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的自信心,离职反思重新启程

程炳皓,开心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1998年加盟新浪,负责网站技术、无线、研发及“爱问”搜索等工作,先后担任新浪无线技术副总经理、企业服务副总经理、首席技术官等职务,参与了新浪从创建、上市、到成长为中国领先门户的全过程。2008年2月离开新浪,创办开心网。

2016年7月21日,开心网创始人兼CEO程炳皓宣布离职,周斌将接替程炳皓出任开心网CEO。

2012年9月24日摄于台湾屏东县恒春镇砂岛

2012年9月24日摄于台湾屏东县恒春镇砂岛

程炳皓发表了一篇文章《八年开心》,袒露了开心网八年创业心路,如实交代了他认为开心网踩过的那些坑。其中不乏痛定思痛之后的现身说法,但有一些反思看上去很痛,却不是真痛。他说:

教条主义害死人,尽信书不如无书,归根到底还是怪自己没有经验,更不够有勇气直面自己内心去取得答案,向外界求安全是最不安全的。

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往往会把创业挫折归咎于自己缺乏经验,太相信外界。但实际上,有时候你很难判断,创业者们到底是过于自信还是过于不自信。尽管已有成堆的案例告诉你,那是个坑,很深,你仍然要坚持亲自踩完所有的坑,才会相信,那是个坑,很深。

开心网曾经闪耀过,回头去看,它闪耀得那么耀眼,却那么短暂,如同一颗稍纵即逝的美丽流星。

数据来自Google Trends

数据来自Google Trends

这种异乎寻常的完美开局,让初次创业的程炳皓拥有了大多数初次创业者不可能拥有的自信。我记得2010年我初次见到程炳皓时的印象,一个内敛、聪明、不善言谈、意志坚定的工程师。那时候,已经不时兴偷菜、抢车位了,但转帖功能让开心网在微博时代仍然火热。不过,开心网还是无可挽回地进入了下行通道。

我印象最深的,是程炳皓对开心网早期发展的极度自信。2008年5、6月间,程炳皓预感到马上就要到来的爆发式增长,他推测这个爆发将会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出现。但7月到9月间电信运营商将对整个电信网络进行「封网」,禁止任何网络施工、系统割接和业务调整。为了承接即将来临的爆发,程炳皓必须购买足够的服务器,并在电信封网前放进机房。当时开心网的融资谈判正在进行,程炳皓自掏腰包购买了一批服务器。封网前夕,第一笔融资到账,程炳皓立刻追加购买了一批服务器。

开心网的爆发如期到来,甚至比预期的还要凶猛,一时间似乎每个人都沉迷于偷菜、抢车位,废寝忘食,如痴如醉。这不能不让程炳皓的自信心爆棚,创业这件小事,一切尽在掌握。

那时候程炳皓并不看好开放平台,不论外界如何追捧开放,他坚信质量比数量重要,可控比失控更好,他相信开心网自己的团队要比整个开发者社群更靠谱。

市场似乎也在验证程炳皓的判断,几乎所有的跟风开放平台的社交网站,都没有因开放平台而成就自己,从人人网、聚友网,到Google旗下的Orkut,即使是Facebook,与其说它的开放平台有多大成就,不如说开放平台举全平台之力仅仅成就了一家Zynga。

社交游戏的代表企业Zynga (NASDAQ: ZNGA) 也早就风光不再

社交游戏的代表企业Zynga (NASDAQ: ZNGA) 也早就风光不再

之后我没有再见过程炳皓,不知道他的自信心是否因开心网后来的不顺利而被消磨。假如再次创业,你觉得程炳皓是会更容易受外界影响,还是会更加坚持自己?我相信还会是后者。

在掉下去之前,没人会相信别人所说的坑;在掉下去之后,更不会相信别人所说的坑。即使相信别人所说的坑,也是选择相信那些跟自己所想一致的说法。这是人性,几乎没人可以逃脱。创业者通常是更加自信、更加固执的一群人,更加难被外界影响。

我相信程炳皓不会倒在开心网这个坑里不再起来,我相信他仍然是个很优秀的创业者,我相信他会讲一个更好的故事,以他自己的方式。


从2008年创办开心网到最终的离职,针对近期的新闻以及一路的经理,程炳皓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来了一次内心独白。以下是全文:

keso: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的自信心,离职反思重新启程

2008年我和几位新浪的同事创办开心网(北京开心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到现在(2016年)我离开,一共八年,这是我对自己八年的总结和告别。

其实我思想上的总结都还远没有完成,这篇文字总结就还更加缺乏章法,但是我昨天受到众多朋友的热情关心和关注,手机电量很快用光,特别是媒体朋友提出很多问题,只好现在仓促贸然发出了。也许再过几年,我能再做一个开心网总结2.0。

我创业前没有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主要从事产品和技术管理工作,对于销售、市场、投融资、公司战略、公司治理、财务、法律,没有实际经验,有媒体评论说我“不够商务”。

没有重点管理过非产品技术类人员,比如销售、市场、业务拓展,这些人员的管理与技术人员完全不同,对我来讲有一个学习过程。

我喜欢给自己设定过高的目标。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典型的工程师完美主义者天性,对于不熟悉的领域,条件不确定的事情偏保守。

我本性情商很低,也不喜欢合作,更喜欢完全掌控地完成一件事,不喜欢谈判,不喜欢参加各种会议,也许我是轻度的“社交恐惧症”患者。

再下来,是我对业务的思考。

首先,“假开心网”打败了真开心网吗?

当然不。虽然我们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几千万本来应该属于我们的用户被劫持走了,这件事的处理凸显了我在刚创办公司时候商业意识的不成熟,如果此事能够避免,我们应该能够有更多资源和时间,会对公司运营带来很大帮助。尽管如此,我们的主流用户群仍然用真正的开心网,在2011年我们终于迎来法庭最终判决,假开心网关闭。

其次,微博、微信的竞争

是微博、微信打败了开心网吗?我的回答:不是。微博、微信的用户群和我们的用户群很相近,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们的用户活跃度下滑,是产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导致。微博、微信的出现加速了这个过程,但这不是根本原因。

keso: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的自信心,离职反思重新启程

最后是关于开放平台

有朋友认为开心网推出开放平台比较晚而且开放也不够,并认为这是开心网用户活跃度下滑的主因。我的意见:批评得很对,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根本原因。身处互联时代,我们应开放做企业,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要持开放心态,如果开心网的开放平台建设好,对于开心网毫无疑问会有很大帮助,我们当年这方面动作确实慢了,但是开放平台对于留住用户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但这是现在从上帝视角看过去的结论,在各种事情纵横交错之时,我们当年没有看这么清晰,而且,我们犯了“成功者的错误”,这些错误其实我自己创业前经常批评别人,但是轮到自己,一点没有进步。

成功者的错误心态:上帝之选。

做为成功者,我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而友商,一定会失败。我们不愿意真正相信自己的成功其实无比脆弱,随时有可能失败。但是诺基亚从极盛到售出只有不到5年时间,市场、政府、以及我们自身,都随时可能发生我们根本无法预测的变化。

说白了,我们在情势好的时候,弥漫着骄傲情绪,情势差的时候,又迅速转成抓狂情绪。

成功者的错误方法:路径依赖。

成功本来有无数偶然因素,但是我们当年没有认识到这个,我们开始总结,给自己总结了很多光辉的理论,然后说,我们今后就还坚持这么干,扩大战果。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更何况是学自己。

一件事做对了,应该忘记它往前看。再回头一看,就已经不是了。

成功者的错误逻辑:因为我是。。。所以做。。。我们就要。。。

这貌似和亚里士多德三段论一样完美。

我们做了很多新产品,都不脱离“社交”,甚至很多都是“熟人社交”。

其实,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每隔2-3年一小变,每隔3-5年infrastructure 就全变了,自己之前成功与否,自己是沿着什么路径做的,以及自己打下的那一亩三分地,相比外界,就变得不重要。

成功者的错误心态:一定要超越自己。

一家从高峰开始下滑的公司,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过去的成功,可能转化为负资产。一方面,每天都是用户活跃度下滑,每天都有挫败感,士气低落,另一方面,又容易产生“你们看我再憋个大招”这种心态,失去了平常心。所以,一家曾经成功又走下坡的公司,要再起飞,非常的难。有一段时间,我们的一位友商,经常在市场上散布“从来没有起来又下去的公司,再起来过,所以,开心网肯定完蛋了”,说得是有道理的。

【文/keso(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开心网程炳皓:端游像大电影 手游更易有大突破

➤ keso:直接的商业是最好的商业,好东西值得你为之付费

➤ 开心网架构调整:已低调涉水手游

➤ 这是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1996年时的简历

➤ 少数派老麦:我知道的豌豆荚创始人王俊煜

➤ 丁香园CTO、小道消息创办人冯大辉被离职 众多网友意外惋惜

➤ 聊聊这些年在新浪——妹夫家创办人、原新浪网副总编辑闻进专访

➤ 腾讯创始人之一张志东寄语:腾讯人应独立思考、要有批判精神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kaixin001这个域名也是败笔…开心网让我找到好久不见面的小学,中学同学,小时侯的玩伴,朋友,我感谢他。回头看来,开心网在一炮而红之后并没及时想明白到底要做什么,团队核心竞争力又是什么:做成微博,它有机会,但是收了新浪投资就止步了;做web游戏,偷菜、买卖好友…也可以,但是它也没选。于是在光环自我感觉良好的效应下,就这么滑下去了。可惜。却也必然。我应该是为数不多的,不偷菜,不抢车位的吧崛起太快,从长远来说,不如沉淀更多,走的更远!

  2. 的确风头一时无两,卅岁上下这批人,基本都有半夜偷菜贴条的经历,甚至公交上都手机通过Wap在玩。新动向了?另外,题图那人的帽子,和你一起买的?有些事就随风去吧。中国互联网从来不缺他有少程炳皓这样的可怜人。。。其实跟着程炳皓干的人也很无奈吧

  3. 做为08年的偷菜抢车狂,对开心网的没落实在惋惜。工作后,发现许多技术出身的创业者,似乎都对自己在技术和产品上的观念有异乎常人的坚持和自信,好的坏的都有。所谓成也自信败也自信,如果从坑里爬出来后仍没想通这方面的问题,怕是还要继续踩坑。

  4. 哈哈,玩开心网和校内网的是一个时代的然而就我所知,开心网一直没有辐射到90后。SNS是依托人与人的关系建立的,而人与人的关系是极其脆弱的。只有披上内容的外衣,这种关系的生命才会坚持的长久一些。关于开心网的偷菜,可能对于个人来讲更多的也是腾讯qq的空间偷菜,抢车位之类。可能代表了当时人的一种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吧,拿到现在来说,就是它可能只有这一俩个爆点,然后归于平静。这可能对现在也是一样,微小的创业者,只能用足够大的脑洞和痛点,去弥补自己那块幻想着成为大厦的模型罢。

  5. 创业者的共性如此。只是有些人自信的方向正确,有些人不太正确。二次创业更难。那时候我还没高考,现在已经是个IT人~受到外界影响还是坚持自我?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容易成为一个圈套,让人误认为两者只能选其一。我的看法是,可以一直坚持自己内心的信念,对于外界的影响和变化,应当始终以一个开放的心态来面对。个人的经验和眼界毕竟是有限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有道理的。关键在于,纷繁复杂的信息流中,自己是否具备了真正的辨识力,从而能从中抽出真正对自己所做的事有正面促进作用的东西。

  6. 一晃就好多年,最初没网站时候,记得 kaixin.com 和 shangxin.com 是打包卖的,后来 kaixin001 应该也是最初要节约吧。qq空间的偷菜抢车位,更火,知道开心网、知道偷菜,互联网各种账号都有,就是从不染指开心网,没劲儿.. 有些意犹未尽啊,写长一点嘛。那时还没有现象级的说法,也不知道过去那些现象级的应用都怎样了

  7. 让keso去读互联网,我们来读keso.小时玩了太多游戏,以至于成人后对游戏只有厌恶,开心网有经历但也未真正玩过,只是在最火时代找了个作弊器研究了个把小时吧。认为产品无通用性,太窄了,一切都是毕然。急速转型是可行的,还是有机会打败微信的。还有就是如果没有野心,就应该踏实的创新,可做的太多了,但是后续都没有……

  8. 其实很多人的创业,失败都源自于过度自信。中国不缺的就是人,因此创业的人很多,很多坑别人都踩过。有时候你以为你的点子很独到,你的商业盈利模式很牛逼,其实都是别人试验过的了。 开心网等一批在那个时候确实搞出了很多锁定用户粘性的和极具传播性的在线娱乐项目。然而事实证明,到现在,已经没有一家可以单纯靠这个实现长期的用户粘性,除了真正的游戏玩家。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校内网??

  9. 程本人在原文中流露出来的意思,大概是认为自己并没想清楚应该做什么,老是在社交相关的领域找机会,而其实社交游戏或是网站已经随着市场发展失去机会,所以这也为我们提供一些反思。中国互联网的关键教化是从当年大妈们开始定点偷菜开始的,从这点来看,失败并不是什么坏事。成功之前,没有经过战场考验的都不算英雄。这一点,历史践行者更有话语权。开心灵灵妖其实是页游的一次拓荒,不夸张的说它为网页游戏打开了市场,然后被更专业的页游,手游抢去了客用户的时间

  10. 人的认知就是自然和他人认知的混合体,哲学家罗素、卢梭一样是研究了各种思想产生了自己的独立思想。认知强弱跟个人能力和外部环境决定的。至少自己也是这样,会去听听外界的建议,但心里其实已经有答案,别人再怎么说是个坑,依旧会坚持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独立的判断或许也是创业者一个必备特质吧。选择就不后悔,后悔就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