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BAT做电影十年后做不到最大

过去的几年,华谊不再在中国电影行业占据绝对的优势,这一点连王中军也并不讳言,但另一方面,华谊又搭建出了国内所有娱乐公司当中最稳定的、最合理的业务版图(影视+互联网+实景娱乐),这一点在投资界已成共识。

FA4A1B238FFB65FFE1FF48CB8257311F

曾有分析师把光线称为一个勤勤恳恳的学生,甚至当“三马入华谊”之时(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同时增资华谊兄弟),一度有人为在电影行业风生水起的光线鸣不平(直到此次阿里的入股)。

有时我们不得不承认王中军的眼光。在企业大的布局上,华谊的几个决策都异常成功:投资掌趣科技和银汉科技获得数十倍的回报,布局实景娱乐每年将带来几亿甚至十几亿的纯利润,从此华谊兄弟不再担心电影票房多寡影响公司业绩。

但当华谊在国际化道路上遭遇坎坷,我们有时也为之感到惋惜。

直到这一次,与STX达成战略合作,王中军终于扬眉吐气,华谊的国际化获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功。

华谊做到了国内电影行业很难想象的一点——不仅与国际伙伴分享全球票房,还分享著作权,以及衍生品收益。这对于华谊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对于整个中国电影行业也是一次突破。

4月2日,王中军在北京与投资者和媒体面对面交流,从下午3点一直聊到了接近6点,这应该是去年以来,王中军在媒体面前聊得最开心最痛快的一次。他聊电影、聊投资、聊过往的海外谈判,也谈到跟商界“大佬”之间的交往细节,几乎是无所不谈。

这也是一个让媒体和投资人重新认识王中军的机会。

这位电影人开朗、乐观、有趣,但他现在不仅做电影,更重要的工作,或许是画画,以及做投资。他的画展今天开展,他还会在他的画室里见一批又一批的创业者,寻找下一个机会。

这位55岁的大佬,未来的目标不再是保持第一,而是“安全”。在他看来,华谊的安全体现在两点:1、不依赖电影;2、不依赖王中军。

谈马云:“我去杭州,几乎是不住酒店的,就住在马云家”

早在2007年,马云就成为了华谊兄弟的股东,但王中军评价,马云当时也没看懂华谊,要不然不可能只投3%。但从那以后,王中军和马云保持了很好的互动。

“假如说我去杭州,几乎是不住酒店的,就住在马云家。这种机会对我们俩很重要,就是在家里晚上聊回儿天。”王中军评价:“阿里巴巴是一个 神 一样的公司,但是我照样还是说,阿里巴巴不是做什么都成,没有可能BAT把全中国所有的生意都做了。”

BAT纷纷进军电影业,华谊怎么看?

王中军说:“虽然阿里是我的合作伙伴,但我不认为阿里投娱乐目标是拍电影赚钱,马云一年赚两百多亿,你觉得他会靠一部电影挣钱吗?我觉得这是一种改变行业的业态而已,BAT就是BAT,你放心,这个咱俩可以打赌,十年后也不是BAT最大。”

还有人问他:“中军,阿里也做阿里影业了,你生气吗?”王中军答:“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想努力做好自己的公司。”

尽管交情颇深,但华谊兄弟与阿里之间,至今没有达成重要合作。王中军并不焦虑:“马云就是一个天马星空的人,今天兴奋的是A,明天兴奋的是B,但我们还没找到一个切入点,但未来肯定会找到。”

谈好莱坞:“真正的老板在哪儿,搞不清,你正在谈判,突然CEO换了”

媒体最为关心的,是华谊兄弟与STX达成的战略合作。在此之前,华谊已连续多年谋求与好莱坞的合作,王中军甚至在美国都买了房。

有媒体问,为何华谊不是与迪斯尼、环球等好莱坞大公司合作,而是选择了一家新公司?王中军反问媒体:“好莱坞为什么要卖给你?凭什么别人的IP要跟你分享?”

“你去选择华纳、迪斯尼,他会多么强势,你有多大的话语权。”王中军说:“这个公司从管理层的组合,对资金,对新市场的需求都适合华谊兄弟。这是一个艰辛的谈判,就像我们班里有5个美女,我追到了第6个。”

从过往的谈判经历来看,华谊兄弟作为一家刚刚成立20年的中国公司,与有着百年历史的好莱坞大公司谈判,显然并不容易。

“(好莱坞六大)不光是强势,第一是复杂,那些公司真正的老板在哪儿都搞不清,你正在谈判,突然CEO换了。”王中军说:“走进华纳影城,简直像一个王国一样,这是百年的积累,我要那样,我也挺傲气,对不对?”

回溯之前谈判历程,王中军感叹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我们当时谈Studio 8的时候,感觉跟Jeff谈得很好,但后来不了了之,其实呢,是你根本没理解他说的是什么。”王中军说:“就像你到了戛纳,人家全体起来鼓掌,跟你拥抱半天,好呀,咱就当哥们了,但人家呢,其实就是一个表示。”

谈STX:“这个公司和我们容易配”

与此前跟一些大公司的谈判不同,此次华谊兄弟与STX的合作似乎要顺利得多。这家新成立的公司亟需华谊兄弟这样的一个合作伙伴,并且愿意接受华谊兄弟提出的商业条件。

未来3年,华谊美国公司将与美国STX合作,在2017年底之前联合投资、拍摄、发行不少于18部合作影片。华谊兄弟将获得其中部分影片在大中华地区的发行权。更为重要的是,华谊兄弟将会按份额享有影片的著作权,并且获得电视转播、IP衍生品方面的分成。

在此前电广传媒与狮门影业的合作中,双方强调更多的是分全球票房,但对于影片版权能否分享并无太多表述。在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当中,票房收入常常只占到一部电影总收入的不到一半,品牌授权、衍生品等才是收入大头。

尽管是新公司,STX拥有着华丽的领导阵容。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德太投资(TPG)和中国的弘毅投资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公司由好莱坞知名制片人罗伯特 西蒙斯(Robert Simonds)领导,聚集了来自迪士尼、华纳兄弟、索尼、环球、福克斯、米高梅、梦工厂、派拉蒙、梦工厂动画等多家公司前高管。

“这个公司和我们容易配。”王中军说:“因为他是创意创新公司,你看他融了这么多钱,他组织了这么多的前环球的主席,前迪斯尼的副主席,太多大公司的前高管,为什么这些人都集中在这家公司来?后来我想通了,这个老板有魅力!同时他也希望未来18部电影里面,有华谊这种来自中国的资本参与,也认识到中国公司的价值”

谈与哥伦比亚的合作;“对华谊来说是成功的,对他们是失败的”

事实上,华谊兄弟此前曾与美国哥伦比亚公司有过长期的合作,合拍了《大腕》《可可西里》《天地英雄》等多部电影,为什么当时的合作没有走到最后?

王中军回忆,当时合作的背景,是《卧虎藏龙》在北美获得了成功,美国人希望《天地英雄》也能成为另一个《卧虎藏龙》,结果不是。合作的多部影片,几乎都是在中国市场大卖,但在北美票房不佳。

在他看来,通过当时的合作,华谊兄弟获得了拍摄资金,学习了管理经验,但对于索尼哥伦比亚而言,并未能真正进入中国市场。

“(合作)对于哥伦比亚是失败的,他没得到什么,后来那个公司也解散了,陈国富就来了我们公司了”王中军说:“我当时是这么认识的陈国富。”

谈未来:不求永远第一,但要安全

有记者问他,华谊兄弟会不会一直想要做第一?王中军想都没想:“不会,会把我累死,太没乐趣了。”

“做生意要有乐趣,如果干什么都特别枯燥,那我就退休了。”就在受访的第二天,他的画展即将开幕,王中军很享受作为一个画家的体验:“我觉得我是一个画家的时候,这个公司更浪漫,更有想象空间。”

他还很爱抽雪茄,甚至用雪茄比喻电影:“雪茄是精神层面,有的人喜欢这个,有的人喜欢那个,电影也一样,很难用一种标准来衡量。”

对于华谊,他最大的愿望是“安全”。

什么是安全?王中军说,这是指“持续的稳定增长”。对于华谊而言,不只依赖电影业务,首先就安全了,有的公司拍了一部电影,本来期望15亿,最后卖了5个亿就赔了,华谊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王中军还希望,华谊不要对自己有太大的依赖。

“我上一周刚过的生日,我是55周岁,你说我怎么可能干到65周岁还天天的这么干?这人没有这个可能。”

在他看来,目前华谊对自己的依赖根本不是太大,“就是说我可能突然休息一个月,这个公司没有什么影响,这其实是华谊的价值。如果这个华谊完全依赖王中军,我觉得这个公司就不安全。”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