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首富蓝思科技周群飞:得意时不要太得意

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成为新的内地女首富。图/CFP

氧分子网讯  3月18日,注册地在湖南浏阳的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周群飞在澳亚光学的工作证。网络截图

  周群飞在湘乡的祖宅,邻居称,小楼盖于1990年,上世纪90年代中期,周群飞把父亲接到深圳,这栋房子自此无人居住。新京报记者 胡涵 摄

  周群飞 女,1970年出生于湖南湘乡,香港户籍,蓝思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人。

昨日,3月18日上市的蓝思科技股价逆势大涨,截至昨日中午,已涨至111.48元,以750亿元市值成为创业板市值最大的公司。

至此,之前已成为中国女首富的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所持股份市值高达660亿元。

然而,巨额财富的拥有者周群飞,却始终保持低调。她的创业历程、成功因素和此前关于小三的传闻,始终蒙着神秘面纱。

4月1日上午,周群飞返乡为父亲扫墓。这是她成为首富之后第一次还乡。

她还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穿了一条发白的牛仔裤,这裤子至少穿了五六年。”周群飞的朋友王萍(化名)说。

中午,周群飞叫上童年好友和亲戚,一起吃了顿饭。饭桌上,大家说起女首富这个称呼。之前她说过,不习惯别人叫她女首富。对着一桌子的亲朋好友,周群飞说,“拜托大家一定不要张扬,张扬了容易出事”。

这是周群飞的一贯风格。

 被伤害后的沉默

成为女首富之后,蓝思科技召开了一次董事会。董事长秘书彭孟武透露,周董决定“回到过去那种低调的状态”,拒绝了各种媒体的采访请求。

“低调的状态”并不容易回去。女首富的头衔首先给她带来的是“小三”的帽子。

一段所谓的“最励志的小三成长史”,在微博上迅速传播。

传言中,除了说她是“小三”,还说她“背井离乡到城市某工厂打工……说服老公为她新开一家公司,成立新公司后,挖了原工厂绝大多数中高层及全部客户。”

彭孟武说,小三流言的出现,让周群飞“心里很难受”,尤其是当在英国的女儿看到谣言后。“她毕竟是个女人和母亲,这种损害女人名节的谣言,对她伤害很大。”

但周群飞没有对这段传言公开回应。她依然沉默。她的很多亲友都否认这个传言。

在周群飞成长的见证者眼里,那段传言中,也有一个打工妹艰辛的创业史。

周群飞确实出身农村寒门,童年生活堪称困顿。

出生前,父亲因自制炸药出现意外手指被炸掉两根,眼睛则被炸伤几乎失明。

五岁时,母亲因受不了家庭压力等问题自杀身亡,留下三个子女,周群飞是最小的女儿。

同村人印象里,小时候的周群飞“脸上总是有泥巴,都是干活弄上的。”

后来,她曾这样描述童年生活,“吃完上一顿饭,下一顿饭要怎么计划、要吃什么,也得去筹备。”

周群飞的同学李明记得,周家虽然穷困,但父亲未放弃过以各种形式教育周群飞。家里要养猪,父亲为了激励女儿,养一头猪给她10块钱,周群飞每天起床,先割一篓猪草,放学回家后,再接着去喂猪。

父亲的教育和苦涩的童年,成了周群飞精神财富的源泉。3月18日蓝思科技上市仪式结束后,她曾回忆,父亲曾拜过八位师傅学习不同的手艺,不停地做手工活补贴家用。

周群飞记得父亲要求自己背诵《增广贤文》和《三字经》。有记者问她,还能回忆起这些典籍里的哪些片段,周群飞脱口而出:“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当年的班主任还记得周群飞:成绩中等,与同学交流不多。在朋友王萍看来,周群飞的气质那时就与众不同,“她从小就告诉我们,将来一定要争气,出人头地。”

可生活原因逼迫她初二就辍学,离家到了广东。

她起步于日后传言中的“某工厂”——生产手表玻璃的澳亚光学。辍学后,她进入这家工厂,成为一个打工妹。

23岁的创业者

离开山村到广东,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

她有着明确的目的性。

白天打工,晚上进修。周群飞后来和朋友解释,当时选择澳亚光学的原因之一,是厂址距离深圳大学比较近。她报名了深圳大学办的成人夜校班。

打工期间,周群飞考取了会计证、电脑操作员证、报关证,还有一张B牌驾驶证。

她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李明回忆,在打工夜读期间,周群飞还抽出时间,用积蓄开了家服装店。

然而,周群飞很快为枯燥的工作感到厌倦。

“一片普通的玻璃原料,再切割、仿形、抛光就可以出货了,设备全是旧机器翻新的,工艺也不齐全,员工吃、住、工作都在那栋小楼里。”周群飞开始不满足于企业的小规模。

她写了一封辞职信。厂长找到周群飞,要求她留下,并给她升职,主管正在筹备的新部门:丝网印刷部。

这段澳亚经历,周群飞也有过讲述。据《湖南日报》报道,1990年,澳亚光学搞扩建,但厂房建到一半停工了,老板准备撤资。周群飞毛遂自荐:“成了,工资随你定;失败了,我给你打一辈子工。”

老板决定让周群飞去试一下。工厂建成投产后,主要是为手表玻璃印字和图案。周群飞将自学掌握的丝网印刷技术应用到工作中,产品效果不错。很快,这个工厂在她手上成为公司效益最好的厂。

这个老板是杨达成。同乡王萍说,1994年,杨达成成为她的第一任老公。也有同乡强调,当时,杨达成已经离婚。

但周群飞没有在澳亚继续待下去。1993年,周群飞认为杨达成总是安排亲戚到工厂,自己受到其他厂长的排挤,于是辞职单干。

23岁那年,周群飞成为一个创业者。那天是1993年3月18日。3月18日,也是后来蓝思科技上市的日期。

单干的她,并未像传言中“带走绝大多数中高层和客户”那样豪迈。王萍介绍,周群飞的创业军团实际上是“家庭作坊”:带着哥哥、嫂子、姐姐、姐夫、还有两个堂姐妹,在一套三室一厅的“农民房”里开始创业。资金是她的工资和开服装店存下来的两万多元港币。

她们买来一块大铝板,切割后加工成几台手动印刷机,拉订单做生产。

周群飞后来曾回忆那段生活,“三房一厅这么安排:房间做宿舍,女孩子住大房间、上下铺,男孩子睡小房间;客厅做印刷、包装车间;厨房做食堂。”

创业后期,周群飞认识了现任丈夫,当时帮她送货的司机郑俊龙。2008年,两人登记结婚。此前,周群飞已与杨达成离婚。

为什么是周群飞?

王萍觉得,女首富这个称号是周群飞靠实力挣来的。

2000年开始,周群飞通过朋友走上了生产手机视窗玻璃的道路,但始终是接国内手机的小订单。2003年,周群飞在深圳成立蓝思科技公司。此时,一家国际品牌找上了门。

周群飞对此印象深刻。她曾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那时我的公司规模很小,总共还不到1000号人,客户在了解情况之后有些不放心,他们问我一个问题:如果这产品破了,割到我们的总统,割到哪个明星,你们赔得起吗?”

周群飞没有怯场,接下订单。随后的三天三夜她没离开工厂车间,做实验、找参数,“当时在这个行业内,我们第一个达到了外商跌落测试的要求。”

王萍记得,蓝思与苹果(美国手机品牌)的结缘,发生在这之后。

苹果此前在大陆的一家合作工厂,生产不了满足条件的视窗玻璃,但周群飞做出了合格样品,这成为了合作开始。

曾任浏阳市副市长、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的张贺文曾分析,周群飞身上有很多企业家所没有的“霸气”。周群飞曾对他说,“大家都说湖南人会打仗会当官,为什么我们不能出高科技企业呢?我就是想争这口气。”

2004年,周群飞带着蓝思科技来到浏阳,接待她的是张贺文。

张贺文曾突然接到周群飞的电话,她在国外接了一个项目,要在短时间内建起厂房,请求张贺文协助。

此时,周群飞正在国外与某大公司谈判,对方要求周群飞有新的技术和车间,尽管条件并不具备,但周群飞毫不犹豫接下订单。回国后,她组织技术人员攻关,张贺文帮助把厂房盖起来,最终在规定时间内做出样品。

一位与周群飞打过交道的媒体人表示,周群飞的自信,是基于她对业务的了解,整条生产流程和行业前沿,周群飞都能娓娓道来。

而能坚持与外国大厂商合作,张贺文曾分析,更多是因为周群飞“言而有信”。

蓝思科技所能接的订单,多涉及国外某手机新型号的保密。为此,周群飞曾要求张贺文,尽可能不安排媒体采访和领导视察,就连私交甚好的张贺文,都没办法从周群飞口中撬出哪怕一句新手机的信息。

周群飞的规则

公司上市前夜的答谢宴上,张贺文见到了不一样的周群飞,“我跟她开玩笑,说你头发终于搞得让我能看得下去,很多人看上市时的照片说她并不漂亮,我觉得那还是收拾得好的时候,因为她就是在一线工作。”

交往11年,张贺文几乎没见到周群飞参加酒局、牌局等,两人吃饭,经常是在附近的小饭馆,甚至是路边摊。

作为企业家,周群飞几乎不遵循“送礼攀关系”的潜规则。张贺文对此深有感触,他说周群飞讲规则。

浏阳市政府一位官员称,周群飞与政府的关系始终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在公司发展壮大前,很多需要协调的问题,都靠管委会工作人员斡旋。

在接受《湖南日报》采访时,周群飞曾总结自己的经验,“办企业不要去刻意迎合当地政府的领导。”

不交际,让周群飞的蓝思在湖南有时会遇到“协调不够”的困难,张贺文曾回忆,那几年,自己几乎变成了周群飞身边的“政委”。

之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张贺文曾回忆,蓝思科技有数不清的工程和采购,周群飞全都坚持要按公开透明的招投标流程走,就算是食堂每天需要采购的一百头猪,都要按市场竞标方式来。

因为始终与政府官员保持适当的距离,周群飞不喝酒、不交际的风格,也逐渐被湖南官场熟知和接受。

随着蓝思的壮大,长沙市有领导将蓝思定位为高科技产业的领军企业。前任长沙市市长张剑飞,曾因蓝思一个项目凌晨四点赶到浏阳指示工作,对企业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讲原则”,成了周群飞能够与国际品牌长期合作的重要的原因。

王萍则对周群飞的“讲原则”别有感悟。有一年,周群飞的姐姐家有婚事,蓝思科技的几个高管驱车赶来,想给周董一个惊喜,她却拉长了脸,“她当时很生气,问他们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为什么要离开岗位。”

她有自己的管理哲学。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创业初期,遇到客户赖账,为了能给员工发工资,只能被迫卖掉自己的房子。“这些员工才是我的财富,房子没了可以再买,好的员工是买不回来的。”她曾如此向王萍解释。

张贺文说,周群飞打造出来的团队凝聚力非常高,“周群飞穿着工作服跟大家一起吃食堂,大家非常认可她。”

“人总会进步”

这位出门打工的湘妹子,仍保有纯朴和执拗。

王萍说,尽管离家20多年,周群飞记得家族里很多人的生日,每个人过生日时他都会送上礼金。同学李明的父母曾帮忙照顾过周群飞的父亲,每次回乡,周群飞总要过去看望一下老人们。

上市的答谢宴上,周群飞感谢了三个人。除了帮助她在湖南立足的张贺文之外,另外两人颇让人觉得意外。

一个是相处时间不久的语文老师,“他会来家访,教我要写好作文,老师是非常赏识我,给我很多机会。”

另一个是她创业初期的投资人,尽管对方一年后就收回了资金,一度导致周群飞资金紧张。

在一次采访中,周群飞承认,尽管自己不喜欢接受采访,但仍会仔细阅读每一篇关于她的报道和言论。

其中一些让她觉得愤怒。有一则报道质疑,周群飞的成功“让家乡很失落”,这让周群飞觉得很受伤,李明说,“她觉得很委屈,她很愿意为家乡做事,但是在农村,事情往往很复杂”。

对外界的评论,周群飞并非一言不发。有媒体称,周群飞15岁就出去打工了,并且只有初中文化,周群飞私下向王萍抱怨,“人总会进步的,他们说得我像个文盲,我要是不继续练功练到七八级,怎么管得了下面那么多博士啊,他们再这么说我我要告他们诽谤。”

但她还是继续低调。

她为低调做出过解释:我没有高调的资本。

周群飞喜欢引用父亲教她的一句话:得意时不要太得意,失意时不要太失意。

来源:新京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