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人贷方以涵:我就是那“不安分”的射手

方以涵,宜信宜人贷总经理。见到她的时候,她刚刚从一个会议上赶回来,而晚上还有另一个会议等着她。这样的节奏和状态从踏入宜信大门的那天起便开始了,而她也早已习惯。

fangyihan

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事业,却在中国。方以涵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呆在中国。对于家庭,对于她的两个儿子,方以涵除了浓浓的思念,更多的是欣慰。用她自己的话讲,西方教育使得两个孩子从小就比较独立,加上家人给予的理解和支持,现在才能安心在这“拼”事业。

方以涵常常将自己比作“海鸥”,总是来回穿梭于太平洋上空。而这一切都始于2011年底的那次会面。

  学霸的蜕变

方以涵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十足的学霸,而且还是很有主见的学霸。

1988年,年幼的方以涵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后在留学潮的影响下,她就默默在心里给自己定下去美国留学的目标,事实证明功夫不负有心人,4年后,方以涵顺利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录取,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彼时的方以涵还一心想着钻研专业知识,不断拓展自己的视野。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期间,方以涵先后取得了天文系硕士和电子工程系硕士双学位。

而在此后十余载的工作历程中,方以涵也是学以致用,将从学校学到的知识付诸于实践中,她在美国上市公司IAC/Ask.com担任过副总裁、在CUnet做过市场产品总监。因为工作认真负责、做事雷厉风行,工作期间方以涵总是得到同事与合作伙伴的认可和褒扬。

然而,无论再多的鲜花掌声、赞扬嘉奖,方以涵都看的很淡。在她心里,有一个地方还未触及,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舒适、安逸显然不是射手座的方以涵喜欢的生活方式,她喜欢有挑战的人生。于是在2011年底,她毅然决然的辞去在美国辛苦打拼来的高薪高职,放弃了十几年积累起来的圈子和人脉,回到中国——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地方。刚刚回国的她,一刻不停歇便带着她的“完美计划”和一腔热情直奔创业大潮。

唐宁,宜信公司CEO。用方以涵的话讲,是她回国后接触到众多投资人中比较特别的一位,是一个很有魅力和魄力的人,更是她创业路上亦师亦友的一个重要人物。“和唐宁一碰面,我就迫不及待的将我的‘大计划’统统讲给他听,可是到最后我发现,我俩角色完全转换了,我成了那个安静的听众”。

与唐宁深聊的这一次,方以涵自觉受益颇多,加之双方想法高度契合,一周后她便爽快的答应了唐宁的邀约。

2011年12月1日,方以涵正式加入宜信。

  令人上瘾的“创业”

唐宁究竟有何等魔力?让这个曾经执着到有点“倔强”的女人分分钟就决定“入伙”?

回忆起当初的那场谈话,方以涵现在依然记忆犹新,“当时唐宁说要建立中国人的信用体系,我感觉这件事情很大,也很有意义”,说到这里方以涵显得有些激动,她接着说:“当你经历过国外那种先进的信用体系带来的便利之后,你就会深切的感觉到我们的国家在这方面的不足。能凭借我们的力量去为国人做点事情,真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在方以涵看来,国外的线上P2P平台,像Lending Club、Prosper虽然都有不错的发展,有值得国内企业借鉴的地方,然而因为国内国外大环境差异,尤其是在信用方面,国内大众对于信用以及对互联网金融的认知程度还不高,因此中国的P2P平台无法照搬国外模式,在模式上、产品技术上的创新不得不靠自己,特别是在国内做好信用管理,门槛非常高,需要创新的实力和勇气。

彼时,宜信开始将非结构性数据与结构性数据相结合,以“High Touch”+“High Tech” 双剑合璧的模式,开试尝试创新实践的金融服务,但是仅仅凭借线下服务的经验还不够,唐宁当即提出体系化、数据化、多样化、互联网化的“四化“要求,其中互联网化也是重中之重。

然而,当时的宜信公司还没有互联网部,而方以涵的加入可谓加速了宜信的“互联网化”进程。从2011年12月开始,方以涵就投身于互联网部的搭建工作中。3个月后,也就在刚刚过了农历的新年不久,方以涵便率领着一支从原宜信技术部门抽调出来的团队成功推出互联网部,主导线上服务的运营和研发,并于同年推出了线上P2P平台宜人贷。宜人贷则专注于为国内高成长性人群提供信用借款咨询服务,并为大众富裕阶层提供理财咨询服务。

“因为是国内最早全流程线上操作的个人对个人的信用借款咨询服务平台,宜人贷在产品技术、人才招聘等等各个方面经历了很多的挑战”,方以涵如是坦言。不过不服输的性格使得她不允许工作中有半点差池。因而在团队建立初期,方以涵对每一件事情都尽量亲力亲为。从互联网部办公室的选址,到团队成员招募,甚至于办公室的地毯、桌椅选择,都是她亲自完成,团队的大部分成员也都是她亲自招募的。

如此高密度和高强度的工作常常令方以涵有种被推着往前走的感觉,不过她却非常享受这种感觉,用她的话说,“这让人上瘾”。这时再提起她当时的创业梦想,方以涵一点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在她看来虽然没有按计划走,但是建立加入宜信建立互联网部门的过程同样令人兴奋不已。“当你看到整个部门从无到有,看着一个个客户通过互联网平台认识我们,并使用我们的服务…你会有种难以言表的激动”。

  互联网诞出的风花雪月

一边是家庭,一边是事业。一般人在这点上总是很难有效平衡,更何况女人,简直是极大的挑战。

现在方以涵每个月往返中美一次,每次回去在家里会待上一周时间。说是一周,事实上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还是趴在网上忙工作,不夸张的说甚至很难脱离工作而陪着老公和两个儿子待上完整的一天。面对家人偶尔的怨言,方以涵也感到内疚,不过她说:“我也想在家做个贤妻良母,在外事业还很成功,可是人不能贪心”,世上没有完美的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好在两个孩子从小在西方教育环境中都变得很独立,加上家人对她事业给予的理解和支持,方以涵才得以安心做自己的事业。

谈到爱人、谈到恋爱时的那些风花雪月,方以涵脸上流露着爱与感恩。1994年,在美国读书的方以涵正和男友谈着一场远距离恋爱,而这个男人最后成了她的丈夫。在当时,电话就是传达和维系两人感情不可或缺的工具,然而,每天少则数分钟多则数小时的电话,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方以涵来讲,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为了节省电话费,方以涵当时的男友自己编写出了一套程序,两人便开始通过当年的”万维网“互传音频文件,这样一来省下了电话费,二来俩人再也不用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时间了,另外当一方在等待对方发来音频的那一小段时间里,内心充斥着期待的那种奇妙和美好对于恋爱中的人而言尤为珍贵。而男友的这项小小”发明“也让方以涵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互联网带来的便利和神奇。

当然,这也让方以涵对互联网的兴趣更加浓厚,加之她专业的关系,毕业以后的方以涵便顺理成章的从事互联网工作。在国外的近20年里,她几乎把互联网相关的工作做了个遍,从开发、测试到项目管理和产品营销,直至美国上市公司Ask.com副总裁。

如今,在宜人贷…方以涵也未离开互联网。从业务创新到技术创新,宜信从成立的第一天就试图通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以及大数据技术等,建立起能够不断造血的普惠金融新模式,另外宜信还通过大数据挖掘将虚拟体系中的个人信用、身份特征、行为特征进行实时捕捉,并且通过技术分析等不断完善金融服务。

用方以涵的话讲,金融服务与互联网技术相辅相成,互相离不开。

  像跑马拉松一样去创业

创业固然是件苦差事,然生活也不能失去色彩。

方以涵酷爱长跑,尤其是马拉松,这从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就可见一斑:“西雅图Rock n Roll半程马拉松,1:58:47, almost破了个人最好成绩,天气好,音乐好,一路好些摇滚乐队。最后3.5公里处摔了一跤。摔破一个手机,一条裤子。要在enjoyment和努力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才能一直跑下去!”

诸如此类的朋友圈状态还有很多,在方以涵看来:“长跑是一项特别锻炼意志力的运动,长跑不是要和别人比,而是挑战自己,超越自己的过程,这种挑战自我也让我得到了满足感。”于是,她在跑步上也给自己设定了非常详细的“年度计划”:全年1500公里,参加3个半马,1个全马,半马的成绩在2小时以内。

现在,方以涵只要一有时间就拉上同伴儿们去奥森跑步。她将自己的年度计划拆解成一个季度、一个月甚至一周的子目标来进行实现。她不喜欢别人叫她运动健将,因为在她看来跑步是她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一个部分。“虽然开始跑步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现在我能明显感觉到现在我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好了,精神饱满,精力充沛,跑步是一项很神奇的运动。”

方以涵认为,创业和跑马拉松是一个道理,需要坚持和毅力。宜信成立近9年,一直致力于普惠金融、财富管理和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实践。然而,眼下中国普惠金融的大环境还面临诸多挑战,譬如产品服务创新能力不足、风险管理、监管等等领域一系列问题。

“很多在国际上已经得到创新的很多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却不存在;另外有了创新模式,如何去实施,如何控制风险,特别是信用风险等。在中国门槛很高,基础设施,如支付,征信等等还不完善,因而在这些方面如何能够降低成本,并通过互联网提高普惠金融的风控能力?”在方以涵看来,这些问题既是挑战也是机会。这就犹如跑马拉松,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外界,而是自身。

因而,宜信宜人贷要想走的更远,必须学会挑战和自我突破。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