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微软有了萨提亚·纳德拉,我要学做二号人物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自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于微软处境微妙之际接手微软第三任CEO以来,这家企业的改变人所共见,而这甚至不必通过微软市值17年后重新站上5000亿美元来加以佐证。

美国当地时间9月26日,纳德拉发售了自己的新书《拥抱变革:重新发现微软之魂与想象一个更好的未来》(Hit Refresh: The Quest to Rediscover Microsoft’s Soul and Imagine a Better Future for Everyone)。为了支持这位微软现任印度裔CEO,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对该书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比尔·盖茨认为,“尽管这只是一本处女作,但纳德拉继承了里尔克、尼采、歌德等大师的衣钵,表现出卓越的文学创作才华。”

比尔·盖茨(Bill Gates)

文/李奥 企业头条(微信ID:qiyemedia)

不仅如此,这位世界首富还与纳德拉共同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专访。在这次专访中,两人呈现出了可观的互动与默契。纳德拉表示:“比尔身上带有一种磁力。每当人们见到比尔时,都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工作。这是不可复制的。你可以说服比尔,如果你是对的,他会是第一个认可你的人,但你在思想上不能懒惰或不诚实。对任何人来说,有一个像比尔这样棘手的对家都是很有帮助的。”

比尔·盖茨则更是回应道:“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可能会告诉你,当他担任首席执行官时,我搞不明白不做CEO意味着什么,而我必须学会成为二号人物。但这已经解决了。”

某种程度上,比尔·盖茨已经解决了“学会成为二号人物”的问题,正说明了纳德拉在领导力与战略眼光方面的补位。

微软无疑迎来了公司发展史上的又一轮兴盛期。然而,重新崛起的微软,也绝非科技界巨头中的个例。

在各家科技公司于近期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后,美国加州券商JMP主席Mark Lehmann认为,“二季度的科技股季报整体强于预期, 随着科技股市值不断增长,各科技公司积累了更多现金并准备好了持续的投资。”而苹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Facebook以及亚马逊这5大科技界巨头,其总市值已超过2万亿美元,这更是超过了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

微软

纳德拉究竟是如何让微软焕然一新的?在巨头们普遍发展强势的今天,纳德拉又能否继续带领微软不被拉下,保持领先?

从印度安得拉邦到美国西雅图

接任微软第三任CEO,对任何科技界高管来说都是一个非凡挑战。

科技作家安德鲁·努斯卡(Andrew Nusca)曾在《财富》杂志上这样形容2014年初的微软:“一家陷入‘增长危机’的公司——这是客气的说法。不客气地说,彼时的微软正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更早些时候,环球证券研究公司曾在其2010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微软无法与新一代用户建立联系。”微软旗下的Windows操作系统长期占据市场上超过90%的份额,措辞如此严厉的评论,几乎等同于把微软形容为又一家柯达、诺基亚。

“坐拥Windows和Office的微软公司,正在迅速接近成立40周年。这个庞然大物拥有令军事独裁者垂涎三尺的现金储备,以及商学院学生梦寐以求的市场份额。在第二任CEO领导下,这家公司接连推出新产品,从Bing搜索引擎,到Zune播放器,再到Kin和Lumia移动设备,不一而足。但这些产品创造的收入,根本无法企及首位CEO兼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治下的微软推出的那些重磅产品。”这就是微软当时面临的真切窘境。

那么,会是怎样一位雷厉风行的领导者,才能如雷神降世一般来到微软的西雅图总部,砸烂束缚住微软的厚重枷锁,使之重生?

答案正是:来自印度安得拉邦的瘦弱技术专家萨提亚·纳德拉。

纳德拉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分别为印度的行政官员和梵文教授。从印度安得拉邦海得拉巴一所名为HPS的贵族学校毕业后,纳德拉又分别在马尼帕理工学院和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获得了电子和通信的工程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硕士学位。

学生时代的纳德拉,并没有展示出可堪比拟比尔·盖茨、保罗·艾伦等人的天赋。据《印度时报》文章报道,此前担任过纳德拉老师、现任职于麻省理工学院的Vinod V Thomas曾表示:“我不能马上回忆起他来,他并不是最好或是最糟糕的学生。”更多比尔·盖茨解读:www.yangfenzi.com/tag/billgates

不过,一旦投身于职场中,纳德拉就成为了一颗足够耀眼的明星。

硕士毕业后的纳德拉加入了Sun微系统公司,并在自己的25岁那年被微软挖至西雅图的总部。当时,尽管纳德拉“超级年轻,局促不安,似乎没有安全感,仍然尝试着发展他的潜力”,但技术专长出众的他,还是被微软招聘经理理查德·泰特评价为“他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曾在云计算部门与纳德拉共事过的布莱克·欧文则认为,纳德拉身上存在着一种罕见技能。其时,微软公司在史蒂夫·鲍尔默的治下,拥有被一些媒体称为“建立在A型人格之上的公司文化”。然而,纳德拉却能够在这样的经营环境中得到一步步提拔,并最终成为鲍尔默本人的重要干将。

布莱克·欧文曾表示,“在微软,当你解释事情时,你会经历两种类型的对话”,具体来说,“在你陈述主张时,有一种人等待时机进行反驳。另一种人则抱着学习的目的仔细聆听。萨提亚属于后者。”但是这绝不意味着纳德拉是一位消极工作者,相反,“(纳德拉)能够暂且放下自己的质疑和观点,若有所思地聆听你的发言。为反驳而倾听与为学习而聆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萨提亚总是轻声细语,但精力异常充沛,这的确是一种奇妙的组合。”

萨提亚·纳德拉

而纳德拉在微软取得的成就,有相当一部正是来源于纳德拉这种独树一帜的管理风格。

纳德拉正式履任微软CEO后,马上给微软高管团队的各位成员赠送了管理学名作《非暴力沟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管理学大师、地球村基金会“和平之桥”奖得主马歇尔·卢森堡(Marshall B.Rosenberg )博士在该书中,详细阐述了非暴力沟通的各项方法与原则,并对全球范围内的诸多冲突和争端提出了解决之道。

对于纳德拉此举的深意,高管们心领神会。如微软首席法务官Brad Smith就曾表示,这一举动“是纳德拉不仅仅要改变公司的商业战略,还要改变企业文化的第一个明显迹象”。

此前,微软一直将公司使命描述为“让每一个家庭的每一张座子上都有一台 PC,运行着微软的软件”。纳德拉则将此更改为“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组织,成就不凡”。

接下来,纳德拉以手术刀一般的精确操作,给微软动了一系列大手术。

纳德拉启动了微软的Surface产品线,并且为微软的混合现实硬件HoloLens项目投入重金。此外,对于微软的云服务项目Azure,纳德拉也并未因其市场份额大幅落后于亚马逊的AWS而放弃它,相反,在纳德拉的指引下,共有超过100款相关App得到面世,并上架于安卓与iOS两大主流平台。

更重要的是,纳德拉也为微软的前瞻性业务指明了发展方向:AI优先。

2016年,微软还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我们的战略愿景是竞争和成长为移动第一和云第一的平台和生产力企业”。而在今年,其愿景声明已被调整为“我们的战略愿景是向云端注入人工智能,来构建一流的平台和产品服务”。在微软的多条产品线上,纳德拉都为之布局了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

如同纳德拉所说:“你必须承认,我们正处于AI飞速发展的时代。但是,AI发展的目的是究是代替人类还是增强人的能力?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我倒希望微软能够认同第二个观点。而这也正是我们的投资重点。”

最应该担心的时候?

“当所有人都在祝贺你的时候,才是你最应该担心的时候。”

哪怕在公认的杰出成绩面前,纳德拉仍保持着清醒。而这与其说是一种可贵的谦逊品德,不如说是一种能够直视现实的理智。

尽管纳德拉已经在高呼微软将着力重点发展AI,但是,这一理念的提出,其实仍然落后于一些早已布局良久的巨头。早在2016年10月,谷歌就提出从移动优先(Mobile First)调整为人工智能优先 (AI First),是全美几大巨头中最早做出这一战略升级的先行者。事实上,谷歌原有的在线搜索等主营业务,也非常有利于谷歌收集并学习用户的相关大数据。

而在实际业务规模上,亚马逊则占据了相当程度的主动权。亚马逊旗下的云计算业务AWS与智能音箱项目Echo,截至目前仍双双占据各自细分市场中的领导者地位。而随着亚马逊于2015年正式结束了其亏损多年的尴尬历史,开始步入全新的发展阶段,亚马逊愈发增长的盈余资金,也有望在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治下,创造更多价值。

而在贴近下一代年轻用户方面,Facebook的成就也足以令其他公司鲜艳。2017年8月,根据美国《连线》杂志的报道,Facebook已拥有超过20亿用户,而这距离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创建这一网站仅过去了13年。此外,Facebook用户量突破10亿的时间节点,是在2012年10月,根据这一趋势,Facebook目前仍处于业务高速增长的时期,且至少截至目前没有任何增长放缓的迹象。

这就是纳德拉需要面对的竞合格局:尽管微软的业绩表现已经足够让一些董事不禁喊出“完全超越了我的期待”,然而,行业中的另外几大巨头也都在秣马厉兵,一日千里。

不过,能够让比尔·盖茨也甘当绿叶的纳德拉,似乎已经为未来的挑战做好了准备。

纳德拉曾引用英国诗人、194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T·S·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的名句,来描述微软未来的发展目标:“我们不应该停止探索,我们所有的探索,最终将回到我们的起点,并第一次了解该处。”

1999年12月30日,微软以6616亿美元的市值,创下了人类商业史上的公司市值纪录。而“我们的起点”,恰恰全然起源于此。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微软CEO纳德拉将出书《拥抱变革》(Hit Refresh):如何改变未来

➤ 微软CEO纳德拉:我要这样改造微软文化

➤ 微软CEO纳德拉:物联网和Office软件是大数据的源头

➤ 微软CEO鲍尔默:我是一个专注的生意人

➤ 比尔·盖茨:“自我驱动型隐退”的艺术

➤ 比尔-盖茨:假如当年没辍学 微软依旧能称王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