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演员曹云金:传统曲艺与互联网也有交集

曹云金在对话中表示,互联网与每个人都有关。以他自己为例,做的是传统表演、相声演出,其中售票过程与互联网相关,都是通过互联网售票,也是较早通过团购的形式来售票,如此形成跨界。“互联网帮助我创造了很多奇迹和神话。”曹云金说。

相声演员曹云金:传统曲艺与互联网也有交集

氧分子网讯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北京文艺广播《开心茶馆》主持人大鹏作为主持人,与著名相声演员曹云金、玖富悟空理财CEO李治军在全球O2O峰会论坛上进行了圆桌对话。

说到跨界,李治军本人并非金融专业出身,他之前曾先后在外企做过快销、互联网教育。“跨入一个新的行业,我从用户的角度看这个产业看这个产品。如果我喜欢用户,他可能对于整个行业是起到一种创新或者是颠覆。”李治军说。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将持续三天(4月28日-4月30日)。本次大会以”Mobile Everything(移生万物)”为主题,包含15大会场和22000平方米的展览。全球科技新锐领袖与创业者、行业生态从业者,将重点探讨囊括O2O、移动营销、移动游戏、智能硬件、智能机器人、医疗健康、智能家居等多个领域的热门议题。

以下是论坛对话实录:

大鹏:大家好,跨界把原来精准的人群介绍到对方的领域里面,这是扩大我们的顾客群非常有效的办法。其实两位今天往这一坐都看出来了,年纪非常轻。我们今天一提到互联网产业很多都是年轻人,之前是80后。现在有90后的人加入到大军当中。两位还好都是80后。

李志军:我是李志军。我介绍一下悟空理财。永远和矛盾做斗争,在西游记悟空是打妖怪。悟空理财做了一个产品的创新,很好的平移了流动性。我们通过创新的收益率的模型,比如说传统的理财的话。比如说像余额宝4%、5%,流动性很强。收益低一些。如果想要收益的话,他固定期限又会比较限制多一点。悟空的话你6%起,把钱放出来,第一个月没有取走就是6.5%,任何时候需要就可以取走,正是因为产品上的创新,包括营销上的打造。我们确实是创造了移动互联网金融理财一个传奇。我们是去年的9月18号上线,当天就是一百万,第七天是一千万,第二十三天一个亿。今天是220天,我们是360万的用户。是33亿一个交易。

大鹏:这么短时间取得这样的成绩,真的是很了不得。

李志军:大师兄吗。

大鹏:做互联网的理财,很多人在谈论这个概念,如何利用互联网这样一个优势的条件,成功的做极客也好,做什么也好。无论是资金的汇集还是对大数据的统计,通过悟空理财,实际上把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在做了。现在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觉得有这么一个问题,您刚才提到流动性和我们理财的这样一个矛盾。互联网带来的是很新潮的东西。曾经大家虽然知道一个年轻的相声演员,他传统功底是很扎实。很多人心目当中也觉得这是一个代表着一定程度的传统范的相声演员。今天在这个舞台上,把传统和非常创新的两个人安在一起,我们把视线投向年轻演员。你作为传统艺术的相声演员和我们这么流行创新的互联网之间发生过什么样的关系?

曹云金:我觉得互联网和每个人都是有关的。尤其是和每个年轻人,我做的是传统的表演,相声的演出。在我销售和卖票的过程,这个和互联网有关。我最早的我的团队我们的演出在京城非常火爆,有很多家剧场,但是我们销售都是通过互联网。而且我也是最早通过团购的形式进行演出的票的一个销售。而且也创造了很多的奇迹和神话。最早入驻的是满座网(音)。每一个剧场能容纳的观众差不多有500张票到一千张左右。后来的剧场大了一些。一千张票正常的销售都是一天卖个几百张这样去卖。但是我在用团购这种方式刺激大家的消费,去来观看演出,用秒杀这种方式。50秒内卖光一千张票。导致团购网站爆票。有六千观众一万观众同时在购买,他的系统不够强大支撑不住。之前还跟我说过,你放心我们卖过这么多演出票,什么餐券真的不会出现。结果爆掉了。我们在后续的时间去解决这些问题。

其实互联网和我是非常相关的,包括现在我的演出票的销售,包括大麦网这都是有我们的专区。所以我是绝对离不开互联网的。而且互联网帮助我创造了很多奇迹和神话。

大鹏:我们是大年初七的时候开始营业,当天一个晚上就卖了六千多万,也是数据爆表。

曹云金:很多没有使用过互联网,根本没有设想过,原来你说过做演出,什么时候好?提前几天售票。门口排着队,连排三天。现在不需要了。

大鹏:曹云金毕竟是年轻人,我记得今年1月份也是在这,当时我们有一次光芒盛典。我跟大伙说过这个事儿,曹云金某种程度来讲,这是我接触互联网一个领路人。我相对来说比他们俩年纪长个十岁以上。所以我脑子已经有点慢了。现在大伙都用的微信,我用的得晚一两年左右,看周围人都用。我都不会使,以后因为有电话号码一关联,等我用了以后,发现我手机上弹出很多人。我们加很多人。看见我加了以后,曹云金就给我发了一条微信,拿语音说的。曹云金说你使用微信还是让我挺意外,我觉得你用陌陌。

曹云金:结果后来一直在用这个软件。

大鹏:微信都是别人用,推荐我来使。你说陌陌是什么我才不知道。我这个人好学赶紧上网查是什么,查完以后急了。我给曹云金发一个,我说在你心里是什么人。查完以后离婚了。

李志军:只需要微信,就可以开启所有理财的一些行为。

大鹏:并不是依托自己单独的APP,而是就使用微信的公众号,实现了所有的成绩。

李志军:因为你所有的关心,是离不开微信的。

大鹏:这么一个公众号,那么短时间内成就破亿,这个在初创当中有没有故事跟大伙说一说。

李志军:我不是做金融的人,昨天晚上朋友聊天还说,这么多年创业一个感触是说,我可能去碰撞明年这个时候和谁在一起做什么事情。一年半之前没有进入互联网金融。后来是孙雷总,非常偶然认识的,他把我带进来。我不懂金融,我凭什么可以做金融。恰恰因为你不懂,所以你才可以做。不破不例,前三个月我去做客服去了解这个用户的需求。三个月之后有一些想法,从组建团队,做产品。其实我想起来我们的团队,9月18号这是非常特殊的日子。不忘国耻。我们打响互联网金融第一枪,所以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就上来了。压力非常大。我们有这个技术延续一周就回家了,两个老男人去开房,只剩一张大床房,所以很多故事。包括我经常说我们一个产品,一个女孩我说我从来感受不到你的生理周期。

大鹏:为什么?

李志军:一直在付出。所以悟空的传奇也是背后有很多的付出。

大鹏:你本身学什么专业?

李志军:我学汽车。毕业之后去了外企做快销,进入互联网做教育,然后做金融。

大鹏:也是非常靠近。这个和曹老师还是比较像的。不是学金融,但是却来做金融的行业。恰恰因为这一点,看上去缺乏专业性,实际上使得大脑里头没有制度。就像你提到流动性和收益之间,怎么又有收益性和流动性?但是我们想到这样一条路。

李志军:跨入一个新的行业,我从用户的角度看这个产业看这个产品。如果我喜欢用户,他可能对于整个行业是起到一种创新或者是颠覆。我觉得曹老师的相声是一样,突破了传统相声。我每天晚上必须是听着相声去睡觉。

大鹏:听着相声睡觉的人真的很多。原来我说段相声,把观众说哭了,或者是说睡着了。现在真不能这么想。其实现在我想,很多我们的这些演员们也好,我们都看到。自己本行有了一些成绩之后,大家不再抵触说,我是演员我就一辈子只能做演员这一件事情。很多演员也是把自己的经历,有开饭馆的,我们之前在媒体上看到很多成功的例子。女演员大概是五年前投了也就是几十万在一家ST的股票上,投完以后没多久就停盘了,经过这些年重组和重新上市。等人家一上市的时候已经成为千万富翁。

曹云金:我做过保守的理财。我更关注比较有朝气的新兴的理财方式,我和互联网还是比较有关的。而且也是尽可能让我们的演出和传统的文化和新的互联网能挂钩上。上周我们刚做了一个和360合作的直播。他出了一个小的水滴的摄像头,我们做了一个免费观看相声演出现场直播。而且效果非常好。有的时候我更关注的就像李总刚才说的,并不是说观众非要消费才能来看演出。这是一种传统的理念和方式。有可能希望更多的观众免费的看到我们的演出,因为我们好,而二次来到剧场或以其他的方式来观看。

李志军:我这一点和曹老师不谋而合。比如说悟空理财。你任何人进来之后你不用投,我给你钱。我至少都给你一千块钱,这个钱给到你之后,你放到悟空帐号里面,所有的收益到期之后都可以拿走,等到你自己觉得悟空很好,产品也很安全,体验也很好。也非常方便,这时候你想理财,想转钱的时候就转。

大鹏:这就是先尝后买。

李志军:我们三百多万得用户,我给出去的钱好几千万了。

大鹏:只是把收益给了,本金不能给。

李志军:对。这是实打实的。

大鹏:财大气粗。

曹云金:大部队给几千万。

大鹏:您刚才有提到,通过一个微信公众号切入这一点,微博上大家都在强调一个粉丝,或者有多少关注的人。我一直觉得这个应该是属于艺人的领域。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咱们过去讲偶像派,这个领域被互联网领域引入进来,真的引入进来之后他发挥得是前人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也是用粉丝经营,怎么想到这么一个切入点。

李志军:悟空从做的说话就想好打造一个粉丝的经济。非人格不信任,非粉丝不品牌。所以大家听到悟空这个名字,很难有人想到和金融相关。但是当时我去做的时候,我一定要打造完全不一样的有人格化的品牌。所以起名叫悟空。关于在猴子这种人格属性非常强。他像一个人一样存在,我们做的空仔这个娃娃。包括粉丝的一种模式,粉丝会参与进来。我们空仔的设计都是有粉丝参与进来。包括很多的员工都是粉丝,然后先喜欢我们的产品,然后加入到我们团队。包括前段时间跟曹主任讲,上个月潘石屹当悟空,最后出了一篇文章,我就推送了上百万的粉丝用户,最后有好几万人,88%粉丝用户觉得我和潘老师是失散多年德兄弟。这应该是基因决定的,所以很多粉丝都会喜欢,我们的员工。包括有一个阿姨,有很多的不信任和怀疑。走的时候我虽然到地铁,跟我说了三句话。第一句说阿姨会把养老金放到悟空,阿姨相信你一定会成功。进地铁口阿姨说了一句话,北大也一个读博的女儿。

大鹏:介绍给你。这就是粉丝一种爱,粉丝一种参与,所有粉丝参与进来之后,更多的粉丝更多的爱,觉得这个是更值得爱的。 我们生活当中离不开互联网,刚才有一位老总正在这讲也是提到,生活中方方面面都产生联系。艺人很多时候看到他们会看到舞台上的光鲜,再就是给他们做代言。金子也是正当时,有没有企业跟你联系?

曹云金:确实是颜值比较高。确实有很多企业,不管是各种产品。找我们做一些网络的营销,或者是代言之类的。包括前一阵我刚给凯迪拉克做完一些广告,他有一个新款汽车的上市。他有各种的品牌会找到我们,其实我们不是光帮这个企业去宣传,我们也是去感受这个。而且会关注这个品牌的粉丝,也会关注到我们。他有的时候是双赢的。

大鹏:找到一个对应的群体。

曹云金:对。比如说我要去给卫生巾代言这事儿不太靠谱。

大鹏:其实也可以。

曹云金:所以我们也会对一系列的产品,什么跟我们相关的产品,什么去体验会用到,我们才会做一些宣传或者是代言。关注他这个品牌,这些大品牌他的粉丝也会关注到我们。

大鹏:粉丝有重合度的。收纳粉丝并不是单纯的看数字。早些年都在这方面走过弯路,有一些僵尸粉,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真正起作用就是我们得是对口,真正优质有效的方式。

李志军:悟空推送一篇文章都是上万的。

大鹏:曹云金作为一个相声演员来讲,有一个班社进行演出。等于是文化领域里的一个领军人物。我想问问李总,有没有打算把互联网金融产品和文化之间做一个什么嫁接?

李志军:这肯定是有机会,和曹老师的粉丝比较重合的。我第一天做悟空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团队只有几个人的时候拉了一个群,这个团队的名字叫悟空理财要好玩。我做的绝对不是单纯的理财,是要有一种品牌的调性。我上周刚刚去了美国谷歌(微博),去很多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去参观。悟空也会朝这个方向去发展,去做尝试。现在讲互联网+,为什么不做悟空+?有很多不同行业的人参考悟空。什么都可以做的。所以金融最终是服务于用户,是需要融合到用户服务当中去。一切皆可以去想象。一切生活的场景,支付的场景,生活的需要都可以植入进去。

大鹏:你提到一个概念。题材要好玩,题材这个事儿毕竟有一定的风险,跟这个并存。举个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是大师兄怎么怎么样,二师弟怎么怎么样,施主怎么样,这个亲近感马上就有了。有非常多好的东西。

今天是互联网界很多朋友齐聚一堂。跨界就这么一个问题做一个访谈。也是希望活跃一下我们的气氛,也使大家对我们互通理财的产品比较了解。也对金子背后的团队有了解。想关注我们的产品,想关注一下我们的公众帐号。

李志军:送给二位每人最高上限十万块钱。微信扫一下十万块钱到你手了。普通用户是一千块钱。

大鹏:再次感谢现场的观众朋友,也感谢两位嘉宾,谢谢大家!

滕宇婧:谢谢三位,分别是多金颜值高。刚才这场对话,大家可以在我们整个大会的其他很多论坛都可以看到,因为是有我们的公共网来提供的。大家可以多多关注。跟三位提一下我刚刚已经加入到了悟空网。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曹云金在对话中表示,互联网与每个人都有关。以他自己为例,做的是传统表演、相声演出,其中售票过程与互联网相关,都是通过互联网售票,也是较早通过团购的形式来售票,如此形成跨界。“互联网帮助我创造了很多奇迹和神话。”曹云金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