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海:在理性的商人与情怀主义者间 我会选择投资前者

情怀,大概是今天的创业者最容易亮出的万金油,不仅可以促销,还可以当作挡箭牌。

意见相左的创业老臣离开,创业者说“我们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观不同”;拒绝了自己hold不住的合作,创业者说“我们要专注”;不愿意失去老大地位而拒绝并购,苦苦拉力烧钱战,创业者说“在我心里,这是一家百年老店”。

去年12月,有人问我一年中印象最的采访,我想了想说,应该是吴长江吧。(回复“任性”,查看《创业成功 两手空空 企业家中的花样作死冠军》)他是个商业上的奇才,却是个糟糕的创业者。十年三次风波,他与联合创始人割袍断义,与PE投资者反目成仇,与曾经一拍即合的“知己”对簿公堂,最终至自己身陷囹圄。他说“这一切都是为了雷士照明”,为了他的情怀。

可能,你说的不是情怀,只是你的欲望或者恐惧。

下文由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口述,林默 采访整理 曾首发于《中国企业家》杂志。

《在理性的商人情怀主义者间 我会选择投资前者》

自从雷军先生开了个头,整个创投圈就都忙着找风口,其实喜马拉雅的风再大,最多是对气候有所改变,跟站在此地的你我也没什么关系。创业者们找风口时一定要接地气,要看清自己所处的生态环境。

我常以千层饼和披萨饼为案例,比拟中国与美国的社会。美国的传统行业大多已经非常发达了,在此基础上构建新的技术进步,产业结构像个披萨饼,料都摆在上面。而中国不仅高科技尚不成熟,即使在传统行业,也是不成熟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像中国社会的搅拌器,到2014年6月时,中国的网民超过了6亿,已是美国人口的2倍,移动互联网在短时间内,让中国的网民人数翻了番。传统行业的新机会来了,高科技的曙光也照进来了,形成的是千层饼的结构。结构不一样,创业的机会也不同。

此前我主导投资的优信拍,是一家做二手车拍卖的公司。优信拍的美国同行们,业务的主线在线下,线上交易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优信拍的模式,则是以线上交易为主切入的。这背后的原因,并不是互联网颠覆了国内的二手车拍卖市场,而是因为美国很早就进入汽车时代,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他们也已经有了完备的二手车交易市场。而中国的汽车时代与互联网时代几乎是同时开始的,二手车拍卖可以直接以互联网为工具切入。两个社会的产业结构、区域结构不同,决定了商业项目不同的发展路径。

今年是我做投资的第12年,也是我经历过的中国创投环境最好的时代。这个好的评判标准,不仅是在今天,每个有想法的人,都可以更容易地找到钱,在更轻松的环境里尝试。更是因为在今天,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关系日益成熟。2003年,我转型进入创投圈时,许多人并不知道VC是什么,那时做投资的机构少,钱不好找,在厚厚的Term Sheet背后,投资人拥有更强势的话语权。即使在几年前,大家还经常听说创业者与投资人因对赌协议发生冲突。而今天,越来越多的投资人都在慎用对赌协议,创业者与投资人在业绩的增长、股权比例等问题上,都变得更加理性。

很多投资人喜欢以创业导师的头衔加之投资人,我个人并不喜欢这个称呼。投资人真的能成为创业者的导师吗?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创业者才是对自己所在的细分行业有更深刻的理解、对于企业的走向有着更强判断的人。我也一直告诫自己和愉悦资本的同事们,作为投资人,最重要的是与企业家建立信任关系,并协助企业在发展的重大环节上,做正确的决策。

我最欣赏的投资人与创业者间的关系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在我12年的投资经历中,与我有过合作的创业者,我们大多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样的友谊与信任,是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石。

几年前,我投资的一家公司在进行新一轮融资,即将入场的策略投资人在交易close前的最后一秒,要求追加一票否决权。这是让创业初期的CEO很崩溃的一个要求,但如果不接受这个条款,公司即将开始的战略布局向哪里寻找资金?在这样的时刻,投资人与创业者要共同面对,为企业提供过桥贷款,寻找新的投资人。

眼下有很多公司正忙着拆掉VIE构架,以求回归国内的资本市场。此前,我也建议过几家游戏类的公司回归A股,原因是他们确实遇到了估值低的问题,美元市场并不能充分理解中国游戏公司的估值。但拆红筹不是一贴灵,在当下这个热潮下,我并未刻意建议过任何一家拆除VIE构架,以求回归A股或挂牌新三板。资本市场总是有窗口期的,上市门槛低、高PE、高估值的行情不会长期存在。很多早期公司还需要长时间的成长,下一轮融资时他们会发现,人民币基金还不如美元活跃。况且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下,币种和市场的估值优势不太可能长期存在。眼下如此多公司拆掉了VIE架构,如果在他们准备回归时,A股的窗口期关上了,那时它们将面临既无法在国内的资本市场取得融资,又不能回到美元市场的尴尬处境。

今天这个热闹的市场中,多了许多新的现象与玩法。比如说越来越多的大宗并购,被寄予了很高希望的众筹模式。

滴滴与快的在情人节宣布的“在一起”,此后的58与赶集合并,让大家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逐步接受“快意恩仇”的变局。

这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是一个有难度的转变。中国的传统社会中,有士农工商的阶层划分。主流的价值观推崇“士”的气节,商人则是一个社会地位很低的阶层,因此中国也鲜有本土化的企业管理文化传承。改革开放以来,新兴的创业者、企业家们,试图从政治文化、军事管理中寻求企业管理经验。

这样的借鉴有一定的道理,却也会导致企业管理者混淆企业治理与政治关系,混淆商业利益与个人情怀。尽管企业的命运通常与创始人的理想有着紧密的关系,但作为投资人,在一个理性的商人与满满的情怀主义者之间,我会选择投资前者。

当这种观念错位延展到并购的环节,受前两种文化影响的创业者,通常不愿意接受并购。因为并购意味着政治的唯一性受到了威胁,创始人的百年老店的情怀也受到了挑战。这样的反应是与经济性原则冲突的。而眼下大宗并购交易的增多,意味着国内的创业者正在回归商业的本质,大家都愈来愈趋于理性。

大概一个月前,吴晓灵提到了在《证券法》的修改中,会给众筹以法律地位,于是市场中有了众筹是否会颠覆VC的讨论。在我看来,产品众筹作为一种营销手段已经比较成熟,但是股权众筹的模式能在创业企业的融资中发挥多大的作用,还需要探索。眼下有关股权众筹的尝试中,大多需要一个领投人的角色,那么问题就来了。面对一个顶级的投资标的,领投人为什么要匀出部分股权,与他人合投?而如果未来的制度设计上,弱化了领投人这个角色,那么参与项目的一众小微天使,是否愿意为一个他持股1%的项目,对接自己100%的资源?

在这个乱花迷眼的时代,如何进行投资布局,是让人焦虑的问题,大家都在围绕着TMT行业拼命地看案子,但对于垂直行业的界限划分,似乎正在变淡。

对于投资标的的筛选上,我依然坚持聚焦根据地的策略。一个投资人,如果没在一个行业中投资过足够当量,覆盖频谱足够广的公司,你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始终不够深刻,你也缺乏在这个垂直行业中的人脉,不具备资源整合的能力。愉悦资本选择的投资根据地,是我们团队在过去数年中有着丰富投资经验的汽车和游戏领域。我们希望在聚焦根据地的基础上,得以利用乃至拓展根据地。如果一直跟随着热点投资,那么这家机构将始终处于“流寇”的状态。

在这两个主根据之外,垂直类的电子商务、健康产业与分享经济、体育也是我们极看好的领域,也正在试图在这些领域内做一些系统性的投资与布局。

越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火热的市场,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越应该不断去反思自己的每一个判断,保持清醒独立的思考。巴菲特先生说,生活就像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一块湿的雪和长长的山坡,让时间成为你的朋友。以这句话,送给一线的投资人,以及奔跑的创业者们。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不要忽悠投资人!融资过程中数据一致性的价值

创新工场孙志超:你以为你的创业团队能够打动投资人,其实…

国外投资人为何纷纷看好网络媒体?

知名投资人王功权:一流的VC品牌是怎样建立的?

梁海明:明星投资赚钱多还是亏钱多?

在线教育51Talk为何能让徐小平和雷军投资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