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胜:商业的未来,一定是C2M,为此我等了17个月

氧分子网注:电商元老毕胜沉寂17个月携“必要biyao.com”复出 站在C2M风口,把“奢侈品”打到白菜价。必要是全球首家用户直连制造(Customer-to-Manufactory)的电子商务平台,采用C2M模式实现用户到工厂的两点直线连接,去除所有中间流通环节,连接顶级设计师、顶级制造商,为用户提供顶级品质,平民价格,个性且专属的商品。

我为什么又回来了

2013年下半年,乐淘售卖交割完成第二天,我直飞三亚。

独自一人在酒店里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发呆之旅,每次去都要一起喝大酒的当地兄弟被我一一婉拒,他们都说:老毕怎么变的这么沉默。老毕?!这称呼刺激了我,我啥时候从小毕变成了老毕了!

(视频:王利芬对话毕胜:用C2M革命零售业)

的确,年近不惑,在以90后为主力部队的互联网圈,70后是否还有希望?

摆在面前几条路:就此游山玩水?别说外人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信,我天生劳碌命,休假超过一个月都会浑身不爽。去做投资?不可行,我还是喜欢在一个事儿上每天忙碌的像个机器!

我是一个即便是先休假也得先规划清楚方向再说的人,于是到底下一步怎么规划,成了最棘手的问题!

夜深人静,清空一切,把自己作为样本做了分析。

结论是,作为一个纯互联网出身又干了五年电商交了几个亿学费的年近40的中年人,首先,必须做自己擅长的,我擅长的就是基于互联网的工作,于是,曾经想把菜园子好好整整的想法被瞬间放弃。其次,必须不能跟8090后年轻人拼,因为本来就不高的智商再跟小伙伴们去拼体力,胜算不大。于是,为自己设定了判断条件:

:不是为用户创造独特价值不做,否则瞬间同质化竞争

:不具备2年以上的领先性不做,否则几座大山压下来就会死相很难看;

:不是万亿级市场不做,否则未来没有想象空间;

基于这些先决条件,我发现把可做的方向收的越来越窄。

最后只落到一个方向:制造业的电子商务。

得出结论的那一刻我愕然了,因为当年电商骗局论就是出自我口。

这个结论太刺激了。

中国零售也是一个大坑

既然决定了这个方向,那就先从我不熟悉的零售行业开始研究,于是我找来了大把零售上市公司的财报开始研究,研究结论出乎我的意料,商场里售卖的牌子,有很大一部分品类都仅有微薄的净利润,剩下的,全是亏损!

几乎所有的常用品牌的售价是成本的五六倍,也是就说,卖500元的东西,不夸张的说,成本也就100块,!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卖这么贵还亏损呢?是因为成本很高吗?问题出在哪儿了?库存!即便是那些仅有微利的品牌,如果库存的计算方法稍稍一变,也会变成亏损。

线下零售行业原来是个大坑!

在线上流量成本奇高的电商行业,赚钱者寥寥也就不奇怪了!

我立刻打给一个朋友,这个兄弟是给Prada做包的制造商,他偷偷告诉我,售价30000的Prada的包,材料成本也就是几百!而他,也是个位数的利润!后来有一天看到《北京商报》的一篇报道说几万的奢侈品价格也就四百块,也印证了他的说法。

整个中国零售,从制造商到品牌商到零售商一直到消费者,都是苦逼!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我才知道,平时我们生活在多么质次价高,鱼龙混杂的商业社会,老百姓赚点钱不容易,不能就这么被忽悠了,怪不得买个马桶盖都要去日本,我要破局!但是怎么破是一个问题。

小米启示录

小米是个奇迹,雷总一直支持我创业,非常感谢他至今对我的帮助!

小米其实的模式其实非常明了:

用最高配置极致的商品

用最劲爆的价格

用互联网短路所有零售中的成本

用反向订购的模式消灭所有库存

极致的产品+互联网短路的思维,小米成功了!

但是,如果交给我做小米,我会成功吗?结论是不会,因为小米团队里有手机行业软硬件的行业大牛!

非手机行业按照小米的方法做,会成功吗?不一定,每个公司都有不可被复制的成功,但是却有被借鉴学习的经验!例如用真材实料做产品,用成本价去经营!

既然这样,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找到每个行业的顶级大牛,采用联合的方法是,用互联网协助中国顶级制造业升级改造!

确定方向

方向清楚了,我要做一个平台,要整合中国制造业的大牛!用我的互联网经验+他们制造业的经验,结构清晰。

首先确定”刚性三条”:

1:必须是奢侈品或者高端产品的制造背景,且拥有国际大牌设计工作室的合作,真材实料!。

2:必须是接近成本价售卖!

3:为了消灭库存这个传统零售业的绝症,合作伙伴必须有柔性生产链!

用了一周,想清楚了这些,晒褪了一层皮,我从三亚直飞中国高端制造业基地-广东,休假的事儿先放放,马上开干!

一入制造深似海,这事儿太难了

一到广东,立马傻了,原来在三亚沙滩上喝着椰子的想法,到了广东才是图样图森破!!

首先,中国制造几十年,都是批量生产,根本没有柔性制造链!

其次,在我们小区还有几个人认识我,在制造业,不下十次被工厂保安当骗子给轰出来!

有朋友介绍了某个大品牌的制造商,制造商操着浓重的香港普通话:

港商:建一条柔性生产线至少一年吧?

我:嗯,不过我也不知道多久

港商:至少要几千万投资吧?

港商:恩,我也不清楚多少钱,我也没这么多钱

港商:我做可以,你的平台有多少用户?

我:我的平台还没有

港商:……

就这样,我的心被撕裂了。刚刚升腾起的小宇宙差点破灭!

大病一场,在广东高烧到40几度。

陈果

(陈果和女鞋大师Jimmychoo先生讲柔性制造)

有一天,老朋友陈果找我,这小子跟我比赛减肥作弊赢了我两台小米电视,总觉得过意不去。他是奢侈品女鞋制造商。

说实话我第一个不想做鞋子这个品类,因为我以前乐淘就是卖鞋的,这次哥要做一个平台,囊括N多品类,让我受伤的鞋子品类我先放放吧!

但是我一脑子的梦想没有人说实在憋的荒,就在推杯换盏的喝大的过程中,把我的想法讲给了他听。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收起了一副嬉皮笑脸,严肃的说:老毕,我做了二十几年鞋子,Burberry, Prada……中国制造业的日子太苦了,你这个是未来!我配合你,我整合中国鞋类顶级制造资源,我再投资建一条奢侈品的柔性制造线!

瞬间,感觉自己退烧了。

于是梦想照进现实的第一步,有一个品类了,还是接受我思路的,中国最顶级的鞋业制造商。

于是我一方面投资开始搭建技术平台,一方面继续兜售我的梦想。

张志勇同志

同志,原指是志同道合的人。我这里的意思,也是这个意思。

张志勇一直是我心里的偶像,零售大鳄!我2009年去他公司的时候,他作为李宁的CEO掌控着一个巨大的体育帝国。他请我在他们食堂吃了个饭把我打发了,觉得我啥都不懂。

恰巧国内一个零售品牌邀请我当董事,而志勇恰巧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对于当时处于癫狂状态的我见人就卖梦想,就不及待的约了志勇到我家附近喝个咖啡兜售梦想。

更巧的是,志勇谋划大规模柔性生产链,极致产品+电子商务的想法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他要整合美国的设计资源,整合中国最顶级的制造,把Nike品质的产品做到200多元售价!那一刻我俩的感觉就像抗日大片的经典镜头,手紧紧的握到一起:同志,终于找到你了。

张志勇作为中国体育行业的泰斗级人物,做出中国体育行业里的小米来是万事俱备,就差东风。

我就是东风!

(张志勇亲自在测试即将在必要上线的“必迈”跑鞋,作为曾经掌控中国最大运动帝国的CEO,跑这么飘逸也是醉了)

 

王博士

王博士,剑桥大学博士。依视路集团新加坡视悦光学的董事和大股东。早年留学英国剑桥。很奇怪的是他们家里人都喊他王博士。

作为一个资深近视眼,平均一年要花掉几千块钱配一副眼镜,我深恶痛绝。

他告诉我说,眼镜成本,几乎是零售价的百分之一!

我被震惊了,顺势跟他兜售梦想的时候,王博士满头银发都在闪动着激情!他说,老毕啊,这事儿我也做!!

想想以后眼镜只需要两百块,我准备戴一副,扔一副!

   (王博士)

Frank wu.

Frank WU,玫瑰金之父,玫瑰金的发明人。每天跟法国总统奥朗德混在一起,工作室的设计师都是给英女王伊丽莎白的做设计的,就连习大大送给奥朗德的中法建交的国礼,都是出自他的工作室。

但是,这个行业也可以做小米化改造吗,中国配饰只是卖金卖银!

毫无兴趣!我没什么心思给他讲我的梦想,只谈了几句。

这是唯一一个我被说服的品类,Frank同学听我说了个开头,就噼里啪啦的说如何可以做到让卡地亚品级的配饰做到几百元,而且就是卡地亚原来的首席设计师做!说完后去找巴黎美女市领导了!

我们在每一个品类里按照“刚性三条”进行严苛的筛选,一年内被我们筛掉上千家,截止到现在,这四个品类已经完成供应链改造,其他品类,也正在进行中。

(Frank wu与法国总统奥朗德玩自拍,奥朗德带着Frankwu设计的领头羊胸针)

 

平台搭建

曾经干过垂直品类大电商五年的人,我内心有无数个理由觉得搭个电商平台太简单了。

事实证明,直连制造线的电商平台,是多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多么难,说简单是多么二。

原来制造业不像互联网圈,有个bug很快就解决了!如果一个磨具开废了,俩月没了!

原来自己雄心壮志要在2014年11月1日开张,取独一无二的含义,结果现实告诉我柔性制造链需要的不是一年时间,一个直连生产线的电商平台,也不是普通的电商平台那么简单,急火攻心,2014年10月,又高烧四十度。

在几万个bug和合作伙伴上千次的优化中,我们迎来了2015年。

又在春节制造业工人春节返乡的鞭炮齐鸣声中,一晃2015年的一季度过去了。

我开始变的焦虑。太难了,比想象的还难!

终于,这个月,合作伙伴们说,终于搞定了!

终于,这个月,团队说,平台终于理顺了!

至此,这些合作伙伴已经累计投资超过2亿,我相信未来他们是中国制造业的金字塔之巅。

惊喜出现了:艾奇奖,数据互联网,

2015年3月初,我们接到了艾奇奖的通知,这个号称全球电商行业奥斯卡奖的组委会,突然通知我们,说我们拿了全球商业模式金奖!

2015年3月,突然有一天一个兄弟微信我,说打开电视看两会,总理在说互联网+,老毕你做的是真正的互联网+,你是风口上的猪!感谢总理,让我们有了这么好的定义!

2015年4月初,平台终于可以上线公测,取名:必要(biyao.com)!公测当天,核心数据指标是以前经验的十倍!用户为之疯狂!

突然觉得必要屌爆了:

反人类的“刚性招商三条”

反人类的筹备时间!

没上线就得了艾奇金奖!

其实我们并没有想那么多,我们没多想协助中国制造业进行工业4.0改造,我们也没想一脚踩到互联网+这个国家战略上。

我们只是想,必要短路所有中间成本,让奢侈品质卖成白菜价,让用户的生活成本降低十倍!让用户不要再去日本买马桶盖电饭锅,让用户不要再因为香奈儿降价20%就彻夜排队,因为他降成20%也还是贵,让用户不要去当水货客被人歧视!

这十六个月,让我学会了对中国制造零售业的高度的敬畏之心!

其实,好东西,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

大言不惭借用乔布斯在发苹果产品的时候说的一句话: This is a day I have been looking forward for two and a half years!

对于我,This is a day I have been looking forward for 16 months!

这一天,我等了十六个月!

我要的,才是必要的!

p.s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关于奢侈品革命的事儿,有朋友跟我说奢侈品卖的是品牌故事,是设计师,是国际时尚的感觉。这是没错的,我这么回她的“你说的没错,但是买奢侈品的都是你这样的土豪,老百姓花平民价买奢侈品质也没错,赚点钱不容易,过好日子难道不行吗?”花小钱办大事儿才是对的,也是必要的!

文/毕胜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李瀛寰:毕胜,用科技颠覆商业的幕后“黑手”说道:

    科技当道的时代,当AlphaGo彻底击败柯洁都已经“习以为常”之际,一个更为逆天的黑科技创举却让人震惊了。

    6月13日,必要商城推出全新App,靠一部手机和一面镜子完成了精准验光,这的确有点不可思议。对寰寰姐来说,这也是我的需求——已经戴了五六年的近视镜想去换,但经常出差,小门店也不敢去,所以拖了很久眼镜还没能换成。

    而如今,足不出户,仅靠手机和镜子就能完成以前要在线下跑到靠谱门店才能完成的事,这首先是击中了消费者的痛点,其次,让人不可思议之处还在于,手机和镜子真的能做到在家验光配镜?在斗智的领域,机器的高强本领已经无须多言,但在如此应用体验式的验光配镜领域,机器也能如此逆天?

    更重要的是,这一改变传统产业的黑科技来自于一家全员只有70人的小公司——必要,而这次属于中国人专利的、让法国人都不得不叹服的眼镜验光黑科技,并非出自官方科研机构,而是来自这个电商平台雪藏的黑科技团队——他们整整研发测试了3年。

    其实,整个行业对于必要并不陌生,因为自三年前毕胜创办必要商城以来,今天的必要已经走出了一条独有特色的电商之路。

    十几年前毕胜在百度任职时,就曾以独创的多种营销模式被业界称为“百度式营销”,后来历经了乐淘网在消费产品领域的探索,等到2015年毕胜创办必要商城时,这位互联网老兵就曾让行业再次期待。

    换言之,今天推出震惊全球的黑科技创新,对毕胜而言并不意外。然而,这背后却是一个极不简单的故事。

    给传统验光配镜行业带来全新颠覆

    在传统的观念里,验光配镜这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最早都要去医院里,由医生开具验光证明,然后再拿着单据到专业眼镜店去配,这个过程很复杂,但没人可以省略。后来好一点,需要配镜的用户可以直接到店里了,因为专业配镜店有了验光师,可以省去医院这个环节了。

    然而,今天必要却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颠覆。从体验来看,当用户下载并打开“必要”App后,第一步,用户将眼镜贴近镜面,打开商城上一个特殊的二维码,用手机对焦,成像,即完成度数的测试。第二步,将手机放在下巴处,在镜子前成像,即可完成测瞳距。

    用“手机+镜子”的智能机器验光,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就完成了,但这一分钟却包含了全世界最复杂的多项算法。

    据“必要”工程师王延樑称,APP上用于测验的二维码是经过复杂的人工设计出来的,这个二维码实际上是在测试屈光度,即光线进入眼镜之后发生什么样的折射,然后根据二维码的信息和拍照的的图片,经过信息比对,可以得到镜片的屈光度。这个流程是计算机识别一种应用,通过机器识别追踪图片的畸变,从而实现验光。

    测瞳距的过程则是在图像里面找到人脸特征,然后把人脸关键信息识别出来。根据眼镜的位置查找瞳孔位置,把这些信息找到之后,就可以计算出来瞳距。

    作为一个配戴近视镜多年、也配过多副眼镜的寰寰姐而言,从这一过程中,我能感觉到,其实人们在线下的医院、眼镜店验光,也都是机器在工作,由机器完成。而现在在必要APP里完成的验光同样如此,只不过,彼时的线下可触摸的冰冷机器由此刻的“手机+镜子”以及背后的二维码完成。

    众所周知,在眼镜验光的过程中,四个核心数据非常重要:瞳距、轴位,散光、度数,这几个数据在相互影响。这些本来就是由机器完成的验光过程,现在则是由更为智能的屈光度检测、人脸识别、大数据等更为先进的、甚至摸不到的科技来完成。

    所以,本质来看,必要APP的验光遵循的是仍然是科技,仍然是机器,只不过换了个形式而己,但这却是当下必要黑科技的最难之处。“整个研发过程中,最难的是如何把黑科技变成普通用户可以理解且接受的工具”,毕胜如此说到。

    不用去线下,不用跑医院和眼镜店,不可否认,必要的手机验光带来了传统验光配镜行业的颠覆,也许习惯了传统模式的人们一下子无法适应,但在节省时间、配镜精准的体验下,也自然会带来消费者的认同。

    因为这是科技、机器本应有的发展方向。

    毕胜的两大属性——创新和技术范儿是“黑手”

    为什么颠覆传统产业的手机验光技术出现在必要?这才是这个科技新故事中最值得思考之处。

    三年前在创办必要商城之时,虽然定位于垂直电商平台,但当时在阿里天猫、京东的强势碾压之下,垂直电商都已经很难有生存之路。但毕胜仍然提出了他的创新思维,这就是“短路经济”。

    直接定制产品,这一C2M模式其实已经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所认可,连特斯拉都是C2M模式,但C2M定制更多发生在企业直面消费者的领域,而毕胜却要将这一模式发展为一个平台。

    所以,当必要以C2M模式为基础形成电商平台时,俨然就形成了一个以“短路经济”为核心的全新电商模式,这才是毕胜这次创业必要商城的全新探索。事实证明,毕胜的探索得到消费者的认可,也得到了企业的认可。

    2015年,由必要商城线上发售的吉利熊猫酷趣版轿车,消费者可自行定制车身外观和车内配置等,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定制需求。在这一合作过程中,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主动找毕胜,甚至不惜动用猎头,可见李书福对C2M模式的认可。

    如毕胜所说,必要商城的重要理念就是“回归产品品质本身”,必要商城到底想卖什么?毕胜表示,一切高性价比的产品都在必要的视线之内,一切都能成为必要商城卖场里的产品,但必须要有三个条件:一、必须是奢侈品制造商,拥有自己的柔性生产链链——每一家制造商的柔性生产链改造成本至少在5000万以上;二、必须接受必要的定价体系——在制造成本的基础上加价不超过20元;三、必须与全球顶级的设计机构合作。

    这就是毕胜发展必要商城时的“短路经济”理念,所以,在垂直电商领域,必要的C2M模式一直是极为独特的存在,具有工具和平台的双重属性,这正是毕胜的创新思维。而事实上,这一理念不仅创新,更符合今天消费者的所需。

    除了商业模式的创新之外,更让外界惊叹的还有毕胜的技术范儿,去年5月5日,必要先于淘宝、天猫以及京东等电商平台,推出了劲爆的AR技术,成为中国第一家将AR技术应用到网购之中的电商平台,而且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第一个将此技术和奢侈品制造商贯穿打通的购物APP。

    这一举动当时就震动了业界,更何况,就在此前不久,马云还高调宣布阿里开始布局AR等黑科技领域,却不曾想,马云话音刚落,必要已在阿里之前抢跑了。当时就有外电称,给用户网购体验带来全新改变的不是阿里,也不是京东,竟然是一家只有70个人的小公司——必要,“这实在令人费解( hard to understand)”。国外财经领域也就此发酵,将“必要”定义为“唯一可以撼动马云的新模式电商”。

    外人也许费解,但真正了解毕胜的人不会奇怪,“我是一个技术痴迷者”,毕胜骨子里一直有着技术基因。所以,毕胜才能在必要创立之初,定好了C2M这一方面之后,就开始挖掘人才。

    毕胜曾三飞青岛,连拖带砸重金,花了极大心血请来一帮国内一顶一的黑科技高手。而且这一团队没有KPI考核,烧钱研发,一养就是4年,从不亮相。

    这个团队在必要内部被称为“小阁”,名字源于李清照的一首词:小阁藏春,闲窗锁昼,画堂无限深幽。

    诗情画意的背后其实是毕胜的技术范儿理念,一直以来骨子里的技术情结,更何况这其中还有毕胜在互联网行业多年积累之下对于未来产业的判断——那就是技术致胜。

    也可以说,毕胜的技术痴迷契合了产业大势,但其实也可以说,这是毕胜对于自己理念的坚持,一个是商业上的创新思维,一个是技术痴迷范儿,这两点才是必要今天能以“手机验光”黑科技震惊行业的背后“黑手”。

    大格局——用科技颠覆传统商业

    当下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在说自己的技术公司,在技术上穷尽所能,不断发展。的确,这些公司因为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大数据之下的新能力就已经很有光环,但仔细剖析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仍在原地,电商还是传统电商,取代的只是传统的百货商场,然后这些最新的大数据、AR技术无非是为电商平台增加一些“技术辅助力”,让用户体验更好而己。

    电商早已经是改变传统商业的模式,大数据只是在此基础上的新能力而己。换言之,在这些标榜自己是技术公司的企业里,技术、智能只是一个助力,“技术+商业”的结合并不紧密,并没有带来更多的新变革。

    在必要模式中,却是一个全新的创新。首先是主打电商C2M模式,必要先创建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一端是中国顶级工厂,一端是普通消费者。消费者下单之后,工厂才开始生产,生产结束之后,产品直接寄送给用户。通过这种极简商业模式,打掉了中间所有加价环节,保证了商品的高品质低价格。

    其次是这次手机验光黑科技的技术突破,不仅带来的是消费者的新体验,更带来了传统商业模式的变革。加上手机验光黑科技和必要商城的C2M模式实现了闭环,让消费者可以在手机上完成验光、下单定制眼镜的全过程。

    这个闭环,其实正意味着必要对全球眼镜产业格局的改变。

    在此之前,必要的C2M模式,已经得到1.3亿网民的接触和认知,让顾客直连奢侈品制造商,砍掉传统零售环节中的所有加价环节,只需出厂成本就能享受奢侈品品质,这本身就是消费趋势,而现在,在必要的C2M模式下,经过必要APP手机验光之后,如果配眼镜,则是由法国厂商出品定制的产品。

    新的黑科技下,消费者足不出户,在线就能轻松获取验光数据,并可购得市场价近十分之一的眼镜,去除了市场暴利和验光麻烦的双重痛点。可以说,这次眼镜验光黑科技的突破,重新定义了眼镜验光行业,这是对传统产业的颠覆。

    也可以说,这是毕胜一直以来的坚持商业创新和技术投入背后的大格局,用科技颠覆传统商业。

    结语

    一直以来,传统眼镜实体店的暴利商业体系,一直存在,无人能够打破,消费者也是不得不遵从这一规则。而现在,互联网技术的革新,智能时代的到来,既让消费者更容易接受新技术、黑科技,也让企业有了更多变革传统产业的可能。

    智能科技需要落地,能打败柯洁的AlphaGo也需要造福更多人,而不只是炫技。必要的创新、毕胜的“黑手”目的正在于此,打败马云或者阿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科技改变更多,既给消费者带来价值,也能带动更多的产业变革。

    希望有更多的必要出现,让人类生活快速走入新天地,同时也能让中国黑科技震惊全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