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过江龙再强,也打不过地头蛇

中国互联网企业从来不怕与外国企业竞争,腾讯与MSN、阿里巴巴与ebay、百度与谷歌均是以中国企业胜利收场,因为中国企业决策和执行效率要快得多。

日前,深圳市委举行了一次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学习会,由马化腾亲自授课,题目是:《腾讯对“互联网+”的思考》。以下为重点内容:

中国互联网经济潜力巨大

互联网产业的国际竞争主要还是“中美对抗”,中国的网民数量是6.43亿、美国是2.8亿;手机上网用户量中国5.27亿、美国1.77亿,但是信息经济规模中国为2.18万亿美元,而美国达到了7.43万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互联网业务范围主要集中在国内市场,这也意味着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仍有非常大的国际市场空间。

对于国内市场而言,“互联网+”的产业带动效应不容小觑:

从社会层面来看,互联网+即将助力政府提高公共服务能力和治理水平,推进政府信息公开以及数据公开。市政府与腾讯公司战略协议中的“互联网+民生”正是题中应有之义。

从产业层面来看,“互联网+”将带动新型产业发展,整合社会资源,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等。

从基础设施层面来看,“互联网+”将倒逼运营商网络建设以及智能终端的生产与更新。

“互联网+”在与一产、二产、三产结合之后,可以重新梳理生产关系,从而迸发出更大的生产力和社会效应。因此,无论从社会需要还是发展形势来评判,结论都是中国互联网经济潜力巨大。

“互联网+”要先做减法,才能加进新东西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一年前微信红包作为一个小产品试验,却引爆了“社交+支付”的爆发力,现在每天有约5000万元分装在两亿个微信红包中发出,春节期间这个数字就更夸张了。其实,微信红包的模式也可以复制在保险业,朋友之间通过社交来购买保险,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此外,“互联网+证券”也是下一个发展方向。

腾讯最厉害的武器还是微信和QQ“连接一切的能力”,尤其是微信。“互联网+”要先做减法,才能加进新东西。以前腾讯做了很多尝试,也碰过壁,要想长远发展,还是要放弃一些东西。

未来,腾讯将瞄准核心业务“连接”和“内容”。所谓连接即是通过微信和QQ连接人与人、人与设备、人与服务,互联网+金融正是连接人与服务的模式。“内容”生产主要是音乐、文学、影视、动漫、新闻、游戏,现在重点推动音乐走向正版化。

BAT生怕漏掉下一个“风口”

移动互联网也就是智能手机的普及给腾讯等企业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手机之后,下一个智能终端是可穿戴设备、家电还是汽车?谁也没办法给出一个确切答案。

如果智能终端布局不利,将会给整个企业带来毁灭性打击。目前,特斯拉生产的智能汽车给出了一个新的猜想,就连苹果也在“招兵买马”,准备在智能汽车制造方面有所作为。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纷纷布局互联网汽车基金,生怕错过了下一个“风口”,导致灭顶之灾。

过江龙再强,也打不过地头蛇

在互联网+交通领域,一年以前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掀起补贴大战,“打”得如火如荼,双方骑虎难下,最终以合并收场。就在双方握手言和之际,外国巨头优步(uber)进场了。中国互联网企业从来不怕与外国企业竞争,腾讯与MSN、阿里巴巴与ebay、百度与谷歌均是以中国企业胜利收场,因为中国企业决策和执行效率要快得多,有的企业一天可以做好几次决策。但是,优步的“路子更野”,会不会是一个例外?

腾讯在互联网+交通领域内的布局不会松手。我跟员工们说,过江龙再强,也打不过地头蛇,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周鸿祎:雷军最忌惮的人是马化腾

贵阳大数据博览会:马云马化腾雷军周鸿祎等大佬都说了什么?

马化腾演讲实录:腾讯若无微信可能面临灾难

微信:马化腾美梦梦碎, 马云噩梦梦醒

马化腾:未来十年现金和信用卡消失一半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1
    创业维艰

    我在1998年注册了腾讯公司,当时父母都没有想到,他们说:“你这个书呆子还可以去开公司啊。”所以他们建议我找合伙人一起做,可以弥补自身的缺陷。

    我对产品比较在行,当时懂计算机的人不太懂通信,懂通信的人不太懂计算机,我刚好在这个跨界中间。张志东绝对是学霸,实践能力、工程能力很强。陈一丹是政府部门出来的,对政府接待、行政、法律很了解。曾李青长得就像老板,出去别人握手都先跟他握。我的名片只写工程师,不敢写总经理,怕人家觉得你们这公司玄乎了。

    当时在深圳,像腾讯这样的公司有上百家。我们的主要业务是为深圳电信、深圳联通和一些寻呼台做项目,副产品是QQ。QQ最早的名字叫「网络寻呼机」,最早的图标就是一个「BP机」。我们开发出来这个产品是想卖给别的运营商,可是价格一直谈不拢。

    产品在自己的手上,用户又疯涨,运营QQ所需的投入越来越大,没钱买服务器,这逼得我们很早就要想怎么有造血的能力。我们夜以继日地接一些琐碎活儿,为的是能够赚到一点点钱,用来养活QQ,比如我们要向通讯局交服务器托管费等。

    此外,我当时也四处去筹钱。找银行,银行说没听说过凭「注册用户数量」可以办抵押贷款的;与国内投资商谈,对方关心的大多是腾讯有多少台电脑和其他固定资产。1999年下半年,我拿着改了6个版本、20多页的商业计划书开始寻找国外风险投资,最后碰到了IDG和盈科数码,他们给了我们400万美元。有了这笔资金,公司就买了20万兆的IBM服务器,那时放在桌上,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2001年的时候,前几名的互联网公司都上市赚钱了,QQ注册用户已经达到2亿,但缺乏现成的收费渠道,我们心里也很着急。这时候中国移动推出的「移动梦网」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状态。我想到通过与运营商走二八分账的协议实现业务增长(运营商20%,腾讯80%),2002年,移动QQ占到腾讯公司整体业务收入的70%。

    之后我们继续以较低的成本开展新业务,并且在新业务和功能方面,通过即时通讯增加客户粘性,而不是分散精力,因为这是我们和其他国外工具竞争的筹码。

    那时候MSN很强势,基本上大家认为QQ是死定的,只是什么时候死而已。但我们针对国内网络结构做了大量的优化。我们传文件很快,有聊天室,包括我们的头像是个性化的,口碑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讲这段历史,其实是为了说创业最开始的第一步是要生存,先能生存下来,但这也是最难的。你要创业的话,第一个想法是第一年的工资怎么办,你第一年的收入怎么着至少房租得交吧?房租水电你能不能挣回来,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东西,所以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什么领导力的,因为这个公司能不能走下去都很难说,小企业的成功概率算下来是很低的。现在创业的这个条件比当年好的太多太多了,但是因为门槛低了,竞争也更加激烈。

    这里我也有两点建议供你参考:

    1)、创业初期一定要集中资源解决一个用户痛点。

    我几乎每周都会收到一些邮件,“马总,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可以帮你创造100亿的利润,但我要面谈。”一般这些人想法都太大了,其实创业者就要将自己的想法聚焦一些。

    2)、留意跨界所产生的机会。

    现在我们提互联网+,谈论更多的是两个领域之间是否存在机会,那是蓝海,跨界的部分如果你两边都懂,就有很大机会。

    2
    自我颠覆

    很多人说腾讯是最早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的公司,指的就是微信。微信的确是唯一一个在手机上开始做的,并且是以手机为主的,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

    以前都是在传统互联网上做好,换掉屏幕,转到手机上。但微信反其道而行之,为什么反而特别有魅力呢?因为这个产品让我们看到很多独特的体验。它充分利用手机和PC的区别,把移动端变成人随身的一个器官。

    微信的诞生源自于腾讯的危机感,因为微博的出现,还是从社交切入,对于腾讯来说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当时腾讯内部有3个团队报名做一款能够对抗微博、能够解决PC到移动端的产品,最后一个团队做出来了微信。

    坦白讲,微信这个产品出来,如果说不在腾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话,是在另外一个公司,那我们可能根本就挡不住。回过头来看,生死关头其实就是一两个月,那时候我们几个核心的高管天天泡在上面,研究产品。

    微信的第一个版本没有做通信录匹配,当时中国联通说你做了,就触红线了。那好吧,不匹配,然后出来的东西就好像一个阉割版的QQ,没有意思。即便这样,正在广西、云南开会的中国移动知道了也立刻打电话给QQ无线说,这个东西谁做都可以,腾讯做就不行,我们在别的地方要惩罚你。

    后来市场竞争起来了,国内出现了好几家同类产品,我说不行了,不管了惩罚也要做,于是通信录便加进来了。这样用户加入微信之后,看到有好朋友冒出来,互动就高了。

    因为这些缘故工信部压力很大。我就问工信部,我说如果你能出一个命令禁止微信也可以,我还有手机QQ,我不怕。但是封掉微信,国外的那些软件就进来做了。

    微信做起来后,有件事情让我感触很大,原来我们有一款老游戏,是单独的一款手机游戏,叫节奏大师,是音乐类的,已经上线一年多了,日活跃70万,一放到微信上立刻变成1700万,这就是社交的力量。

    经历了这些危机和转型之后,我有一个比较大的感悟,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企业表面看似好像牢不可破,其实都有大的危机,稍微把握不住这个社会的趋势,就非常危险,之前积累的东西就很可能灰飞烟灭了。

    很多人问我潮流来了怎么办?大家都知道要改变,但是好像做不到,因为有时候会跟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者说基因DNA不适应。我的做法就是给自己多一个准备,例如开一个另外的部门、另外一个分支,调一些团队,做一些可能跟现在已经拥有的业务有矛盾的事,不妨去尝试,因为你主动放弃不做,市场上的对手就一定会做,这还不如自己先试一下。

    3
    产品思维

    其实抓住机遇只是一个开始,对于互联网企业,产品才是王道。但这是一条孤独之路,你往往需要用最笨的方法才能最快地跑完全程。要像「小白」用户那样思考,并每天高频使用产品,不断发现不足,一天发现一个解决一个,就会引发口碑效应。

    另外,创始人要抹掉身份去用户那里「潜水」,听取不同的声音和反馈。我每天都会体验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也爱给产品部门挑错,最后到了自己一看到成品,就知道写代码的人有没有偷懒。

    在腾讯,有一个「10/100/1000法则」——产品经理每个月必须做10个用户调查,关注100个用户博客,收集反馈1000个用户体验。他们必须每天都到各个产品论坛去「潜水」,不仅如此还要去搜索微博、博客、RSS订阅,因为高端用户不屑于去论坛提出问题,做产品的人就要主动追出来,去查、去搜,然后主动和用户接触、解决。这样,三个月后,产品就会慢慢逼近那个很有口碑的点。

    有了这些基础后,该做的就是把人性化的思考加进来,一同打磨产品。在产品中,有很多东西看着很好,但是并不是应该做的。比如,微信选择不做「在线」、「离线」的概念。第一,因为手机移动端一定是「在线」的,做一个「离线」画蛇添足。

    但为什么也没有显示「在线」呢?这里面又考虑了很多细微的区别,消息送达后,你收到了还是阅读了,这个功能我们可以做出来,但我们希望人们在便捷的时候,又保持一份隐私。

    后来我们也收到了很多人的建议做一个「已读」,但这样发的人爽,接收的人不一定很爽。这里面其实是很复杂的,不单单是一项技术或者是一个软件的水平,很多是要靠对人性的把握。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语音搜索,我们没有作为重点去做,这个功能看起来方便,其实未必,比如一个人对着手机说我要去干嘛干嘛,好傻,人一多我都不好意思这么说,而且也不私密,宁可多按几下。

    当然,我们也走过很多的弯路,后来我们发现复制别人的路径,最后往往是失败的。我们的团队曾经照着百度做搜索,人家有什么我们也做什么,没有想到别的路径,所以并没做起来。但搜狗就很聪明,他说我拼搜索拼不过你,我就拼浏览器,浏览器靠什么带?输入法。输入法带浏览器,浏览器带搜索,开辟了另外一条路,就比我们做得好,而且人家花的钱是我们的三分之一。

    像我们电子商务原来团队是照淘宝做,产品是一模一样的东西,最后越做越没希望。包括我们的微博,虽然说活跃量跟新浪微博差不多,但是始终没办法突破,最麻烦的是新浪微博也没突破,跟着别人走到死路里去了。

    4
    我最大的担忧

    每一个身处互联网行业的人都会有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这里产品和用户需求变化之快,对研发技术能力的依赖之深,都是史无前例的。这里没有侥幸,没有永远的第一,甚至也都没有对错,只要用户没兴趣了,你就会被淘汰掉,这是互联网行业的残酷。

    有时候,各个行业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一个会冒出来。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这是自己最大的担忧。虽然我们干这行,却不理解以后互联网主流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

    而且用户的需求和喜好瞬息万变,95后、00后人群的需求是什么?我们每天都在研究。包括微信,没有人保证一个东西是永久不变的,因为人性就是要不断更新,可能你什么错都没有,最后就是错在自己太老了。怎么样顺应潮流?是不是没事把自己品牌刷新一次?

    我的看法有两点:

    1)、如果你自己不理解,那你应该找能理解这些的人让他到前面去闯,让他们多和年轻用户接触,了解需求。我现在有时候就去问小孩,测试一下,这个产品你会喜欢吗?再问他的小伙伴喜欢吗?他们有时候比我们还看得准。

    2)、通过投资一些这样的企业和产品。在这些投资中,看不懂和后悔的经历最令我深思。我记得Facebook最初上市的时候,自己通过私人银行拿了一些股票,熬啊熬啊到最后还往下掉,都快跌破当时拿的那个价钱了,后来终于上来一点之后,熬不住了,25块就出手卖掉了。

    当时我都觉得Facebook很难商业化,但人家最后就做到了,并且金融广告、社交广告的水平还是全球一流的,当然这也得益于各种各样APP需要大量广告。所以这也很令人感慨,即使我在这个行业内的,都会看走眼。

    还有一例就是Instagram,我投了点股票,现在说起来很后悔,当时这家公司的股票还不到1美金的时候没投。当时他们只有几个人,我们副总裁说,这个公司不太靠谱吧,在靠近海边的一个玻璃房子办公,外面都看得见,扔个砖头就可以把电脑全拿走了。但后来它的数据增长不错,我们是在它8亿美金估值的时候进入的。

    我试着研究它火在什么地方?发现12岁到18岁的女性用户很喜欢这款产品,它的服务类似微信,但是不发消息,全部是拍照片,只能按着才能看,你一截图,对方就会知道你在截图,这个软件打感知截图的卖点。我们当时几个人试着玩一玩,觉得很无聊。后来投资调查指出,用户觉得这个应用没有压力,就是消费照片,拍好玩的照片,跟大家打招呼,表示我的存在感。

    相信很多创业者会问,我为什么不谈谈钱的问题,因为传统行业会有资金密集型扭转的机会,但移动互联网基本不太可能。这个市场不是拼钱、拼流量,更多是拼团队、拼使命感和拼危机感。一切取决于你能不能做出精品,是不是最好的。

    文章来源: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素材来源IT时代周刊、虎嗅网、中国企业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