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王石:站上了职业能力的峰巅,坠落于职业道德的深渊

6月26日晚,宝能提议万科召开股东大会罢免王石、郁亮等现任10名董事(含独立董事)、2名监事的公告震惊了市场。虽然6月23日晚上宝能、华润这两家大股东前后脚发声反对万科引进深圳地铁的预案、指责万科内部人控制后,市场人士预见到王石肯定要出局了,但没有想到要王石出局的战鼓擂响得如此之早、如此之响!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悲情王石:站上了职业能力的峰巅,坠落于职业道德的深渊

6月23日的联手发声,市场无疑会认定宝能、华润这两家大股东已为终结万科“内部人控制”状态达成了一致,宝能26日晚的提议应在两家大股东的既定计划中。宝能、华润合计持有万科股份接近40%,在罢免王石等人的股东大会上取得过半数表决票应该没有悬念。虽然在法律上万科董事会能故意拖延股东大会的召开,但最终改变不了王石出局的结果!

这几篇文章值得一看:

万科王石,一个韩信式悲情英雄的谢幕
曹政:谈谈企业控制权之争,创始人、管理层、投资方
➤ 雷建平:王石将被废黜秦致下课,为何股东与管理层风波如此多

作为“宇宙最大开发商”的领头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涌现的标杆性企业家,为什么会落得如此悲剧下场?

站上职业能力的峰巅

1984年,王石创立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也就是万科的前身,直到1988年,现科更名为万科,开始进军房地产业。乘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东风、伴随中国快速城市化的进程,王石带领万科完成股份制改造、上市,不断将万科推上一个又一个台阶,直到万科成为“宇宙最大开发商”、治理最透明最规范的内地上市公司!万科也成了中国经济奇迹的杰出代表,没有人会否认万科传奇的缔造者是王石。

万科的奇迹也向世人表明:在中国,作为职业经理人,王石已站上职业能力的峰巅!

坠于职业道德的深渊

很遗憾的是,如同自然界,有山峰有山谷,有峰巅就有深渊,卓越优秀如王石者,也有自己意识不到的深渊!

作为万科的创始人,王石本可持有不少的股份,但他为了追求职业经理人的情怀,勇于做一个纯粹的职业经理人。追求这样的情怀没有错,但作为职业经理人如果没有意识到职业经理人的道德底线而逾越之,就是犯天大的错误!

什么是职业经理人职业道德的底线?

有人可能说不贪污受贿就是职业道德的底线,错误!尊重、忠于股东不违法的意志、利益才是职业经理人的道德底线。

《解放军报》2016年5月25日一篇题为《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的文章指出“高级干部位高权重,出了问题就不是小问题,政治上出了问题危害更大。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军报文章言下之意就是贪腐虽然可恶,但触犯政治底线才是要害!什么是军人的政治底线?忠于党,忠于党中央就是政治底线!

同样地,作为公司老板,对职业经理人的贪腐行为虽然痛恨但在一定程度上会容忍,但若发现职业经理人存在不忠、背叛行为,绝不会容忍!

为什么说王石逾越了职业经理人的道德底线?

姚振华的宝能通过二级市场不断增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以后,不管姚振华是如何的草根、信用如何不好,王石即使内心鄙视也要深藏心底,作为职业经理人对股东都应该表示起码的尊重,这是起码的职业素养!

很遗憾,我们没有看到王石对新任第一大股东的尊重,看到的是王石公开、连续的不欢迎,甚至轻蔑、讽刺!

对原第一大股东华润有起码的尊重吗?从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先生近期发表的两篇文章我们得知,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万科决定紧急停牌没有事先与华润商议,停牌后也不召开董事会商议如何应对,寻找“白衣天使”也不征求华润意见,最终将引进深圳地铁作为第一大股东的重组预案强行交付董事会表决,迫使华润方面的3名董事投票反对,将大股东与管理层的矛盾公之于众。

王石朋友圈

王石朋友圈

管理层要阻击野蛮收购人,肯定要听取第一大股东意见,获得第一大股东的支持。反收购不得以损害股东利益为前提!而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为了保住自己对万科的控制权,不把原任第一大股东放在眼里,试图自己选择大股东,就是逾越了职业经理人的道德底线!对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叹的是,王石把宝能介入之前的万科内部人控制惯例当成了必然,没有意识到以前的内部人控制是诸多偶然因素造就的,随着宝能闯入,资本回归了本性,而王石仍沿袭原有思维方式应对,结果昏招迭出、乱语连放,最终走到即将被新任第一大股东、原任第一大股东联手罢免的悲剧!

王石本有机会登上职业经理人职业道德的峰巅

当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历史给予了王石秀自己职业经理人情怀的绝佳机会!

我们先看一下,反对脱欧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在支持脱欧的公投结果出来后是这样表现优秀政治家情怀的“英国人民已经做出决定,这不仅需要被尊重;同时,失败的一方,包括我本人在内,还应该努力去协助实现这一决定。”

卡梅伦自己反对脱欧,但作为英国人民的最高职业经理人,当得知这些股东们最终作出了与自己意愿相反的决定时,既表示尊重,又表示努力去协助实现这一决定!高尚的政治家形象、情怀马上耸立在世人心中。

关于提请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

关于提请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

王石本可以在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很高调地代表职业经理人发表欢迎声明,比如“宝能通过二级市场的连续交易,今天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作为职业经理人,感谢姚振华先生对万科价值的看重!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我们管理层将与宝能积极、坦诚地沟通、交流,听取宝能对万科理念、战略、组织架构等各方面的意见。我们也将尊重、服从股东们基于资本多数决而作出的一切决议并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实现这些决议。本人仍将恪守自己的价值观。如果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万科的调整与自己价值观相冲突,并且突破了自己可以忍受的范围,本人保留离开的权利!无论离开还是留下,本人相信万科的未来仍然美好!”

这样一说,王石的职业经理人形象会多么光辉灿烂!既登上了职业能力的峰巅又站上了职业道德的峰巅!

可惜啊!一切不能从头再来!王石英雄落幕的悲剧、教训值得每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思考、记取!

【文/梧桐晓驴 梧桐树下V(微信号:wutongshuxiabwt)】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百度的冬天:出现今日危机,管理、文化的原因对百度的挑战更大
创始人被踢出局,曾李青孙彤宇徐勇傅盛王志东倪光南上榜,谁更惨?
和乔布斯一样:他们都曾被自己创办的公司扫地出门
➤  王石谈企业家精神:成功标准是其低谷时的反弹力
➤  王石房地产预言背后的商业逻辑
➤  田朴珺谈与王石恋情细节:吃5顿饭确定关系
➤  田朴珺:作为女友——我与王石之间的爱情规则
➤  秦朔:我的朋友王石,以及善与大意的代价
➤  揭秘王石田朴珺皇城根私人会所:入会需上亿身家?
➤  田朴珺:唯王石与男闺蜜们不可辜负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6 Responses

  1. Scott陈铨说道:

    当年,曹氏集团要收购东吴集团,东吴集团的干部集体同意收购。因为东吴集团的干部并没有股权收益,全部收益在孙权手上。对干部来讲,哪怕是服侍了三代董事长,都可以接纳新的资方。

  2. 慧田说道:

    对王石事件的情况来看,总体分为“情怀派”和“规则派”两大派系。前者可以说是“挺王派”。他们大谈王石是中国企业界当中不可多得的人才、翘楚甚至英雄。

    在某种程度上,将王石界定为成为对抗流弊、革新企业、打造万科的里程碑式的人物。

    规则派则认为,王石自身原本就违反了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则,始终带着“土皇帝”或者“个人英雄主义情节”在运行万科,而且在事发之后还利用情怀和道德等与资本市场规则不相符合的说词来试图博取同情、争取支持。

    当今世界不仅是知识爆炸、信息爆炸的时代,甚至可以说是观点爆炸的时代。随着教育垄断的破除、技术的发达和生产力提高导致的教育资源的普及,只要愿意,人人都可以学习知识,人人都可以吸收和表达观点。

    这种情况下,主流媒体舆论的引导作用就更加凸显出来了。在现代社会话语权、舆论导向和媒体,都是由资本掌握的。在重大的政治、经济时事方面,媒体和舆论往往是统一口径,极少出现重大分歧的。

    但王石、万科、宝能系、股权这一起中国经济史上的大事,却连续多日持续着观点上的对立,而且并没有马上就能缓和下来,并给出统一“导向”和“说法”的迹象,这两种对立的观点仍然在微信、微博等舆论圈发酵传播着。这一情况,非常不同于舆论界的通常情况。

    如果我们将这一次王石事件的舆论反映将以往的某些金融银行业的事件联系起来,我们马上就能将此次王石事件定性,「它既无关乎情怀和道德,也不真正关乎规则和法制」。

    而只是和以往金融业、银行业等行业的重大波动一样,实质上是一次资本与权贵的内部斗争,而因为力量的胶着、情况的复杂、乃至斗争中某些天真的幻想和理想主义,竟使得资本所操控的舆论自身也出现了分化和对峙。

    按照道理讲,如果公众有清醒的头脑和认识,就绝不会认为,王石事件仅仅只是一件简单的股权更迭、管理模式之争,也就不会再围绕这些无足轻重的题外之话,争辩来争论去,试图争出一个正误高下。两大媒体阵营再PK,公众只需要静观就可以了。

    这次王石事件中的“规则派”本身观点是没错的。资本市场,尊重资本和市场的规则,是第一位的,其他的道德和情感,乃至情怀,都必须靠边站。规则派甚至认为,在资本市场中谈情怀,本身就是不符合游戏规则的做法。

    正因为在这一点上,规则派说得并没有明显的不对,所以我们在规则派的舆论当中,看到了对情怀派的“情怀”的大肆碾压。

    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做法,让作为旁观者的观众,原本可能对王石不了解、不同情的人,甚至对王石也凭空多了几份好感,因为王石根本上不可能规则派说的那样肤浅与不堪。

    然而,情怀派的情怀或者情感牌、道德牌,真地还能有效吗?

    王石事件出来后,比较醒目的一个事件就是,万科业主联名声援王石。任何有基本的思考能力的观众,在面对这样的新闻的时候,恐怕都会觉得荒诞搞笑、莫名其妙。

    在我们的印象中,万科的业主们也和所有的业主一样,是对房地产商人持有至少是无好感的态度的,虽然房地产商不至于像舆论中的那般恶劣,仿佛是真正敲骨吸髓般压榨房奴的万恶之源,但他们至少并非房奴们的利益共同体,相反,是利益的矛盾双方。

    每一次无论房价涨跌,新闻舆论都会马上出现一波波业主或还未成为业主的公众对房地产的咒骂,甚至用最愤怒和恶毒的语言。

    那么,为什么王石事件出来之后,业主们会作出如此荒诞不经的集体行为呢?这背后最大的原因恐怕仍然是一次舆论公关策划。

    然而,这样的策划反而起到了恶心观众的效果。在高房价、不断涨价的房地产形势之下,公众的情感和道德早已被各方压力、各种负面的示范行为消解掉了。诚如规则派所言,资本市场只讲规则,不讲情怀,甚至道德也并没有立足之地。

    那么,在资本不断剥夺人们的情感和道德的情况下,这个时候打出情感和道德牌,究竟还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恐怕观众更多地是一种反感。情怀派这种舆论策划不仅不能打击到对手,反而制造出对手。

    情怀派另一种比较醒目的观点是,认为给予王石尊重就是每个人的自重。这种说法更加莫名其妙,虽然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观点的逻辑。

    然而这种逻辑是十分孱弱无力的,背后隐含着的背景观点是:人人都是弱者、人人都缺乏安全感、人人都可能在某朝成为被碾压对象。

    这是一种不怀好意、充满恶意的威胁性逻辑——虽然,人们也有充分的理由把它当作一种善意的提醒。

    因此,情怀派讲到此处的时候,实际上对规则派义正言辞地喊出来的所谓规则和法制进行了间接地瓦解和粉碎。

    规则派抗的是资本市场的规则与法制的大旗。那么,中国目前的资本市场真的拥有比较完善的规则和尽可能维护市场公正的法制吗?

    王石等一批企业家的崛起,是建立在规则与法制基础上的,还正是利用了之前规则与法制的不完善呢?想必公众心目中都有自己的答案。别忘了,他们可是公众平日里口口声声所讨伐的手不干净的与权贵勾结的资本家。

    那么,规则派所力挺的宝能系,是否就是真正遵守规则和践行法制的资本市场的“纯洁无暇”的参与者呢?想必公众心目中也都有自己的答案。

    他们的崛起和壮大靠的是什么呢?难道同王石一派不是一丘之貉、甚至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吗?

    他们可以说王石不遵守规则,王石跟不上时代,并因此将王石排除出局。但给予他们这种力量的并非所谓资本市场的规则和法制,而是他们拥有更大的实力和权力。

    因此,王石事件与其说是资本市场规则和法制的作用,不如说正是在我国目前市场经济建设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资本为王、权力至上所导致的资本内部的权力更迭。

    说到底,王石事件和我们普通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吗?这一事件真的比英国脱欧离我们更近吗?两者带给公众的都是遥远的遐想,并且以旁观甚至娱乐的方式一笑而过而已。

    但不得不说,王石这个人是有些与众不同的。那也就是为什么,在同一批企业家中,王石往往能得到更多真切地关注。

    不能用成王败寇来衡量一个人,毕竟,在风云变幻的世界,极少人会从生到死都是王或寇。而当情感不能共鸣、道德不能提供较好的标准来引发同情、规则和法制只是成为选择性利用甚至精心打造的、为资本和权力效力的工具时,还有什么能充当评价一个人、一件事的尺度呢?

    王石的与众不同在于,他并非一个天生的、天然的资本家和权贵,因此,他不赤裸裸地作恶,不赤裸裸地展示野蛮、粗鲁和肆无忌惮。

    他有自己的能力、才华,甚至也有一些情怀,因此,他能比别人更具有亲和力地走向公众,更能接通公众的心而显得更接地气。

    虽然对于万科来说,中产阶级更有可能是它的业主,但王石本人的形象可以制造中产阶级对他自身和万科的更多认同。

    简单讲,王石虽然是资本家,但是一个比较有情趣、懂生活的资本家,这一点和中产阶级、小资白领等一大波公众是一致的。

    首先,在王石在对待财富和女人的态度上,王石并没有什么直接炫富的行为,有一定的格调,也表明了王石自身的优良品性,实际上,这也是王石那一辈企业家的共通性,朴素低调。

    尤其是在离婚事件上,王石颇有一种“不为江山为美人”的英雄情怀,不管他是不想带走财产还是不能带走共有财产,这一行为都是能让一大批观者产生好感的。

    所以在王石的离婚事件中,所有的同情给了王石的前妻,所有的恶意都给了后来的田朴珺,而恰恰这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人王石可以全身而退,坐拥美人、保有清誉,还能继续利用自己的地位在业界生存下来。

    其次,王石还利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剑桥游学,长期保持着登山等运动习惯,在王石的新浪微博上,头像用的是登山的照片,而微博的内容有段时间基本上都是花花草草,并配以百科全书式的条目解释。

    尤其在剑桥游学的一段时间,微博上的内容和评论都是诸如:王石这么忙,年纪这么大,还能学英语,去剑桥游学,去运动,保持拍摄花花草草的美好情怀,等等。

    这也是典型的为中产阶级、小资白领等赞赏拥护的生活态度。中国的房地产、资本家,早已被舆论描绘得粗俗不堪,此时王石这种形象的出现,简直就是中国房地产界、资本家丛林中的一股清流、一棵清新脱俗、明媚雅致的绿植。

    因此,相比较起来,作为资本家的一员的王石,他虽然没有积极的善行,但也没有主动直接作恶,更没有赤裸裸地展示他们不堪的一面,甚至还那么地健康、小清新、有情怀、乃至英雄主义。

    王石呈现给人们的,不是一个单调的、单面的资本家,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复杂的人。就这些,王石就要甩其他资本家多少条街啊!

    所以,当有舆论试图去把王石描绘得片面而不堪的时候,反而激起了我们的某些怀疑与同情。

    所以,当王石悲剧的时候,我们旁观者更觉得他悲情,就如同我们带着遐想去怀念历史上任何一位失败的英雄一样。

    因此,情怀派去谈论王石的情怀的时候,无疑是片面了,甚至某些地方偏差了,因此导致了旁观者的反感。

    比如,情怀派讲到王石的企业家情怀,并将他的游山玩水、看似无为的行为都当作企业家情怀,无疑是把错了公众的脉搏。

    首先,局外人、旁观者会真正关心王石如何运作万科、发展企业的精神乃至细节么?他们更关心的是作为人、作为男人的王石。其次,真正打动和吸引公众的,也正是作为人、作为男人的王石。

    那么,情怀派真正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情怀了么?王石是否真正地具有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几种生物之一,尤其是现代资本市场中的企业家,而中国当今资本市场的大企业家,无疑是复杂之最。评论王石,可以多角度,多方面,但绝对不可能像目前的舆论导向那样,简单地将之定性为好的或坏的。

    仅仅就企业家而言,什么是一个能建立企业、促进企业和有意识地让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优秀企业家呢?马克斯•韦伯在其广为流传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当中阐述得非常清楚。

    他讲,资本主义精神的实质内核是理性精神,尤其是新教这种宗教背景之下的理性,即创造财富,而不享受财富:

    创造财富是为了表达对上帝的虔诚;而奢侈享受浪费等行为是羞耻的,是一种不能够被上帝选中的恶行。

    这种精神包括精明能干、精打细算、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等等精神,这些品质为马克斯•韦伯所描述的资本主义早期的发展和财富基础积累创造了重要条件,成为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重要的的伦理和精神基础。

    当然,新时代里资本主义也有了新的发展,奢侈腐败逐渐成为资本主义代名词。

    一方面,资本和财富大量积累,像耀眼的太阳一样也使资本家自身眩晕;另一方面,上帝失去了绝对的权威,人们创造财富,不再是为了向上帝证明自己的虔诚,而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财富的目的也可能是慈善,但也可能是奢侈享受。

    反正,财富那么多,而再没有上帝再审视良心。

    马克斯•韦伯所描述的资本主义早期的精神状况和新时代里资本主义的新面貌,也许可以用王石那一代企业家和王思聪这样的富二代来对应。

    王石同他那一批出身于五六十年代的企业家一样,他们大多自身精明能干,形象低调朴素不奢侈,甚至有时候到了不修边幅、形象不佳的程度,在企业的发展上能有自己的想法并有能力将其变为现实,基本上符合上述企业家精神,可以称之为“创一代”。

    因此,王石的的确确具有企业家的才能,也具有企业家的情怀,只不过并不是挺王派、情怀派抓住的那些点:比如去剑桥游学、去爬山、去游山玩水、去无为逍遥……这些并不是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内核,甚至并不是一个企业家所必须的。

    而王思聪这种“富二代”,虽然因为继承企业而成为“企业家”,自身也可能拥有较强的管理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甚至比他们的父辈更为强大的公关舆论能力,但那种作为企业家内核的企业家精神毕竟不可能再在他们身上寻觅到。

    他们既创造财富,也享受财富,在生活上更为精细和高雅,也更奢侈和腐败,在这一点上,他们更甚于父辈,也更接近资本世界的主流。

    因此,某种程度上讲,王石是具有情怀的,然而,一种情怀无法超越他的出身,无法超出他成长的时代。王石的情怀,必定要让位于更符合资本市场潮流的所谓规则。

    王石的悲情,在于没有按照流俗的那样,去在一个合适的时刻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王石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

    当他离婚而与田朴珺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已经不亚于虎口脱险了,因为这根本上这无异于入赘豪门、充当劳动力的女婿,翅膀长硬之后,自以为可以独立门户,与新人美人相伴,何其艰险!

    当然这估计也是业内和外界对他有好感的来源之一。王石的智慧在于摆出了一副“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态度并昭告天下。

    如果他够智慧,功成身退,携美人继续游山玩水,游学欧美,那也成就了一段真正的业界的和爱情的佳话。可惜他又复出了,回归了,并试图在美人之外重夺江山。

    欲望和野心使他丧失了理性和自知,淡化了曾经的战战兢兢。看客们当然愿意期待惊险刺激、波折更迭、最后大团圆欢欢喜喜的剧情。可,我们眼中的好戏,是别人每天周旋其中的现实。

    有人说,王石自从跟田朴珺一起之后,就没正常过;还有人说,王石离婚后,日子就没好过过。这个并不是因为老天惩罚爱情和婚姻中的陈世美,而是资本和权力在驱逐不再属于中心的游离者、背叛者。

    靠近权力中心久了,错觉自己真正拥有了权力;站在高台上久了,错觉自己真正就是巨人。忘记了曾经的根基,背离了自己上位的规则,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现在就是王石还债的时候。

  3. 慧田说道:

    对王石事件的情况来看,总体分为“情怀派”和“规则派”两大派系。前者可以说是“挺王派”。他们大谈王石是中国企业界当中不可多得的人才、翘楚甚至英雄。

    在某种程度上,将王石界定为成为对抗流弊、革新企业、打造万科的里程碑式的人物。

    规则派则认为,王石自身原本就违反了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则,始终带着“土皇帝”或者“个人英雄主义情节”在运行万科,而且在事发之后还利用情怀和道德等与资本市场规则不相符合的说词来试图博取同情、争取支持。

    当今世界不仅是知识爆炸、信息爆炸的时代,甚至可以说是观点爆炸的时代。随着教育垄断的破除、技术的发达和生产力提高导致的教育资源的普及,只要愿意,人人都可以学习知识,人人都可以吸收和表达观点。

    这种情况下,主流媒体舆论的引导作用就更加凸显出来了。在现代社会话语权、舆论导向和媒体,都是由资本掌握的。在重大的政治、经济时事方面,媒体和舆论往往是统一口径,极少出现重大分歧的。

    但王石、万科、宝能系、股权这一起中国经济史上的大事,却连续多日持续着观点上的对立,而且并没有马上就能缓和下来,并给出统一“导向”和“说法”的迹象,这两种对立的观点仍然在微信、微博等舆论圈发酵传播着。这一情况,非常不同于舆论界的通常情况。

    如果我们将这一次王石事件的舆论反映将以往的某些金融银行业的事件联系起来,我们马上就能将此次王石事件定性,「它既无关乎情怀和道德,也不真正关乎规则和法制」。

    而只是和以往金融业、银行业等行业的重大波动一样,实质上是一次资本与权贵的内部斗争,而因为力量的胶着、情况的复杂、乃至斗争中某些天真的幻想和理想主义,竟使得资本所操控的舆论自身也出现了分化和对峙。

    按照道理讲,如果公众有清醒的头脑和认识,就绝不会认为,王石事件仅仅只是一件简单的股权更迭、管理模式之争,也就不会再围绕这些无足轻重的题外之话,争辩来争论去,试图争出一个正误高下。两大媒体阵营再PK,公众只需要静观就可以了。

    这次王石事件中的“规则派”本身观点是没错的。资本市场,尊重资本和市场的规则,是第一位的,其他的道德和情感,乃至情怀,都必须靠边站。规则派甚至认为,在资本市场中谈情怀,本身就是不符合游戏规则的做法。

    正因为在这一点上,规则派说得并没有明显的不对,所以我们在规则派的舆论当中,看到了对情怀派的“情怀”的大肆碾压。

    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做法,让作为旁观者的观众,原本可能对王石不了解、不同情的人,甚至对王石也凭空多了几份好感,因为王石根本上不可能规则派说的那样肤浅与不堪。

    然而,情怀派的情怀或者情感牌、道德牌,真地还能有效吗?

    王石事件出来后,比较醒目的一个事件就是,万科业主联名声援王石。任何有基本的思考能力的观众,在面对这样的新闻的时候,恐怕都会觉得荒诞搞笑、莫名其妙。

    在我们的印象中,万科的业主们也和所有的业主一样,是对房地产商人持有至少是无好感的态度的,虽然房地产商不至于像舆论中的那般恶劣,仿佛是真正敲骨吸髓般压榨房奴的万恶之源,但他们至少并非房奴们的利益共同体,相反,是利益的矛盾双方。

    每一次无论房价涨跌,新闻舆论都会马上出现一波波业主或还未成为业主的公众对房地产的咒骂,甚至用最愤怒和恶毒的语言。

    那么,为什么王石事件出来之后,业主们会作出如此荒诞不经的集体行为呢?这背后最大的原因恐怕仍然是一次舆论公关策划。

    然而,这样的策划反而起到了恶心观众的效果。在高房价、不断涨价的房地产形势之下,公众的情感和道德早已被各方压力、各种负面的示范行为消解掉了。诚如规则派所言,资本市场只讲规则,不讲情怀,甚至道德也并没有立足之地。

    那么,在资本不断剥夺人们的情感和道德的情况下,这个时候打出情感和道德牌,究竟还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恐怕观众更多地是一种反感。情怀派这种舆论策划不仅不能打击到对手,反而制造出对手。

    情怀派另一种比较醒目的观点是,认为给予王石尊重就是每个人的自重。这种说法更加莫名其妙,虽然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观点的逻辑。

    然而这种逻辑是十分孱弱无力的,背后隐含着的背景观点是:人人都是弱者、人人都缺乏安全感、人人都可能在某朝成为被碾压对象。

    这是一种不怀好意、充满恶意的威胁性逻辑——虽然,人们也有充分的理由把它当作一种善意的提醒。

    因此,情怀派讲到此处的时候,实际上对规则派义正言辞地喊出来的所谓规则和法制进行了间接地瓦解和粉碎。

    规则派抗的是资本市场的规则与法制的大旗。那么,中国目前的资本市场真的拥有比较完善的规则和尽可能维护市场公正的法制吗?

    王石等一批企业家的崛起,是建立在规则与法制基础上的,还正是利用了之前规则与法制的不完善呢?想必公众心目中都有自己的答案。别忘了,他们可是公众平日里口口声声所讨伐的手不干净的与权贵勾结的资本家。

    那么,规则派所力挺的宝能系,是否就是真正遵守规则和践行法制的资本市场的“纯洁无暇”的参与者呢?想必公众心目中也都有自己的答案。

    他们的崛起和壮大靠的是什么呢?难道同王石一派不是一丘之貉、甚至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吗?

    他们可以说王石不遵守规则,王石跟不上时代,并因此将王石排除出局。但给予他们这种力量的并非所谓资本市场的规则和法制,而是他们拥有更大的实力和权力。

    因此,王石事件与其说是资本市场规则和法制的作用,不如说正是在我国目前市场经济建设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资本为王、权力至上所导致的资本内部的权力更迭。

    说到底,王石事件和我们普通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吗?这一事件真的比英国脱欧离我们更近吗?两者带给公众的都是遥远的遐想,并且以旁观甚至娱乐的方式一笑而过而已。

    但不得不说,王石这个人是有些与众不同的。那也就是为什么,在同一批企业家中,王石往往能得到更多真切地关注。

    不能用成王败寇来衡量一个人,毕竟,在风云变幻的世界,极少人会从生到死都是王或寇。而当情感不能共鸣、道德不能提供较好的标准来引发同情、规则和法制只是成为选择性利用甚至精心打造的、为资本和权力效力的工具时,还有什么能充当评价一个人、一件事的尺度呢?

    王石的与众不同在于,他并非一个天生的、天然的资本家和权贵,因此,他不赤裸裸地作恶,不赤裸裸地展示野蛮、粗鲁和肆无忌惮。

    他有自己的能力、才华,甚至也有一些情怀,因此,他能比别人更具有亲和力地走向公众,更能接通公众的心而显得更接地气。

    虽然对于万科来说,中产阶级更有可能是它的业主,但王石本人的形象可以制造中产阶级对他自身和万科的更多认同。

    简单讲,王石虽然是资本家,但是一个比较有情趣、懂生活的资本家,这一点和中产阶级、小资白领等一大波公众是一致的。

    首先,在王石在对待财富和女人的态度上,王石并没有什么直接炫富的行为,有一定的格调,也表明了王石自身的优良品性,实际上,这也是王石那一辈企业家的共通性,朴素低调。

    尤其是在离婚事件上,王石颇有一种“不为江山为美人”的英雄情怀,不管他是不想带走财产还是不能带走共有财产,这一行为都是能让一大批观者产生好感的。

    所以在王石的离婚事件中,所有的同情给了王石的前妻,所有的恶意都给了后来的田朴珺,而恰恰这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人王石可以全身而退,坐拥美人、保有清誉,还能继续利用自己的地位在业界生存下来。

    其次,王石还利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剑桥游学,长期保持着登山等运动习惯,在王石的新浪微博上,头像用的是登山的照片,而微博的内容有段时间基本上都是花花草草,并配以百科全书式的条目解释。

    尤其在剑桥游学的一段时间,微博上的内容和评论都是诸如:王石这么忙,年纪这么大,还能学英语,去剑桥游学,去运动,保持拍摄花花草草的美好情怀,等等。

    这也是典型的为中产阶级、小资白领等赞赏拥护的生活态度。中国的房地产、资本家,早已被舆论描绘得粗俗不堪,此时王石这种形象的出现,简直就是中国房地产界、资本家丛林中的一股清流、一棵清新脱俗、明媚雅致的绿植。

    因此,相比较起来,作为资本家的一员的王石,他虽然没有积极的善行,但也没有主动直接作恶,更没有赤裸裸地展示他们不堪的一面,甚至还那么地健康、小清新、有情怀、乃至英雄主义。

    王石呈现给人们的,不是一个单调的、单面的资本家,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复杂的人。就这些,王石就要甩其他资本家多少条街啊!

    所以,当有舆论试图去把王石描绘得片面而不堪的时候,反而激起了我们的某些怀疑与同情。

    所以,当王石悲剧的时候,我们旁观者更觉得他悲情,就如同我们带着遐想去怀念历史上任何一位失败的英雄一样。

    因此,情怀派去谈论王石的情怀的时候,无疑是片面了,甚至某些地方偏差了,因此导致了旁观者的反感。

    比如,情怀派讲到王石的企业家情怀,并将他的游山玩水、看似无为的行为都当作企业家情怀,无疑是把错了公众的脉搏。

    首先,局外人、旁观者会真正关心王石如何运作万科、发展企业的精神乃至细节么?他们更关心的是作为人、作为男人的王石。其次,真正打动和吸引公众的,也正是作为人、作为男人的王石。

    那么,情怀派真正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情怀了么?王石是否真正地具有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几种生物之一,尤其是现代资本市场中的企业家,而中国当今资本市场的大企业家,无疑是复杂之最。评论王石,可以多角度,多方面,但绝对不可能像目前的舆论导向那样,简单地将之定性为好的或坏的。

    仅仅就企业家而言,什么是一个能建立企业、促进企业和有意识地让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优秀企业家呢?马克斯•韦伯在其广为流传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当中阐述得非常清楚。

    他讲,资本主义精神的实质内核是理性精神,尤其是新教这种宗教背景之下的理性,即创造财富,而不享受财富:

    创造财富是为了表达对上帝的虔诚;而奢侈享受浪费等行为是羞耻的,是一种不能够被上帝选中的恶行。

    这种精神包括精明能干、精打细算、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等等精神,这些品质为马克斯•韦伯所描述的资本主义早期的发展和财富基础积累创造了重要条件,成为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重要的的伦理和精神基础。

    当然,新时代里资本主义也有了新的发展,奢侈腐败逐渐成为资本主义代名词。

    一方面,资本和财富大量积累,像耀眼的太阳一样也使资本家自身眩晕;另一方面,上帝失去了绝对的权威,人们创造财富,不再是为了向上帝证明自己的虔诚,而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财富的目的也可能是慈善,但也可能是奢侈享受。

    反正,财富那么多,而再没有上帝再审视良心。

    马克斯•韦伯所描述的资本主义早期的精神状况和新时代里资本主义的新面貌,也许可以用王石那一代企业家和王思聪这样的富二代来对应。

    王石同他那一批出身于五六十年代的企业家一样,他们大多自身精明能干,形象低调朴素不奢侈,甚至有时候到了不修边幅、形象不佳的程度,在企业的发展上能有自己的想法并有能力将其变为现实,基本上符合上述企业家精神,可以称之为“创一代”。

    因此,王石的的确确具有企业家的才能,也具有企业家的情怀,只不过并不是挺王派、情怀派抓住的那些点:比如去剑桥游学、去爬山、去游山玩水、去无为逍遥……这些并不是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内核,甚至并不是一个企业家所必须的。

    而王思聪这种“富二代”,虽然因为继承企业而成为“企业家”,自身也可能拥有较强的管理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甚至比他们的父辈更为强大的公关舆论能力,但那种作为企业家内核的企业家精神毕竟不可能再在他们身上寻觅到。

    他们既创造财富,也享受财富,在生活上更为精细和高雅,也更奢侈和腐败,在这一点上,他们更甚于父辈,也更接近资本世界的主流。

    因此,某种程度上讲,王石是具有情怀的,然而,一种情怀无法超越他的出身,无法超出他成长的时代。王石的情怀,必定要让位于更符合资本市场潮流的所谓规则。

    王石的悲情,在于没有按照流俗的那样,去在一个合适的时刻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王石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

    当他离婚而与田朴珺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已经不亚于虎口脱险了,因为这根本上这无异于入赘豪门、充当劳动力的女婿,翅膀长硬之后,自以为可以独立门户,与新人美人相伴,何其艰险!

    当然这估计也是业内和外界对他有好感的来源之一。王石的智慧在于摆出了一副“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态度并昭告天下。

    如果他够智慧,功成身退,携美人继续游山玩水,游学欧美,那也成就了一段真正的业界的和爱情的佳话。可惜他又复出了,回归了,并试图在美人之外重夺江山。

    欲望和野心使他丧失了理性和自知,淡化了曾经的战战兢兢。看客们当然愿意期待惊险刺激、波折更迭、最后大团圆欢欢喜喜的剧情。可,我们眼中的好戏,是别人每天周旋其中的现实。

    有人说,王石自从跟田朴珺一起之后,就没正常过;还有人说,王石离婚后,日子就没好过过。这个并不是因为老天惩罚爱情和婚姻中的陈世美,而是资本和权力在驱逐不再属于中心的游离者、背叛者。

    靠近权力中心久了,错觉自己真正拥有了权力;站在高台上久了,错觉自己真正就是巨人。忘记了曾经的根基,背离了自己上位的规则,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现在就是王石还债的时候。

  4. 郑丽说道:

    1988年创立万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王石,只要在万科有难时,无论是在爬喜马拉雅山还是在剑桥读书他,都会分分钟回来解救万科。只不过,这一次,王石的命运与卡梅隆极为的相似。

    24号在“脱欧”公投之后,卡梅隆随即辞职,戏剧性的是周末超过百万公民要求重新公投,按照英国法律超过10万人的提议就可以递交议会,二次公投诉求的是“脱了后悔,重新来过”。老熊所想,卡梅隆此时估计是才明白“搞了半天是想通过公投把我搞辞职,绕这么大个圈”。

    23号晚上宝能首次针对万科重组表态,选择站长华润这一边,同属深圳的深铁这个白衣骑士看来是做不成了。王石从宣布不欢迎姚老板后,野蛮人从叩门到撞门,华润增持再到引入神铁,为了“利润”华润出尔反尔最后各方都自诩为了股东权益。

    独董华生微博说有人放下话“华润主导万科后,王石必须走。”华润则回应要核实华生言论的真实性和研究其合法性。华润这个国企很明显是来头不小而且盛气凌人。各股东、力量角逐之后,王石才发现自己是“隔壁家老王”,突然间万科没有一个股东是支持他的,华润本宝能站一起了,还有隔壁家老王什么事?貌似逼走老王,宝能、华润、安邦。。。都是赢家,而年近65的老王只不过是提前退休。

    虽然大局已定,王石辞职或离开万科的不选之选本身不代表什么,但是王石的理想主义情怀被资本和屌丝逆袭给打败,我们不得不感叹:职业经理人的理想化和王石个人英雄时代在万科即是终结又是开始。

  5. 郑丽说道:

    1988年创立万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王石,只要在万科有难时,无论是在爬喜马拉雅山还是在剑桥读书他,都会分分钟回来解救万科。只不过,这一次,王石的命运与卡梅隆极为的相似。

    24号在“脱欧”公投之后,卡梅隆随即辞职,戏剧性的是周末超过百万公民要求重新公投,按照英国法律超过10万人的提议就可以递交议会,二次公投诉求的是“脱了后悔,重新来过”。老熊所想,卡梅隆此时估计是才明白“搞了半天是想通过公投把我搞辞职,绕这么大个圈”。

    23号晚上宝能首次针对万科重组表态,选择站长华润这一边,同属深圳的深铁这个白衣骑士看来是做不成了。王石从宣布不欢迎姚老板后,野蛮人从叩门到撞门,华润增持再到引入神铁,为了“利润”华润出尔反尔最后各方都自诩为了股东权益。

    独董华生微博说有人放下话“华润主导万科后,王石必须走。”华润则回应要核实华生言论的真实性和研究其合法性。华润这个国企很明显是来头不小而且盛气凌人。各股东、力量角逐之后,王石才发现自己是“隔壁家老王”,突然间万科没有一个股东是支持他的,华润本宝能站一起了,还有隔壁家老王什么事?貌似逼走老王,宝能、华润、安邦。。。都是赢家,而年近65的老王只不过是提前退休。

    虽然大局已定,王石辞职或离开万科的不选之选本身不代表什么,但是王石的理想主义情怀被资本和屌丝逆袭给打败,我们不得不感叹:职业经理人的理想化和王石个人英雄时代在万科即是终结又是开始。

  6. 星辰说道:

    冥冥之中有天意,2016年王石先后遭遇了万宝之争和华万之争下的“驱王运动”,随后王石在27日的股东会上发声:我还不太成功,希望郁亮可以代替我。

    2014年王石给75岁高龄创业的诸时健拟了个响亮的番号。叫“中年的延长”2016年,王石65岁。开始有机会步入到属于自己的“中年的延长”。

    王石在为《诸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一书的序:我为什么推崇诸时健。一文中写道: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上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一个70多岁的老人创业,大谈80多岁以后的场面,展望六年后的漫山遍野,褚厂长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企业家的一种精神,一种在前进中遇到困难、并从困难中重新站起来的精神。

    今天的王石遇到了同样的危机,我并不支持王石般带领管理层越位管理大股东,尤其是把自己的战争燃遍整个万科,祸及所有股东。抛却创始人的特殊标签,王石只是职业经理人。

    王石此前多次声称可以带领万科管理层出走,可以再造一个万科,但事实是房地产行业再造一个万科的可能性几乎是零,新的团队很难再获得那么多优质土地用以发展。我们相信可口可乐的工厂如果一夜间被烧化为灰烬,可以东山再起,但是新的团队想要在地产行业重新获得领导地位几乎是天方夜谭。经济学家吴晓波上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

    今天我无意评论万科管理团队以煽动式的言论来看待股东及资本。无论是管理团队还是资本都不是奴役关系,而资本若被管理团队驱使或更加危险。。双方共同遵照的应该是法制和规则。

    当王石摒弃俗世成见迎娶了田朴珺,已经向世界大声宣告了他的态度。此番华润、宝能不按常理出牌,王石先生也无需大动肝火。虽然这次是一种近乎悲情的驱逐,但王石先生或将因此被推向神坛。

    诸时健先生已经88岁,再创业超过14年。此时的王石还有23年可以划一片属于自己的哀牢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