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贾跃亭:我老是在挑战未来 大家总找我问题

贾跃亭
贾跃亭

近日,贾跃亭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此为其即去年六月以来首次对外接受采访。面对外界对其在资本以及乐视生态系统的诸多质疑,贾跃亭全面解疑。

以下是部分采访实录,更多内容请关注近期《中国企业家》杂志:

  CE:乐视的命运不能由你来掌控,这是不是你特别惧怕的事?

贾跃亭:是,所以我们用很少股权融资,这是一个利益因素。如果我要是过早的用股权融资这么多钱投到非上市公司体系当中来,我在早期就可以用较低的价格融几十亿,这也不是难题。但是把钱融过来,尤其是早期很快股权就会稀释完了,根本给不到员工,因为连自己的股票、股权多少你都控制不了。这不如给团队、员工,所以我宁愿难也要把企业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再来融资,这样的话就能把更多的利益给了全员。

CE:这也是股权质押的原因?

贾跃亭:股权质押最大的动因就是这个,所有风险大的,所有早期的都是我个人来承担这个风险。早期和基金谈,你得耗费大量的精力,尤其是创始人,很大的精力得去跟他谈、得去讲,得去说服他,等你把钱融来的时候,时代早变了。

CE:这段时间谈过融资的事情吗?

贾跃亭:这段时间开始谈,因为我们非上市公司已经体量比较大了。乐视网之外的上市公司体量非常大,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手机、乐视电视的一半、汽车,大部分控股公司全都在上市公司之外。

CE:大家讨论比较多的一个事是乐视影业,这是很优质的一个资产,本来按照独立上市来做的,后来并入到上市公司之中,这种调整的出发点是什么?

 贾跃亭:首先乐视影业从来没有决定独立上市,我们非上市公司都是未来两种选择,一种是并到上市公司,如果不太适合并到上市公司的话,再选择独立上市,一直都是这两种方式,给所有投资人都这么讲,包括给红杉也这么讲,只不过去年在我们比较困难的时候,大家还是决定直接装进来,最起码也能够给大家一个明确的预期,不是在选择当中,而是已经决定了,把这个事情公告。

CE:其实这样对乐视影业来说会不会有一点影响?

 贾跃亭:短期肯定是不利的,长期反而是有利的,长期生态协同会更密切,对乐视影业投资的股东也会更好。对乐视影业的全员也更好,本身和乐视网在一个体系下,在一个价值体系当中。

CE:能否简单介绍一些乐视的全球合伙人制度?

贾跃亭:全球合伙人分两块,一个就是我们内部的合伙人,我们全球的员工,现在已经有全球的人才加入进来,乐视美国的同事仅美国人就将近200人,你要吸引过来全球顶尖的人才,除了要靠梦想、战略,另外一个激励机制,全球合伙人不光是现在看到的这些人,没看到的很多美国人,也纳入到这个激励体系当中。

另外一个是外部的,如果认同乐视的理念,认同乐视的梦想,认同乐视的使命,能够和乐视产生强化版,那就可以作为我们的合伙人。

 CE:去年下半年,外界对乐视曾经有很多质疑,你能否做一次回应?

 贾跃亭:就是汇金立方对我们进行了一笔两千万的股权投资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我和汇金立方任何的家属都不认识,完全只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而已,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说我要认识他家的关系多少说不清楚,这是其实最有利的一个证明。在中国搞基金的多了,各种各样的人都搞PE基金,很多公司当中也都有投进去的,只不过乐视我老是在挑战未来,老是做一些别人反感的事,为什么反感,你为什么老和别人不一样,你为什么老是做一些独树一帜的东西,或者其实在颠覆别人,大家就找你的问题。

 CE:这事也困扰过你吗?

贾跃亭:说没困扰肯定是说瞎说,肯定困扰过,大家都拿这个攻击乐视,攻击乐视不光是这一个事,乐视一路走来都是不断的被攻击。

 CE:那股权质押这事呢?

贾跃亭:股权质押的确是我们的一个风险点,但和我们对资本的理解有关,因为乐视主要是做一些别人看不明白的事,极前瞻的事情,如果是我们的董事会被基金控制了,那就会成为土豆,别说你的未来,连你的现在你都决定不了,谈何未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金钱可以辜负,岁月可以辜负,健康可以辜负,唯爱与信任不可辜负;第一高楼可以烂尾,千亿乐视可以烂尾,但有尊严的人生不可以烂尾;此语留赠贾跃亭。

    读懂孙宏斌:直面乐视困境,但不会出手救第二次

    因为面临复牌,关于乐视的消息又一次刷爆了朋友圈,这些消息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条,一条据说是来自监管方的紧急通知,要求各证券公司以及下设相关分支机构“做好投资者安抚和应对工作”。

    另外一条则来自当日上午十点乐视网召开的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会上,面对复牌后乐视的困难情况,孙宏斌表示对乐视的悲惨现状无能为力,称“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的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日月换新天!这是一种感性的表达,也让更多人意识到,孙宏斌兼具理性与感性,在商业跑道上寻找平衡。

    孙宏斌的“愿赌服输”观,使原来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投资者大失所望。

    在贾跃亭留下一个烂摊子远遁之后,被套的投资者本来指望孙宏斌这位财大气粗的“白衣骑士”能够再次抖擞精神,通过注资之类的手段救乐视出危难,但从昨天投资者说明会上得到的信息看,应该是彻底没有了指望,乐视股价的沉沦似乎已不可避免。

    这次公开发声之前,一直有一个声音,孙宏斌对贾跃亭缺乏了解。但现在看,贾跃亭对孙宏斌亦缺乏足够的认知。

    这只是一桩生意,并不是一桩婚姻。

    去年8月份的一条新闻标题是:2017年融创并购金额已过千亿。对于有业界并购王之称的融创而言,乐视的这笔投资所占的比重并不大,也难以引发系统性风险,双方之间的交易,更多是对资产本身的评估。

    估计孙宏斌怎么也没预料到,尽调本身,需要对贾跃亭包括财务、债务甚至人性、人品在内的所有人生做一个彻底的评估。

    在停牌之前,乐视的股价是15.33元,而在乐视危机彻底爆发之后,中邮基金、易方达、嘉实等投资机构都将乐视网估值价格调整为每股3.91元,这个价格意味着,乐视网复牌之后将有13个跌停板,股价要跌去3/4……除非有奇迹。

    这些奇迹的可能现在目测只有两种,一是孙宏斌继续掏钱救乐视;二是贾跃亭兑现承诺,将其及其控制的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共计75.3亿元的窟窿堵上。

    孙宏斌是不会再掏钱了。而贾跃亭则几乎没有了办法。他是根本无能力偿还巨款。根据报道,到目前为止贾跃亭债务小组与上市公司已实质达成的债务解决金额仅为9290万元,实在是杯水车薪。

    再说回融创。目前融创的市值是1587.97亿,从财力上讲,融创有实力救乐视——严格说是救乐视被套股民,但问题是,孙宏斌除了是乐视董事长,他还有一重融创董事长的身份,他除了需要对乐视股民负责,也要对融创股民负责。

    所以孙宏斌会说“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这不是认输,也不是妥协,更多是对游戏规则的一种态度。你要玩,你要尽兴,你就得遵守游戏规则。

    万事皆有道,甚至盗亦有道,贾跃亭亦应该明白,在乐视的各种问题得不到彻底解决之前——比如那75笔关联交易的欠款,孙宏斌不会把钱投向一个无底洞。话说回来,哪个企业家会呢?马云?马化腾?即便在舆论的裹挟之下?也几无可能,企业家的底线,首先是理性二字。

    对于乐视被套的股民来说乐视就是全部,但对孙宏斌来说不是。就像一位朋友所分析:不要认为融创投了小两百亿元,就一定会救乐视到底,要是你老贾再捅篓子或者不配合,我老孙就掀桌子离场了。

    这话可信。

    放手乐视,贾跃亭当学耶律大石

    而要解决问题,在各方看来,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在贾跃亭,贾跃亭捅了天大的篓子,到现在还是乐视网的大股东,持股25.67%,当然他也没办法不是,股票都被质押给了各个投资机构。

    或许,只有乐视股价一直下跌,跌到其真实的市场价值,跌到贾跃亭彻底放手,跌到一切矛盾在资本市场通过自然交易被彻底化解,才是乐视网真正否极泰来的一天。

    困境中的贾跃亭目前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在乐视网的大股东地位和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二是其在美国汽车业务(Faraday Future)的融资与发展问题。

    对于贾跃亭来说,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能够两者兼得,核心就是在乐视网复牌之前搞到一大笔资金解决所有问题,比如Faraday Future 融得巨资,既偿还了乐视的欠款,还能保证汽车业务的正常发展,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运气,首先是需要时间,所以贾跃亭是最不愿意看到乐视网复牌的人之一。但既然乐视网已经复牌,这一条路基本上是走不通了。

    最坏的结果,当然是两者俱失,这也是贾跃亭正竭力避免的。

    而更合理可行的,其实还是狠心取“舍得”,主动的、积极的正视现实,与乐视网做彻底切割,在离开之前,与乐视网的接盘者把一切谈妥,从此与乐视网作别,开启自己全新的航程。

    这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贾跃亭来说,其中既有情感因素——乐视网是贾跃亭的“龙兴之地”,曾经的骄傲与自豪,不是说放就放的;也有利益上的纠葛,毕竟乐视网停牌前的市值是611亿,贾跃亭独占四分之一。

    但对广大的乐视用户来说,却应该是最不坏的一个结局,资本市场的风云不去管,乐视电视总是近年来一个少有的优秀互联网产品,它不应该毁于资本之争,不管姓贾还是姓孙,用户只希望能够继续保有优质服务,毕竟对大部分用户来说,换电视的代价要远比换手机要高。

    事实上,即便彻底放手乐视,贾跃亭仍有可能在美国重新打下一片天下。

    Faraday Future 新能源汽车的量产基地尽管一直没有建成,但却并非一个骗局,这在连续两年的CES展会上,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新能源车也是万亿美元市场,风云际会之地。

    大概900年前,由于内中腐朽,曾盛极一时的大辽帝国被金、宋联合攻灭,而其一位能力杰出的王室成员耶律大石向西出逃,经过短暂喘息之后,耶律大石不是一根筋的琢磨向东复国寻仇,而是建立了西辽帝国转而向西扩张,在击败塞尔柱帝国联军后称霸中亚,控制了西抵里海的整个中亚地区,左右中亚形势近百年,威名远播至欧洲,俄语、阿拉伯语、拉丁语和古英语中China的发音类似于“契丹”,实际上都是受耶律大石西征的影响。

    如果说在投资乐视上,孙宏斌的态度是“不可沽名学霸王”,那么贾跃亭何妨有舍有得,慧剑斩乐视,学一学耶律大石?

    有尊严的人生不可以“烂尾”

    随着乐视复牌的两个跌停,被套小股民的损失也落地成真,与贾跃亭相比,很多小股民的现场更为悲惨。

    在朋友圈上,最典型的就是一位乐视散户的自白,这位四十岁左右,上有老,下有小的马姓散户撰文哀叹乐视的暴跌使他“伸是一刀缩也是一刀,知道什么叫割肉”。

    这位散户也说了要愿赌服输,怪责贾跃亭于事无补,不要把责任都怪责到下套的人身上,但真实情况在描述出来之后,还是令观者动容。

    对于贾跃亭而言,这其实是不啻于触及内心的问责,对于乐视,贾跃亭曾经说过很多次要“尽责到底”,但不管是何种原因,最终拿出的真金白银实际屈指可数,这笔积欠,股民不会忘,贾跃亭本人则不该忘。

    即便老贾最终真的与乐视切割干净,也不是指责任上的彻底切割、良心上的彻底切割。

    虽然法律上很多事情可以免责,但如果贾跃亭真有东山再起之日,一定不要忘了补偿那些因为信任你而把自身置于困境的供应商、股民们。

    上世纪90年代,史玉柱手里只有1亿多现金,却要盖耗资12亿的国内第一高楼,结果公司轰然倒塌,11亿的资金缺口、2.5亿的欠款按可比价格算,比20多年后今天贾跃亭捅下的窟窿并不小,屁股后面追债的供应商比贾跃亭不少,史玉柱甚至曾跑遍了全国各地,四处寻求自杀地点……十年之后,史玉柱又有了钱,在《解放日报》刊登大幅还钱广告,寻回了失去的尊严与失去的人心。史玉柱说:我想站起来 背着污点做不了大事!

    金钱可以辜负,岁月可以辜负,健康可以辜负,唯爱与信任不可辜负;第一高楼可以烂尾,千亿乐视可以烂尾,但有尊严的人生不可以烂尾;此语留增贾跃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