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中国企业靠模仿的时代到头了

我们不要一提模仿就感到它是一个贬义词,尤其要获得后发优势,模仿更重要。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没有可效仿、可模仿、可跟随的,只有冒死往前进。

  近日,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商务研究中心首届旗舰论坛在北京开幕,主题为“转型与创新:全球化视角与中国的探索”,王石就“模仿与创新”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中华民族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但似乎就是因为太悠久了,让它创新非常难。何以见得?在解放之后包括改革开放的35年期间,中国大陆没有一个人获得了自然科学诺贝尔奖。

为什么一提到中国制造就很容易和山寨连在一起,因为很多原创都不是你的,不但不是你的,在制造当中你还是违反专利和知识产权在制造东西。

中国人很聪明,创新没有,但是模仿能力非常强。今天我想谈谈对模仿的体会。我们不要一提模仿就感到它是一个贬义词,我这里的模仿指的是褒义。尤其要获得后发优势,模仿更重要。我喜欢运动,其中也包括公路自行车。公路自行车赛两种,一种团体赛,一种个人赛。三流的团体赛平均成绩好过你单人赛的世界冠军。为什么?在企业管理中有一个策略就是跟随路线。我们所谓的模仿,就是跟随,不是去创新。自行车团体赛就是典型的跟随路线,第一辆承受了空气阻力,第二辆、第三辆跟随它非常轻松。所以团体赛自行车是交替在前面领骑,交替到第一扮演很吃力的角色。团体赛的自行车一定是一辆紧跟着一辆。

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包括在今天,我们仍然是跟随路线。

中国企业已经大到没有对象可模仿

  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一定程度你会发现你可跟随的目标没有了。比如说万科做房地产第一个跟随的目标是香港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新鸿基。后来发现它组织一个团队到万科来学习。他们在香港做的非常成功,但就是一个城市,到中国投资两个城市、三个城市就发现管理非常困难,万科管理几十个城市是怎么管理的。他们要了解这个。

美国的帕尔迪和万科非常类似,在美国是20多个州投资房地产,投资的产品也和万科很类似,于是就又把它当成目标。但2008年金融危机万科一下子就超过它了,这下没有对象可以跟随了。随着企业规模扩大,管理愈发重要,必须面对的是创新。没有可效仿、可模仿、可跟随的,只有冒死往前进。在没有创新精神,但你又必须创新的时候,就会带来非常大的痛苦。

在中国,万科面临的这种尴尬显然不是单家企业,也不是单个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因为中国这样庞大的市场,这样一个规模,很多已经是做到这样的量,到了没法模仿,没法跟随的阶段,但是你又必须去摸索。

  创新要从国际主义角度考虑问题

  再谈一点就是在转型创新面前,可以做的是什么呢?就是在中国已经是和全球融为一体的情况下,你不能还是从一个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这样的角度来看问题,你必须是国际主义的,必须是真正的全球化的。中国已经无法孤立地单独存在。

万科消耗的材料主要有水泥、钢材、木材、水、电等,以木材为例,曾经有过一个政策,叫退耕还林,不许大量砍伐了。但是中国还需要木材,木材哪来?进口。中国的木材不砍伐了,砍伐亚马逊的。进口到中国的木材70%用在建筑工地,建筑工地的70%是用在住宅建筑工地上。万科当时是最大的开发商,你可以不懂得创新,但是有些你要懂的,比如自然破坏,中国的森林保护住了,但是国外的破坏了。

  中国老年社区难以学习西方

  关于老年社区,万科考察时间比较长,真正把产品推向市场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局限在三四个城市,现在还属于实验阶段。

从万科角度认为,中国老年社区无法来学习西方的那种老年社区的方法,包括日本的老年社区的方法。基本上西方的老年社区是独立的。老年就是老年人在一块,这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有关系。小孩18岁就出去了,一直处于独立的状态。这种模式不太适合中国。因为中国传统就是要生活在一块,两代人、三代人,甚至老年还要承担抚养第三代的问题。单独的老年社区作为主流在中国不太适合。开发新的社区,需要把老年社区因素考虑进去,设计设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原来的社区没有考虑的,应该考虑如何改造,叫嵌入式。这是万科的一个逻辑,就是做这样混合式的老年社区。

虽然还处于实验阶段,但整个实验阶段的市场反映非常好,前景非常广阔。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