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永福:外来人成了阿里“自己人”

阿里巴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接连宣布了两项对俞永福的重要任命。

41451

3月13日,俞上任高德总裁。不久之后的3月31日,他又接管了阿里妈妈(阿里旗下互联网广告交易平台)的总裁。这两件事其实有关联,在任命邮件中,阿里巴巴CEO陆兆禧提到俞在接手高德互联网事业部期间,“用户规模大幅增长,团队士气明显提升,并成功遏制住了竞争对手的增长”。因此,在业务发展步入轨道的情况下,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到阿里妈妈的业务上来。

相比于前者,后者似乎更能代表包括马云在内的阿里巴巴核心高管层对俞永福的“信任”。去年6月11日,阿里宣布UC被完全收购,然后以此为基础成立了UC移动事业群,包括高德在内的“非电商”业务都划归到俞永福的职责范围之内,而他本人也进入了由8人组成的阿里最核心的权力机构——战略决策委员会。

阿里妈妈严格意义上并不属于“非电商”业务,更何况它是整个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作为唯一的广告交易平台,它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因此这跟接管高德的意义完全不同(收购合约中的一部分),俞永福自己也说,集团的这个任命是临时决定的。

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是阿里的财年总结规划阶段,战略决策委员会要对各个业务线进行整体的梳理。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其他成员建议俞永福考虑是否可以接管阿里妈妈。

而为了配合俞永福的新战略,阿里妈妈还在3月24日举行的“武林大会”上,宣布了新的战略:走出淘宝。他们还推出了一个激进的扶持计划用于媒体资源的开拓,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会分布在“非电商”的层面。战略决策委员会的其他成员认为深谙广告媒体行业的俞永福或许比他们更能跳脱出传统电商逻辑的束缚。

当然,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俞永福在高德上进行的“试验”非常快速地取得了成效。春节前的一段时期,新增用户的增长速度超过了230%,每日活跃用户率超过了30%,高德在苹果APP Store里的排名从之前的30多名,一度上升到第二名。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能接管阿里妈妈意味着作为一个“外来者”,俞永福已经通过了“考试”。

更大的担子

俞永福也说他本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会把工作重心放在阿里妈妈上,“好消息是高德在过去半年多的时间,整个方向的调整和班子的重建还是非常有成效的,这也是今年我可以在高德上少花一些精力的前提。”

而就在去年接手高德之后,俞永福也是整天泡在高德的办公室,仅有的几次公开露面机会也都放在了高德上。

但对阿里妈妈的改造是个更大的工程。“阿里妈妈的未来,就是要沿着这种大媒体大平台的思路去经营,而不仅仅是纯粹的电商广告营销平台。”这是俞永福的逻辑。“好望角计划”据称要扶持十个亿元级别的媒体合作伙伴,百家千万级以上的,以及众多中小型的媒体和自媒体。

阿里想要打造一个全渠道的数字营销平台,“如何让阿里妈妈走出电商,走到更大的数据平台,产生变量,这是最核心的目标。”而对于俞永福来说,现阶段的头等大事就是快速地打通集团内部资源,“形成更大的群力。”

据他透露,去年上线的神马搜索的广告库本来是由该产品自己建设的,而之后,它就会被并入整个集团的广告库资源里,不需要单独进行。继而打通各个产品的广告库资源和用户资源,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这也可以同时加速像神马这样的单个产品的商业化进度。

俞永福并没有过多地去分解他的战略,毕竟刚刚接手,面对一个有着上千人的核心业务团队,和一个激进的战略目标,以他相对稳健的行为方式,他必须得想清楚了才会对外公开。

不错的成绩单

不可否认的是,在去年的“重组年”中,俞永福做得不错。

核心业务UC浏览器在去年12月突破月拿了日活跃用户数1亿的大关,市场研究公司Statcounter的最新数据显示,他们还拿下了全球11.1%的移动浏览器市场份额,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移动浏览器。

去年11月接管阿里手游业务之后,UC原有的手游平台——九游增长迅猛,去年给合作伙伴的分成超过9亿元。在上个月,他们还联合阿里云推出了针对游戏开发者的“亿元扶持计划”,阿里云甚至专门成立了专属的游戏行业团队。

更不用提高德,俞永福自己对此都很得意,“我是觉得高德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创造了一个新纪录,就是超过千人的公司在投资并购之后还能够成功的。这么大规模,在用户发展、品牌上一直是往上走的,这一点非常不容易。”

他的确在高德上做了很多特别的尝试。他刚一接手,就停掉了高德的O2O服务,他要把用户规模给做起来,“我不想走偏,O2O虽然有很多的商业机会,但我更看重用户的需求,绝大部分的人用高德是为了导航,不能为了那1%,影响了这99%的用户。”

在他看来,高德还是一个传统的软件公司。“我们在互联网上的产品迭代速度和意识是远远不够的,而且不太善于去推广自己。很难想象我们有这么多的数据,却没有在行业里拿到相应的位置。”他力主在导航中加入“娱乐化”的维度,只是追求精确、智能是不行的。

高德的质变正是因为一个小版本的上线,他们在春节前推出了郭德纲版本的语音导航,结果在春节期间,各项数据直线上升。提出这个想法的,正是俞永福。

“我们之前有一系列的思考,如何把娱乐跟互联网深入结合,如何让它们产生化学反应。有一天,俞永福突然来到产品部,他很兴奋,说有一个好想法,就是去找郭德纲。”高德副总裁董振宁起初是反对的,他觉得跟之前的调性并不符合。但事实证明,俞永福的感觉才是对的。“在团队里,不是说大家都是好人,就能共事,你一定要对这个团队创造价值。我很自信,这几个月的工作,我想还是让很多团队成员所尊重的。我在这项业务上的理解以及创造的价值在短期内是明显见效的,这是现实。”俞永福说。

真正的挑战

但面对阿里妈妈,他甚至都无法把在高德上的经验“移植”过来。客观情况是高德是阿里收购过来的公司,它很独立,理论上,它在价值观认同上跟阿里有较大的差异。再加上这是个偏传统行业的团队,俞永福在互联网上的经验能产生很大的效应。

阿里妈妈可不是这样,他的任务并不是去维持该业务的正常增长,而是要去做增量,“这不是一个‘和’的关系,而是‘乘’。”他将面对一个拥有极强价值观的大团队,虽然在被收购之后,俞永福在很多场合里都说跟阿里的价值观很吻合,他还举出多个例子来佐证两家公司在组织架构和行为逻辑上的一致性。

但在俞永福的管理哲学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充分授权,联想出身的他,非常在意班子成员,以及与团队各个成员之间的工作方式。正如他在整合高德时,就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这上边,不断地提高专业能力。所以,在阿里妈妈的新团队里,他依然会按照这个逻辑去做。

如果能真的把生态系统给搭建起来,那么整个集团将受益于“非电商”所带来的红利。阿里的电商DNA过于根深蒂固,以至于他们在非电商领域一直落后于腾讯和百度。

俞永福曾说,马云之所以选择收购UC,就是想在移动互联网上找到一个“棋眼”。现在,UC浏览器、高德、手游,以及未来有可能加入的更多业务给了他们一定的基础,但还是没有形成一个生态。

“在马总提的‘四化’里,其中一个就是生态化。把阿里妈妈做大做强,就能够让整个集团的生态更多元,这是我考虑的最重要的一点。”俞永福说:“因为我本身就是创业者出身,如果我的生态很多样性,那么一定会有更多的变量存在。”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昊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