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贾跃亭:我老是在挑战未来 大家总找我问题

贾跃亭
贾跃亭

近日,贾跃亭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此为其即去年六月以来首次对外接受采访。面对外界对其在资本以及乐视生态系统的诸多质疑,贾跃亭全面解疑。

以下是部分采访实录,更多内容请关注近期《中国企业家》杂志:

  CE:乐视的命运不能由你来掌控,这是不是你特别惧怕的事?

贾跃亭:是,所以我们用很少股权融资,这是一个利益因素。如果我要是过早的用股权融资这么多钱投到非上市公司体系当中来,我在早期就可以用较低的价格融几十亿,这也不是难题。但是把钱融过来,尤其是早期很快股权就会稀释完了,根本给不到员工,因为连自己的股票、股权多少你都控制不了。这不如给团队、员工,所以我宁愿难也要把企业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再来融资,这样的话就能把更多的利益给了全员。

CE:这也是股权质押的原因?

贾跃亭:股权质押最大的动因就是这个,所有风险大的,所有早期的都是我个人来承担这个风险。早期和基金谈,你得耗费大量的精力,尤其是创始人,很大的精力得去跟他谈、得去讲,得去说服他,等你把钱融来的时候,时代早变了。

CE:这段时间谈过融资的事情吗?

贾跃亭:这段时间开始谈,因为我们非上市公司已经体量比较大了。乐视网之外的上市公司体量非常大,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手机、乐视电视的一半、汽车,大部分控股公司全都在上市公司之外。

CE:大家讨论比较多的一个事是乐视影业,这是很优质的一个资产,本来按照独立上市来做的,后来并入到上市公司之中,这种调整的出发点是什么?

 贾跃亭:首先乐视影业从来没有决定独立上市,我们非上市公司都是未来两种选择,一种是并到上市公司,如果不太适合并到上市公司的话,再选择独立上市,一直都是这两种方式,给所有投资人都这么讲,包括给红杉也这么讲,只不过去年在我们比较困难的时候,大家还是决定直接装进来,最起码也能够给大家一个明确的预期,不是在选择当中,而是已经决定了,把这个事情公告。

CE:其实这样对乐视影业来说会不会有一点影响?

 贾跃亭:短期肯定是不利的,长期反而是有利的,长期生态协同会更密切,对乐视影业投资的股东也会更好。对乐视影业的全员也更好,本身和乐视网在一个体系下,在一个价值体系当中。

CE:能否简单介绍一些乐视的全球合伙人制度?

贾跃亭:全球合伙人分两块,一个就是我们内部的合伙人,我们全球的员工,现在已经有全球的人才加入进来,乐视美国的同事仅美国人就将近200人,你要吸引过来全球顶尖的人才,除了要靠梦想、战略,另外一个激励机制,全球合伙人不光是现在看到的这些人,没看到的很多美国人,也纳入到这个激励体系当中。

另外一个是外部的,如果认同乐视的理念,认同乐视的梦想,认同乐视的使命,能够和乐视产生强化版,那就可以作为我们的合伙人。

 CE:去年下半年,外界对乐视曾经有很多质疑,你能否做一次回应?

 贾跃亭:就是汇金立方对我们进行了一笔两千万的股权投资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我和汇金立方任何的家属都不认识,完全只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而已,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说我要认识他家的关系多少说不清楚,这是其实最有利的一个证明。在中国搞基金的多了,各种各样的人都搞PE基金,很多公司当中也都有投进去的,只不过乐视我老是在挑战未来,老是做一些别人反感的事,为什么反感,你为什么老和别人不一样,你为什么老是做一些独树一帜的东西,或者其实在颠覆别人,大家就找你的问题。

 CE:这事也困扰过你吗?

贾跃亭:说没困扰肯定是说瞎说,肯定困扰过,大家都拿这个攻击乐视,攻击乐视不光是这一个事,乐视一路走来都是不断的被攻击。

 CE:那股权质押这事呢?

贾跃亭:股权质押的确是我们的一个风险点,但和我们对资本的理解有关,因为乐视主要是做一些别人看不明白的事,极前瞻的事情,如果是我们的董事会被基金控制了,那就会成为土豆,别说你的未来,连你的现在你都决定不了,谈何未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