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移动CEO傅盛:周鸿祎和雷军都是我的老师

傅盛表示,猎豹移动的成功,有很多不靠谱的故事,而海外化、全球化就是一个大家都没有重视的机会,里面有很多很不靠谱的机会。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全球公司统一的大机会,也给中国公司带来了许多机遇。

猎豹傅盛:中国公司的优势在于执行力

氧分子网讯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猎豹移动CEO傅盛发表了主题为“下一个50 年——移动互联网进化论”的演讲,讲述了一个关于猎豹移动和傅盛自己的创业故事。

先全球化再本地化,建立一个高点,然后俯冲,这是移动互联网带给猎豹移动的机遇与发展。傅盛介绍,猎豹移动坚持欧美发达国家为主,在欧美发达国家建立品牌制高点,俯冲而下、顺势而为。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些努力,猎豹移动才变成了全球的一个重要的移动广告网络。

傅盛认为,移动互联网带来了统一的全球化大市场,中国公司在其中也有非常强悍的优势,这种优势就是中国公司超强的执行力。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将持续三天(4月28日-4月30日)。本次大会以”Mobile Everything(移生万物)”为主题,包含15大会场和22000平方米的展览。全球科技新锐领袖与创业者、行业生态从业者,将重点探讨囊括O2O、移动营销、移动游戏、智能硬件、智能机器人、医疗健康、智能家居等多个领域的热门议题。

以下是傅盛的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我就不问大家好不好了,我非常高兴来到中国,大家都看到了雷总那段爆笑的英语,他去之前他说傅盛我们要全力以赴地全球化,突破口就是在印度的时候,我内心满怀激动,我内心在想我等这一天至少等了两年吧,在两年前猎豹移动决定全力以赴全球化的时候,没有人相信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可以在这个时代取得让任何人都惊叹的成绩。今天本来文厨(微博)让我讲所谓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50年,我说这个题目太不靠谱了,因为在5年前我都不知道5年前的今天会是这样,我相信5年前刚刚创业的时候,有一次跟一个创业伙伴一起去了一家平娃刀削面,我请他吃了一个肉加馍,说很好吃再来一个,我说这家肉加馍很贵的。当5年之后我们在纽交所内心心潮澎湃,可能不是每个人对猎豹移动都那么了解,因为我们刚刚改名一年,我们可以简单地看一下猎豹移动的成绩。

是在过去的两年的时间内,我们全球的移动总用户超过了十个亿,因为今天移动互联网非常浮躁,有不同的计算方法,如果按手机下载量而言,我们早就超过了十亿的用户,如果按阅读量我们已经超过了4个亿,整体用户的20%,来自欧美这样发达的国家,这就是今天猎豹移动事实上是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内取得的一个惊人成就。大家要知道我们在两年前的时候,我们整个的月度活跃才四千多万,今年已经有超过了四个亿,我们今天还是仅次于Facebook和谷歌(微博)的第三大开发商,我们并且还是Facebook在全球的顶级合作伙伴。在Facebook刚刚发布的2015年Q1财报里面,它提到的第一个合作伙伴就是猎豹移动。

所以今天我来演讲的时候很多同学就问我说你可以讲讲你为什么要选择海外?为什么要选择全球?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我今天想讲一个关于猎豹移动和我自己的创业故事,我记得在几年前我去过一次西班牙,我去西班牙的感受就是这个地方的小偷太多了,因为我们的一个朋友就在我身边丢了钱包、丢了护照,我们去宾馆入住的时候,三个人的入住在没有排队的情况下半了一个小时。任何地方我都觉得这个国家怎么这么不靠谱?这么的没有效率?但当我走在西班牙街头看到大街小巷都有哥伦布的铜像的时候,我又突然在想也许正是西班牙的不靠谱造就了哥伦布,哥伦布当年就是靠着一个不靠谱的想法,觉得向西走就能找到印度。在葡萄牙的认真演算的情况下都觉得不靠谱,但是哥伦布找到了西班牙,开始了他的全球大航海之旅,他最后一天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中国和欧洲,改变了全球大陆物种,改变了所有人类的命运,就是因为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我刚看到文厨的时候我也在想,其实他三年前的时候也是一个不靠谱的想法,要办一个所谓的GMIC,其实到今天他还觉得英语比我更差一点,因为他从来没有出过国,当雷总跟我讲起这个不靠谱的故事的时候,我也应该成为一个不靠谱的人,因为只有突破自己的限制,才有可能做得不一样。

好,再回到猎豹移动,在5年前创业的时候,可能大家都知道,我在这个行业内的确是有过两个老师,第一个老师叫周鸿祎(微博),第二个老师叫雷军(微博)。周鸿祎我跟他做了6年产品,我学到的是第一代的互联网方法论,叫做只要把一个点做好就能成功,超强的执行力,超强的竞争意识。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是你的磨刀石,不管怎样的机会,只要你抓住,只要你全力以赴,只要你比别人勤奋,只要你更注重细节,你就一定能赢。我秉承这个信念从一个很小的上网助手开始做,成为了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产品经理,从一个很小的按纽开始做到几百万、上千万用户,去体现每个用户点击时候的差异,当时我在做360安全卫士的时候,把一款几个人开发的产品做到了几亿的下载量,那个时候我还是坚信这个真理,打败对手,全力以赴,一定能赢。

可是当我开始创业的时候,中间有很多故事吧,反正至少有一个很强大的对手每天盯着我们,当我们出什么产品的时候,它就会在一周到两周内出产品,几乎是同样的功能,甚至比我们做得更好。有人会说你不是很牛吗?为什么你做不到比它更好呢?因为在我创业的时候,它已经是一家大公司,事实上所有的创业者都有一个幻觉,会觉得自己很强大,但事实上论资源,大公司比你更强大,要不然我相信永福也不会选择站在阿里的肩膀上。因为大公司比你更强大,所以这场竞争在执行力上你未必能赢,在单点突破上,你和它方法论一致。你过去赖以生存的那一整套法则在强大的竞争面前土崩瓦解,并且它比你有先发优势,并且它比你有更强的个人能力,并且也很会骂人,你几乎找不到突破口。在猎豹移动成立两年,我们把PC免费,整个公司起死回生以后,我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这家公司会没有前途。它永远不能成为一线厂商,当时整个行业对我们的各种质疑,尤其是甚至包括人格上的质疑,铁裤衩、马前卒、雇佣军,各种各样的质疑,就像一把一把刀一样插在我的胸口,我一定不会甘愿只做一家有收入有利润的公司,我一定要做一家改变一些事情的公司,但是这个点究竟在哪里?我们想了很久,在那个时候我隐约地意识到竞争法则是不适用的。

今天有本书叫《从0到1》,我从一年前就读了它的英文版,里面有一个词,就是反对者、意见不一致者,它里面有一句话叫做什么是真理?大多数人都不同意。但是很少有人真正同意,再翻译一下就是你能不能找到一个点,使得你的整个竞争态势变得和以前不一样。所以在那个时候我非常痛苦,因为360和QQ的战争,使得整个国内的安全竞争极其强烈,我们其实当时派了不少的团队去冲击国内的移动安全,但是事实上也是很难冲击下来。你很难在老大和老二打仗的时候去取得一个突破性进展,而且这个行业的规律往往是老大和老二打仗,老三没有了,这是一个普遍性规律。所以我们当时说一定不要成为边缘化,当时也有人嘲笑我说你不是很强吗?你怎么打不过360?我心里想你打打试试,腾讯、百度哪一个觉得打得过呢?一个最猛烈的对手摆在你面前的时候,这个时候说实话内心充满恐惧,因为你觉得你可能会真的失败,你可能会成为这个行业的笑话。这种人的自尊感和恐惧感给人带来的压力是无与伦比的。

所以我前天有一篇文章在朋友圈有很多朋友转发,叫做拆掉思维的栅栏、拆掉内心的墙,当你恐惧到无以复加的时候,你终于没有办法再恐惧了,因为你知道就这么走下去无非就是输,为什么不试一下呢?当时英特尔面临日本公司在内存芯片上的竞争的时候,当时的CEO是格鲁夫。在聊说不行了,这个公司做不下去了,我们辞职吧,他说等一下辞职,如果我们辞职了,新来一个CEO他会怎么办?说新来一个CEO就会放弃内存芯片,全力以赴做CPU,他说我们这么做不就可以了吗?所以当英特尔找到一个新的机会的时候,才使得英特尔变成了一家伟大的企业,我在恐惧到无以复加的时候,就是今天《从0到1》里面说的,有没有可能找到一个新兴的市场,一个没有被大多数人认同,但是有可能是真正机会的市场。所以这又回到当时我们去美国,看了很多弯曲的公司,分析了Google Play商店超过一百个排行,看了在美国排名前几的工作软件,是有一个哈尔滨的程序员,全球化是无与伦比的机会,只是我们所有的教育都告诉我们说你一定要战胜对手你才会赢,一定要打正面战,一定要通过你的勤奋和努力,通过你的不怕死,在血流成河的情况下才杀出来的人才是英雄。就像蒙古骑兵一样,到哪里就消灭哪里,但是有的时候我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是蒙古骑兵推进的,还是哥伦布那几艘小船推进的呢?哥伦布那几艘小船比成吉思汗的百万雄兵对这个世界的推进要多得多。所以我们一定要放弃第一代老师给我的经验,重新思考,不要想着输赢,放下恐惧,重新去想怎么在新的市场里面找到机会,这个时候雷军雷总做了小米,从他开始的第一天起,有一次他给我打了很长的电话,怎么用互联网的方式做手机,怎么能使得一款新兴的手机在整个行业实现爆款,怎么用互联网的电商流量实现手机中间渠道的零毛利,怎么用单款爆款去冲击他的电商商城,用电商和手机一横一纵的打法,怎么在一个看上去很多年的行业里面开辟一个新兴的不同的市场。从小米开始那一天我们就一直奉若教材吧,小米的这种模式、这种思考路径是非常有效的。那时候引发我的还有一个思考是45岁的雷军更聪明,还是35岁的雷军更聪明?是45岁的时候他更有精力?还是35岁的时候可以熬夜不睡觉,还是35岁的金山可以?但是两家公司,答案肯定是肯定的,肯定是年轻人总比年纪大一点的人要更有精力、更聪明。但是这个世界被真正思考到了终极规律的那些人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所以我本质上认为这个案例是一个思考模式成功的案例,不是营销成功的案例,不是降价成功的案例,是把整个新兴的方式方法想得很清醒的案例,所以这一点上外部压力加上外部榜样,我一定可以找到这样的机会,我每次跟雷总见面的时候他说你一定要找到一个点,能够把猎豹移动带出去,其实我那时候内心还是有点不服气,我心里想你降了价就能卖出很多,我怎么降价呢?我又不能送钱。

我们开始真正研究美国排行榜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海外化、全球化是一个大家都没有重视的机会,里面有很多很不靠谱的机会,比如说英语,我们整个高管团队几乎没有留学背景,我是33岁第一次去美国,我们有很多很多不靠谱的东西,但是我知道一个点,就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全球公司统一的大机会。以后移动APP就会像汽车、手机,甚至像饭碗一样,被中国制造所占领,它本质上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创意活动,它是一个生产运营和商业模式的活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公司就会有充足的机会,而且移动互联网刚才张宏江(微博)博士也说了。

还有第二点,移动互联网使得全球变成了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在华为那个年代,要先区域化再全球化,你只有在每个地方都设立了本地的渠道,建立了本地的办公室,才有可能在当地获取商家、拿到用户、展开合作。但是移动互联网给我们的机会是我们有可能在全球瞬间铺遍用户,我们能做到十亿的下载量,90%以上在两年的时间内,就是因为我们做到了利用全球的统一的移动互联网大市场。在任何人反应过来要全力以赴之前,拼尽我们所有的资源、研发去做到了这一点。所以一旦这个点全球化这个高点被树立,我们就可以在全球开始寻找顶级的合作伙伴,再开始本地化。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今天在弯曲,已经有个规模不小的办公地点。我们收购了一家在法国的广告网络公司,它在全球有五六个办公室,我们今天不仅仅是Facebook全球顶级合作伙伴,我们也是雅虎全球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取得了雅虎全球内容的分发授权,我们也和谷歌,也和很多听上去高大上的国际化公司一起开辟我们的全球版图,这是移动互联网带给中国非常大的机会,先全球化再本地化,建立一个高点,然后俯冲。

猎豹移动是坚持欧美发达国家为主,不是先从东南亚和印度开始,我们相信在欧美发达国家建立品牌制高点,就可以俯冲而下、顺势而为。所以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些努力,使得今天猎豹移动变成了全球的一个重要的移动广告网络。

当然,讲了这一点,我要说的是中国公司当然还有自己非常强悍的优势,就是实在太勤奋了,执行力实在太强了,当你在中国竞争很痛苦的时候,到了国外你会发现很多对手的执行力事实上和你差的不止一个量级。

前面讲了这么多,我想说的是因为时间有限,这个故事是不能展开来讲,虽然猎豹移动可能今天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故事的始末,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今天在全球叫完善的全球移动广告网络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一定可以告诉大家,如果你想做全球化,你就可以来找猎豹移动,猎豹移动今天一定是全中国最了解全球移动广告网络、全中国最了解全球移动流量分配、全中国最了解如何海外变现获取用户的中国公司,这就是我们在过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做出的努力所形成的一个结果。

所以用很短的时间形容了猎豹的故事,大家知道今天的移动互联网这个主题叫移生万物,我觉得这个生这个词很好,不是毁坏,是重生,是发现了新的价值。我觉得人类已经走到了一个物质极大丰盈的时代,饥饿、短缺都将成为过去时,以后面临的问题全部是过剩,每个人的生活再也不能因为温饱、因为生存下去而发愁,虽然有人说你站在台上不腰疼,5年前我是连吃个肉加馍都是很心疼的人,所以我要说的是这个时代变化非常快,我们应该摒弃掉竞争对手是磨刀石这样落后的想法,应该真正地盯在一个新兴领域,创造更多的价值,跟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去做更大的市场,全球化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猎豹移动不要说占领全球化,你能在全球化浪潮当中,就像那几只小船成为发现新大陆的旗帜就已经是我们非常莫大的荣幸了。

今天都在讲连接,猎豹的梦想就是连接中国与世界,能够使得所有国界的信息鸿沟被消除,能够使得全球人民都享受同样通畅的信息、同样高科技的产品,方便了移动互联网服务。我也真的希望中国互联网公司,甚至是中国公司的全球化从今年开始和猎豹一起。

谢谢大家!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傅盛表示,猎豹移动的成功,有很多不靠谱的故事,而海外化、全球化就是一个大家都没有重视的机会,里面有很多很不靠谱的机会。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全球公司统一的大机会,也给中国公司带来了许多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