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投资人王功权:成功创业者要迈过哪些坑?

2015年6月10日,由快创学院、启迪之星联合主办,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中关村天使投资协会、泛泰思、和咖啡、北京市东城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北京市嘉诚文化科技融合孵化基地等多家创投服务平台机构协办、北京快投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承办的《快创学院王功权公开课》在清华科技园举办。上次王功权分享《知名投资人王功权:一流的VC品牌是怎样建立的?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讯 本文由快投会(kuaitouhui)整理所得:

第一,要避免模式陷阱:不要陷到自己给自己挖的坑里面

创业者往往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有的时候将自己的创业过程说得神乎其神,久了之后真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伟大,这是特别容易犯的错误。中国的创业者前仆后继热情洋溢,往往看到的是成功的马云,而没看到倒下的那么多创业者。

以前做微博的,北京有一个,杭州有一个。那个时候微博很火爆,提供新的创业模式,但是在分别拿到国际资本1000万美元后却都陷入困境,因为新浪出了免费的微博模式。就比如你是蒸馒头的,你的馒头特别好吃,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卖水的、把馒头免费送给用户的竞争者,这样你的收费模式就完全出问题了。我原来投资的奇虎360,周鸿祎做出免费360杀毒软件,于是其他杀毒软件便迅速出现困境。这种问题不一定是自己导致的,而是自己对未来模式走势估计不足带来的。

还有一个创业者,主要做社区服务,他说想做一个平台,把社区空闲碎片时间整合起来,这些时间可以用来创收,我严肃地说你把这件事情停下来,到目前为止,没看到哪个社区业主因为自己的空闲时间没有去处而痛不欲生。这样做完全一厢情愿,它不是真正的需求。

大家常常讲痛点,痛的那个点应该是每个人都真切感受到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想了很多办法不得其解,甚至为了解决这个事情不得不被迫做出一些事情,这才叫“痛点”。这种模式上的错误容易给大家带来非常大的问题,一定要注意不要陷到自己给自己挖的坑里面。

再比如O2O,这是今天时尚提法,但不构成特别的商务模式,自从有互联网之后,从网上到网下从来没停止过,网上假如是京东、百度这样在某个领域特别垄断的模式也行;网下这一块对传统不熟悉,不能和线下非常成体系的地下服务体系合作,自己又不能建成这样的体系,那么所谓“O2O”,两边的O都没有,只剩下中间一个“2”,我认为O2O要变成一个具体模式要特别警觉。

模式的创新是非常艰难的过程,有人用同样的东西说要建美甲,做理发,用同样的工具刨土豆,然后去刨萝卜,这不叫创新。创新是真正需要打破一些东西,甚至摧毁和打破原有产业秩序,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状态,就要想一想你的模式是不是适合对接投资,如果不适合,就迅速瞄准自己各个方面进行整体规划,要匹配资本共用方式前行,而不是盲目做资本市场冲刺。要不停拷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在走正确道路?

第二,融资作价过高的陷阱:和资本博弈 机构死得起,你死不起

企业稍有规模的时候,都想自己融资,特别是银行、政府那边的融资不好拿。大家都觉得现在资本市场蛮狂的,风险资本挺傻的,有点“钱多人傻快来”的味道。

但是,世界上的商务不管多么复杂都有一个基本常识:买卖。投资人都在资本市场上混了很久,不可能白给创业公司融资,创业者以为自己谈了一大堆,耸耸肩膀,称项目在国外有某种模式作为一种参照,就可以作价很高,实际上这非常危险。企业值多少钱大家在资本市场上都是有一定概念的,当资本市场上非常狂热、价格叫得非常高的时候,作为创业者要知道假如有泡沫,是要把自己放在泡沫最上面等着摔下来呢,还是坚持走在自己的路上。这里有涉及到资金管理的内部机制问题,大家可能不知道。

风险投资,管理基金的绝大部分是职业管理人而不是老板,这些职业管理人在考虑投资的过程中大部分会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说白了就是自己的饭碗,和很多国有企业干部是一样的,你做的每件事情考虑的是责任问题,假如企业在某个热门的方向上进行融资,我作为企业管理人,我遇到了我没有投进去,这对自己职业能力是一个非常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基金很想投进去,但是,不管职业经理人在创业者这里是什么说法,回去公司开会都摇着头说太贵了。但怎么办呢,不投就失去这个机会,投又价格很高,坏人都是逼出来的,做法是什么呢:我先投进去再说。

不是要那么高的价格吗,先投,一脚踏进去再说,比较专业一点的机构会跟你签署各种对赌协议,要求实现这个实现那个,你达不到的时候回过头就把你的股权对冲了。而创业者觉得这些协议等未来达不到再说,把钱先融进来。这里涉及非常大的危险:职业管理人投进去之后会跟他的合伙人说这是一个好项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决策者支持,现在投进去了,价格这么高职业管理人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如果在企业往前走的过程中没有达到预期的状态,那么竭尽推出你的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会面临极其大的压力,他会面临合伙人们共同的一个问题:当初你不是说这个项目很好吗?怎么会没有这么好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作为一个基金负责人想要自己下一个项目通过决策者支持是很难的。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呢,他会来折腾你,比如要在下轮融资中想办法拼命提高价格证明他是对的,或者会通过各种其他方式追求利益,总之,要把高价买的东西最后通过低损失补偿回来,减轻自己的风险,于是,创业者会发现股东里出现这种力量:天天琢磨着怎么把他的利益加大。很快就会形成团队和投资者冲突,演变为矛盾。

如果公司的下一轮是缩水融资,投资人是不会同意的,因为你缩水融资意味着他上一轮融资是错误的,此时,公司想涨价融资融不进来,因为你没有像原来预期想得那么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公司融资需要经过原有投资者同意,原有投资者就宁可不同意,给你放在这里,用我们的话就是“把你当作一幅画贴墙上”,这笔投资在基金管理上会永远被充当一个投资的权益挂在那里,哪怕最后失败了仍然可以提取资金百分之多少的管理费。

就像国企一样,哪怕那个东西烂掉也一定是属于我的资产,这样我就可以免责,最后你的创业团队只能获得这一轮投资,很难拿到下轮了,高价拿不到,低价投资人不同意。过一段时间一直把企业陷入很大的困境:企业缺钱,假如这时你的投资人说给你300万,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找别的钱投资人不同意,要的话投资人会说多长时间用什么样的价格再转成股份,就会用很便宜的价格转出股份,来冲抵原来做高价带来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在投资界屡见不鲜,几乎一个基金在投资投高的时候都会采取n多对策和做法来冲抵原来高价投资。这是一个基金后面一切运作习惯与思维方式,包括责任、利益机制问题,创业团队是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把作价做高了,你带来的风险非常大。

所以买卖要公平,任何不公平的买卖都会留下严重的后患。创业者在融资阶段和资本博弈的时候,创业公司死的可能性更大。因为机构会分散投资多家企业以分散自己的风险,所以真正出现博弈的时候,你死不起,机构死得起。举个例子,中国有个企业曾经要上市,但在路演的时候投资者决定不上市,因为作价太高,正好当时互联网严重下滑,如果上市的话,上市之日就是这些投资者投资错误的证明之时,所以这个企业死掉了,它叫:8848.中国电子商务最早的先行者,非常遗憾,最后投资人做决定不上市。大家会很奇怪,为什么不上市呢?比如它的价格是10亿美元,一旦上市价格就跌了,即便以后再起来,做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就要承担损失责任。

第三,快速成长的陷阱:企业管理成问题

首先,人员的迅速扩张。人员过了100人的时候管理模式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一个好的创业者有非常好的凝聚力,带着一批人前行,但是人少可以,人数成千上百的时候,自己的感染力会消失,确切地讲顾及不过来了,因此就要通过管理体系驾驭团队的运行,在这样的时候实际上对创业者是非常大的挑战。我过去有经历,我在万通做总经理的时候,人少我跟大家特别好,吃饭一起吃,唱歌一起唱,规模大的时候各种问题来了,不是通过个人魅力影响,而是通过管理机制,这个时候带来非常严重问题:如果一个创业者在这个问题上不进行训练是非常不容易过度的。

其次,多地域进行。跨地域运营会发现总部关键成员到外地拓展的时候,不如地方干得强,如何通过总部推动与地方结合,对创业者是一个很挑战的事情。比如台湾的企业,中国改革开放台湾应该是最受益的,因为同种同宗,而且各种优惠比较早,但台湾的企业在大陆的影响并不是大家预想的那样非常强,主要因为遇到的是政治文化、岛国心态问题,导致和大陆合作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台湾企业在大陆总体表现和它本身是不相称的。

最后,集团化困境。在北京的创业团队,往往在企业很小的时候就考虑全国拓展,其它地方企业全国拓展的心理并不像北京这么强,在北京的企业从出生时就考虑全国拓展,这是北京作为首都的中心集聚给大家带来的氛围,很容易变成集团化发展,明显的特点是,集团领导董事会,总部的董事局要领导各地董事会,这就涉及到股东关系协调、运作,涉及新的工作方式思维方法,常常出现的后果是,要么把地方的董事会变成形式,要么是集团的意志不能恰当变成公司意志,导致集团化效果没有效率。[更多: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

第四,关于全产业链:会造成资源不匹配

每次遇到企业要进行全产业链布局的时候我会特别警惕。实际上一个企业是不容易把握、驾驭全产业链的,“产业链闭合”这样的想法对创业者是非常危险的。这样的思维方式严重影响企业价值。要想进行全产业链,企业的产品从最初到最后涉及到非常多的工作环节,有相当的一部分是需要通过社会化进行的,企业不可能形成自给自足,有一些环节资源供给程度不同,有一些是需要市场合作才能不至于造成环节瓶颈,因此,一个企业实行全产业链闭合有时候会造成资源不匹配问题。全产业链配备资源有时候会出现资源匹配的瓶颈问题,会在全产业链布局之后成为严重的包袱。如果要进行全产业链布局,建议要格外警惕,可能说企业还没到需要进行产业链布局这程度,但却会常犯这样的错误。

第五,政商关系的陷阱

随着政府加强反腐,很多官员纷纷下台,差不多每位官员的下台,后面都跟着一批企业倒台,我们国家由于市场形成晚,企业的很多方面都需要政府支援。的确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正因为政府的进入才有今天经济的腾飞,但事情都有正反面,有时候也会带来一些问题。纯从商业危险来谈,要注意,当一个企业产品或服务出现虚假幻想起作用的时候会带来非常大的危害,你以为政府下一个令就解决了市场问题,但往往越是政府推动的越是市场需要程度不高的,如果市场特别需要某个行业,政府就不用去推动,因为它自然会形成自己的市场。企业最终还是要扎根在用户需不需要。只要你提供的服务或产品真的是必须的,会发展很快,只要是绕弯的,通过各种方式变来变去不一定是真正需要的。

本次活动上还有永逸健康、果蔬360、晶桥软件、DM+精准地推、大华融源、铭光正讯、天圣牧业、细品粗粮、小镇英语、物权交易所等10个创新项目在活动上与王功权进行了展示与交流。

美好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快创学院!抱团创业更精彩!

快创学院简介:

快创学院是北京快投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创业者商业培训机构,学院倡导快并快乐创业的理念。通过导师实战授课的形式,帮助创业者实现快速融资、商业模式优化和资源匹配!学院有200多位资深投资人、企业家担任创业导师,招生对象为创业企业负责人。学院已经有300多位创业者就读,2015年计划在全国招收2000名学员。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潘谈会:王功权和潘石屹谈的六个创业箴言

王功权:互联网已沦为传统行业 一半PE或将倒闭

萧三匝:回忆王功权

中央党校热议互联网+信息经济,何毅亭吴燕生孙雪涛出席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青普旅游王功权:投资人做久了会很苛刻说道:

    1991年,冯仑、潘石屹、王功权、易小迪、王启富、刘军在海南创办万通实业,“万通六君子”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创业群体。从万通总裁,到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鼎晖创业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再到遭遇人生中并不常见的波折,而后应邀加入阳光100,直到创立青普,王功权始终是业界谈论的风云人物、媒体关注的焦点对象。

    王功权从投资人转身创业,2015年5月成立青普旅游公司,用一年多时间筹备项目。2016年12月份,在产品还没有正式推出的时候,顺利拿到了2亿人民币的融资。

    以前轻轻松松投出去几十亿,现在融2亿人民币却要被人问到流汗。

    王功权为什么放弃十七年的投资人角色,一个老头子却跟年轻人一样从零开始创业呢?

    本期私木合伙人【思享】栏目,带来2017年1月14日,王功权在媒体训练营峰会后与几家媒体人畅谈的话语,他第一次真实地讲述了为什么从投资人转身创业者。原来,投资人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样风光,其实很苦逼。而创业者虽然很辛苦,但成功之后的收益比投资人更可观。

    私木合伙人
    干投资没有自己的生活

    我投资干十七年了,人家说七年之痒,我都十七年了。每天的生活方式我一想就能想出来: 拎一拉杆箱不停的、满世界的转。有时候刚下飞机,还没到家,接到电话说又有一个好项目,马上订机票就扑过去。然后等你坐到头等舱里会发现,身边都是其它机构的投资人,大家都是奔着那个项目去的,大家相视哈哈一笑。

    每次一有好项目就是这样,大家都抢。实际上做投资真的非常辛苦,发现好项目特别难。

    一个项目,很少说一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一定可以投,或者是一看就是非常不好的项目,根本不会投。绝大多数的情况是,这个项目还可以,很难决定是投还是不投?我们每周一开决策会,每次开会之前我的心情都非常不好。这让我很纠结,每个周一都面临着投还是不投的选择。

    干投资没有自己的生活,天天忙在第一线上,你不在一线跑,你就不知道最新的东西,变化特别快。知识更新速度要求特别快,然后跟你打交道的全都是CEO以上的人,全都是人精,你不管是谈事还是商务上,天天挑战你最高的智商。

    私木合伙人
    投资是养大别人的孩子

    天天这样去累,最后回过头来,这相当于带一个小孩儿,很小的时候你来照顾他,帮助他,最后等他当总统的时候一看,你还是个保姆,你知道吗?

    投资的公司一上市、一敲钟,晚上回到酒店一算马上就知道,我们的股份值多少钱,挣多少钱,都算出来了,我们管理者实际上赚得特别有限。实际上谁赚得最大呢?第一是成功的创业者赚的最大,第二是投资我们基金的人赚得大。

    我们管理者只有那么一点管理费,这里面的帐都是被人算过的。你再牛,管理费也就这么高了。我那时候死抗着收2.5%,当时很多著名的投资人都只收2%了。人家说你收的多,我说要是少我就不干了,我死抗着。

    天天这样忙,看到人家一个又一个的成功,一个又一个的企业家都在我身边起来了,回头我心里想,我现在创业的时候,我没看谁背着钱来跟我说,王功权你那时候帮我了,我现在投你点。

    私木合伙人
    投资久了人会变得很苛刻

    回过头来,投资久了会变成非常苛刻的一个人,我们这些人都很难相处。因为容易看到风险,见面之后连表扬你的时间都没有,上来就指出你的问题,就挑毛病,最后就变成了这样的性格。

    我女儿说:“爸,我这辈子死活不嫁给干风险投资的。”

    我现在创业了,融资的时候,人家(投资人)往那一坐,说:“老师今天向你学习来了”,然后就开始问问题。一开始问的还比较客气,然后越问越犀利,最后把我弄得满头大汗。你可以想象,我有多尴尬。

    那个时候我就想,我做投资的时候,原来问的问题都这么傻啊?!

    比如投资人问我:“你没有干过旅游啊,你做投资可以,你写诗词也行,但是你没有干过旅游啊,你怎么去理解这个事?”

    那我回答就是:“人类一直有两个事,一个事就是你干过,一个事就是你没干过的。如果人类社会只是说你干过的才能干的话,那到现在啥也没有。再一个不仅是我干,我还组织一帮人,组织懂这个事情的人一起做。”

    再比如,他们问:你们到目前为止,没有销售收入,你是怎么估值的?我心里想,我要是有2亿收入了还找你来融资吗?

    投资人转为创业者,我才发现,原来我坐在那边的时候问的问题,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是傻瓜问题,还有三分之一是谁都不好回答的问题。如果我再做投资的话,我只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能把自己该问的都问完了。

    私木合伙人
    搞自己的企业来钱多

    你想,万通我们这几个兄弟,我也不比他们傻,对不对?我投了这么多企业,商业经验比较多。你干投资,从赚钱上也不如搞自己的企业来钱快,来钱多。

    你知道吧,真正好的投资人的智商、商业能力不比创业者差,要不你怎么知道谁该投谁不该投呢?

    来源 丨懂懂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