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小郭襄,你还记得一个人叫李莫愁吗?


李莫愁一生都很纯洁。

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是个守身如玉的处女”,从来对男子不假辞色。这没错。

可是李莫愁也一直很八卦。

六神磊磊:小郭襄,你还记得一个人叫李莫愁吗?

对于师妹小龙女的感情状况,她的兴趣超级浓厚,从爱到性,各种过问,尤其特别关心师妹的守宫砂。

那一天,她的YY和八卦到了顶峰。

那是十月廿四,在襄阳城,她看到了一幕情景:

小龙女抱着一个孩子,和一群敌人乒乒乓乓地激斗,其中还夹杂着婴儿的哭声。

我的天哪!孽子!那一定是她和杨过的孽子!

她兴奋不已,看准机会扑上去,抢走了孩子。

书上说,孩子到手,李阿姨先是畅快淋漓地八了小龙女几句:

“我古墓派代代都是处女,你却连孩子也生下了,好不识羞!”

过了嘴瘾,她抱着孩子飘然而去,留下一句恶狠狠的话:

拿《玉女心经》来换你的娃!不然,我会撕票的哦。


她抱走的这个婴儿,就是郭襄。

落到李莫愁手里,对于小郭襄来说几乎是最坏的结果。大概所有读者的心都在揪紧。

如果小龙女和杨过抱走了她,不会有危险的。如果蒙古人抢走了她,奇货可居,也不见得有危险。

但李莫愁就危险了。她是“赤练仙子”,赤练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呢?毒蛇啊。

金庸说她:“别说弄死一个初生婴儿,只消稍有怨毒,便能将人家杀得满门鸡犬不留。”

接下来的事实,似乎证明了这一点。一波又一波的高手来抢孩子,杨过来了,金轮法王来了,李莫愁只要打不赢,就举起郭襄当肉盾。“法王连攻数轮,都被李莫愁以婴儿挡开”。

连全书最大的反派金轮法王,在李莫愁面前,都显得那么慈悲。

终于,当一夜的激战结束,敌人退去,密林中片片阳光透射进来。

李莫愁登上山丘,出了一会儿神,忽然怀里传来一阵咿呀声,把她的思绪拉回。

她一呆,低头看着小郭襄。在她剽悍的三十几年人生中,这还是第一次这样仔细地看一个孩子的脸。

背后,传来杨过小心翼翼的声音:“你先得给她吃奶啊……”

李莫愁的第一反应,是“满脸通红”。但她接下来的回答却特别耐人寻味,是一句下意识的话:

“却到哪里找奶去?给她吃饭成不成?”

她回答的不是“关我屁事”,也不是“饿死算了”,而是“给她吃饭成不成?”


很快地,郭襄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奶妈——一头被抓获的母豹子。

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李莫愁,开始了一连串离奇的举动:

“撕下十余条树皮,匆匆搓成几条绳索,先将豹子的巨口牢牢缚住,再把它前腿后腿分别绑定。”

作为美貌的赤练仙子,她居然撸起袖子,亲自动手,绑起了腥臊恶臭的豹子来。

她还当起了育婴员,“抱起婴儿,凑到花豹的乳房之上。婴儿早已饿得不堪,张开小口便吃。”

郭襄吃奶时,李莫愁的眼光始终没离开她的小脸。

这是小郭襄人生中,第一个这样长时间凝视过她的人,就连她亲妈也没有过。黄蓉只是生下来她后,“慌乱之际,模模糊糊的瞧过几眼”。

那边,杨过铺好了草铺,招呼带孩子来睡觉。李莫愁的反应是“忙做个手势,命他不可大声惊醒了孩子。”

这一晚,作为旁观者的杨过,还看到了更不可思议的一幕:这女魔头居然拿着拂尘,坐在郭襄身边缓缓摇动。竟然是在赶苍蝇。

这支杀人无数的拂尘,武林中人人见了都怕,现在却第一次用来给小孩赶虫子。


在那些日子里,襄阳城南郊的居民,不少人都见到了“女道士和小婴儿”这对奇怪的组合。

女道士穿着杏黄衣服,“容貌甚美,眉间眼角却隐隐含有煞气,腰间垂挂一根拂尘。”

婴儿则裹着湖绿色缎子的襁褓,上面绣着一只红色小马。

她们偶尔会出现在集市上。女道士有时候买点米,有时候买点盐,每次都是脚步匆匆,很快就离去。

谁都搞不懂她们是什么关系。可能是私生女儿,或者是养女、侄女、外甥女之类吧。

郭襄人生的第一个月,就是这样过的。她饿了冲李莫愁哭,要抱了向李莫愁伸手。

李莫愁学会了换尿布,学会了唱儿歌。拿孩子换《玉女心经》?她假装不记得了。

当地的生活条件很苦。书上说,襄阳一带,大的村庄市镇都已被战乱摧毁成白地。就是这样的条件下,小郭襄被带成了什么样子呢?更多郭襄解读:www.yangfenzi.com/tag/guoxiang

很多天后,当黄蓉看见丢失的女儿时,“又惊又喜”,她发现孩子“眉目娇美,神姿秀丽”““小脸儿红红的,甚是壮健。”

六神磊磊:小郭襄,你还记得一个人叫李莫愁吗?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李莫愁一直带着郭襄,她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会就这样归隐,从此弄娃为乐吗?她刚硬的心,会慢慢变柔软吗?江湖上会再没有“赤练仙子”了吗?

还是照样会拿孩子去换玉女心经,继续杀人,重复她以前的剽悍生活?

这个假设并没有发生,黄蓉抢回了女儿。

她还调戏了一把不明真相的李莫愁,告诉她:杀你还是杀这个娃娃,你选吧,我只饶一个。

李莫愁迟疑着,“颤声道: ‘我……我……’”

这一瞬间,她居然不能分辨,自己的生命和孩子的生命,哪个更重要。

这又怕死、又迟疑的片刻时间,看起来很窝囊,很不威风,但其实是金庸恩赏给李莫愁的,是她失败的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这一次分别之后,她和小郭襄再没有交集了。几个月后,她死在了一场战斗里,是被火烧死的。


郭襄在万千宠爱里慢慢长大。一年年过去了,有时候,家人们会和郭襄说起杨过:“你小的时候,他还抱过你呢!”

郭襄红了脸。小时候就抱过我,多么奇异的缘分啊。她心想。

但她不会知道,更长久地抱过自己的,其实是另一个人。

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家里人也会提到李莫愁,不过是用这样的方式:

郭芙恨恨地道:“早知你这般不听话,你小时候给坏人携了去,我才不着急要找你回来呢!”

你看,“李莫愁”这个名字,永远变成了一个简单的代称“坏人”。

那一个月山谷里的时光,那段吃豹乳的日子,还有给她赶苍蝇、看着她的小脸微笑的片段,郭襄不会记得了,别人也不会再说起。

很多认真抱过我们的人,我们都不会记得了。就好像《萍水相逢》的歌词:

褪色的彩虹,挂在灰色的天空。
在人海之中,茫茫之中,消失无影也无踪 。


不过我想说,李莫愁的努力不是白忙的。

郭襄越长越美。和小龙女、郭芙等人相比,她给人感觉美得很健康。

在那个贫瘠的山谷,李莫愁居然努力让她吃到了好奶,给她的身体打下了好的底子。

长大后,就连豹子都不咬她,而是“挨挨擦擦,十分亲热。”那是豹乳给她带来的人生奇遇。

你给孩子的爱,不会白费的。

人生开始的时候,一口品质好奶,也许就关系孩子一生的健康和幸福,就像小郭襄。

现在,我们不能给孩子吃豹奶了,那是金庸的脑洞,不科学的。但是我们有一种来自140余年荷兰自家牧场的品质好奶粉。

那就是 100%荷兰原装进口的美素佳儿金装

妈妈对宝宝的爱全心全意,对奶粉的品质当然更加在意。

文/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读金庸 微信号:dujinyong6)】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六神磊磊:假太后“老婊子”毛东珠的信仰

➤ 六神磊磊:峨嵋灭绝师太的心里,也曾有过一个远方

➤ 一百年,你的风陵渡,我的铁罗汉|张三丰与女侠郭襄的往事

➤ 六神磊磊:十六那年,郭襄爱上的不只杨过,还有风陵渡口

➤ 和他上床了就是爱情来了吗?  韩松落:周迅的文艺爱情

➤ 六神磊磊:郭靖提亲,一场最让人捉急的低情商演出

➤ 六神磊磊:中年男人怎么才能体面地炫富,拿钱干点正经事

➤ 文化历史学者李强:西夏与党项族,一个王朝和族群的苍凉背影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每一年的春节,郭襄都是在襄阳家里过的。

    十五岁多了,自从记事以来,她从没出过远门。老爸郭靖总说:“你还小,江湖很乱,不要乱走。”

    可过了几年,郭靖又说:“你已经大了,再等两年就要找婆家了,不要乱走。”

    她在这个城市呆了十六年,熟悉每一个巷子,每一个卖包面的摊子,甚至路边的每一株女贞树。

    她知道,从家里走到城东门,要走五百一十七步;到老爸的点兵场,要二百四十步。

    当地的那些古迹,她也都熟得很。城外的晋代羊牯太傅庙,是她常常去玩的地方。门口的石龟只有半个脑袋,还是上次蒙古兵攻城的石弹打破的。

    她还知道城里那些最优秀的男青年。

    城西的朱家,有一个少年英雄,叫朱三弟;城北的王家,有一个青年才俊,叫王剑民。这哥俩都对自己有意思。爹妈对他俩的评价也不错。

    她未来的夫婿,很有可能会在这两个人里产生。

    这就是郭二小姐的全部世界。


    这一年春节,姐姐郭芙要出门。父亲派她北上晋阳去办事。

    姐姐打扮一新,穿了宝蓝色的锦缎皮袄,领口处露出一块貂皮,英姿勃发。

    郭襄忽然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我也要去!”

    她一副出远门的装束,足踏快靴,腰挂短剑,似乎下一秒就可以上路。

    “拉倒吧你。”郭芙斜了妹子一眼,自顾出去牵马。

    郭襄大叫:“凭什么你可以去,我就不能去?不闯江湖,我还叫江湖人吗?”

    郭芙白了她一眼:“还闯江湖?你豹子奶吃多了吧?这点武功,也想闯江湖?”

    “我武功怎么了?我光是剑法,就学了越女剑法、玉箫剑法、落英剑法;论拳脚,我学了兰花拂穴手、落英神剑掌、旋风扫叶腿,老顽童的空明拳我都学过。爹爹都说,我比你十五岁的时候强多啦……”

    “啧啧啧,报菜名啊你?”郭芙说,“这么着急想出门干嘛啊,不会是想给自己找婆家了吧?”

    郭襄涨红了小脸,反唇相讥:“那也说不定!说不好我就遇上个大英雄、大侠士,比姐夫还强的呢!”

    “呸!小一辈里,谁能比得上你姐夫的?你将来的丈夫能有他一半好,爹爹妈妈便已心满意足啦……”


    事情惊动了郭靖。

    “胡闹!”他说,“你姐姐是去办正事,请丘处机道长来参加英雄大会!你跟着瞎混什么?就知道去买买买。”

    黄蓉也劝:“襄儿,爹妈明天带你去城外诸葛草庐玩……”

    “又是诸葛草庐,又是诸葛草庐,我三岁就去诸葛庐玩,十五岁了还去诸葛庐玩,爹又要给我们讲什么 ‘出师未捷身先死’……早都已经听烦啦!”

    郭靖怒了:“胡说八道!回你房间去!”

    郭芙郭襄都走了。屋子里冷清了下来,只剩郭靖黄蓉两人在争执。

    “孩子大了,出去走走也好。你那么凶做什么?要吃人么?”

    “哼,你知道江湖多乱么?去车站机场接个人,忽然就死了。再说,北上晋阳,天气也不好,风大雪大,现在百年不遇的灾害这么多,襄儿出事怎么办?”

    “可她都快十六岁了!一个姑娘,从小到大,饭在襄阳吃,武功在襄阳练,以后婆家也在襄阳找,从来没见过江湖的样子,你就想她这样么?”

    “那也不行!这都要春节了,襄儿再一走,谁陪柯大公公!”

    郭靖和黄蓉一直很少吵架,可今天,他们大吵了一顿。


    夜里,郭靖心情郁闷,想出来散散步。推开门,只见院里早有一个矮小的人影,是大师父柯镇恶。他正抬头向月,呆呆出神。

    “大师父,你怎么在这里?是又赌输了吗?”他下意识地摸向钱包。

    柯镇恶叹息一声:“我不是要钱。我是在想一个人——南老四。”

    他慢慢转过头来:“靖儿,你还记得,三十多年前在张家口,你四师父对你讲过一句什么话吗?”

    郭靖一呆,说:“记得啊!我要闯江湖,四师父对我说了一句话: ‘一个人去!’ ”

    “是啊,一个人去!”柯镇恶喃喃说,“你全亏一个人去历练,才遇到了蓉儿,才认识了洪老帮主、黄岛主,才学到了降龙十八掌,才成了今天牛逼哄哄的郭大侠,对不对?”

    “我听你天天教襄儿读杜甫,搞爱国主义教育,那很好。可是你教她《潼关吏》,却不许她去看看潼关吗?你教她《望岳》,却不许她去看看泰山吗?你教她 ‘黄河西岸是吾蜀,欲须供给家无粟’,却不许她去看看黄河吗?”

    “读书念诗的道理,我老瞎子不太懂,你二师父外号 ‘妙手书生’,他更懂一些,他当年教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没有教你呆在草原上一辈子放牛吧?”

    柯镇恶一边说,一边摇头:“你想留襄儿陪我这老瞎子过年,那很好,但是我过年只喜欢喝酒赌钱逛丽春院,有她跟着,我特么玩得开心么……”

    他拐杖点着地,“笃”、“笃”地远去,只剩郭靖留在原地,呆呆出神。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洒落城头的时候,郭襄出门了。

    郭靖、黄蓉脸上带着微笑,在门口送她。

    “都收拾好了吗?带得有钱吗?”黄蓉问。

    “姐姐带了钱。”郭襄答。郭芙横她一眼:“呸!我的钱,可不给你用。”

    “那也饿不到我。”郭襄笑嘻嘻地说。

    确实饿不到她。后来,在风陵渡的酒店里,郭芙不给她钱花,她就是靠头上一支金钗换酒,请江湖群豪吃肉喝酒,谈笑风生。

    日色渐高了,郭襄跳上马,一声唿哨,出门而去。

    在金庸的小说里,这是很普通的一天,普通到他根本没有写。

    但让我们记住这一天,是南宋理宗开庆九年二月的某一日。在这一天,十五岁零四个月的郭襄出了门,奔向远方。

    在前方,黄河北岸,风陵渡口,最奇特的风景正在等着她。她那不平凡的一生,也由此开启。

    春游浩荡。

    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


    人生,就是要去点不一样的地方的。美丽的奇遇,往往在远方风雪之后。

    时光流转,都已经快2017年了,你还宅在襄阳吗?

    有没有像郭二小姐一样,为自己计划一场五光十色的新年旅行?

    担心自己不会武功?大袋银子不好带?怕走不远?都没关系。你只要——
    带上Visa,就能心驰所向,轻松出发

    你懂的,基本上国外能刷卡的地方就能刷Visa。
    全球超广泛的受理网络,炫酷的免货币转换费产品,让你玩得更爽更值。

    就像郭襄,不带银子,用一根金钗换酒,一样可以在风陵渡口,和江湖群豪把盏言欢。

    Visa甚至连攻略也为你准备好了!

    你想和谁去玩点什么?上穷游网,选择想要一起旅行的人(朋友、家人、爱人、一个人),想要的体验(小资、吃货、小清新、看雪、看大海)……Visa和穷游会提供攻略给你!

    带上Visa,在2017年,找到你的风陵渡

  2. 一见杨过误终身,心无俗念弃红尘。 从此江湖三峰起,武当峨眉并昆仑!你每次写郭襄,我都会读到心中一叹。生命中很多重要的人和事,回头再看时,那一天却普通得甚至都想不起来。嗯,所以我就默默地告诉此刻正在加班的自己,也许今天也会发生很重要的事。“去车站机场接个人,忽然就死了。”顿时笑出了眼泪,江湖果然够乱。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十五岁出门,瞬间就到了数十年后的少室山,那里,有一个小和尚,名叫张君宝。六神好体贴,怎么就知道我过年要一个人出游?六神的读者都是有风骨的,特借这块宝地找个同游。我是女侠,希望是个有深度的男士一起出游。

    郭襄离开家才发现,原来外面世界这么好,有麦当劳吃,有星巴克喝,那个大头鬼叔叔带她去看演唱会,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小鲜肉明星甚至送给她亲笔签名,还有野生动物园,五个技艺高超的驯兽师竟能操纵那么多只稀奇古怪的动物。"门口的石龟只有半个脑袋,还是上次蒙古兵攻城的石弹"这句有大先生"破的石马倒在地下,一个石羊蹲在草里"的味道

  3. 羊祜和羊牯是有本质区别的,一个是后人崇敬的羊太傅,一个是韦小宝心中的赌场菜鸟,磊磊是故意的吗?累累,别再写郭襄了,这小丫头无所事事天天发昏做小三,简直是社会渣滓……下次换写写芙妹或者莫愁,也比她有风骨啊!

    风陵渡口的郭襄遇到潇洒不羁的杨过,人生就这样展开了新的一页,她虽一生未嫁,也见识了国灭家亡,但她这一世是痛痛快快,淋漓尽致,无怨无悔的走完的,虽然后面的经历让我们开心,也更让我们惋惜神伤,金庸先生依然决定让这朵襄阳花走出温室,因为只有这样的历练才回让她成熟,才会成为我们的郭女侠!

    自郭襄走后,朱三弟与王剑民肝肠寸断,经常一块借酒浇愁,成了大龄未婚男青年,取向都发生了变化。所以,你以为这篇文章只是写给妹子们的吗?三弟与剑民们,赶紧带上VISA去旅行吧,见到心仪的妹子,第一句记得问:你的名字?三年前我好像见过你。

  4. 在另一个起点,向之前的故事告别。就算怎么留恋,没有一座永不熄灯的乐园。风卷过的起点,有疲倦也有种新鲜。太舍不得昨天,就去完成一个更幸福的明天。 襄儿这么唱着。
    突然想到一件事,柯镇恶刚出场时书中描写是四十来岁年纪,就算40吧,到郭靖初到张家口时过了18年,到郭襄15岁时又过了大约35年,此时柯镇恶至少93岁了,还能逛丽春院,这身体真好。

    处处埋的都是炸弹,还老爱分析长者的心理。。。。。关键柯大公公能不能像你写的那样一串一串式的说话,我实在是怀疑呀!正在读文,两岁半的宝宝问,妈妈你看什么?我说你要听吗?他说好,就给他介绍了六神,并读了此文,解读金庸,从娃娃抓起。

    想起了我的十五岁。。。。。。。。工厂搬铁块,三块钱一天,TM当初怎么没有个人写这篇文章,要是那年我也有这个意识,可能过的就是另一种人生了,人的一生真的转折点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