝:以前人家说你玩“空手道”,这是个贬义词,你会拒绝人家叫你“空手道大师牟其中”吗?
    牟其中: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个贬义词。我经常研究道家的有无相生理论。黑格尔说,方法是世界上至高无上的不可战胜的唯一的力量。我只要掌握了一个方法,我就可以生出万物来。对这个方法我也不保密,天下的钱是赚不完的。我以后要讲学,核心问题是八个字:吸引智慧,管理智慧。来了一拨高管,他带来的是智慧,他被我吸引了,他的智慧通过我这个渠道可以从无变成有,从理想变成现实,我的职责就是管理智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