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罗尔小铜人事件记》|你在看热闹,别人在捡钱

罗生尔,一笑之父,湘人,农家子,好文学,能刻苦。弱冠离乡,往深城,逢暴雨,阻于巡卒,乃跃车巅,匿帷中,得度关。

罗生在深城,胼手砥足,自佣工始,乃至于斯文,娶妻,生子,子已长成;复娶妻,生女,曰一笑。居有室,出有车,虽无富贵,然亦康止。

然祸福旦夕,天意违人,丙申岁(2016)公历9月,一笑病,病在血髓,恶疾也。罗生夫妻大惧,斯疾非细,耗金乃巨,当时罗生无业,罗妻持家,家有病父,长子在学,薪薄如纸,病大如堵,或至倾家,奈何?

祈愿观音护佑世间一切有情众生,平安健康。

刘黎平:史记《罗尔小铜人事件记》|你在看热闹,别人在捡钱

罗生辗转,自付曰:“吾手无尺寸凭借,不过有一文案也,籍此或可纾急。”乃为文《彷徨雪中》,言一笑事,众悯之,打赏赐金。既得金,罗生惭徨,曰:“吾此为,何异于乞?”乃删,复又书,且书且删,逡巡不定,得金三万余,乃曰:“此金若有余,当赈与一笑同病者。”

乃为文十六,得金十五六万,耗金几许,则无言及。

有铜侠者,罗生友也,谓罗生曰:“吾有高台,可助君一臂。”
罗生问:“奈何?”
铜侠曰:“君可张榜于斯,天下人传一回,吾助一文,可乎?”
罗生曰:“非此不足救爱女。”

铜侠有高台,瞻望甚远,乃张榜,榜有罗生之文。
罗生善属文,为文,一曰:“主,吾不欲仇君。”乃呼告耶稣,上苍,彼不欲效约伯,虽亡女而不悔,虔忠如初,罗生虽奉主,然不欲以亡一笑而博上苍恩典,一笑不可死,为父泣血祈,哀哉,悲哉。

刘黎平:史记《罗尔小铜人事件记》|你在看热闹,别人在捡钱

人之穷途,则呼上天,罗生之情,读之凄恻。

又一文曰:“一笑,止步”。不舍深情,跃然言表,曰:家中若无爱女,居此家何为?

两文既张于高台,天下观之,无不泣下,呜呼,谁无儿女,谁无父母,哀哀者悲,嗷嗷者怜,酸凄于心,深恸于怀,识与不识,皆委金施钱,寄托慈悲。

当时布施密若夏雨,善金多如山积,虽打赏有限,限在五万,然岂敌慈悲如潮,善心如海,一夕间,竟至二百六十万余。

罗生与铜侠乃登台呼曰:“足矣,谢诸君,止”。

然,事不已。

忽有人高呼曰:“罗生欺天下人,尔居有广厦,出有高车,囊有厚金,然示贫求救,以爱女之病诓天下人之财,忍哉斯人!”
又俄而,有人呼曰:“罗生有广厦三栋,高车一台,且有盈利之所,去岁乃掷巨金四百万谋事,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愿耶稣的慈悲,膏沐众生,愿祈者得所愿。

刘黎平:史记《罗尔小铜人事件记》|你在看热闹,别人在捡钱

好事者示罗生旧文,文中曰:“吾有功名富贵,楼三,车高,且多金。”

事发,路人留言于铜侠台曰:“叹息无楼寒士,施舍广厦土豪”。天下传此语。

有人泣曰:“罗生事后,无人敢慈悲也。”

先有施金传文者,愧恨欲死,叹曰:“吾惑于罗生之言,真愚者也。”

越一日,有南都左史问罗生,罗生曰:“呜呼,吾虽有楼,然皆价贱,且不可兑,有车,已残旧,所谓高楼广台,小说之言耳。”

罗生尝曰,爱女在医,日耗万元,不堪承。

深城医馆曰:“呜呼,吾冤哉。”乃布所耗若干,明细历历,秋毫不爽,医金日五千,罗生所耗,三万六千,非巨金也。

事至于斯,天下愤恨,皆欲诛罗生与铜侠。然皆哀怜一笑,皆为其祈。

罗生乃谢罪,愿还慈悲诸君善金,惟留五十万,以一笑寝疾,或所须益厚。

丙申岁,公历12月,腾讯呼于云端,曰:“各路善金,各识尔主,速回尔家,急急如令”。倏忽间,善金各寻其主,纷纷如识主之马,虽悬隔万里,亦撒蹄远奔而去,二百余万,顷刻归位。

嗟乎,非惟金银一聚一散,亦人心一聚一散也。

刘黎平:史记《罗尔小铜人事件记》|你在看热闹,别人在捡钱

太史曰:

夫慈悲者,非惟用心用情之事也,亦有真愚之别也,惟有开诚,惟有法度,方有真慈悲,否则,乃愚慈悲也。

罗生之事,吾不得言其是非长短,或有苦衷,中岁逢此变,非常人所能堪也;然独怜一笑,祈愿吉祥康健,笑脸如初。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

《曹政:你在看热闹,别人在捡钱》

借势营销,说起来都懂。

但做起来,就有高低之分。

大部分群众看网上的热闹,有参与的,有不参与的,但不知不觉,就被消费了,就主动成为少数操盘手的工具,还不自知。

你看的是热闹,人家在捡钱。

第一种,比较直接的,简单粗暴,就事论事。

写篇文章去说支付宝社交,好啊坏啊的,刷个十万加,增个上千粉,任务完成,下个月广告报价又可以涨了。

写篇文章去说罗一笑,人性啊,诚信啊,对方的八卦啊,都搂出来,同上。

只要政治正确,观点贴近大众,传播效果立竿见影,其实这种文章,基本蛋用没有,看个爽就好。

第二种,夹带点私货,趁势宣传

基于热点事件延展,说点自己的东西。

当然,私货也有好有坏,烂得就牵强附会,啥都往热点凑,趁着标题热乎劲先在老板面前混点kpi再说。 洪荒之力的时候几千个品牌和产品借势营销吧。更多罗尔解读:www.yangfenzi.com/tag/luoer

但私货也未必都是坏的,比如说罗一笑这事,你借势讲讲医疗健康常识,为啥现在小孩子那么多得白血病的,和装修中的苯污染关系有多大,这个东西还是值得讲讲的,他爹炒作不炒作咱先不说啥,新装修的房子害了自己孩子,类似这种蠢事在社会上还真是造就了太多杯具。(此处看有网上有揭露说是新房装修后小孩得病,但未求证,如有不当,烦请指出)

第三种,把握红利,快速圈粉

以前有热门文章,底下用小额赞赏,贴品牌广告的,这也是一种快速借势圈粉的方法,不过微信打击了一波后基本没有了。

其实我觉得啊,应该提供这样一个工具呢,比如你肯出多少钱的赞赏,可以获得一个置顶露出,或者甚至竞价排名,地下的置顶品牌露出根据赞赏排名出。

这次支付宝营销,我就转了一篇,老司机超级行动派的文字,很有代表性,看到支付宝圈子爆发这个现象后,马上注册美女马甲,网上搜图,贴图吸粉,快速导入营销号,效果杠杠的。

这个红利其实挺猛的,你说你写支付宝文章多累啊,你弄个美女图片露胸露腿的,贴个微信公众号二维码,那还不是一捞一片。

很多自媒体在那里扯,说支付宝的道歉信里,封禁用户的行为怎样怎样,他们根本没搞明白,多少营销号冲进去了,再不封这些营销号 750+ 的核心用户们要被骗一批有没有,支付宝才舍不得封750+呢。

绝大部分自媒体在谈准色情图片的时候,要不就认为是官方运营团队,要不就认为是蠢蠢的女大学生,其实,很高比例都是第三方营销号的马甲来着。

在互联网历史上,其实一直活跃着这么一批人,从一个潮头奔向另一个潮头,在任何一波红利兴起的时候,都能快速切入,迅速执行,到风向改变,捞够走人。

他们不显山不露水,不给你讲商业模式,不去扯什么产品观价值观,搜索红利的时候,他们做SEO,淘宝红利的时候,他们做导购, SP红利的时候,他们的小电影站铺天盖地的买量,豆瓣起来的时候,他们搞群组,微博红利的时候,他们是草根大号,微信红利的时候,他们搞公众号做微商。

说起来,每件生意都很low,但人家,真就是每件生意都赚钱。

支付宝社交?你只要有量,分分钟杀进来,你没量?分分钟闪人。什么社交这样对不对,那样好不好,节操高不高,能换钱的都是好的。这是这种人的思维模式。

很多年轻人说,互联网赚钱好难啊,在这些人眼里,互联网到处都是钱,你捡都不会捡。

对了,我还没提羊毛党呢,前几天网上有个热传的文章,有兴趣的自己搜搜,很写实,其实以前我也多少提到过一些,但没那篇那么具体,那么有震撼力。

讲这些,不是说你非要去学他们,或者说不要节操的什么都捞,但是我们常说的敏锐度,往往就在这里。

没有敏锐度的人,往往把有节操当作是借口,其实我以前也这样,后来发现,就是笨,反应慢,少他么的给自己脸上贴金。

没节操有没节操的玩法,有节操有有节操的玩法,傻呵呵的看热闹,那就只有错过一个,又一个,双一个,叒一个了。

【文/曹政  “caoz 的梦呓”(微信号:caozsay)】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罗一笑白血病事件:圣母病是病,得电|不必爱心泛滥不必过度纠结

➤ 罗一笑事件是刺向善心的一把剑|网友怒斥罗尔 刘侠风消费网民爱心

➤ 连岳:圣母的G点是骗子永远的战场|罗尔用罗一笑悲情营销的背后

➤ 魏武挥:这个让人纠结的媒体生态|罗一笑 罗尔 小铜人的那些事

➤ 马云资助小马云其实是个谣言 范小勤只是阿里公益基金受益人之一

➤ 小马云范小勤爆红:大企业如何介入社会舆情,别让爱心毁了他

➤ 他们这么努力,除了做公益,还带给我们更多的权利

➤ 太想出位忘了初衷:我国媒体最没奥运精神,缺乏人文和启蒙意义

➤ 中国首善马云和公益那点事儿:帮助别人是改变自己

➤ 对话李剑:简单公益的行动派  崔子研:漫说公益伦理二十条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罗尔事件发生后,舆论很快就披露出罗尔本人有三套房子,还是数家公司的股东。这些信息最终让一起爱心接力,变成了一个声讨诈捐的舆论风暴。各位可能并不知道的是,在罗尔和刘侠风合作营销之前,罗尔在自己的公号上就已经陆续写了一二十篇关于笑笑的文章,这些文章多数都有赞赏。被人忽略的问题是,在策划营销之前,罗尔通过自己的公号,一共筹集了多少钱?这些钱是否足够支付笑笑的医疗费?

    昨天晚上,我加了罗尔的微信公号,一篇一篇阅读罗尔的文章。罗尔是一个勤奋的人,过去几年保持着每两三天一篇文章的节奏。罗尔是深圳女报杂志的执行主编,早年是一名保安,通过个人努力,奋斗到一家杂志社做主编。罗和前妻有一个儿子,目前在哈尔滨上大学,笑笑是罗尔和后来妻子生的儿女。女儿没有生病之前,罗尔在公众号里,更多的是晒自己的小幸福。

    9月8号,罗尔的女儿笑笑在体检时发现指标异常,当天下午去深圳市儿童医院检查,医院高度怀疑是白血病,并立即将笑笑收住院做确诊检查。当晚,罗尔的妻子陪孩子住进了医院,而罗尔也没有回家,他来到办公室辗转反侧。凶险难测的治疗,大笔的开销,让这个过去十几年一直是顺风顺水的男人慌了神。9月9号凌晨两点,罗尔在自己的公众号发了第一篇有关自己女儿的文章《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写这篇文章的目的,罗尔在10月21号的文章《我为什么充好汉》中说的很明白,就是想为女儿的看病筹钱。
    罗尔的经济条件不算差,他在深圳有套房子,又在东莞投资了两套房产,他的妻子不上班,但在家炒股。儿子在哈尔滨上大学,过去每次往返学校,罗尔都是给儿子买往返机票。直到最近笑笑生病住院后,罗尔才让儿子第一次坐火车回了哈尔滨,谈及此点,罗尔还颇过意不去。

    笑笑第一次住院一共花了44375元,一般住院预交的费用都会比实际花费高一些,我估计罗家第一次住院预交的押金大约是五万。这个数目对于一个深圳中产阶级的家庭应该不算太大的负担,但当时罗尔并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报销比例,而医生传来的信息是,一旦确诊是白血病,整个治疗要长达两年的时间。考虑到一般人对白血病的恐惧,以及舆论长期对白血病治疗导致家庭倾家荡产的报道,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此时的罗尔,内心的恐惧是真实的。焦虑中的罗尔,开始想到用自己的公众号为自己的女儿筹集医疗费用。

    文章发出没几分钟,就有人开始打赏。但此时的罗尔,对于自己的这种行为还是很有些心理障碍,“如此这般,我和趴在马路上、摊开自己的断腿、敲着不锈钢饭碗乞怜,有什么两样呢?”他开始自责,随即把文章删掉了。

    一天后,罗尔把《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做了修改,以《我们不怕讨厌鬼》为标题再次发布在公众号里。一天时间,这篇文章收获赞赏54个,2930.42元。

    从9月9号凌晨罗尔删除文章,到9月10号罗尔再次把文章发出来,这一天多的时间罗尔如何转变的想法,这一切,只有罗尔自己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此时的罗尔还相当节制。他在9月11日的文章中特别强调,“我为笑笑买了少儿医保和商业保险,即使笑笑患的真是白血病,医药费也不会给我造成太大经济压力”。而且,这篇文章之后罗尔取消了赞赏。9月12号,罗尔甚至在文章中宣布:“《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所得赏金,不论笑笑是不是白血病,都将全部用于资助无力治疗费用的白血病患儿”。

    9月13日,罗尔在公众号发表了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罗尔在文章中披露,前一天,笑笑的白血病确诊了。文章的最后罗尔宣布,”此事促使我决定,将本公众号建成关注白血病患儿群体的平台,所得赏金,用于资助白血病患儿”。

    罗尔准备重新开通赞赏了,但赞赏捐助的对象是白血病患儿,不仅仅包括自己家的笑笑。

    从9月15号到9月19号,罗尔连续发表了四篇文章,《老男人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寻找儿童白血病专家》、《笑笑的识字课本》、《公主选拔第一关》,其中《笑笑的识字课本》是网友们在他文章后留言的整理归纳,没有开通赞赏,其余三篇,都开通了赞赏。三篇文章收获的赞赏人数并不多,每篇文章只有几十人,但收获的赞赏款有3万元,平均每篇文章一万左右。这说明参与赞赏的人,多数都是上百元的赞赏,单值很高。

    9月22日,罗尔在公众号发了一篇遗书,遗书中宣布,截止到9月21号收到的32812.6元赞赏,他对这些钱做出了安排:“30000元用于资助有需要的10位白血病患儿,每人3000元,剩下的2821.6元用作笑笑的治疗费。此后,即使我饶幸不死,本公众号也不再以公益的名义诱导读者打赏,读者的自愿赞赏将视为对笑笑个人的资助”。这篇文章有两个意思:第一,刚刚实施了四天的白血病患儿的平台,罗尔停办了。第二,从这一天起,今后罗尔公号文章的赞赏,将作为读者对笑笑的个人资助。
    9月28号,罗尔发表了《小萌娃笑傲白血病》,文章讲述了自己女儿笑笑在病房里不忘童趣的一幕,读者反响很好。这之后,罗尔又陆续发表了几篇文章,罗尔也在陆续兑现自己的诺言,从自己的赞赏款中先后拿出了12000元,资助其他的白血病家庭。但这些资助不是一次性完成,是陆续捐助的,而且每次罗尔都在自己的文章中晒出捐助的收据。这样的义举,也为罗尔赢得了更多的赞赏。

    10月8号,按照深圳市儿童医院的规定,笑笑必须要办一次出院手续,然后再重新住院,这也意味着笑笑第一个月的治疗费用要进行结算。根据深圳市儿童医院披露的数字,笑笑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总费用44375.06元,其中医保支付30730.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为30.75%(自付费用中包含自费药物2支国产“培门冬酶”共 8011.74元,该药为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一线治疗用药)”。如果除去自费的部分,医保实际负担在85%左右,个人负担的比例和实际数额并不算高。

    10月9号,罗尔在文章披露了笑笑第一个月的花费在41000元左右,但罗尔没有讲笑笑的医疗费用在经医保报销后自己实际承担的数额。这之后的文章,罗尔除了记录笑笑和疾病斗争的过程,还讲述了自己拒绝信德基金的捐助,硬撑好汉在自己的家庭需要救助的同时,还用赞赏款捐助其他白血病患儿家庭的过程。与此同时,他开始或明或暗地在文章中开始描述自己生活的窘状,这些文章的转发和赞赏数开始直线上升。11月7号,《谁能放大下心中的狗》一文,赞赏数首次上千,达到了1147(这个数字是我在今天写文章是统计的,考虑到29号30号几天有很多人无法打赏《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那篇文章转而打赏其他文章的因素,这个数字肯定不能反应文章刚发表时的状态,但这个基数可以说明当时的大致情况)。
    这一天,也是笑笑第二次住院的结算日,一共28天,住院总费用35961.66元,其中医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为13.83%。但这些数字,罗尔在文章中都没有提起过。这两天的文章,他在忙着指责深圳市社保局。

    从9月22号11月23日,罗尔一共发表了16篇和自己女儿病情有关的文章。这些文章一共收获多少赞赏,罗尔从来没有公布过。根据文章打赏人数的估算,应该在十五六万左右。

    理由之一是罗尔从9月10号到9月21号十一天里发表的三篇文章,每篇文章赞赏的数额都有一万左右。其后发表的这16篇文章,打赏人次和这三篇文章相比只多不少,如果按照那三篇赞赏数额作为基础计算,16篇文章赞赏数大约在十五六万。

    另一个数据也可以作为参考。11月30号刘侠风公布了罗尔接受捐款的总额是270万。这其中,《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文章在罗尔的公号赞赏额是207万,小铜人公司根据转发量为罗一笑捐款:306342元,P2P观察公众号的打赏:101110.79元,刘侠风接受个人捐款:25398元。简单相加就会发现,后面这几笔钱的总额是250万,而多出来20万元,来源只能有二:一是《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赞赏触发单日五万限额后,许多爱心人士直接加了罗尔的私人微信号,直接用转账的方式给罗尔的捐款,另一个就是罗尔前16篇文章的赞赏。刘侠风通过自己私人微信收受的捐款是25398,罗尔的私人微信号捐款应该和这个数字大致在同一个数量水平。20万减去这个数字,前16篇文章的赞赏数,也应该在十五六万左右。

    11月23日,恰好也笑笑第二次住院费用的结算日,根据深圳市儿童医院公布的数据,前两个月笑笑的治疗费经医保报销后罗尔家庭支付的数额一共是18618元。由于深圳的医保是即时结算,也就是说,这一天,罗尔就应该知道自己女儿白血病的治疗自己大致承担的费用,这个数字每个月差不多一万元左右。但此时,罗尔已经通过微信公号筹集了十五六万的治疗费用,这些钱足够支付笑笑未来一年治疗的费用。而且,最近两个月罗尔的微信公号积累了不少愿意帮助他的人,即便将来有更大的花费,按照他每篇文章筹款一万的赞赏数额,筹措费用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罗尔并没有停止。

    23号,笑笑因为病情恶化住进了ICU,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的担心,对ICU治疗费用的焦虑,25号,罗尔发表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的赞赏大大高于之前的文章。或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商机,因为自己女儿挣扎在生死线上而产生的商机。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找到自己过去的下属和同事刘侠风,刘侠风是小铜人公司的老板,双方决定用罗尔的文章和笑笑的病情做一次营销宣传,同时为罗尔一家筹款。现在不清楚的是,在罗尔和刘侠风商谈这一计划时,罗尔有没有提及,他自己已经通过微信公号文章收获了将近20万的赞赏款。

    事情到此已经完全清楚,罗尔在和刘侠风策划营销之前,通过微信公号应该至少收获了十五六万左右的赞赏,而这应该还不包括9月21号之前募集的32815元,这些钱远远超出为笑笑实际支付的医疗费用。这可以间接证明,罗尔在25号和刘侠风商议策划营销为自己筹钱,目的并不是为了应付自己无力支付的医疗费用,而是看到这种卖惨的方式来钱太容易,一念之差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就在今天,刘侠风和罗尔联合发布声明,P2P观察微信公号文章获得的赞赏,以及小铜人公司承诺按照转发数捐助金额(最新为为50万元)以及罗尔个人公众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收到的赞赏金207万元。共计供2671110.79元,“以上款项,在征得捐赠人同意的情况下将全额捐出,成立白血病患儿救助专项基金”。而罗一笑所需医疗费用,也将通过合规合法途径,向该基金申请救助。

    但是,这份声明里没有提及罗尔此前通过公众号打赏的数额,以及众多网友通过私人微信号转给罗尔的捐款,这两项相加,应该有20万左右。罗尔此前文章中特别强调,这些赞赏,是读者对笑笑的个人资助。。。。可既然如此,公告中又称笑笑所需的费用,向所谓的基金申请,又如何解释呢?是等这20万花完之后再申请,还是那20万就不算了,今后笑笑的费用一律都向基金申请呢?公告里没解释。
    更没解释的是,这个基金谁来成立?谁负责管理。如果管理人是刘侠风或者罗尔,公众会信任他们么?

  2. 近日,《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刷爆了朋友圈,阅读、点赞双双突破10万+,截至30日14时,文章打赏人数达到110557人,微博话题#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阅读量达到4552万。而后剧情急转直下,有人爆料此事疑似网络营销,罗一笑父亲罗尔拥有3套房产,引发多方谴责,舆论激愤不已,有人发文直呼“罗尔,你给我站住!”

    从清博舆情监测系统监测“罗一笑”,时间段为30日0时至15时。舆情走势图显示舆情热度在12点达到顶峰,源于网络流传“深圳夜社保局,核实了罗一笑的所有费用”相关信息,以及梨视频发布的连线当事人罗尔视频。

    情感属性显示舆论负面情绪较高,占比28.16%,目前舆论场中充斥着对罗尔涉嫌营销炒作的质疑,有网民感叹“吃自己孩子的人血馒头”。

    热门主题词中已经出现舆论对罗尔的质疑,“资产”表明舆论对罗尔三套房产密切关注,“利欲”表明网民质疑罗尔文章动机,“透心凉”则是网民自认被骗后的心情。

    舆论激愤缘由

    罗尔资产相当可观,联合营销公司夸大事实博取关注。罗尔“卖文救女”因涉嫌“网络营销”被诸多主流媒体曝光之后,舆论情绪一时间极为激愤,尤其是其7月份的公号文章被网民深扒,该文章称,“其岳父母均为大学教授,丰衣足食。其本人经营广告公司,是深圳广告界的知名人物,有三套房产、两台车。”

    但值得注意的是,罗尔在为女募捐的公号文章中却称自己“无法承担重症室的费用”,并“到处跑各种证明,盖各种各样的章,办大病门诊卡,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此种前后不一且相互矛盾的说辞遭到了舆论的质疑,大量网民纷纷质问其房产情况,并表示“真是让人无语,拿自己孩子的病做营销,简直丧失人伦。”

    此外,涉嫌联合营销公司共同炒作也是舆论激愤的原因之一,即便罗尔后期辟谣称,“‘小铜人’的负责人跟我是朋友,最开始要给我捐款,我没有接受,他提出‘转发一次,(小铜人)捐赠一元’的形式才同意。”但该说辞仍未消除舆论质疑,而类似“罗尔与营销号小铜人合作,小铜人获得粉丝量,罗尔获得微信打赏,企图达到双赢”等信息不断流传。

    同时,关于P2P公司“小铜人”的信息也被不断曝光,“是一家从事泛金融新媒体运营和数字营销机构”,“公司最初只有三个人,主要靠运营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微信号,然后发布广告,收取广告费谋生”,在部分人看来,这无疑是一个“不正经”的公司,@商界杂志 更 直接点明称,“这不是一家正经机构,背后策划者也不算是好人。”

    借机进行网络宣教,募捐求助动机不纯。11月30日中午,@千钧客 发文《罗一笑,为你祝福!罗尔,你给我站住!》三问罗尔,其中最后一问质疑罗尔网络宣教,认为其动机不纯。

    回看“罗尔”的公号文章,从文章配图到字里行间都表现出浓烈的基督色彩。网友指出,9月13日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欲扬先抑,作者和评论“一唱一和进行宣教”。

    11月22日文章《妈妈不要怕,我来保护你》中最后三段都表达了罗尔及其妻子对基督耶稣的信仰和感恩,他们相信,“耶稣一定不会让我们缺少给女儿救命的钱,耶稣一定会救我们的女儿”。对此,@千钧客 驳斥“真正关心帮助你的,是真实的网友”。

    11月25日《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精选留言中,一条基督徒的评论点赞超过19.6万,评论表示“耶稣基督没有白血病,罗一笑也不会有!她是健康的,平安的!得胜的!哈利路亚!”宣教意味明显,被质疑为基督教炒作。

    11月25日文章《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提到,“捐出30000元给10个白血病患儿,只留下2800元给笑笑做治疗费。我的目的有二,其一、弘扬基督教基本精神,爱人如己;其二、充硬汉,向关心我的亲友显示,我还没有被白血病打倒。”再次进行基督教义宣传。

    网络大V@地瓜熊老六 调侃:“有朋友说,如果带了基督耶稣主还管你要钱的,那都是扯犊子。太看不起教会了,就这点钱,信主的兄弟姐妹掏钱不墨迹的,根本轮不到你们不信主的人凑份子。”

    网民爱心被利用,智商被践踏。通过网络捐助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幼童,本是一件表达爱心的慈善行为,但不曾想,最终却演变成一场备受指责与非议的网络舆情,且事件发展到最后,参与转发了相关文章、且打赏捐助的网民,大部分都表示后悔了,上当了,爱心被利用了,智商还被践踏了。

    微博舆论场中,相关的调侃段子也开始出现,@超级Phone狂:“他坐在豪车上住在豪宅里,手捧手机向网络求援,你躺在出租屋铁架床吃着泡面,手机里一咬牙捐出了明天的饭钱。”类似的段子勾勒出了一副“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巨大差距,更烘托出明显的“骗捐”意味。

    网民评论中,@三体干部 的博文较为理性,获得了大部分网民的认可,他表示“为救病重的女儿,采取一些非常规宣传手段并无不可,但需对真实性负责。罗尔利用女儿的病情,利用人们的爱心,夸大医疗费用,隐瞒家庭经济情况,一边呼吁救救女儿一边参与网络营销,一边贬低政府社保一边宣扬基督思想,这才是网民有被欺骗的愤怒心理所在。”

    助长廉价慈善之风,封堵真正的求生希望。罗一笑之所以能短时间刷屏朋友圈,其中一个原因是网民可以轻易通过转发展现向善之心,在成本几乎为零的情况下“自以为是”地参与了慈善救助。在一键转发之后,没有人关心捐款的真实性、救助流程和结果。

    如果罗一笑确实为营销事件,结合早前的“童瑶事件”,网民不断被消费的爱心、被嘲弄的善意还能剩下多少?“狼来了”的故事家喻户晓,“郭美美”事件深入人心,“扶不扶老人”的争论历历在目,网络主播伪慈善、陈光标“表演式”慈善一直在舆论场“余音袅袅”。

    慈善事业的信用似乎在一天天流失,最大的受害者不是慈善机构、慈善家,而是那些真正需要救助而不被相信的人。如果罗一笑事件确证为营销炒作,那么它可能就是一块封堵他人求生希望的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