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赋资本傅哲宽:创业更看好互联网+与新材料行业

启赋资本傅哲宽
启赋资本傅哲宽

2013年8月,达晨创投合伙人傅哲宽离职,之后,曾经想退休的他,还是想出来继续做些事情,所以创立了如今的启赋资本。

之前在达晨创投,作为创始员工,傅哲宽投资项目占达晨总体项目的将近40%,上市公司有十来家。而在创立启赋资本后,傅哲宽主要聚焦在两个领域,一个是产业互联网,也就是当下大热的互联网+,一个是新材料,投资阶段以天使、天使+和A轮为主。

而且,启赋资本创立之初就着手在产业互联网方面的布局,已经投了二十多个相关的项目,分布在教育领域、汽配领域、大宗商品领域、装修领域、金融领域、医疗领域、水务管理、能源管理、酒店管理、文化娱乐、社区生活服务等等。

  看好互联网+与新材料行业

傅哲宽表示,自己在09年就很看好产业互联网,开始投,并且直到现在还是认为产业互联网很有机会。“产业互联网或者互联网+对于中国乃至世界就像工业革命一样,会在顶峰阶段持续一段时间,等所有的产业跟互联网结合很好的时候,才会有新的机会出现。所以互联网+应该是最后一拨大的机会,如果这次机会抓不住,再有建树就很难”。

在互联网跟传统结合的过程中,有三个方向,一个是互联网深度改变服务业,尤其是O2O。传统行业现在劳动力成本很高,很难做成大公司,但通过互联网就会有很大的改观;一个是消费,就如传统行业一样,互联网大卖场做的很好,但垂直领域做的不太好,现在用O2O的方式,把线上垂直的消费业态做好;第三是产业,如制造业、供应链等,都需要进行线上和线下的结合,也包括金融产业。

基于此,启赋资本创立之初就着手在产业互联网方面的布局,已经投了二十多个相关的项目,分布在教育领域、汽配领域、大宗商品领域、装修领域、金融领域、医疗领域、水务管理、能源管理、酒店管理、文化娱乐、社区生活服务等等。

同样的,为传统行业转型互联网做服务的公司,未来发展空间也会比较大。因为传统行业线下能力比较强,但互联网方面比较弱,就需要相关的转型服务,比如互联网的整合营销、推广类的、安全类的、大数据类的。傅哲宽举例说,启赋资本投了一家大数据企业,未来的工业企业,整个生产虚拟化,数据量就上来了,所以这块也是要做准备的。这样同时可以服务之前投资的传统互联网企业,而大数据企业也可以稳定其业务,完成整体布局。

另一方面,傅哲宽选择了新材料的行业。在他看来,无论是电子产品,还是喝水用的杯子,都是离不开新材料的。尤其是中国要实现真正的自我创造,如果材料不能创新,一切都是空谈,所以新材料也是一个朝阳产业。

  团队最重要

傅哲宽以自己投资的跟谁学为例阐述了自己对创业团队看重的地方所在。

“创业团队是最重要的。我们投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就是做传统教育出身,之前是新东方的执行总裁,从老师做到总裁,他的成长经历,他的管理和运营能力不容质疑;他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技术大牛,很快就吸引到了很多互联网技术人才。有很强的传统教育经验,再加上很强的互联网技术和运营人才,这两者结合,成功概率非常大。当时投的时候更多就是看团队,我们投了天使轮,做的模式还不是太清晰,需要保密,我们也毫不犹豫地投资了。”

因为现在创业者太多,傅哲宽表示,无论是产业还是服务、消费,线下运营能力要求很高,所以筛选更偏重线下运营能力,也就是从传统行业出来的人,而不是更偏重互联网行业出来的人,虽然也有成功的,但概率要小很多。

“我们投一家汽车后市场的企业,他们之前在广州已经做到很大了,现在转型互联网,最大的优势是行业资源和经验,线下大的批发商都是他的客户,他在这个行业里,资源是现成的,只不过是改了一个方式。”

当然,在他看来,只要创业者有着开放的心态,就可以接纳人才,自己甚至可以帮忙物色人才。

在此之后,他关心的才是企业的模式所在。“所有的投资人都喜欢投平台型企业,跟谁学最大的优势就是只作平台,自己不做教育,实际上是在线教育的平台,传统教育企业都可以上平台上,他就相当于做在线教育的淘宝。”

再如其投资的铜道,因为之前投过金银岛,对其相关模式比较了解,有着天然优势,所以就毫不犹豫进行投资了。

在他看来,不仅是互联网有泡沫,其他所有的新型事物都是有泡沫的,只是需要在投资过程中进行甄别。最大的风险是成本上来了,成功率上不去,回报不高,就值得担忧。所以投资就会更谨慎,对项目要求更高,更看重企业质量。

但一旦有不错的企业,有泡沫也是不怕的。只要沉下心来挑好的团队好的方向,就算有泡沫,未来回报也很大。

傅哲宽笑称,“有泡沫的时候自己也在干活,没有的时候也在干活,其实并没有太大影响,只要坚持自己的理念,可能泡沫大的时候更谨慎一些,挑的更细一些,但总体还是要投资,规模小一点,泡沫小的时候规模就可以大一点。”

  喜欢草根创业者

提到怎样建立投资渠道,傅哲宽坚定地说自己更喜欢草根创业者。

他表示,现在的创投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阶段,比较热。很多传统企业、BAT上市之后,一些人功成名就,创业不现实就出来做投资,比如腾讯新东方等;一些是在大的机构做的不错,但因为各种原因出来创业,发展比较快,等等。现在大家都能赚到钱,就更容易疯狂盲目。但之后一定会大浪淘沙,凑热闹的资本和企业存活就比较难。

所以核心就是要建立自己的渠道。傅哲宽表示,创业大赛或者大学生创业大赛的项目成功率很低,虽然不否认是一种渠道,但投资失败率可能比较高。一来是筛项目的能力存在疑问,是否有筛漏的项目;二来是这些报名的凑热闹的多,一般好的创业者都很少凑热闹,这种渠道反而是这种更容易吸引心态特别浮躁的年轻人。

在他看来,好的创业者一般不会自己满世界跑。“我更喜欢市场上大家都不知道的,都不去凑热闹的,踏实做产品的创业者,反而是拿着BP满世界跑的我们比较谨慎,多的都是凑热闹的也没什么意义。可能能够热闹一阵,不投也不太可惜。”

所以他愿意把自己的办公室建立在科技园或者孵化器,而不是在国贸等高大上的地方。这样一来,不需要举办比赛,每天散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很多企业,而且到底能否成型也可以看的更清楚一点。这样就更容易从草根创业者里面选择团队。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