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伟平:一度非常焦虑 卖掉安居客后转战房产O2O

在外界还在感叹安居客的命运,计算着58同城给出的2.67亿美元收购价格是不是贱卖的时候,梁伟平用“幸运”来形容他个人创业路上的这一重要转折。

梁伟平:一度非常焦虑 卖掉安居客后转战房产O2O

氧分子网 卖掉安居客之后的梁伟平显得心情轻松,在他而言这是一次新的机遇,意味着甩开包袱重新上路。

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新意城还在招租中,梁伟平带着几十名在安居客的旧部在一周前刚刚入驻这里,无论是从墙上的房顶状Logo还是“安个家”这个新公司名字,你都可以判断出,梁伟平八年前开始的创业其实并没有结束,而是换了个方式重新开始。

在外界还在感叹安居客的命运,计算着58同城给出的2.67亿美元收购价格是不是贱卖的时候,梁伟平用“幸运”来形容他个人创业路上的这一重要转折。

“我已经看到了信息模式下的种种问题,再靠我个人推动已经很难了,正好58同城认可这件事的价值,综合的信息平台符合58未来几年的战略,对我个人来说这当然是很幸运的”。

卖掉安居客前,曾经非常焦虑

“我们很欣赏安居客这支团队,即使是行业内都在用比较低级的手段去竞争,去攻击竞争对手的时候,他们也从没做过类似的事情”,搜房的一位高层管理者曾在去年8月对氧分子网这样评价过安居客。

在对手给出这个评价的时候,安居客已经开始在寻找买家,坚持八年的信息平台模式在中国楼市遇冷的大背景下,似乎突然间迷失了方向。

最严重的冲击来自2014年上半年中介机构的抵制,集体下架房源对搜房和安居客这类信息平台的业务带来致命影响。作为上市公司的搜房股价持续走低,而安居客第二次赴美上市的计划也因此再度搁浅。

“那段时间非常焦虑,因为你知道问题在哪儿,但是在原来的业务体系下,其实很难做出真正的改变”。

安居客创立于中国房产市场开始爆发的那几年,即便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一家同类型模式的搜房存在,后者也已经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安居客在创立头几年仍然走得一帆风顺。

“在安居客创办的前四年,可以说是这个公司推着我在往前走,不用仔细想就知道未来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们去做”。初期的顺风顺水,源于安居客的产品创新能力,另一方面也是那几年蓬勃的中国房产市场大环境所就。

但房产信息平台从诞生起就伴随着的顽疾却一直困扰着梁伟平,“房产交易从找房到交易完成是一个非常长的链条,用户的体验在线上只是很薄的一层,而且由于我们做不到线下去,那很薄的一层也存在很多问题”。

在经过开头几年的甜蜜期,安居客成长为一家规模庞大,却难以自生长的公司,“到了后面几年,公司已经到了我难以推动的阶段。我知道原来模式下存在很多问题,想过很多办法,也做了很多尝试。也许这些办法都是正确的,但是在当时那样的行业环境下,这些办法并不奏效”。

梁伟平所说的尝试,包括安居客把原有的端口模式调整为按点击付费,希望借此改善行业内普遍存在的假房源等顽疾,也提高经纪行业的拓客付费效率。从商业模式的角度看待,按点击收费是一次进步,“但是经纪人并不买账,他们认为是变相的涨价”。

后期的安居客试图从产品和业务层面上改造经纪行业,但在原有成型的信息平台模式下,这些努力很难收到效果,“甚至有时候我们努力过度了,有可能这些努力是无用功,甚至伤害很大,花了很多力气但是得不到好处,其实蛮沮丧的”,梁伟平在回忆安居客最困难的那一段时间时,仍然稍显无奈。

在经历2014年上半年最严重的中介抵制风波后,安居客也放弃了按点击付费的方式,从那个时刻起,梁伟平意识到原有的模式必须要改。

“最后这一年两年,我发现是我要拼命推着公司往前走,那我们干脆就不做了,因为这种状态说明这不是一个火山或者说不是一个趋势,是我们搞错了”。

再次创业,宁可做得慢一点

总计2.6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应该不是梁伟平创业八年的理想,但这结局也绝对不算差。

正如他本人所说,可能很少有人在通过创业实现财务自由,且过了四十不惑之年后,仍然愿意再一次迅速投入到下一段创业旅程中去。

再次创业,对于梁伟平来说,或许只是一次更决绝的业务转型,“如果从安居客内部去推动这件事,会非常困难。而从零开始,没有包袱可能机会更大。房产O2O这件事大家都想得明白,只是能不能做到”。

从2013年开始,当时还是安居客CEO的梁伟平开始在不同场合提到移动互联网,看得出彼时他已经很看好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机会。

那个时期打车软件也开始兴起,这种变革也让梁伟平开始关注O2O领域的机会,“打车软件改变了原来的出租行业,房产也是一样,停留在信息平台模式没办法改变这个行业的服务流程”。

梁伟平的新创业项目“安个家”,除了线上的产品,也将在线下投入更多成本,包括自建门店,招聘经纪人。“我们一要颠覆大家对于房产中介的认识,二是要改变对经纪人不好的印象”。

“安个家”不是市面上第一个有类似构想的公司,同样起步于上海的“爱屋吉屋”2014年先是通过“租金减半”的租房业务实践了房产O2O的模型,紧接着杀入北京市场,随后又进入到二手房领域,直接将交易佣金降低到1%。

看到竞争对手的先发优势和激进打法,安个家团队的员工们很着急,但梁伟平却说他不急,“我们宁可做得慢一点,在早期没必要去说市场份额,去争第一名。我们的理想不是做第一名,而是真的能够对这个行业有所改变。如果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那么不管是经纪人还是用户最终都会投票的”。

这是梁伟平的一贯打法,“我不要做和别人一样的事情”,在他的创业道路上,不少决定背后都可以发现这份“固执”,安居客时期他曾推出点击付费模式,以超越竞争对手的端口模式,却因此差点失掉中介行业的信任。

再次创业介入房产交易后,他仍然不愿意追随对手的低价策略,坚持不降低交易佣金,“我们的佣金会收2%,甚至未来我希望收到3%,因为我们坚信房产经纪是个服务行业,我们要证明的是经纪人提供的服务是有价值的”。

不用怀疑的是,这是一位有个人坚持的理想主义创业者,但经历过八年创业的起落,他已经懂得计算风险,“我经常说创业就像是跳伞,跳伞的风险很大,但跳伞又是非常安全的,因为任何一个因素都已经计算过了。”

为了再一次启程能够安全着陆,梁伟平筹备好了资金、想好了方向,搭建了团队,这是他心目中保障安全的三大要素。

现在还很难说,这位有经验也有资金的创业者,就一定能够收获成功。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次他仍然选择坚持理想,希望换来一个全新的房产经纪行业。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