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狐CEO余小丹发长文自述:从生病到被昆仑万维踢出局的20天

12月7日晚八点,空空狐创始人90后余小丹在微信公众号中发表长文,自述在公司资金迟不到账时突发重病住院,20天内公司被第二轮投资方昆仑万维清算,自己被踢出董事会并被辞去了CEO职位,完全失去了对一手创立的公司的控制权。而前些日子,她刚因昏厥被送往急诊……

公开信中,余小丹复盘了自己所做出的错误决策,比如盲目增大市场投放、引进高管过程中考察不全面、忙于对外融资对团队不足等。而整篇文章的价值并不在于一个创业者最终出局的狗血剧情,而是完整呈现了一个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与市场环境、资方、管理团队之间的冲突和博弈。

余小丹是一名90后创业者,2014年4月创立空空狐。空空狐是一个为女性提供闲置交易服务的C2C平台,专攻年轻女性市场。

空空狐于2015年6月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人民币A轮风险投资,2015年8月获得由昆仑万维领投的1500万美金B轮风险投资。

但余小丹在文中表示,第二轮的投资款加起来总共3400万,公司运营实际收到的钱却是3100万。“此前红杉投资人介绍了闲鱼的运营负责人季诺来空空狐担任COO,周亚辉(注:昆仑万维董事长)支付给COO 300万,这笔钱由于是周亚辉直接支付给COO的,公司账面上没有呈现。但钱是算在投资款里。”

按照余小丹文中的说法, COO季诺年薪税后200多万,税前公司支出的钱超过全公司所有人的工资总和。

资金链断裂、借钱为员工开资、COO的离职要挟……11月10日,余小丹突然病倒,20天后,等待她的却是被无情的资本抛弃……

空空狐CEO余小丹发长文自述:从生病到被昆仑万维踢出局的20天

以下为小财女根据余小丹的自述整理出的几个要点:

1、投资人的款项并未到账:B轮融资额最终只到账1/3

2、因为融资款没到账,余小丹多次用自己的存款或者借钱发工资。

3、投资人空降COO插手公司,COO工资算在投资款里,COO的薪资支出超过全公司总和。

4、在余小丹突发疾病时,投资人提出创始人将股份无偿转让给「昆仑万维」,这样投资方可以保证员工五险一金正常缴纳和用户的提现正常不受影响。

5、余小丹接受昆仑万维的条件,将50%的股权转让给了资本方昆仑万维,放弃了董事会席位。

最后,余小丹复盘了自己所做出的错误决策,比如盲目增大市场投放、引进高管过程中考察不全面、忙于对外融资对团队不足等。

但整篇文章的价值并不在于一个创业者最终出局的狗血剧情,而是完整呈现了一个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与市场环境、资方、管理团队之间的冲突和博弈。

正如微信公号“开八”所说:

这恐怕才是最血淋淋的真实的创业融资现实吧,你以为很多创业者是幸运的,比如余小丹拿到了顶级VC红杉资本的投资,还获得了大佬周亚辉的投资,但实际是,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筹码、足够的牛逼和VC们PK,自己也没有足够有钱,那你的日子绝对是每天都如履薄冰甚至崩盘的。

简而言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创业,创业也不是简单而美好的事情。

最后,祝姑娘身体早点恢复。

空空狐90后CEO余小丹公众号发长文自述:从生病到被出局的20天

为了保证余小丹个人表达的完整性、准确性,以下为余小丹自述的全文:

我是少女丹,开始写这封公告的时间是2016年11月30日,距离我昏厥被送往急诊的11月10日过去了20天。这期间我知道了一些朋友对我的留言关心,我现在还在治疗中,但不是绝症而且也没有生命危险,恢复健康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不尽快跟大家报个平安的话,我会惴惴不安。发生的事情密度非常高,我注意力集中会加剧头痛所以也就支撑得起每天写一点,发出来的时候应该至少是几天后了。如果只写概况,也许会有很多问题,来回回答会很累,所以我尽量在这里写完,前面是基本情况,后面是细节。

基本情况

11月10日的晚上,我在家处理公司的事,发邮件和微信,中途接了几个电话。

后来我知道了,我在中途昏倒在地板上,全身抽搐,头持续向后撞击,发出类似哭喊的声音。等我睁开眼睛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头很重,意识模糊,试图站起来,也站不起来。距离我最近的医院是「和睦家医院」,我被送去了和睦家医院的急诊,立刻照了脑部CT并拿到了结果,以下医生我按见到的顺序用ABCD来标注。急诊值班医生A告诉我脑部有一个阴影,是什么不清楚,他不是专科医生,建议明天跟神经内科的专科医生确认。

第二天,见到了神经内科医生B,医生询问了发作的详细情况,哪些症状有,哪些没有,然后确认了以前有没有这样的发作,我说从来没有过,这是第一次。

诊断这是「痫性发作」,但具体脑部什么原因引起的,CT片不够,需要做核磁共振MRI和脑电图EEG。感谢她的费心协调,当天就做了脑部增强MRI(MRI with contrast)。做完MRI在等结果,护士告诉我医生给她们打来电话,让我不用回门诊找她了,医生会过来找我说。

半个小时后,医生来了,把我带到休息室,跟我说她已经看了传过去的MRI片子了,看起来是有一个肿瘤。她停了一下,看着我。我说,知道了。那么这个肿瘤可以怎么处理?她接着说,大概率是良性的,手术就可以,不用立刻做可以观察它长大的速度。我问,是开颅手术吗?她说,是的。到此我知道了目前全部的信息,跟医生道谢后,我接下来的要做的就是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好的医院,分别诊断,然后尽快做完检查。北京神内神外科最好的医院应该是「天坛医院」,但这所公立医院非常繁忙,另一个信息是其中有一部分「天坛医院」的专家也在和天坛医院合作建立的医院「天坛普华」出诊。为了快,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在这两所医院来回。

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专家C看完当前资料诊断结果如下。医生B认为肿瘤的地方医生C认为是囊肿,好消息。这次「痫性发作」的原因他认为不是这个地方引起的,有脑膜炎的可能,坏消息。有明显「海马体变异」,坏消息。完成检查需要住院7-14天。

做了肿瘤检测目前最先进的PET/CT技术。
做了腰椎穿刺,取了脑脊液送去「协和医院」检查,测了颅压高于正常值较多。
然后连续抽了十几管血,结果还没有完全出来。
12小时脑电图接着24小时脑电图,都没有抓到能证明癫痫的特征波棘波。

检查结果是由「天坛医院」和「协和医院」共同出,现在已经拿到大部分。剩下的顺利的话也会在两周内拿到了。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专家C、天坛普华三位医生会诊看了已经拿到的这部分材料,四位都是神经内科的医生。

目前的结果总结起来是:

1、单次痫性发作。初期判断跟癫痫反应类似,但两次脑电图都没有抓到癫痫的特征「棘波」。因此判断为急性发作,器质性原因不明,情绪性诱因是当天情绪激动。总结起来:暂不能诊断为癫痫,如果再次发作需立刻住院。
2、海马体病变。可能是导致这次痫性发作的器质性原因,如果之后不引起其他并发症就不处理。
3、左侧有囊肿。
4、颅压250,高于正常值90-180较多,原因不明。

照我的理解,神经内科医生的意见认为是不发作就休息,再次发作就住院。另外等得到全部检查结果后我也会递交给天坛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如果剩余检查结果没有跟之前的结果相悖,那么就可以确定:

目前不用动手术。

10号这天昏厥我完全没料到,由于毫无准备被吓到了。其他的,医生告知我脑部肿瘤也好,剧烈头痛快一周不能起床也好,发现新的脑部问题也好,身体上不太舒服,但我心情上一直平静。有一部分原因是心里隐约知道。

往回倒几个月,我每天书包里就背着一包药,周围的好些人发现我不仅完全放弃了喝酒,我开会前喝咖啡的习惯也停了。去医院的频繁程度就像零件轮番报废的机器人,好多次都是拿了药就从医院直接去工作地点。有投资人发现我比以前瘦了很多,并且脸色苍白,其实就是因为我很痛。六月份时其中一个肿瘤指标高于正常值3倍,根据我有限的医学知识也知道这有可能提示有问题,当然也有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了解这一年我病情的医生催促我住院,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拿了药就走了。

我也很想停下来解决一下身体的问题,不要再连夜工作透支了,但我当时觉得比较负责的方式是,把融资解决后保证公司资金充足,然后再找到合适人选替代我做CEO,不合适的人员辞退和补位处理完毕。然后我就去住院。

在10日之前,我竭尽全力做着这些事。10日的突发病倒后,接连发生很多事,其中最容易猜到的,就是在确认我不是装病而是真的病倒了,因而短期没办法管理公司的时候,我的公司会易主。

看起来我最重要的价值就是:持有一家市场估值2-4亿的公司超过60%股份。在病倒前,公司发放工资的钱已经不足,另外,由于用户使用支付宝交易需要手续费,而空空狐是由平台方来垫付这笔费用,已经支付金额200万,现在是在用用户的交易流水金额来周转,如果用户集中提现,那资金链必定出现危机。我跟股东提过,就算是让我拿持有的所有股份作为交换,只要对方能保证我的员工的工资和社保公积金不受影响,用户能正常提现,我愿意接受。

在听的人看来,这也就是说说而已,谁会放弃。10日病倒后,除了「员工和用户的利益不受损」,「我要安心治疗不再受到刺激」也加入了我的目标清单。现在我已经接受了一切针对我的苛刻条件,执行的律师说这是他负责修改过的最伤感的协议,但换来了公司正常运行。

我病得突然,昏倒前都在高强度的工作,股东和离职高管刚开始不相信我会突然病倒,直到他们通过各自的方式确认了。在病中,我出去参加了一次会面,强打精神出去的原因回想起来很伤感,当时我只有出现在现场这一个办法,才能避免他人以我的名义去借钱……

签署了0对价转让股份协议后,股东担心我病好以后会反悔,因此跟代表我的委托人反复确认。现在我好一些了,意识也清醒,就对股东说一下:我签署的合同我就会遵守。

以下是细节

以11月10日为分界线。10日之前的内容是背景介绍,关于公司是干什么的、我平时在干什么、股东和离职高管在干什么。

11月10日之前:

有些朋友知道我,是因为工作宣传出现在电视节目上面,我是一家小公司的CEO,但具体是干啥的,我自己很少在微博说。一方面是因为在电视媒体这些地方为公司宣传嘻嘻哈哈的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微博我想做自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关注我微博的朋友并不是我产品的核心受众,所以从现实层面上来说也完全没必要。

小部分早期关注我的粉丝是知道的,我创立的就是「空空狐」,女生用的二手交易平台,2016年业内比较权威的第三方统计机构「易观中国」发布的二手平台排名,前三的是阿里集团旗下的「闲鱼」、58赶集集团的「转转」和「空空狐」。各位可能在微博上看到过我们投放的广告,男生的话,如果用过「闲鱼」,那也容易理解,就相当于女生版的,交易衣服、包包这些闲置的。这是我的团队2014年9月发布的产品。

这是个毁誉参半的交易平台APP,被喷的常见情况是一个用户被另一个用户坑了,平台方却只能通过平台上双方的聊天记录订单记录来判定,而平台以外的证据,比如微信聊天记录我们没有能力判定真伪,因此可能被认为偏袒了买方或者卖方。这种被骂是很正常的,也是作为平台应该承受的。

另一种常见情况是,用信用卡套现被判定为异常用户后,会加入灰名单,这些用户申请提现之后会被冻结然后延期提现。正常用户仍然是在三个工作日内完成提现。信用卡套现的人不能及时套到现,就组队发帖,大意就是「平台空空狐拿钱跑路」,负面新闻也许可以引起大量用户恐慌,平台就可能顾忌名声或者融资提前跟他们妥协。

两种情况基本覆盖了空空狐的负面新闻类型。

从资本价值来说,公司估值从第一轮5000万,到第二轮2.8亿,到第三轮进入资本寒冬,也就在3-4亿之间。第一轮是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领投的,第二轮是上市公司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领投,红杉资本、源码资本等机构跟投的。

两年前刚开始跟风险投资机构打交道的时候,看到身边风险投资机构跟其他公司签了Term Sheet(投资框架协议)最后反悔,导致这些公司错过跟其他机构的谈判机会,我都觉得惊讶。因为投资框架协议仅单方面限制公司接触其他投资人这一条有法律效应,对投资人没有限制,所以从法律上来说投资机构这么做是没有问题的。后来我第二轮融资的时候,公司和投资人签署完具有双方约束法律效应的SPA(正式投资协议文件),一起给媒体提供了融资信息后,投资款最终照样没到齐。

如果问我,既然都有法律约束,为什么不能让签署协议的股东打钱?而且我这件事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为什么呢?因为太危险了。诉讼,就算真的有希望,需要的时间是几个月还是一年没人能预测,在那之前公司很可能就没有资金运转了,所以我至今还没看到有人敢这么做。除此之外,这样做本身就意味着跟股东公开撕破脸。引用股东源码资本的合伙人曹毅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跟我说的话:

「你还想不想在圈子里混了?你公司还想不想以后融资了?」

我的诉求很明确,就是业务已经汇报了,公司快没钱运转了, 你们的钱啥时候打?如果有什么疑虑的话,是毁约吗?确定毁约的话直接告诉我,不要反复开电话会议找理由了,已经几个月了,我们得明确废弃之前的合同,我才能赶紧寻找投资人给公司续命啊。要不然公司有上一轮的投资合同束缚,股东应付投资款又不到账,就连新一轮投资人问我们上一轮的确定的融资额到底是多少都不能回答,上一轮投资没结束的情况下,下一轮没办法进行。

好几次快要发不出工资,我焦头烂额为了钱到处跑,但同事们并不知道有这么多次危机,因为无论如何我还是按时在每个月10号发出了,没有耽误过。

从去年8月份接下来的一年,公司的投资款到底会到账多少,我也不知道,因此预算起伏变化。股东先是催促我快速增长业务,也就是增大市场投放花钱,几个月后改成告诉我停掉市场投放,是停掉噢。如果我这次仍然这么执行,那么就相当于放弃接下来的融资了。之前一轮的投资款还没有到账,又损失掉下一轮融资的希望,这样谁来负责呢。当我这样回问股东的时候,没有得到答复。

最后第二轮的投资款加起来总共3400万,并且按照这个数字重新修改了协议。此前红杉投资人介绍了闲鱼的运营负责人季诺来空空狐担任COO,周亚辉支付给COO 300万,这笔钱由于是周亚辉直接支付给COO的,公司账面上没有呈现。但钱是算在投资款里。也就是说,公司运营实际收到的钱是3100万。除此之外COO年薪税后200多万,税前公司支出的钱超过全公司的所有人的工资总和。

COO的薪资支出超过全公司总和,支出太不合理了,因此我每次都要回答未来投资人对薪资结构的质疑,而且以后引进的其他高管怎么办,薪资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所以我早晚得按照高管的市场薪资把这个支出降到合适范围,比较保险的方案是,在公司新融资到账后,再决定COO的降薪,这样即便有离职风险,也不影响全体员工的稳定性,这个职位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补位。跟计划不同的是,融资还没敲定的时候,资金已经很紧张,如果这种时候给COO降薪,最大的可能就是COO离职,而离职进而证实了公司资金危机,那么也许等不到融资谈妥就员工动荡投资人退缩了。如果不降薪,下个月的工资发不出来了。没有哪个方案是好的,我选降薪续命。更多企业经营解读:www.yangfenzi.com/tag/qiye

那段时间,除了跟投资人,我几乎完全不说话,实在太累了。白天去投资机构开会,晚上更新机构不断新增索要的业务数据文件到凌晨。基础数据、留存分析、复购分析、融资后市场计划、预期用户增长根据、财务预测……

COO没有提前跟我说,直接邮件抄送HR要离职。这时候公司正在查处信用卡套现,一边联系支付宝提供我们监管的记录,另一边第三轮融资已经见完所有合伙人,数据尽调也做完了,到了最后阶段。

11月10日:

11月10日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10号是每个月发工资的日子。我的个人存款全部垫付公司支出以外,员工的工资缺口45万是我前一天晚上飞回重庆借的。为了不延迟发工资,还没来得及赶回北京我就先把借的钱打到了公司账户上。COO是除我之外唯一一个没发工资的,其他同事的工资都发了。

第二件事,COO打电话给我。由于借的钱不够,把我和COO从发薪名单里面去掉,先发其他基础员工的工资,我和COO的工资在公司融资到账后补发。几分钟后,我就接到COO的电话,但这一次威胁我也没有用了,其他员工的工资是我个人借钱发的情况下,当时没有钱发给他。接着COO说,让我立刻给他盖章办离职证明,要不然就在公司闹。高管离职我得通报董事会,通过了才能给COO办,我没有权力独自同意,两个董事,红杉的董事郑庆生我今天就可以联系到,但另一个董事昆仑万维的董事周亚辉据说在美国,可能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我把这个情况说了,COO在电话笑着说你骗谁呢你盖个章就行。这个电话挂掉就一直打进来,我把详细情况写成文字汇报给董事会,红杉董事郑庆生很快有了回复,「不要影响公司融资,给COO开离职证明让他走。」周亚辉没回复。我打电话回公司执行这个决定。

在当晚7点左右,我昏倒失去意识,被送到急诊。

11月10日以后:

不知道突然什么时候又会失去意识,我委托了一位创始员工代我执行公司的事。第二轮领投的股东「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提出,由「昆仑万维」接手「空空狐」,承诺是由「昆仑万维」给公司注资500万(签署协议并派遣指定CEO任职后即注资200万),保证员工社保公积金正常缴纳和用户的提现正常不受影响。条件是创始人将股份无偿转让给「昆仑万维」,最后创始人的股份由60%多变成10%。这显然不是一个像之前两轮那样的正常估值的融资,但我已经没有什么谈判的筹码。

摆在我面前的路有三条:

1. 把老股东的投资款要齐。不可能。要了一年都没有要齐,何况在公司困难的情况下,股东就更不会到账了。

2. 第三轮新投资人的融资打入公司。虽然到了最后阶段,但负责以后业务规划的创始人突然生病了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复工,这种消息足以让融资泡汤。

3. 先借钱把危机撑过去。维持公司人员开支和用户正常提现大概需要200万,这个数字也许借得到。但这之后仍然要把第三轮的新融资打入公司,如果办不到,那之前借的所有钱也就都白费了。拿到第三轮新融资现在出现的变数,就是我生病了。如果告诉新投资人我几个月后就会好,就会回到公司,一方面这么说完全没有根据,另一方面员工的公积金在当月25号之前必须交上。员工的五险一金一旦断掉,公司里计划购房购车的员工该怎么办?

所以我没有再去借钱。当时有人提出只需要借钱把公司这段撑过去,然后即便低价出售公司,3亿的公司也得卖个几千万,我的收益也是过千万,而提出方案的人也想从中分得利益。我拒绝了,说拒绝都不够准确,应该说是以关系破裂为代价阻止了这个做法。

对我来说,公司既然都要易主,我自己有钱当然比没有好,但是这个方案如果失败,员工的五险一金就断保了。

以前我跟投资人争执,从不会跪下低头。但这次我负担着整个公司员工的利益,在这种时候,我是很干脆的跪下的。接受「昆仑万维」的条件是当时最稳妥的办法。

基本已经讲完了。

11月28日,转股协议签署、新CEO接任、公司注资200万。在合同最后签署之前,周亚辉把由「昆仑万维」接收股份改为由他个人来接收,所以在工商变更后的「空空狐」的90%股权持有者变更为周亚辉。

我丧失董事会席位,因此接下来实际上给我剩下的10%股份也是可以通过类似这次的远低于市场估值的融资来稀释到0.1%或者更低,所以这个股份就相当于没有。

股权、董事会席位我都不需要,我离开后,公司应该按照员工入职时间计算创始员工的期权。这个后来被模模糊糊的绕过去了,方式就是告诉我们写着创始员工入职时间的员工协议找不到了……

我尽力了。

「空空狐」还在,部分员工离职,新派遣的CEO已经接管公司一段时间。

如果接下来公司被出售,我剩下的股份有「一点点」的可能性变现,那不论多少,我都不要,全部按照当初的比例给创始员工补偿他们。

这三年里,我犯了不少错,承受不住股东压力盲目增大市场投放、引进高管过程中考察不全面、忙于对外融资对内把控团队不足……每一个错误环环相扣走到了现在的失败。但我也成长得比以前任何时间段都快,这三年是我和世界交涉的一个开始,未来我还有很多想实现的事。我不再是CEO,也没有存款和房子,暂时回到父母家里休养。谢谢关心我的各位,我身体在恢复,Westworld第一季也看完了。

以上为余小丹自述全文。

另外,据氧分子网记者了解,余小丹的个人朋友圈最近的动态停留在了11月7日,也就是11月10日余小丹病倒后,没有再发过朋友圈。以下是余小丹病倒前发在朋友圈的一些信息:

空空狐90后CEO余小丹公众号发长文自述:从生病到被出局的20天

1990年,余小丹出生于重庆,2007年进入天津大学。

2011年,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读医学工程硕士。读硕士期间,运作2家公司,一家做跨境医疗咨询,一家帮国内独立设计师把东西卖到欧美。2013年毕业后回国。

2014年4月,余小丹创立空空狐,产品于2014年9月上线。空空狐为女性闲置交易平台,姑娘们可以在这里出售或购买二手衣服、鞋子、包包。

2015年6月,空空狐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人民币A轮风险投资。

2015年8月,获得由昆仑万维领投的1500万美金B轮风险投资。

2016年12月,余小丹因为病倒出局。此时,空空狐的估值大概在2~4亿元人民币。

网友评论:

Mukun:资本的残酷,人性的卑劣

Steve.Niu:一个资本运作大于实力做事的时代

葛佩琦MassonGE:投资有风险,拿投资的人同样承担着风险啊!表面股值再高不变现都是虚的。有良心的创业者通常都玩不过那些“有经验”的职业投资人。投资这玩意不是一般IQ人玩的游戏。

蔡佳龙(龍FC):好姑娘,赶紧好起来,你经历的这些就是无价,是只会哔哔的人一生无法理解的,资方就是这样,资本永远不会顾及创始人付出的心血和生命,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项目,坚持下去,你会非常成功的!

琅琊王公子:这一看就是瞎掰的,估计企业都要倒闭了,所以推到投资人身上

白哈妮: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人生的路可以走得慢 但是一定要踩的稳

麻小六–于学航:创业是一种修行,会72变都未必行!而姑娘你只是个没有孙悟空的唐僧!

一念之间:我一个天天逛菜市场的家庭主妇居然看哭了…

韩冬辉:拿了风险投资之后确实挺有风险的

刘庆顺:这是对资本与人性赤裸裸的缩影展示。

H羿人:用人不对,不要盲从资本介绍的人力资源,一定要多接触多了解。

巍巍昆仑:保重,资本市场是残酷了,真正见识了有些人性的贪婪,养好身体,身体是革命本钱,相信你会东山再起的,祝福你

媒体人-Jason Lin:我怎么感觉我在看小说呢?如果拍成电影。估计又是票房大卖啊!估计我的下一篇文章是关于资本话题了!

180:支持改编成网剧 或许能成就一个大IP

安冬:资本越来越开始扮演一种恶的角色

名字不能太长:权利的游戏。。。

NIK.桂如新:在无情的病痛和冷漠的资本面前,这个故事尤其的悲凉。 Wish kindhearted spirit always unstoppable.

我爱泰迪卷卷毛:女性创业的标杆当属老干妈陶华碧,专业精尖又不做上市公司,没那么热闹,也没这些烦恼

Yasin:有三个朋友,三个创始人 ,完成融资之后,就被资本清理出局。没有什么说的

我爱潮汕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身体才能闹革命嘛!至少,你的做法让人看到一个顾全大局的创始人,而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企业家

Chelsea(重要工作及朋友号):作为一个能力不足,阅历不足,格局不够的90后女性创业者,这一年我经历了“融资后出局”,“合伙人是在逃犯”,“合伙人是诈骗犯且诈骗后跑路”等连续剧,现养身体放下一切休息中。市场不分男女,都一样残酷,共勉之。

悼棋(๑•̀ㅂ•́)و✧:看见王石被踢出董事会,董明珠被踢出董事会,深感资本市场之血腥。可笑的是,赶走创始人和功臣孜孜为利,却和消费者谈情怀。

海缘:犬夜叉的头像,90后的记忆,加油!还是那句话,健康最重要,但是在股权上面,年轻人玩不过老江湖啊

Vivian Wu – 维思英才:我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客观的陈述与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但并不代表我否定其他人的做法,毕竟资本无情……

Lei Zhang (zoe):创始人、董事会、高管、新投资人,相互之间的利益争夺总是这么凶残血腥。很多估值很高风光一时的初创公司因为现金流问题陷入困境,200万能难住一个估值3亿的公司,如果要找一个比喻,现金流大概相当于阿喀琉斯的脚踝吧。也再次感叹一下健康的重要性。她小小年纪人生就已经如此精彩,却因为健康问题减少了很多可能性。祝她好运!

房地产老兵-杨俊荣:自己得有造血功能,资本只能锦上添花。投资人也需要对出资人负责,不是慈善家

最大马力:资本如猛兽,本就贪婪。中国的资本如原始时代的猛兽,又贪婪又无序无德,出现这种局面,太正常。对于创业者来说,应该早有准备面对资本本来的面貌。你站着,还会有人觊觎你,你倒下,基本就惨定了。

昌盛:我们看到的是创业者的无奈,以及与资本博弈的稚嫩。只要这一切程序合法,我们也无法去指责风险资本的某些行为道德与否,毕竟,资本的信仰是“逐利”。最终公司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内部管理的失控。

小慧Vanessa | YONO:不是很明白怎么接受300万直接给高管个人,却算在公司投资款里的。还给200万年薪!这么离谱的底线守不住,基本等于同意投资人肆意蹂躏。更不明白结尾部分周xx个人持股和公司持股怎么可以随意转换呢?真是原始丛林,野蛮极了的创业环境。

关客:这是一篇热文,欣赏勇气、同情遭遇。创业者运营掌控有明显短板之外,也看到资本的负面,不遵守契约精神,直接任命COO定年薪,破坏游戏规则、乘火打劫,最COO的表现缺乏职业道德。创业者内在不足引狼入室付出了一次代价。

李浩:应该有个面对创业者的国内投资人和机构信用评估平台、创业者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上传对接触或合作过的投资人进行综合实际的评价!让创业者可以找到有“爱”的资本!不按投资合约付款的资方会直接影响信用等级评价!!谁来做一个!??

Nadir:对于国内的一些投资机构来说,并不觉得很惊讶,因为他们都是没有信仰的逐利者。很多人都在谈硅谷的创新,动不动就拿硅谷的精神来说事,可是大家都忽略了国内某类人的劣性,这种根深蒂固的劣性足以毁灭一切美好。

紫云烟梦:女性创业实属不易,我们都要加油,且行且珍惜。自己做过资本运作,现在是创业中的小白一只,我的目标,能自己做坚决不让资本插手

小硬币:创业不易守业更难!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保重身体

侯国鹏:每一个经历过几轮融资的创业者,都是一个故事机,里面装满了欲望、焦虑、欺骗,当然,还有梦想。祝一切安好!

Kitty Zhou:感谢余小丹勇敢地把一切呈现出来。即使尽量避免偏听则暗,也从小丹最后的总结看到博弈的残酷。筹码在过程中失落,尽力是小丹的担当和对自己的交代。衷心祝愿早日康复,从心启航

李浩:资本签了投资协议不打钱这事、怎么说都是资本违约!有些资本圈里的朋友竟然以“大家都这样、已经习以为常”为理由默认这种行为的合理性!“大家都做”就代表正确吗?大家都闯红灯、所以就能说闯红灯正确吗?恶性的资本带来的不是发展而是破坏!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知名投资人王功权:成功创业者要迈过哪些坑?

➤ 从徐勇到俞军、再到李一男:盘点百度出走的高管

➤ 何德文:创业者如何像BAT一样做好企业股权架构

➤ 和乔布斯一样:他们都曾被自己创办的公司扫地出门

➤ 曹政:谈谈企业控制权之争,创始人、管理层、投资方

➤ 关于冯大辉从丁香园离职的一些思考,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技术大牛?

王建硕:关于企业期权的若干硬知识,知道这些就不那么担心了

➤ 创始人被踢出局,曾李青孙彤宇徐勇傅盛王志东倪光南上榜,谁更惨?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展程CEO陈羽翔表示,韩冬辉当时其实分得200万元,他后面的项目就没有了。“公司期权池一直存在,但存在一个分配机制。只是早期员工、核心员工之间如何进行分配还没定下来。延后决策,期权池先由CEO代持。“

      网上题为《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的文章在朋友圈疯狂刷屏,引发了行业对“展程科技”CEO陈羽翔的指责。

      韩冬辉的妻子在文章中称,丈夫身为该游戏公司第二个员工、联合创始人,七年内兢兢业业却没有一分钱股份,无奈之下可能将净身出户。

    “黑心老板人渣陈”出面回应:韩冬辉当初分得200万,股权先由我CEO代持

      好贷网创始人兼总裁李明顺今日说,主人公曾是discuz的一位早期工程师,被坑的不止是他,还有投资这个企业的投资人。“我曝光一下,坑人的这个人渣创始人姓陈,公司叫展游。”

      不过,真实情况和韩冬辉妻子的文章有一些区别,主要集中在分红和是否给股权两点上。

      韩冬辉妻子说,当初结婚那年唯一拿到的那笔钱,去掉买车,扣税后只有不到四十万。但展程CEO陈羽翔对雷帝网表示,韩冬辉当时分得的其实是200万元,他后面的项目就没有了。

      “公司期权池一直存在,但存在一个分配的机制。只是早期员工、核心员工之间如何进行分配的机制还没有定下来。延后决策,期权池先由CEO代持。”

      “那篇文章出来前,韩冬辉和我谈了一天,并说,今天必须要落实股权比例。”陈羽翔说,这中间涉及到好几个人的股权分配的利益,必须要花时间去协商,不是一天就能决定下来的。

      “韩冬辉就愤愤不平的走了,很快出来这样一篇文章。”陈羽翔也很无奈,称实际上,第二天内部关于股权分配的讨论还在继续。

    “黑心老板人渣陈”出面回应:韩冬辉当初分得200万,股权先由我CEO代持

      另根据截图,韩冬辉称事态发展不太对,越来越始料不及,希望大家不要再转发。“本来是老婆发发牢骚,背着我发的,本打算好聚好散,现在真不知道发展到什么程度,切勿再转发。”

      思拓合众CEO钟胜辉点评说,合伙创业,低薪,分股份,奋斗,融资,梦想上市,成功并财务自由。这是当下最时髦的事情。

      但是大多数创业者选不好人、用不好人、处不好关系,设计不好股权架构和退出机制,最后内斗散伙倒闭,或有人成功了却留下很多后遗症。

      钟胜辉说,计好股权架构和退出机制,选好合伙人,处理好合伙人关系,这是创业者需迈过去的生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