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CEO王小川清华大学毕业典礼演讲:《和时间做朋友》

7月2日上午,在清华大学毕业典礼上,作为校友代表发言的人是搜狗公司CEO王小川。王小川是成都人,1996年从成都七中毕业保送清华大学。他以“和时间做朋友”为题,与清华的毕业生分享了他的成长故事,王小川说,作为学霸的他也曾经经历过痛苦,这时候坚持还是放弃决定了未来,他选择了坚持,所以走到了今天。

计算机系1996级本科、2000级硕士,经管学院2008级EMBA校友、搜狗公司CEO 王小川

计算机系1996级本科、2000级硕士,经管学院2008级EMBA校友、搜狗公司CEO 王小川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注:演讲原文如下。

原标题《校友代表王小川:和时间做朋友》

尊敬的各位领导、师长,亲爱的同学们、家长们:

大家上午好!

很感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来见证同学们生命中这个重要的时刻。首先请允许我作为师兄,向你们表示最衷心的祝贺,祝贺你们顺利完成学业,迈向人生新的征程。

我一直都不擅长做计划或总结,不论是争分夺秒地努力进步,还是玩游戏到昏天黑地,都与计划总结没什么关系。在接到校友总会邀请的时候,我反复想:对于你们即将面对的事业选择和人生道路,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些什么?

13年前的今天,我也和你们一样,刚刚结束在高性能所的研究生学业,准备进入搜狐工作。在更早的17年前,我就很幸运地以兼职学生的身份,登上互联网这条大船,门户、web2.0、移动互联网……经历了它的全程发展。到今天,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和时间做朋友。

我经常被人问一个问题:“你有痛苦的时候吗?”在他们看来,我的人生非常光鲜,公司做得很顺,而且在学校读书期间一直是学霸,初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到成都七中,高中是保送,大学是特招,研究生也是保送,兼职到搜狐工作,毕业后直接进入搜狐,一路没有做出更多的选择,所以有人说我经历上很漂亮。

然而我也有不顺的时候,经历过很多的困难和挫折。先来说学渣的经历。我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每到新环境就会特别不适应,全面搞不定学业,需要很长时间去努力。初中我是第一名考到成都七中的,入学后第一个学期我考了第41名,我们班大概45个人,倒数第五;高一第一次化学模拟考试就不及格;大学第一学期考到第28名,倒数第四。另一个特点是,让我去做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完全是无感的。我偏科,数理化很好,但是政治、历史和英语是弱项。我记得中学会考前有七天半的时间来复习,我花了七天的时间去背政治,半天时间背历史,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考试,到现在我还记得有一个题目叫“为什么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好?”那时对我来讲就是天书,直到大学才慢慢弄明白。

拿这个开头,是想告诉大家,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些需要努力去克服的“痛苦”时期,重要的是你如何应对它,是坚持还是放弃,决定了你的未来。今天大家正准备迈向社会,我想分享两段我毕业后的经历。

第一个故事是做搜狗这个产品,这在我人生中到现在还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2003年我刚研究生毕业,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接到了老板的任务:“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搜狐的搜索业务原来是用的百度的服务,但是搜索引擎当时是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无论如何也得抓住。这个事情很有意思,我技术很好就接了这个活。

我知道六个人不够,就跟老板说,我们能不能把每个人薪水降一半招十二个人,到清华招兼职的学生,变成一个新的起步。老板同意了。于是我在宿舍里挨家挨户地说服,在水木的BBS上发招人贴,在清华西门大设西瓜宴,2003年很多同学毕业,我还开着自己的捷达帮他们搬家。早期我招募的12个兼职员工,都是清华计算机系国家集训队的队员,是最精英的特种部队。

我们在办公室里搭了行军床,没日没夜没有周末,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时,常常倒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着了,一行行代码都是自己写的。十一个月后,我们的搜索引擎上线了,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他们两三年才做到的事情。

然而搜索引擎我们一直没有什么市场,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发展的速度比百度慢,薪水很低,到了2006年品牌急剧滑落,士气涣散。

我后来想想,当时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克莱顿·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说:“在破坏性技术刚刚出现时,率先进入这些新兴市场的企业将赢得巨大的回报,并建立起明显的先发优势。”百度起步是在2001年,2005年就已经上市,2003年那会已经如日中天,我们的起步落后得不是一星半点。

但是在2006年我们扳过来了,这个突破性的产品叫搜狗输入法。

有个叫马占凯的汽车机修工,他发现输入法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因为华军、天空这些下载站有很多人会下载输入法,它是中国人必用的产品;此外输入法有痛点,总有词打不出来,当时他发现百度搜索引擎里面敲拼音的时候一回车,这个拼音显示出汉字或者要打的汉字,有意思,搜索引擎里能够发现输入法的词库。因此他给百度写了一封邮件,建议他们做输入法,连写了好几封都没下文,于是又给搜狗发了一封邮件。

我们的输入法一上线就让大家振奋,当时所有人用后都觉得好,我们还收到过锦旗,还有用户把自己的操作系统从Windows ME升到了Windows XP就为了用搜狗输入法。一个打字困难的人,变成了一个打字如飞的人,就好像一个哑巴能开口说话了,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那种感觉。

搜狐还把输入法放在首页进行重点推荐。但一年后,我们的市场份额只有2%。我们也傻了。为什么?因为当时的理念就是,产品好了你就有用户了,搜索市场份额一直上不去是因为用户觉得你产品不够好。然而当好产品也没有获得市场认可的时候,这是跟被雷劈一样震撼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开始反思,原来光有技术有产品是不够的,酒香也怕巷子深,今天网络条件好很多之后口碑传播依然还会有局限性,而当年信息流动速度很慢,更需要渠道和市场。

我们做了新的策略,开始借助外部渠道做推广,把输入法递到需要的用户手里,比如在华军、天空这些下载站做推广,比如和番茄花园进行合作。这就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第二年我们的市场份额就达到了40%,2009年达到了70%。

我们经历了一年痛苦中的反思,才找到了成功的道路,这次成功,给我们带来了对渠道的理解,我们变得更强了,对产品也更懂了。

第二个故事是在2008年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新的困难。那时候,输入法的量已经很大,市场份额很高,但是搜索引擎还是没有起色。我们的输入法比同时期其他的输入法好很多,这样的产品如果没有找到直接到达用户的方式,都不会有用户。那么即便我们的搜索引擎比百度好很多,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何况当时我们确实还不如百度。

输入法份额到了40%的时候我忽然间懂了一个道理,这样做搜索引擎是没有前途的。PC时代,用户检索信息都是在浏览器里的,大家打开IE、首页hao123,或者其他的地方,都是百度的搜索框,不是搜狗的,怎么办?要做自己的浏览器!

我很兴奋,觉得找到了破冰的点。我像一个特别落魄的将军,一开始带6个人攻城,后来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但是我们损失惨重,没有打下来。“我们做浏览器,浏览器成功了,搜索就成功了,浏览器失败了,搜索就失败了。”这是等价命题。我跟老板讲了这个新的想法。他说,我们在旁边打井,这口井打成了,城就攻下来了,没有打成城就攻不下来,这个井就像一个巫术一样。他没有接受这样的想法,反问我:“IE有60%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微软的Bing没有成功?”,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都没有再负责搜索业务。这也可以理解,老板觉得你在伤害他的信心,如果我下面的员工玩巫术,我也会放弃。

但是我没有放弃,开始暗地里做浏览器,将团队放在输入法和视频产品那儿,特别艰苦。老板知道这件事吗?也知道。所以我觉得他很宽容,我想其他公司没有这样宽容的老板了。一年多后,2008年,我们上线了。坚持到2010年的时候,有一件事发生了,Google退出了中国,包括腾讯都觉得机会来了做了搜搜,但其实Google退了之后百度更是一家独大,用户还是不会用搜狗和搜搜。而我们的浏览器开始推量之后,搜狗搜索的量开始往上升,两年拿下了10%的份额。“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的模式,得到证明,而后在几年后又被另一家公司360证明了。

2010年,我们从搜狐分拆运营,搜狗开始有自己独立的团队,自己的市场、销售、行政、人力资源,变成了完整的公司,搜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价值得到了认可,本身的力量也得到了释放。

那个时间我做了很多的反思,什么环节做的不对,跟老板沟通有什么不对,我的战略构想有什么不对,想了如果没有一万遍也得有一千遍,我就挖自己不对的地方。我开始有一些思考,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一种相处的方式,以及思考面对行业的割据、面对百度这样垄断的位置,我们是否真的还有机会做大量的反思。

这种痛苦的经历其实是我最大的一个财富,到后来我主导了若干次的变革,包括将搜狗从一个部门变成公司,包括努力推动和腾讯的结盟,回头想其实蛮感谢这段日子。我发现自己的意志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借用乔布斯的话:“你要相信,你现在所经历的,将在你的生命中串联起来。”你的痛苦是一幅良药,它真的能让你变得更加的强大:背后经历的委屈,会让你找到自己的差距,也才能成长;而你强劲的对手,能逼迫你飞速前进。

搜狗是经历很多困难的公司,但我们因此成长得很快。搜狗有一个特点是能够在最困难的时候超越大家的预期。今天搜狗的季收入已经从2010年的800万美元上升到超过1.5亿美元,输入法成为PC第一客户端,手机用户月活跃超过2.4亿,移动搜索服务5.6亿用户,并还在快速增长。一直以来的进步和突破,积累起来就是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这就是坚持的意义。

这也是我所说的“和时间做朋友”,它意味着坚持、找到自身价值,不断追求进步,从优秀走向卓越;意味着不怕犯错,去好奇和追寻世界运行的规律和本质;意味着坦然面对成长中的成功与失败,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我衷心祝你们在今后的人生中都能收获各自的精彩。

【来源:清华大学(微信号:THU1911-BJ)】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王小川:要颠覆就要做百度做不了的

搜狗CEO王小川:AlphaGo的幕后与思考,人工智能的未来

王小川:生死关头搜狗做出正确抉择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laocheng说道:

    学霸不只是学霸…图一是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的优秀博士毕业生,她在清华的十年,在体育比赛中拿了73个冠军!!去年还破了一项纪录。现在是校友代表Sogou的总裁王小川在发言。清华大学2016研究生毕业典礼。小学以第一名的身份考入成都七中,然后保送高中,特招进入清华大学,再保送研究生。『搜狗公司CEO、成都人王小川清华毕业典礼代表校友发言

  2. hello说道:

    从最底层阐释复杂性科学世界观,揭秘如何“突破企业成长的关口”。搜狗CEO王小川首度在大型公开场合谈论其对生命与世界的思考,据说听过的都去排着长队合影了~~搜狗CEO王小川首度在大型公开场合讨论其对生命与世界的思考,一一解答各种脑洞大开的问题:"对香草冰激凌过敏的福特汽车背后发生了什么?我们如何定义生命?东西方文化的认知方式有何不同?公司有生命吗?",揭秘如何"突破企业成长的关口"

  3. 13年搜狗创业史,20载王小川往事说道:

    李林 李根 假装发自 宇宙中心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搜狗(还)不是上市公司。

    然而2011年从独立拆分之后,搜狗每个季度都跟随搜狐一起,发布一份单独的“财报”。搜狗已经习惯了这样做,既像出于自身价值的证明,又似距离最后独立IPO仅差临门一脚。

    但7月的最后一天是个例外。原本应该对外披露的2017年第二季财报,搜狗最终爽约没能发出来,其掌舵者王小川以一封内部信,宣告13年的漫长旅程终于迎来小结和新开始:搜狗将正式启动在美IPO。

    是时候谈下搜狗了。

    搜狗成绩单

    自2011年拆分独立以来,搜狗已经从一家只为搜狐贡献了7%营收的小公司,长成了体量占到母公司近一半的“庞然大物”。

    有数据为证:

    △ 搜狗2011-2016年营收,及占搜狐营收的比例
    数据来自搜狐财报

    2016年,搜狗营收6.6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12%,占搜狐营收40%;今年刚刚过去的两个季度,搜狗营收第一季度1.62亿美元,第二季度2.11亿美元,分别占搜狐营收的43%和46%。

    当然,二者差距的缩小,不全是因为搜狗迅速成长。更确切地说,是搜狐业绩连年下滑之时,被搜狗渐渐追赶。其实近两年,搜狗的营收增长势头已经渐趋平缓:

    △ 搜狗2011-2016年营收及增长率
    数据来自搜狐财报

    2011年刚拆分时,搜狗宣布营收比上一年增长238%;而2016年的营收,仅仅比2015年增长了12%。

    △ 搜狗2014-2017年各季度营收及同比增长率
    数据来自搜狐财报

    按季度计算,搜狗营收的增长速度在今年的前两个季度又有所提升,不知接下来表现会如何。

    通过公开信息,我们还可以看到搜狗部分年份和季度的净利润。2014年,搜狗首次实现全年盈利,年度净利润3300万美元;2015年和2016年,搜狗年度净利润分别是1亿美元和9600万美元。而到了今年,搜狗没有再公布这两个季度的净利。

    实际上,搜狗的财报,不止想在搜狐体系中自证价值,更是想向外界传达自身的“行业地位”。

    对标百度

    虽说与母公司搜狐相比,搜狗一路更强更壮,但为“灭掉百度”而生的搜狗,又怎会甘于自我满足。

    对标一直都有,王小川始终用百度业绩衡量自我,而且数据展现的关系也颇为有趣。

    △ 搜狗和百度2011-2016年营收及增长率
    数据来自搜狐、百度财报

    首先是营收相差甚远。以刚刚过去的2016年为例,搜狗营收6.6亿美元,百度总营收101.61亿美元,是搜狗的16倍,而在百度营收中,来自网络营销的有92.94亿美元,是搜狗的14倍。

    △ 搜狗和百度2014-2017年各季度营收及同比增长率
    数据来自搜狐、百度财报

    2017年第二季度,搜狗营收2.11亿美元,百度总营收30.97亿美元,是搜狗的14.7倍,而百度营收中来自网络营销的有26.38亿美元,是搜狗的12.5倍。

    然而其他维度上,搜狗又并非不堪一击,特别是用户覆盖率。

    搜狗在官方网站上发布的新闻中引用CTR数据称,搜狗搜索PC端、WAP端和APP端总覆盖人群比例达32.8%,位居行业第二;搜狗搜索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数达5.6亿,位居行业第二。

    BTW,搜狗官方去年还在新闻中引用过艾瑞MUT的数据,这份数据显示,2016年1月搜狗移动搜索月活跃用户数已经升至5.6亿。

    另外,搜狗和百度,都很重视移动端营收所占的比例。

    △ 搜狗和百度2016年以来各季度移动营收占比
    数据来自相关新闻和百度财报

    2016年第一季度,搜狗移动端贡献了44%的营收,而百度移动端贡献了60的营收。到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搜狗营收分别有72%和76%来自移动端,而百度营收有70%和72%来自移动端。

    当然,之所以搜狗在财报中时时对标百度,也可能因为华尔街的故事有需要。毫无疑问,搜狗IPO估值,也得对标百度。

    估值

    搜狗上市估值多少?这一问题上,王小川自己接受外媒彭博采访时说:40-50亿美元。

    我们无从知晓王小川对自家公司估价的具体算法,但如果参照百度的营收和市值,数据上有据可循。

    根据百度最新财报数据,第二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08亿元,其中占比85.67%的搜索广告业务营收——网络营销收入是178.83亿元。

    而搜狗方面,按照王小川内部信公布的第二季度营收是14.5亿元,是百度搜索营收业务额的8.1%。

    依此推算,搜狗在美IPO的话,市值也大致也与百度保持相似比例,以750亿美元左右的百度市值为参照,则搜狗估算市值可达60亿美元。

    此外,如果把时间线拉更长,并且放到二者共同的“困难时期”——同样受困于互联网广告新监管政策的2016年来计算,那搜狗的市值就更接近王小川的说法。

    2016年全年,百度全年网络总营收为645.26亿元,搜狗是44亿元,比例是6.8%,按照百度750亿美元的市值估算,搜狗的估值约为50亿美元。

    不过另一方面,王小川肯定不希望资本市场完全按照百度来估量搜狗市值。

    从此前搜狗财报中展现的逻辑,以及王小川对外强调的数据来看,在移动端、增长率和差异化内容方面,搜狗希望市场借此看到自己未来的无限可能性——搜狗并非“小”百度。

    就在宣布IPO上市的内部信中,王小川谈到在最近财季里,搜狗移动端搜索流量增长50%以上,推动搜狗搜索整体流量比一年前增长24%。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移动流量增长带来的直接营收贡献。在2017年第二财季中,搜狗实现总收入人民币14.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6%,其中移动搜索收入对整体搜索收入的贡献由去年同期的49%提升至76%——公司的移动端营收已稳稳成为绝对核心。

    更为有趣的是,王小川还有意将此数据与“竞争对手”进行了比较。他在内部信中说:“搜狗的搜索流量增速和收入增速已经连续26个季度明显高于竞争对手,这表明搜狗已经建立了差异化竞争力,进入了高速增长的快车道。”

    不言自明的是,这个“竞争对手”自然指的是百度,毕竟一个自居市场第二的搜索厂商,总不会拿数据与第三名竞争。

    此外,王小川谈到的“差异化竞争力”,底气多半来源是搜索内容生态的差异。目前在“腾讯系”内容的搜索上,搜狗较百度有绝对优势,在搜狗不仅可以实现对微信内容生态的搜索,还能连通知乎,而2016年底王小川最为看重的“明医”、“英文”等搜索频道,也是目前搜狗与百度相区分的垂直领地。

    而且面向未来,搜狗能讲的故事当然不止于“差异化”,人工智能才是最具想象力的远景。

    All in AI:激进派与维新者

    不少人对百度集团总裁陆奇那句“All in AI”的决心印象深刻。

    但搜狗其实也早已All in AI,只是没能公开喊出类似的口号而已,因为搜索公司原本就是未来面向AI而进化发展的科技公司。

    王小川自己还在交流中解释过,最为无奈的时刻,来自被媒体问起:“搜狗要转型做AI了?”

    王小川为此一遍遍解释:搜索其实就是AI,它的核心本质都是让机器像人一样思考,比如搜索引擎变得更聪明,就能够帮助用户选出更好的页面。

    这位搜狗CEO甚至还颇为认同百度集团总裁陆奇的判句:搜索是AI最好的场景,搜索和AI原本就是天生一块的。

    “由于深度学习出现后,会使得搜索更为强大,所以搜索公司是首批接触深度学习训练的群体,深谙数据训练和模型打磨,还都具备研读论文提升战斗力的能力,这就保证了算法先进性上不落伍。”王小川解释说。

    这也就解释了面向AI的技术和能力方面,搜狗和百度的相似性:

    百度有基于语言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的度秘DuerOS,搜狗则把语音输入集成到手机输入法中;

    百度打造参加《最强大脑》PK的小度机器人;搜狗就通过汪仔展现出知识答题方面的实力。

    实际上,在以语言和图像和核心的两大人工智能技术上,双方的实力很难分出伯仲。

    但并不意味着面向未来的AI方向上,搜狗和百度也会直接展开争夺:与搜索一样,双方开始差异化竞争,一个显得稳妥,旨在实现维新;另一个相对激进,希望毕其功于一役。

    毫无疑问,百度是相对激进的那一方。在2015和2016两年的江湖“失意”后,百度决心通过押注AI完成大变革,在陆奇加盟后,自上而下,从组织结构到业务,All in AI。

    在百度的首届AI开发者大会中,百度的整个思路也已非常明确:

    底端,建设百度云,提升计算力,可以为己为人输出AI计算力;

    中间,所有技术驱动力来自“百度大脑”,无论是算法、模型、架构,还是语音、图像等应用能力,都集成到百度大脑中;

    最上,面向开发者和产业,直接输出“端”方案,一个方案以家庭场景为核心,通过DuerOS赋能家庭智能合作方,让DuerOS成为语音交互时代的“安卓”;另一个方案则以车场景为核心,通过Apollo计划团队车厂、供应商,以及开发者,让百度的自动驾驶方案更快更广泛普及,其中也包括目前业内普遍认为为时尚早的L4级自动驾驶方案。

    不过,正是因为更加紧密地介入汽车供应和制造,也有观点认为,百度这样软件驱动的技术厂商,应该和硬件制造之类的保持恰当的距离——因为成本和投入实在不菲。

    但百度认为这是面向AI时代必须要有的勇气,也是百度的AI思路相对激进的原因:要么输掉过去所有,要么赢得未来一切,总之要毕其功于一役。

    技术方向相似的搜狗,则相对求稳,更希望通过维新完成面向未来的转型升级。

    总体而言,搜狗的AI思路主要两大方向,一是在“自然交互+知识计算”的技术路线图上持续探索,改进人机交互界面,让用户表达更自然;二是研究知识的表达、提取、推理计算技术,研发未来交互问答式的下一代搜索引擎新形态,实现“无处不在的搜索”。

    当然,这两大方向背后,核心底层技术,也被聚焦在了“语言”一枝上。

    那家庭场景、车场景呢?搜狗不认为这些是未来真需求吗?

    当然不是伪需求。

    不过搜狗的思路是继续做好擅长的软件方面,并利用核心技术“升级”产品提升用户体验。比如最近发布的“智能副驾”,就是“语音交互+地图”的产物。

    但王小川和搜狗上下又对边界这件事显得克制而有礼,在更大的技术突破之前,搜狗的思路更多体现在“维新”上,王小川在IPO内部信中说:

    新技术在现有产品中已经小试牛刀。以语言为核心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通过问答、语音和翻译等形态应用于搜索和输入法等产品中。借助问答技术,搜狗搜索能够针对问题返回更加直接和精准的答案,而非罗列网页链接,很好地改善了移动端的搜索体验。语音方面,搜狗手机输入法的语音输入日频次已达2.6亿次,比一年前增长80%以上,方便了输入。

    ……

    显而易见,这些牛刀小试且小有成果的应用,共同点是对现有产品体验的提升。

    不过,这些牛刀小试何时宏图大展、光芒四射,或许是下一个10年、20年的故事了。

    在下一个世代到来之前,最后不妨简短回顾下王小川和搜狗这20年的历程。

    王小川:20,30,40

    △ 王小川在1996
    1998年,王小川20岁。

    他刚刚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迷茫。以保送生身份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王小川,因为沉迷于游戏,大学第一个学期只考到第28名,全班倒数第四。榜单就贴在教学楼外,这件事深深地刺伤了王小川的自尊心。

    诸事不顺,就是王小川当时的感觉。打击不仅仅来自成绩单,还有他当时心仪的女生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在这种煎熬和痛苦之下,王小川甚至研读过《完全自杀手册》。

    要知道,此前的王小川一直顺风顺水。

    初中以第一名考入成都七中数学实验班;1993年,因为获得全国数学联赛一等奖保送进入成都七中高中;1996年,因为获得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金牌,被特招进入清华大学……这些都加重了王小川当时的痛感。

    当然,那本手册他也就是看看。

    很快,王小川回归好学生的定位:游戏账号送人,把主要精力投入在学业上,开始让自己的生活步入正轨。而且他还开始兼职打工。

    一年后,王小川进入一家名为ChinaRen的互联网初创公司实习,三个斯坦福大学归来的留学生是创始人:陈一舟、周云帆、杨宁。当时和王小川一起在这家公司实习的,还有隔壁宿舍的周枫(现网易有道CEO),以及周枫下铺的许朝军。

    再一年后,ChinaRen被搜狐收购。由此,王小川变成了搜狐的实习生。也是在那一年,王小川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高性能所,继续攻读研究生学位,直到2003年硕士毕业,然后加入搜狐出任高级技术经理。

    那时张朝阳给了他一个任务:“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而两年后,百度才会赴美上市,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巨头之一。

    △ 王小川在2008
    2008年,王小川30岁。

    他有了一个新身份:北京奥运火炬手;他也丢掉了一个旧身份:搜狗搜索负责人。

    搜狗是王小川从0到1组建起来的搜索业务,对外他一直是搜狗的代言人。不过在那几年里,搜狗并没有赶上百度的发展速度,正面战场的差距越拉越大。不过王小川也有意外的收获,那就是搜狗输入法。

    在搜狗士气最为涣散的2006年,搜狗输入法出现了。一年前,太原一家国企的汽车机修工马占凯辞职北漂,他有一个关于输入法的想法,屡次发信给百度未果,不得已他把邮件发给搜狗,邮件标题:“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成就你!”

    不到一个小时,王小川回复:三天后见。随后,王小川任命马占凯为输入法产品经理,最后的产品就是搜狗输入法,2006年正式发布。

    到2008这一年,搜狗输入法经过一波推广,市场占有率已经从一年前的2%提高到40%。但是王小川隐隐觉得不对,因为搜狗搜索还是没有起色。

    怎么办?

    王小川决定继续在工具产品上进行布局卡位:研发浏览器。直接抢占浏览器的搜索框、地址栏,试图扼住PC时代用户上网的第一道入口。

    这不是一个独特的想法。2008年,是PC时代浏览器混战的一年。这一年,Google发布了Chrome浏览器,微软发布了IE8 beta2,傲游(MyIE)浏览器如日中天,360旗下世界之窗浏览器势头强劲,此外还有Opera、腾讯TT、Safari、IQ浏览器……

    几十款浏览器混战,不缺搜狗这一家。

    所以,当王小川跑去跟张朝阳说:“我们做浏览器,浏览器成功了,搜索就成功了,浏览器失败了,搜索就失败了”时,张朝阳反问了一句:“IE有60%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微软的Bing没有成功?”

    那天,王小川坐在五道口搜狐大厦里,正捉摸如何说服张朝阳。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他推荐进公司的人走进来:“老张亲口跟我说,搜索以后你不用管了,由我负责”。

    多年后,王小川回忆说当时张朝阳觉得他在玩巫术。

    △ 王小川在搜狗
    还有一年,王小川就将年满40岁。

    断断续续说了好多年的搜狗IPO,这次似乎真的要实现了。搜狐在昨天的公告里明确表示:旗下搜索子业务搜狗计划向美国SEC提交文件,申请赴美进行IPO。搜狐表示,在市场状况允许的情况尽快推进搜狗IPO。

    回到百度上市的2005年,张朝阳当时誓言搜狗一年内流量超百度,直言Google“在中国没戏”,而且放出话来:不排除未来有可能会将搜狗单独上市。后来,张朝阳一直反反复复的说:“搜狗上市计划不变”。

    但后来,国内搜索市场一直是百度和Google的争夺,直到2010年。市场环境的改变,再次给了搜狗以机会。这时候,搜狗布局多年的浏览器开始发挥作用。也是在这一年,搜狗正式从搜狐拆分出来,独立运营、阿里注资。

    2011年底,搜狗宣称流量已经超过Google中国,并且首次实现季度盈利。坊间再次传出搜狗正在推进IPO的消息,但当时资本市场并不太好,搜狐视频也没有如愿成功上市。

    2012年,搜狐回购阿里手中的搜狗股份,又传一波上市消息。

    2013年,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腾讯旗下搜索业务并入搜狗,还获得腾讯多个一级入口。

    2015年,再传搜狗要上市,估值30亿美元。

    2017年初,又一次传出搜狗上市的消息,估值变为50亿美元。

    不过“价值”几何,可能不再重要,在中国互联网起起伏伏这些年里,王小川早已学会了和时间做朋友。

    那些曾经让他痛苦的商业纷争,他最后从夹缝中发芽长大;那些曾经让他梦魇难去的人物,他最后和解称为“亦师亦敌”。

    未来不知道,但从今往前回顾:

    这20年来,生于清华长在搜狐,抗百度击奇虎,断舍阿里联姻腾讯,一人一“狗”而已。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