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俞敏洪:移动互联时代,谁才是你真正的敌人

移动互联时代,企业家每时每刻都在接受新思想、新思维、新挑战,要勇于改变和改造自己。当然,也要静下心来想哪个方面我们可以自己颠覆自己,哪些方面不要急于颠覆自己。

  氧分子网注:本文为新东方俞敏洪在北大国发院举办的“全球创新论坛2015年会:创新驱动未来”上发表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企业家要勇于改变和改造自己

在互联网时代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事情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北大人在做实事。黄怒波师兄是属于不使用互联网,而又最有互联网思维的人。他不用微信,也不用短信,但是他真正抓住了企业变革的机会。今天一天到晚在谈互联网,也一天到晚在谈颠覆,最重要的是企业家个人的能力,从内心拥抱变化,在变化中间寻找机会的能力是保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最根本的保证。

诺基亚为什么会倒闭,柯达为什么会倒闭,其实理由非常简单,这些公司到最后都是职业经理人出了问题。诺基亚的致命一击是雇佣了微软的人当CEO,错误地放弃了塞班系统,没有用安卓,用了微软,最后把诺基亚给整死了。并不是说他们没有思维,而是这些企业老总和职业经理人,对企业不负最终的责任。陈东升讲得那么自信,拥抱互联网一点犹豫都没有,因为那个就是他的,泰康人寿没了,他的命也没了。职业经理人是公司没了,但是他的工资拿到了,所以这就是二者的区别。所以,我不会把新东方交给别人。

不管时代怎么变迁,技术怎么变迁,移动互联带来这种商业颠覆的模式会改变某种商业的形态。每个人想要取得成功,最重要的还是修炼自己,把自己修炼成了,你就把企业,或者把你做的事业给修炼成了。在中国的各个群体中,我最佩服的就是企业家,因为这些企业家每时每刻都在接受新思想、新思维、新挑战,并且勇于改变和改造自己。你会看到政府官员有的时候会落后,你会看到老百姓会落后,你会看到在公司中层管理干部和员工会落后。如果说有一个群体,这个人群不能落后,那这个群体就是企业家群体,因为他们不仅仅在寻求变化,而且他们必须把自己的企业、事业和个人放在变化前面来考虑。在变局产生之前,就必须布好局。

他们还必须具备非常敏锐的判断能力,要能够立得住、站得定、坐得稳,这个是很难的。大概在6、7年以前,我们一帮企业家在一起吃饭,马云和王健林有一次对话,当时王健林要做万达影院,马云建议王健林,“你别做影院,所有的电影一放在网上都能拿到,家庭影院的兴起,家庭的屏幕和音响不比电影院差”。然而看看今天影院的收入,随便一部烂电影都有几个亿的票房。小马在这个判断上也出了一些问题,而王健林的判断很正确。当时王总只说了一句话,“小马哥,你能想象两个人谈恋爱,在家里看电影,坐在家里,父母看着他们的场景吗?”这就是商业的判断。不管是刚才的陈东升,还是俞敏洪,都曾被无数的人的挑战和颠覆过。2013年底到2014年,喊出要颠覆新东方的有40多家,还有一家是号称三个月把新东方颠覆。现在我还站在这,而那家公司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颠覆没有那么容易,但一定要有颠覆性的思维。

四年前,我开着一辆中巴去旅行,途经一个特别漂亮的山包,山包下面围着一道铁丝网,我想去看看草原的壮观景象,围着是牧民的领地,进去了之后,这里的牧民很野,说一枪把你崩了。我爬到山岭上去了,结果发现蓝天白云,到处牛羊满山坡,大家看着没事,一下子全跑上去了。说明这个铁丝网不是为了挡你的,却被你看成了挡你的。

我再讲一个故事,马云为什么把阿里巴巴做得这么大,新东方为什么做得这么响,原因是我们对自己的自信度不一样。我跟马云有很多相似的经历,我们两个人都学外语的,都是高考考了三年,我考上北大的本科,他考上杭州师范学院的专科,他们马上就明白,这两个人不仅仅是长相的差别,而且还有智商上的差别。我讲马云比我厉害的地方,他进了杭州师范学院很痛苦,找不出一个比他难看的。之后他给自己定了一些非常高的标准,要求专科变成本科,变成校学生会的主席,要跟学校的美女谈恋爱,这三件事情在北大看来是没法实现的,而他在大学四年全部实现了。

我在北大整整自卑了七年,五年没追过任何女孩子,只有一个理由,我做了也是失败,反而丢了我的面子。我去参加学生会竞选,根本竞选不过别人,被女人拒绝,我干脆不做,你不知道我失败了。关键是你不做,这个世界跟你无缘,我在大学整整个五年,加上在北大当老师的两年,七年时候没有参加过恋爱,没想到我追第一个女孩子就追成了,有追女孩的能力。我第一次创业就是新东方,就做成了,当你的能力被自己否定的时候,你在这个世界上是做不出事情来的。马云尽管没有能力,但是不否定自己。因为不否定自己,所以就变得越来越有能力,变得越来越有能力,你就会叠加自己的自信,觉得自己就能把事情做成,所以我常常说我非常后悔我一次把新东方做成了,我没有勇气第二次创业,马云做阿里巴巴已经是他第五次创业,他依然就相信自己把事情做成,结果阿里巴巴做成了,市值比新东方高400倍。

抓住“痛点”,别被表象迷惑

你只有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别人,必须从思维本质上改变自己。有的时候你追求高大上,把理发师改成非常洋气的名字,有一个顾客去理发,说你需要麦克老师,还是杰克老师给你理发,理发的说就叫杰克老师,呼叫了十几次都没有任何理应,结果说李二蛋你出来,结果有人出来了。李二蛋从内心深处不认可自己是杰克老师,你内心深处必须认为我就是那个人,你所谓自己是将军才能当将军,这是一个概念。我们有多少从内心深处要干这个事情,就是要领导这个产业发展的人,不管我现在的机构多小。我自己可以定位我就必须变成中国民办教育产业的领路人,我发现自己走对了路子。原来我一直认为是培训的个体户,我就去敢于把徐小平领回来,一起跟他们赚钱做培训机构,我们组合在一起就能做成中国最大的教育集团。你把自己定起来了,你就会改变了。如果陈东升卖保险,一定是保险推销员,尽管长得比较英俊,可能卖得多一点。所以你要先给自己定位,你内心深处真的相信我就是杰克老师,我不是李二蛋。我跟马云同时开的外语培训班,第一班13个人,三年以后变成了三千个学生,马云第一期班20个人,三年之后还是20个人,但是他厉害在什么地方,阿里巴巴18罗汉,还有八个来自这个班。用人能力和挖掘人的潜力能力马云很厉害。

后来我终于相信自己还是有点能耐的,所谓的客户痛点,要引起客户的注意,核心就是我们有可能会被客户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掉,但要搞清楚客户到底需要什么。我读过这样一个故事,说50年代的女人喜欢工人,60年代是喜欢军人,70年代是喜欢读书人,80人喜欢诗人,90年代是喜欢富人,证明这个世界上女人是多变的,男人是专一的,而男人自始至终只喜欢漂亮的女人。其实女人比男人更加专一,在工人、诗人、军人、富人的背后有一个核心点,这个核心点就是在那个时代,这个身份代表的人是表示了男人的成功身份,女人其实跟男人相比更加专注,因为他们只追求有社会地位的成功男人。在男人心目中漂亮有不同的标准,这个就叫客户痛点,你不要从表面上去看客户需要什么,你要内心分析针对的客户群体是什么,然后为他们服务好。

我认为三星是必然会失败的,我当了三星五年的忠实用户,最后发现没有一款手机是我身份的象征。当任正非把mate7手机送给我的时候,我觉得这不光是身份的象征,这是民族产业的骄傲。建立粉丝经济,不是什么客户都抓,抓你能抓住的。马云为什么能找到女朋友,难道是因为他长得难看,当然不是,是因为我没有在大学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身份的人。你不给自己打上身份的标签,你就不可能引起别人的关注。

有人说在互联网时代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个不太对,要有吸引粉丝注意力的能力,这就是你的营销方式、商业模式、品牌另类思维,你要想各种办法引人注目。新东方做了一款小小好玩的互动活动,有八千万的粉丝,就是一百天你跟我改变你的生活和学习习惯,我们发动了一些名人和新东方著名的老师,一百天每天读书半个小时,每个人后面跟着几百万的粉丝。倒过来有一部分会变成你的产品用户,变成你的真正消费者。什么是另类思维,举个例子,如果你到了楼道里被人抢劫了,千万不要喊救命,因为喊救命是没有任何人出来的,一定要喊着火。我在98年曾经被抢过一次,并且在医院里被抢救了七个小时才被抢救过来,我当时在楼道里喊的就是救命,喊了半天,整个楼道12户人家没有一户敢出来的,一说到救命,自己的命可能就没有了。

你光跟客户说,我的产品好是不管用的,你的产品好一定是基础,产品必须好,这是前提,如果产品不好,什么都别说,但是产品好了,依然要有另类销售模式才行。我刚才讲到的一百天,完全是一个非盈利的,甚至要赔钱的。居然在这两个月里给新东方所有的产品带来了5%增量的销售,你就会发现这两个东西之间是有关联的。着火和救命是有重要的关联,关键喊哪个能救你的命。

真正的敌人不在你的名单上

在这样一个跨界的时代,光努力是不管用的,必须要动用你的智慧。现在讲互联网+,还是O2O,已经不管用了,讲颠覆也不管用了,因为颠覆是自然发生的,互联网+和O2O业务,不管是教育产业,还是养猪产业,都是一模一样,我们全都在做。我们要做的是在被别人颠覆以前,我们就把自己的商业模式颠覆掉。真正是你敌人的人,根本就不在你敌人的名单上,做教育在我名单上的人,颠覆新东方的可能性不大,陈东升可能把新东方颠覆是有可能的,凡是买泰康人寿的人,所有教育都免费,我可能就没了,他免费不会没有的,他有背后强大的保险在支撑。把钱存在泰康,十年以后可以拿到10万元,他可以做到的,他跨到银行业,跨界思维肯定不在你那个领域中间。银行被卖零售的人颠覆了,他根本搞不清楚跟银行相关的,余额宝很快被陈东升给颠覆掉,因为更加容易收到,在这里存钱比在余额宝上存钱很多。

企业家要静下心来想哪个方面我们可以自己颠覆自己,哪些方面不要急于颠覆自己。在去年的时候,新东方就开会讨论,我们要干脆把线下全部关掉,全部转到线上,后来我说这件事情还不能随便做,教育从本质来说如何能让学生更加健康地成长。我跟王健林一样的思维,到电影院去不是为了看电影,有的时候到教室里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些初中生和高中生在自己的学校里,男女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必须偷偷摸摸。而在新东方培训班,中学生异性的交往非常活跃,有愿望互相交往。在新东方教室里的中学生的学习效率比在自己班级学习效率要好,他们因为在这个班里都是不同学校来的,互相没有背景上的牵扯,交往比较活跃,由于这样一种轻松环境,学生反而学习更好了,这里面带有体验色彩。所以我觉得任何变化都要根据你对自己产业深入的了解,和对自己客户群体的深入了解来变革,而不能听别人一说,你就变了。

先要理解生意的本质,你才能开始做生意。我最喜欢《阿甘正传》里的一句词,“我知道我不聪明,但是我却知道爱在什么地方”。当你爱你的事业,当你爱你自己的生命,当你愿意把你的生命和事业结合起来的时候,我相信一定会无往而不胜,商业模式是任何时候可以学习的,但是爱却来自于你的内心。谢谢大家!

文/俞敏洪  新东方创始人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移动互联时代,企业家每时每刻都在接受新思想、新思维、新挑战,要勇于改变和改造自己。当然,也要静下心来想哪个方面我们可以自己颠覆自己,哪些方面不要急于颠覆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