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亦波:从易趣到经纬中国,禅变十二年

2003年7月,易趣以2.25亿美元卖给eBay。两个月后,易趣创始人邵亦波举家迁往美国,在美国定居。2007年,邵亦波成为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

对邵亦波产生的好奇,来自于我们联合创始人王壮在上周六早晨的创大会主持时说,Bo(邵亦波)这十二年花了很多时间去“生活”。而这样的状态让我很好奇,因为这和当时会场其他人所呈现出来的创业氛围截然不同。

那么,为什么他会在人生巅峰时期如此抉择?这十二年来,他在做些什么?思考些什么?下面是后来36氪和他的对话,主要聊了聊他这些年的一些思考。

人生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36氪:大家都比较了解的是当年你创办了易趣,后来2.25亿美金卖给eBay,但是接下来这十二年里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会在人生正处于顶峰状态的时候选择花更多时间在生活上?

Bo:首先要回到十二年以前。2003年的时候,我把公司卖了,有点像是退休了。倒不是计划好的退休,是当时家里出了点事情,就没有再把易趣做下去。其实本来是就算卖给ebay,还是想它做下去,当时要再做下去的话,可能今天电子商务就不是这个局面了,当然最后会鹿死谁手不知道,但是肯定会不一样。

但是为什么当时没有继续做呢?是因为我太太的父亲在上海去世了,很突然的,而且因为她的父母是为了我们搬到上海来,所以她特别伤心,马上就要离开中国。我记得易趣正式卖掉是7月份,然后9月4号出的事情,9月8号我们就离开了,出事四天以后,跟着棺材一起飞到美国去。

所以其实没有计划好说我就不做了,但是去美国以后,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奶奶又去世了,这就让我停顿了一下。如果当时没有这个停顿的话,可能我就一路走下去了,继续做公司、一直留在中国,也没有时间去反思一些事情。但就是因为被迫地停顿了以后呢,就想到,好像钱和事业也没有这么的重要,那人生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我觉得大多数人不去想的话,就惯性地做下去了,赚钱、然后养小孩,每天就这样过,也没有空闲的时间去想太多事情。我是被迫地有了这么多时间去想,同时也开始想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有一些迷茫,于是就开始想一些东西。

最早我想的东西是:人的快乐到底是哪里来的?

这是最早的第一个命题, 想要了解的是人的快乐是怎么的一回事?因为很多人很有钱,一点都不快乐,有些人完全没钱,也很快乐,好像跟钱没有太大关系,跟成就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就看了很多书,也跟一些人聊了一下,有些感悟。

所以被迫停顿了一下是第一个因素,可以有时间想一些事情。

第二个是,当时我觉得我已经是人生最顶峰了,公司也卖掉了,如日中天,我感觉我蛮快乐的,婚姻也很幸福,但是又感觉就这样了吗?好像应该要有的东西什么都有了,那人生就这样了吗?

后来有一个朋友跟我指出来说,Buddha(佛祖)最早也是出生在很有钱的家庭,20多岁的时候什么都有了,他后来就悟到一些事情。我也是有同样的感受(当然我不是说自己是Buddha,还差得很远),什么都有了,那人生就这样了吗?那我接下来一辈子做什么事情?

第三个是,生了小孩之后,也给我更多的机会去想。因为你要教小孩很多事情,如果你多想一点,就会想:到底为什么小孩要读书?读书是为了要赚钱,那为什么要赚钱?他们有钱了,他们不会饿死的,那为什么一定要赚钱?那不对,读书不应该为了赚钱,那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你想不惯性地去做,而是问自己为什么我要我的小孩这样活,问到最后也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并且这个事情对小孩来说更重要,很多时候对我自己可以马马虎虎去过不用想太多,就做吧,但真的想到比较深一点就发现说,我们人生在世,包括教小孩这个事情,确实需要想得比较清楚,不然是在朦朦胧胧过日子。

我记得有个修行的人说,我们其实每天是在睡觉,包括我自己,哪怕每天有做很多事情其实也是在睡觉,没有真正在活着,朦朦胧胧就过去了。

所以在小孩这个事情上,我觉得如果要做一个好的父母,要花这么多心血,那不要想错了,要想清楚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去做。小孩可能是第三个我想得比较多的点。

然后我这个人本身呢,可能也是比较好奇的人,从小时候学数学开始,到后来读物理,研究事情、去想事情,是我最有兴趣的东西。

所以就是这三个契机吧,第一个是有停顿了,然后是对快乐有好奇,什么是叫快乐?然后小孩这个事情,让我开始想得比较多。

36氪:所以后来你有结论吗?就是人生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Bo:我的结论是,可能是永远没有的答案的。我自己猜想是不会有真正的一个答案说,人生的意义就是这个。而且有的话,也不可能用文字来表达。

但我觉得,有几个方向是可以想的吧:一个方向是,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管是夫妻之间的爱,对小孩的爱,对朋友的爱,还是对整个周边的人的爱,肯定是人生意义的一部分。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些令人感动的事情,发生这些的时候你会想这肯定是有意义的。肯定是。

那拿了一个很大的支票有没有意义呢?拿之前可能会觉得一定有意义,但拿到之后不一定会觉得有意义,而人与人之间发生的感情绝对是有意义的。

我觉得很多时候大家会忘记这个事情——其实很多人赚钱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别人爱他、崇拜他、尊重他、看他很牛,说到底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感情,或者说,大的爱绝对是最核心的东西。这是第一个方向。

第二个方向是,很多时候,我现在表现出来的我,邵亦波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我。

什么意思呢?我觉得我们生出来以后,自己的灵魂都会在生长的过程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污染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所以需要有各种保护的措施。比如说,一个人的父母跟他花时间比较少,他就会觉得父母不在我身上花时间,是因为自己是不值得爱的,因为孩子都会觉得是我自己有问题,不会觉得是父母很忙才造成没有时间陪他。那如果有这个潜意识在里面,这个孩子长大以后就不是真正的他,而是在身边做了一个壳,要保护自己的壳。

每个人都会建造一个心理的壳,有很多研究也说了,我们会建立一个super ego。就像一个人外面包了一层东西,包装以后呢,他会以为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壳,这时候已经跟自己内心真正的东西已经脱离了,找不到了,他以为自己就是这个包装给别人看的东西了。所以有很大的不安全感。

我觉得一个人的修炼,就是能不能通过灵修或是别的某种方式重新去接触到自我,接触到自己真正的灵魂,我觉得这和快乐是很有关系的。

怎么说呢?英文有一个词叫authentic,意思是“真的”,就是他是一辈子在表演给别人看,还是他就是真正的自己。就像很多人喜欢DZ(张颖),因为DZ他其实是一个很率真的人,他是什么样的人,就表现出来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而不是觉得人家会喜欢什么样的,就表演给别人看。

其实各种宗教,包括佛教包括耶稣包括犹太教等等,都会说自然就是不用任何的做作,是很舒服、很自然、很简单的一个东西。这个很难表述,我觉得自己在几年里面,越来越真实。当然我不能说自己每一刻都是真实的,我做不到,但我现在比较会意识得到说,什么时候我不是真实的,哪个时间我是在表演。知道了以后,人自然而然就会变。我觉得一个人越来越真实的话,他越来越会快乐,很坦然、很舒服,这种感觉蛮难形容的。

所以我觉得是这两个方向吧,快乐的答案肯定在这两个方向里,或者可能还有别的,但我不知道,这是我发现的两个方向。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载体而已

36氪:那现在有什么事情是能让你获得成就感、或者说会让你觉得开心的?是在你说的这两个方向上渐渐找到答案吗?

Bo:这两个方向上的会有,但生意上的东西会有。现在很多人觉得佛教就是要去隐居,与世隔绝了,这点我不是特别同意。

我觉得我们生下来有很聪明的头脑,如果说目的就是不要去用这个头脑,而变成去住在山洞里去进修的人的话,就太没有意思了。修炼的本事应该是说,能在世界上做这些事情,同时又能够不忘记我上面说的这两个更核心的东西,两边都能够做到,而且最终可能是有机地结合的话,我觉得可能是比较有意义的东西。

所以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我们(经纬)有一个公司很成功的话,也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但是可能就是不能把它分开来看,如果有一个人完全钻进去想成功,忘记了其他两个东西的话,我觉得不可能有真正的快乐。那如果一个人完全去想后面两个的话,那世界完蛋了,就没有人去做事情了。真正有本事的人应该是我在做事情的同时,在尔虞我诈的中国的环境下,还是能够又能做这个又能保持另外两个,我觉得这个是最最深的境界,我感觉也是最对的方向吧。

36氪:那现在在经纬中国,你投资了很多公司,帮助这些公司获得成功,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让你兴奋的点有哪些?

Bo:首先我觉得我们希望是尽早地去介入这些公司,才有意义。如果等公司已经到了c轮、d轮、e轮的话,我们投个几千万美金占个3%、5%,就作一个比较纯的财务投资者,对我们就不是特别兴奋。如果我们是在公司第一轮什么都没有、就几个人、产品也没怎么做出来的时候,我们看准了这个方向看准了这个人就并肩去作战的话,就比较有意义了,我觉得是从“时间”上来说是这样。

第二呢,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给他一些帮助,我们不单单是做一个财务的投资者,而是上次我在会场说到这个shepherd / 登山向导,能够给他些帮助,帮他分担些东西,帮他少走些弯路,这个能做到的话我就觉得特别有意义。

第三是说,如果我们确实有很多公司成功以后,经纬就能在中国的创业里面起到推动的作用。现在中国做生意,有很多东西越来越没有底线,道德败坏,法律基本也用不着。然后呢,有一些坏的榜样,就是说他做了很多坏的事情,竟然也成功了,赚了很多钱,所以很多人其实越来越没有底线,而且竞争有特别激烈,如果别人没底线你有底线你肯定死,这个是很不幸的东西。

举个例子,有一句话很有名:vc是很不喜欢说no的。为什么?因为如果你融资的话,你跟他说我对你没兴趣,一方面很难说,觉得很不好意思,另外一方面说了话,这个人就未必喜欢你了,而且说了以后,万一过了三个月他做得不错的话,那不是这个很惨吗?所以很多vc就拖着他,说“我们很有兴趣啊,我们再看下数字吧?”我们觉得说,如果我们没有兴趣,现在不会投的话,会说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现在不会投,我们可以保持联系。

因为我做创业者,做融资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拖着,你说no就no嘛,我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觉得创业者最最宝贵的就是他们的时间,所以我们情愿就说no,快一点,有什么快速的答复的话,虽然说可能有些人不喜欢听到,但我觉得最终对创业者可能是好的事情。类似这种的情况,长久下来我们能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吧。

Image title

36氪:再回到内心的层面上问个问题的话,我很好奇你现在解脱了前面你说的那种朦朦胧胧地活着的状态吗?

Bo:我啊,(思考了一下),我觉得有点像是剥葱,一层一层剥出来。我现在看三四年以前的我,就觉得当时的我在睡觉,但现在我醒了一点,甚至看一年以前的话,甚至比起两天以前,我都觉得发现了一些、悟到了一些东西,是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我一会可以跟你说是什么,是在飞机过来的路上我悟到的东西。

从后回头是这种感觉,但是呢,我猜想啊,我还可以一直剥下去的,可能再过一年两年我们还可以谈的话,又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而且可能是没有止境的。自我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可以一直去挖掘,不断发现有更高的境界。

譬如说我在谈境界的时候,我会有两种想法说,“嗯,我这个人好酷哦,在修炼、有境界,比别人厉害得多啊,我的意识里一小部分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可能现在我没有把它完全刨除掉。但至少我知道这个感觉,我不是朦朦胧胧的,不知道这个感觉。可能再修炼一段时间的话,这个感觉就没有了。这还是蛮有意思的一个事情。”

另外一个我说悟到的东西,把它说成话可能就蛮普通的。我在过来的飞机上,看了一个有点像是纪录片的电影《Lost Boys of Sudan》,是关于80年代苏丹当时的一个内战,当时死了很多人,然后有几千个孤儿徒步从苏丹走了一百多公里走到了肯尼亚,美国把他们其中一些人付钱运到美国,成为美国的公民,这部电影讲的就是这整个历程。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其实啊,我自己觉得自己很聪明,一直有这样一种蛮了不起的,说到底是有一种骄傲的感觉。然后我突然又想到,这种了不起的感觉,是有一种焦虑在里面,因为如果我的价值就来自于这个东西的话,我就要找各种方法说明自己是了不起的,所以这种意识其实是有反面的作用。

然后我又发现,无论我再怎么了不起,如果我当时是生在苏丹的话,我屁都不是,可能还是赤脚在到处跑的小孩。所以其实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少真正是自己的?你生在哪个环境、哪个家庭、哪个国家里面,其实决定了你的人生。而且老实说,聪明也不是你的,你很可能也就是一个载体而已。

所以如果一个人太自豪的话,英文里有pride,Pride and Prejudice,中文翻译成“傲慢与偏见”,但其实“傲慢”不是一个很好的翻译,pride的意思是“自豪”,arrogant才是傲慢,不是pride。pride是觉得自己蛮了不起的,太注重自己正面的东西了。所以当时我突然在飞机上意识到说,我也只不过是一个载体而已,突然就发现人轻松了很多。

当时我还哭起来了,莫名其妙地哭起来了,当然没有大哭了。我觉得蛮好玩的,一方面自己在流泪,一方面觉得这个蛮好玩的。这样的东西,接下来一定还有很多我能悟到,而且如果每一次悟到新的东西能够保留,对自己的关系和对别人的关系,都会有更多的改变。

为了自己做事情,和为了伟大的事业做事情是有区别的

36氪:你现在生活和工作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Bo:如果工作只是定义成经纬的的工作的话,那我可能大多数时间在生活。

但我觉得,我希望达到的境界是,生活和工作不要分得这么清楚。就是说如果我不是一定要赚钱来做这个事情,那我做经纬也可以变成生活的一部分,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定义为就是工作、那个就是生活?活着就是活着,活着就是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够做一些能够让自己更快乐,能够对自己更了解,对社会更好的事情。

通过经纬的投资可以达到这些目的,包括对自己的满足感,包括对别人的一些贡献。也可以通过做学术研究,或者慈善的事情。我现在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慢慢达到这种感觉,我没有分的这么清楚了。就是活着,活着就是找各种方法去展现自我、去实现自我,不能说是影响别人,很难找到这个词,就是去连接别人吧,跟别人在心灵层面建立关系,肯定是有意义的,也是我想要的。

并且我也提醒创业者说,为了自己做事情,和为了伟大的事业做事情是有区别的。两个都是跟野心有关系,但是有些创业者是为了自己做,因为我心里缺一个东西,这个公司成功了以后就填补了我缺少的东西的感觉,而另一个创业者就是为了伟大的事情去做,很微妙的区别,但是做事的感觉和快乐完全不一样。而且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用正能量去影响自己的员工的话,员工觉得我是伟大事业里的一部分的话,快乐也绝对会多很多很多。

所以,快乐如果是真正的满足和自在的话,我觉得一定会有帮助的。

注:谢谢李阳和小石头对本文的帮助。

文/苑伶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注本文来自:36氪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