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法国总统大选记》|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妻子布丽吉特爱情

自乙未岁,天下有变,贤人忧心,王侯惴惴。

先是,不列颠厌欧盟久,乃割裂山河,摒弃共主,掉头不顾而去。

又,罗马亦曰:欧盟于我何有,吾思与之别离。

俄而,彼岸美利坚大变,修万里长城,以拒化外之徒。

于是,欧盟凄凄,欧元惨惨,欧陆人或失共主,全球化歧路彷徨。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寰宇乃属目高卢,高卢有小子曰马克龙,美姿容,长风情,尝为户部尚书,为人洁白皙,冉冉府中趋,座中数千人,皆言马郎殊。

马郎好学,年少优伶,登台惊艳,有师曰吉特,马郎同窗之母也,长马郎二十四岁,有子三。

一日,马郎登台,吉特拥怀马郎,视之若子,然马郎心旌动,以为天下殊色,莫过于眼前中妇,处子虽好,可惜青涩;少妇虽佳,尚不够老;唯有此妇,实我所好。乃慕之。

当时马郎年十五,吉特年三十九。

后数岁,马郎以衷言语之吉特,吉特惊曰:“吾可为汝母,何得夫妻相称,且吾有夫有子,此大骇俗议也。”

马郎曰:“吾爱汝,虽天地可裂,江海可涸,区区二十四岁春秋,岂可及吾与汝之情。”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

吉特徘徊良久,感马郎之义,乃长谢其夫曰:“妾逢真情,虽三世难得,为此故,与君别。”乃嫁马郎。彼时,马郎年三十,吉特年五十四,有孙儿矣。尊马郎为翁。

法兰西女子感泣,相谓曰:“吾国有男子如斯,大长我巾帼志气,将来国主,非马郎莫属”。

当时高卢,失却欧洲霸主之尊,虽地广于英、德、法,人于欧陆亦居三甲,然国力不振,其势颓微,游手之民,十分有一;域外之民,蜂拥而来,尝杀人于市,民恐惧。

有女子曰勒宠,世家也,曰:凡我法兰西民,当固其藩篱,拒其化外,退彼欧盟,弃彼欧元,还我正统。

民感其言,自巍巍勃朗峰,至于滔滔塞纳河,拥戴勒宠者众。

欧盟精英忧惧,授命马克龙,曰:小子志之,今日危难,道统之绪,弘扬或摧灭,系君一身,岂不努力?

马克龙受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征战九十六省,虽村野僻乡,犹留其踪。

乃告高卢国民曰:国势之衰,非祸起全球化也,不过施政失当,一时不偶,天有顺逆,命有循环,且欧盟者,法兰西也;法兰西者,欧盟也,去此吾等将死而无地。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

高卢民闻,泣下,曰:盟不可失也。

马郎又曰:吾秉政,当不偏不党,允执其中,王道荡荡,复兴在即,固欧盟而强欧元,复我欧陆霸主之位,诸君从我乎?

高卢民曰:从。

乃与勒宠决战,一阵斩敌,获拥戴过六成,丁酉岁,公历5月8日,晨,乃携老妻谢天下拥戴之恩,巴黎城奏高昂马赛曲,欧盟群贤扪额,曰:赖此不亡。

是日,欧元兑美金升,若多瑙河波之高扬,黄金或鼓荡。

太史刘曰:

夫法兰西者,浪漫之国也,世人皆好浪漫,然不经风雨,岂得浪漫?民生能富,上下情达,寰宇无战,即所谓浪漫也。

皆言马郎浪漫,愿不负六千万民所托,亦与中华修好,共襄浪漫寰宇,可乎哉?可乎哉?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埃马纽埃尔·让-米歇尔·弗雷德里克·马克龙(法语: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英语:Emmanuel Macron;1977年12月21日-)是法国中间路线温和派政治人物、前投资银行家,以及法国候任总统。2014年8月26日,他出任总理曼纽埃尔·瓦尔斯政府的经济产业更新和信息技术部长。于2016年8月30日辞去政府部长职务。他成立了名为“前进!”的政党,并且在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胜出,以39岁的年龄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及拿破仑以来最年轻的国家元首。

马克龙父亲让-米歇尔·马克龙是皮卡第大学的神经学教授,母亲弗朗索瓦丝(Françoise Macron-Noguès)是医学博士。马克龙与祖母很亲密,部分时间与她住在一起。他学过十年钢琴,曾获得亚眠学院的一个三等奖。他在亚眠的一所中学读了几年书,其后转到了巴黎的精英学校亨利四世中学完成了中学的最后一年。此后在巴黎第十大学学习哲学,获得高等深入研究文凭(DEA)学位。1999年和2001年期间担任保罗·利科的助理,帮助编辑利科的书《记忆、历史、遗忘》(La Mémoire, l’histoire, l’oubli)。在2004年国家行政学院高级公务员服务载体培训毕业后,他还获得了巴黎政治学院的公共事务学位。马克龙2004年至2008年在法国经济财政部担任财政督察。2007年他在法国经济学家及战略分析家雅克·阿塔利领导的提高法国增长委员会中担任副书记。之后他离职到罗斯柴尔德银行任投资银行家,期间,他契订了雀巢和辉瑞之间的备受瞩目的交易。马克龙曾是法国社会党成员,在2012年至2014年,他是奥朗德总统的副秘书长,2014年8月26日,他在第二瓦尔斯内阁中被任命为经济、产业更新和信息技术部长,取代阿诺·蒙特布尔。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政治立场

环境:在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之前,马克龙呼吁加速生态转型,倡导“生态需求和经济需求之间的平衡”,表示法国政府应通过“五条战线”努力实现的目标是:“创新”、“简化”、“加强我们的能源效率和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能源竞争力”和“在欧洲和全世界的行动”。

欧盟:马克龙被一些评论家描述为亲欧派和支持联邦制,但他自称为“既不是亲欧派、欧洲怀疑论者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联邦制支持者”,他的党派自称为“法国唯一的亲欧洲政治力量”。

外交政策:马克龙将法国殖民阿尔及利亚称为“危害人类罪”。他还表示:“这是真正的野蛮,这是过去的一部分,我们需要以认错来对抗那些做出这些行为的人。”

移民:与许多社会党人,包括前总理曼纽埃尔·瓦尔斯不同,马克龙支持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追求的对移民和难民的开放政策。更多法国解读:www.yangfenzi.com/tag/faguo

自称毛主义者:2017年3月3日,马克龙在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表示,自己是“毛泽东主义者”,他还引用了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猫论名言“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个人生活

马克龙的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1953年4月13日-),原本是他高中时的老师,比马克龙年长24岁,两人不顾父母劝阻,于2007年10月20日结婚。布丽吉特1974年6月22日曾与前夫André Louis Auzière(1951-)结婚,育有3个孩子:Sébastien AUZIÈRE(1975-);Laurence AUZIÈRE(1977-);Tiphaine AUZIÈRE(1984-)。

布丽吉特的父亲叫让·特罗尼厄,母亲叫西蒙妮。布丽吉特生性好学,尤其喜爱文学,读完中学后,她顺利通过高考。1974年6月22日,21岁的布丽吉特在获得文学学士文凭后回到家乡勒图凯,嫁给了在银行工作的安德烈·路易斯·奥齐埃尔并生下一子两女。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

婚后,布丽吉特进入亚眠市拉普罗维登斯耶稣会学校,成为一名法语和拉丁语老师,并打理着一间戏剧工作坊。1993年,年仅15岁的马克龙来到这所中校读一年级,与布丽吉特的大女儿劳伦斯同班。两年后,这位情窦初开的少年疯狂地爱上了大自己24岁的法语老师。这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立即遭到马克龙父母的激烈反对,由此引发的“丑闻”也在布丽吉特家族迅速发酵。然而,这一切并未让马克龙止步。为了避开舆论风暴,马克龙来到巴黎,继续完成中等学业,但他与老师的恋情并未中断,而是更加隐秘。之后,布丽吉特也来到巴黎,在16区的一所天主教私立中学继续教书。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

有情人终成眷属。2006年1月26日,布丽吉特在与丈夫安德烈·路易斯·奥齐埃尔共同生活近30年后选择分手。2007年10月20日,马克龙经过了12年的苦恋后,在勒图凯与布丽吉特成婚,法国前总理米歇尔·罗卡尔见证了他们的婚礼,他的经济学老师马克·费拉西和商人亨利·埃尔曼担任他们的证婚人。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

直到此时,布丽吉特一直隐姓埋名,在巴黎一家宗教机构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随着马克龙的声名鹊起,布丽吉特也日益受到媒体的青睐,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而人们最关心的还是他们如何克服年龄差异,将这段爱情演绎得如此完美。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妻子布丽吉特·特罗尼厄(Brigitte Trogneux)

2015年6月,布丽吉特停止教书,投身到帮助丈夫的事业中。同年6月2日,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到访法国,身着黑色短裙的布丽吉特随马克龙出现在爱丽舍宫门廊,参加欢迎宴会。这次婚后的首次亮相立即引来各界关注。

———————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精选评论 ———————

夏季歌:对华侨华人和中国都是大好事。在警察枪杀巴黎华裔时,马克龙是唯一站出来说警察不对的候选人,可见他心中还是有华裔的。对中国来说,一个统一的欧盟太有利了。水缸里的水:从普京连任到美国特朗普当选到法国马克龙当选,我感觉世界人民玩嗨了,“谁够特立独行,谁够不一样,谁够炫酷,我就选谁,千万别跟我谈正经话,反正我好像也不是很懂” ——选民内心OS

万寿道藏: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勒庞家族屡败屡战,至少当前战绩已远超02年的老爷子Jean-Marie Lepen,然而正如辜鸿铭所说:“中国和法国文化是世界上唯一最相似的一对……”还是申时行这样的走的更远。拖延晋:先不说电视辩论时马克龙的表现完胜勒庞,单从最后的竞选口号看,马克龙是Ensemble, la France! 团结起来吧同胞们!而勒庞是Choisir la France 选择法国(而不是欧盟)。马克龙团结起左中右派的思想无疑比勒庞单方面宣布自己才是真法国人的思想更吸引中间派选民,而且退欧和法兰西伟大复兴并没有令人信服的关系,和特朗普用美利坚伟大复兴赢得大选无法相提并论。

邵家小黑妹:怎么总感觉老外选总统跟闹着玩似的.先是卡梅伦脱欧玩脱了甩锅给梅姨,然后川普当选还以为是投票系统出问题闹段子,现在又出现了39岁的马克龙,马上还俄罗斯大选呢。貌似有点搞笑:感觉法国接下来这五年真的要止步不前了。无功无过的上台,无功无过的下台。勒庞的主张虽然激进了一点,但是我觉得对法国当前的状态而言,可能反而是长痛不如短痛的更优选择。

叶老二:马克龙的当选无疑给欧盟增强了信心,然而欧洲的问题并不是他当选就能解决的,这次选举两大传统党派首轮出局,勒庞和马克龙的竞选思想大相径庭。法国民众对旧党派十分失望,内心也不知道该选谁。激进的极右翼和中间派,法国人还是选择了不那么极端的那个,毕竟谁都不想当历史的罪人。只是当欧洲的经济问题、难民问题愈发严重,社会矛盾到达顶点时,乐观的马克龙又能否管控住这些变化,解决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呢?欧盟是活下来了,但是还能苟延残喘的活多久,仍然是个未知数。这些问题不解决,欧盟总会有解体的那一天。而改革是通过执行力强且有远见的强大领导人,还是自下而上的暴力动乱,则要看马克龙这个小年轻的能力了。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刘黎平:史记《唐纳德·特朗普 希拉里·克林顿竞选美国总统传》

➤ 特朗普的选战营销策略——2016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为何输?

➤ 和菜头:我怎么看唐纳德·川普美国大选大获全胜

➤ 哈佛商学院教授约翰·奎尔奇:社交媒体如何颠覆美国总统大选?

➤ 视频: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职演讲中英全文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用数据解读特朗普和社交媒体的哪些联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假装在纽约:马克龙赢了,最不高兴的却是美国人。说道:

    作为两大文化流派,英语系和法语系一直在暗中别苗头,互相不服气。虽然法语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比不过英语文化,但法国人内心那点优越感还是根深蒂固的。

    只是如今民粹势力来势汹汹,旧的全球化秩序眼看要土崩瓦解,争风吃醋暂时就先放一边。

    所以美国媒体为这次法国大选操碎了心,早在投票前就频频对法国人用心良苦地隔洋喊话:

    “喂,你们法国人可要悠着点,千万别和我们英国人美国人一样玩砸了啊。”

    但是,等到选举结果真的出来,美国人在长吁一口气的同时,内心又是复杂而微妙的……

    1、反对特朗普的人不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就更衬托出选了特朗普当总统的美国人有多愚蠢。

    纽约客杂志的专栏“波洛维兹报道”,专门写洋葱体假新闻,这次他们的标题是“讨厌,法国人成功地维护了对美国人展示智商优越感的权利”。

    毕竟,把几个国家的领导人放在一起,就能很容易地看出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平。

    “为什么加拿大和法国都有这么性感的领导人,而美国和英国却只配得到戴假发的混球呢?”

    “现在法国人终于能够理直气壮地鄙视美国人了。”

    “祝贺法国人,你们比我们要聪明150倍。”

    推特上转发最多的其中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法国总统的英语比美国总统好,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当你正要为法国人高兴,却突然想起你住在美国,特朗普还没有被弹劾……”

    特朗普已经成功地让很多国家都变得再次伟大,这一次是法国。

    记得有人曾经嘲讽说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就像是太监在偷看邻居做爱,现在美国人大概能够体会中国人的心情了。

    2、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也不高兴,因为他们把玛丽·勒庞的失败,看成是反全球化运动的挫败和所谓“遏制伊斯兰扩张”的失败。

    他们应该是真心地不高兴。而且这样的人看起来还不少,或者至少他们的声音很大。

    我在推特上搜了一下,评论法国大选的发言里,至少有70%都是一片嘲讽和哀叹之声。

    “法国就像你的那个朋友,总是和疯子约会,然后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中会有这么多的抓马。”

    有人建议特朗普,把加州的自由派和法国的保守派交换一下,这样大家的生活都会比较愉快。

    他们预言这是法国衰亡的开始,甚至断言法国已死。

    他们嘲笑马克龙是默克尔的傀儡,在选举前的最后一次辩论里,玛丽·勒庞曾经说,“法国终将会被一个女人所统治,不是我,就是默克尔女士”,这个梗现在流传得很广。

    “祝贺默克尔成功当选法国总统”。

    搞笑的是,这些本身带着浓重法西斯意识形态的人,反过来把马克龙的获胜比作是二战时法国对德国的投降。

    在他们的逻辑里,法国从此不再安全,将会发生更多的恐怖袭击。

    他们还嘲笑法国从此将全面被伊斯兰世界接管。

    “昨天是法国不属于中东的最后一天。今天,法国开始成为法兰西斯坦。愚蠢的法国人,你们会失去自己的文化。”

    3、马克龙的获胜,至少证明了一件事。

    我不想用那些华丽宏大但是苍白空洞的语言,欢呼马克龙的当选是“法兰西自由和平与平等博爱传统的胜利”,是“文明战胜了保守,包容战胜了狭隘,多元战胜了孤立”。

    一次选举的结果,看似有背后的逻辑和必然性,但其实也存在许多的偶然因素。世相人心和现实政治都太复杂,也绝非几句高大上不接地气的陈词滥调可以概括。

    更何况这次在法国其他各派政治势力的联合围剿之下,玛丽·勒庞仍然拿到了三成多的选票,比她的父亲老勒庞当年的得票率多了整整一倍。几十年的时间里,潮水在朝哪个方向流淌,一目了然。

    想象一下下面这个段子的情形。

    比如下面这一段:

    2002年的我问:2017年是什么样子的啊?
    2017年的我回答说:法国有将近40%的人是纳粹分子。
    2002年的我:Holy shit。
    2017年的我:刚才说的是个好消息。

    把投票给玛丽·勒庞都归为纳粹分子当然不恰当,但玛丽·勒庞和特朗普有许多法西斯式的言论,也是事实。

    法国大选的结果真正让我略感宽慰的是,马克龙这样一个立场中立、行事温和的人也能获胜,证明了这个世界并没有被那些极端偏执的人所左右,所掌控。

    Not yet.

    这几年我们见证了太多让人沮丧的反面例子。无数大大小小的特朗普在我们的生活中遍地出现。他们个个姿态凛然,心灵坚硬,语言毒辣,行走之处总是博得大声喝彩。然后他们自己像邪教领袖一样,收获无数死心塌地的教众。

    他们擅长的无非就是两个招数:

    第一,夸大乃至捏造冲突,然后撩拨煽动仇恨;

    第二,提供草率简单的解决方案,看上去大快人心,但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

    世界恍然变成刀光剑影弱肉强食的丛林,有心想要保持温和、中立、宽容的人置身其中,只感到不适和恐惧,只能隐身在阴影里,用沉默表示抗议,惊惶地以为自己成了异类和少数。

    拿上面那些特朗普和玛丽·勒庞支持者的言论来说,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所有的穆斯林和难民等同为恐怖分子,把失业率高涨和经济停滞归因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凭空在人们心中激起仇恨和恐惧的情绪。

    所以他们才会那么气急败坏认为,马克龙的当选意味着法国从此会被中东难民占领,最终演变成伊斯兰国家。然而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会看出这种逻辑有多么可笑。

    这样的人在中国也绝不少见。

    但是马克龙提供了一个不同于特朗普和玛丽·勒庞成功路线的范本。

    他的所有政策都不走极端,他认为政治家应该提出积极的、有说服力同时又能吸引人的政策,既不左倾也不右倾。

    他鼓励私人企业的发展,既不过度压榨,也不过度保护;

    他承认法国目前失业率高企的现实问题,但不认同解决问题的方案是关闭边界,退出欧盟;

    他既正视大量涌入的难民对欧洲和法国造成的冲击以及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但同时也认为正是因为难民问题,所以法国应该更积极地承担起国际责任,参与解决背后的各种症结。

    就像《经济学人》在一篇评论里说的,“马克龙的获胜有力地证明了在一个西方自由民主国家,可以塑造一条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针锋相对的中间路线。作为一位年轻的独立候选人,马克龙的直觉很早就告诉他自由派的中间路线有突破的空间,他显然判断正确。”

    马克龙的中立温和立场是不是一种竞选策略?我们不得而知。但结果是,他的中间路线得到了法国人不分党派、不分左右立场的一致支持。

    重要的是,他的获胜让我们看到,一个不走极端路线、不去煽动恐惧的人,照样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不同媒体,有着截然不同的受众。在英国《邮报》相关报道的评论里,被顶到第一位的评论是“法国安息”,排在前面的其他评论也都是类似的风格。

    而《纽约时报》文章的评论里,排名第一的评论则是:

    “奥巴马总统说过,马克龙所诉求的,是人民的希望,而不是恐惧。这个世界需要这样正面的领导力量。”

    这个世界的确存在很多问题,但恐惧和煽动恐惧绝对不是解决方案。

    在法国之前,奥地利人和荷兰人都已经用选票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即使是在美国,从绝对选票数来说,特朗普也占了下风,只是因为美国独特的选举制度设计才侥幸获胜。

    而马克龙的当选,再一次证明了大多数人对恐惧政治的拒绝和对希望的向往。

    至少这一次我们知道了,极端偏执并不总是会被追捧,做一个中立温和的人,同样也有获胜的机会。

  2. 马克龙小他妻子24岁,特朗普大他妻子24岁,两轮生肖谁更火?说道:

    北京时间5月8日凌晨2点,法国大选落下帷幕,年仅39岁的法国前经济部长、“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以约30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赢得选举,当选新一任总统,也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总统。

    姜还是老的辣?马克龙当选热度指数不及特朗普

    顷刻间,“小鲜肉”法国总统马克龙,便成为互联网热搜,5月8日,“马克龙”的百度搜索指数为382257。

    而在半年前,2016年11月9日12时左右,美国大选票选结果出炉,老当益壮的唐纳德·特朗普,以71岁高龄成为美国的第45任总统。

    美国毕竟是世界头号大国,对世界的影响不言而喻,美国总统大选要较法国总统更受世界关注,马克龙虽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总统,但相比之下,特朗普受到的世界的关注更胜一筹。2016年11月10日,从“特朗普”百度指数高达793550,是马克龙的一倍有余。中国网民对于美国白宫新主人特朗普的关注度,远远高于法国爱丽舍宫新主人马克龙。

    热度不够老婆凑,“王的女人”谁更受关注?

    不过对马克龙来说,指数不够,老婆来凑,马克龙与布里吉特的传奇爱情故事,为其指数提升加持不少。

    在清博舆情系统分别对“特朗普的妻子”、“马克龙的妻子”进行监测,选取时间段14:00——16:00的数据,“特朗普的妻子”全网信息量为160条,“马克龙的妻子”信息总计246条。虽然数据量都不算大,但是从网络信息量的情况来看,似乎高中语文教师更受中国网民的关注。

    同样是老少配的夫妻,特朗普比妻子大24岁,几乎没有人拿他们的年龄差说事,但法国总统马克龙比妻子小24岁,就立刻成了爆炸性话题,这是传统认知与习惯性思维在作祟的结果,也让布里吉特成为中国网民热议的对象。

    而从政治前景来看,也能从另一层面上佐证两位“第一夫人”所受的冷热境遇。

    据香港《文汇报》5月8日分析指出,马克龙当选总统后,将有意让妻子布里吉特负责部分工作,有媒体形容,布里吉特在爱丽舍宫的地位将举足轻重,堪比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

    而境遇的另一端,当特朗普上任时,梅拉尼娅却没有被任命其他重要职位,包括社交秘书和传讯总监。从事第一夫人研究的莱德大学教授古丁说:“美国现代史上的第一夫人在丈夫就任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很多工作,相比之下,她远远落在后面,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政治是暂时的,爱情是永恒的

    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特朗普,现年47岁,靠着火辣身材和漂亮脸蛋当上了模特,28岁在纽约一个聚会中被特朗普一眼相中,6年后成了他的第三任妻子。

    相比特朗普,马克龙的婚姻似乎更加不同寻常,2007年,30岁的马克龙娶了比自己大24岁的高中语文老师布里吉特。

    而那时,布里吉特已经与前夫生了3个孩子,并且是7个小孩的奶奶了,马克龙成为了一位非常年轻的爷爷。

    朋友圈里流传这样一个段子,“美国总统的爱情故事激励全世界的男性!法国总统的爱情故事激励着全世界的女性!”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国度,但是这两对王的婚姻,却也有着神一般的雷同,即夫妻间24岁的年龄差,忘年恋成就了两段婚姻。

    中国有这么一句老话——夫贵妻荣,梅拉尼娅·特朗普在娱乐圈与时尚界都有所涉足,曾出演电影、参加真人秀,同时拥有自己珠宝和护肤品品牌的梅拉尼娅,即使没有“第一夫人”的光环,作为早已成为网络红人的她,对于网民的吸引力,也应该是远胜高中语文老师布里吉特的吧,事实并非如此,这大约就是爱情的力量是强大而永恒的。

  3. 职场135: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告诉我的职场道理说道:

    北京时间5月8日,主张跨越“左右之分”的中间派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以约3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赢得选举。现年39岁的马克龙也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总统。
    这个消息关注政治圈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更多的人关注的可能是马克龙的年轻帅气以及大他24岁的妻子。

    人们往往只看见一个人现时的风光,却不知道他成功后面的逻辑。

    小编只想谈谈马克龙站在法国之巅之前的人生经历。

    让我们先捋一捋
    1977年12月21日,出生于法国北部城市亚眠;
    毕业于巴黎亨利四世中学、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和巴黎政治学院;
    27岁就职于法国经济部;
    30岁辞职,任罗斯柴尔德和席埃银行投资银行家,促成雀巢与辉瑞之间的著名交易;
    2012年随奥朗德(法国前总统)进入爱丽舍宫担任副秘书长;
    2014年被曼努埃尔·瓦尔斯(法国总理)任命为法国经济部长;
    2017年参与法国大选并成功胜任法国新一届总统。

    的确年轻有为,让人钦佩。

    1

    马云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位年轻帅气的法国新任总统再一次将这句话阐释得淋漓尽致。

    2016年4月,马克龙已经表达了自己希望参选2017年法国总统的愿望,但此想法受到了社会党内部分势力的阻挠。于是马克龙在2016年11月正式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竞选,不寻求社会党支持,并创立新的政治派别——“前进运动”。

    没有选举经验、不属于任何主流政党,最初不被看好的马克龙在跌宕起伏的大选中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2

    马克龙展现的不仅仅是梦想。

    诸多职场法则一直在宣扬:职场站队很重要。马克龙的经历论证了这一法则不一定正确。

    所在的政党都不支持自己,只能另起炉灶;即使站了队,也不一定能从中获取到力量。

    一年时间由一个完全由零开始的政治派别发展到25万成员(法国总人口6500万);一本宣传书籍能发售20万册。这样的硬实力已经为总统之位做了最好的奠基。

    成功还得靠硬实力。

    3

    如果有“战五渣”的对手给你送助攻,那也是不要白不要的!

    2017年1月29日,马克龙之前所在的社会党初选结果出炉,前教育部长博努瓦·阿蒙意外在党内胜出,但与其他候选人相比竞争力弱,难以承担社会党的胜选大任。上月底,呼声最高的法国共和党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被曝出妻子“吃空饷”,支持率却难以挽回地一路下滑,恐难以进入法国大选第二轮。

    在法国左右两大党候选人接连遭遇滑铁卢的情况下,法国极右翼政党候选人、国民阵线党主席玛丽娜·勒庞支持率意外领跑,令法国社会的中左翼选民深感不安。马克龙的人气进一步飙升,成为最有可能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中和勒庞竞争并赢得总统职位的人。

    半个世纪以来,法国政坛一直都是现任总统奥朗德所属的社会党和上一任总统萨科齐所属的共和党轮流执政,社会党是传统的左翼,共和党是传统的右翼。

    但这次大选第一轮投票,左右翼就双双被排除在外,就已经体现法国人对传统党派非常不满,希望能有一个大刀阔斧实施改革的人出现。

    最终的大选结果表明,与其说法国人民和各利益群体仍旧对自由、开放的基本逻辑抱有信心,不如说大家更愿意选择一个看上去“没有那么危险的家伙”——理性和可预测,似乎是当下排名第一的稀缺品质。毕竟,法国人民的日子最近有点不太好过。

    在本次大选中,马克龙也少不了运气的因素。原本被看好的共和党候选人菲永陷入“空饷门”,社会党候选人阿蒙选民流失。

    而他最大的对手勒庞的负面形象也助马克龙一臂之力——她反移民,反欧盟,反体制,这与马克龙的正面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对手要么“菜”,要么“点儿背”,要么“太极端”,遇到这样的事情,巴黎智库泰拉诺瓦的马克一句话道破了玄机:“马克龙是幸运宠儿,他所面临的选情是让人出乎意料的。”

    运气,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有,可借势;没有,靠实力。

    4

    最后谈谈大家最关注的一件事——马克龙的恋爱婚姻史

    喜欢文学和哲学的17岁少年爱上自己的戏剧老师,并不顾父母反对和世俗眼光,在年满18岁时宣布将与她携手走完一生;30岁的时候,他兑现了对她的婚姻承诺。

    不得不说,这样忠贞的人品,也是成功的基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