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周小川发言不排除降准 一个月内或决断

周小川,中国央行,降准,存款准备金率,人民币

  【推荐阅读】周小川五道口讲话回应降准预期:不会大规模刺激

本文作者为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南开大学国经所客座教授 。

分析周小川的讲话,不能局限于他现在说了什么,而要看,他能够做什么。对于宏观政策而言,时间是最大的敌人,谁让决策者给自己上了7.5%这个套。

央行[微博]是否全面降准,成为分析师关注话题,而周小川周末在五道口论坛的讲话,似乎浇灭了市场的热情。

周小川表示,目前国务院强调宏观调控要有定力,不会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周小川称,“央行主要进行逆周期调整。如果我们发现周期变化,会进行逆周期调整,绝大多数是微调,这种微调始终都在做”。

周小川的表达似乎直截了当,即短期不会有数量型工具运用,也就是说不会全面降准。

的确,宏观经济处于前期调控政策的消化期,政策制定者需要定力。但短期不降准,不意味着未来几个月不降准,更没有排除“定向降准”。

周小川实际表达了两个意思:

一,央行一直在进行逆周期调控,但使用的政策工具力度有限;

二,更长期的数据决定是否采用数量型工具。

这就是说,如果数据连续走软,不排除全面降准。

那么就有一个问题,需要多长时间的数据进行判断?

一个季度太短,三个季度适宜,但9个月后再出政策显然太晚,因为年初制定了经济增长率,在最后三个月无论如何都实现不了政策目标,因为货币政策有滞后期。所以,即便需要更长期的数据,大概只能是5个月,或两个季度的指标。因此,6月底前后,宏观政策会做出决断。

到目前为止,宏观数据并不理想:

最新公布的4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5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2091亿元,1-4月社会融资规模为7.18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7464亿元。

数据显示,4月贷款类融资额增长数量全部下降,其中信托贷款少增1525亿元,票据融资少增1431亿元,相对应的是,资本市场融资规模增加较多。

对非标贷款监管力度增加,应该是信托与票据融资下降的主要原因。这表明,央行仍在主动“去杠杆”,但这局限在影子银行业务。不过,普通贷款的增长额减少,应该与微观活动走软有关。由于短期利率出现回落,资金相对充裕,贷款增加缓慢显然与投资增速下降有关。

不仅是融资规模减少,其他指标也显示经济继续走弱。前四月出口下降4.8%,4月出口新订单指数为49.1%,低于临界点,更比上月下降1.0个百分点。刚刚闭幕的广交会出口成交额同比下降12.64%,预示三季度出口也难有改善。

从5月住宅交易情况看,房地产投资和销售额都可能进一步走低,因此,5月数据也不会乐观。而4月CPI创18个月新低,预示通缩苗头显现。

就目前情况看,二季度经济数据恐怕也不会太好看。

再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指标是,存款搬家继续进行,4月住户存款狂减1.23万亿,使当月银行体系人民币存款减少6546亿,银行可贷资金大幅减少,这预示央行应该很快采取措施,应对余额宝[微博]等新型理财工具对银行的冲击,而适时适度降准,则是增加银行可贷资金的有效办法。

鉴于政府制定的经济增长目标自捆了手脚,因而如何完成政治任务,就是一个问题。

因此,尽管周小川口气很硬,但恐怕抗不过经济下行的压力。当然,如果说全面降准是强刺激的话,央行或许选取“定向降准”的方式逐步加大调控力度,如在6月前后,对城市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降准,以增加城市工商企业的活力,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虽然周小川说宏观决策需要长期指标,但时间已经进入夏季,决策者最多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分析判断,因此,5月数据出台后,即是政策窗口期。再长,不可能长过一个月。

笔者当然反对强刺激,但公共决策往往不考虑是否对错,其需要达到一定政治目的,在这种背景下,无论以何种工具出现,一波力度较大的刺激政策不可避免。

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政治任务就摆在那里。“强”刺激,也是刺激,只是表情温柔一点而已。

来源:SINA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