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最招妹的三个老男人:黄药师、段正淳、杨逍

第一个人,黄药师。

能吹箫的王尔德,会武功的达芬奇。

金庸写他,只能从中年写起。如果从他少年英俊时开始写,那所有男主角都要失色,小说的平衡都要被破坏掉。和他一比,杨过最多算百人斩,黄药师才是真的万人迷。

金庸笔下最招妹的三个老男人:黄药师、段正淳、杨逍

这个人帅。到了今天,他搞不好会是个时尚博主。他穿青衫,结果金庸笔下所有和他撞衫的人,不管多红,统统都被秒杀。你还记得段誉穿青衫么?你还记得风清扬穿青衫么?你都未必记得了。只有黄药师,仿佛青衫只有到他身上才正宗,才有落拓不羁的味道。

这个人多才。武功就不必说了,他的数学,你学一点皮毛,“神算子”瑛姑就算不过了;他的文才,学上一点皮毛,辛未状元爷朱子柳就拼不过了;他的奇门五行,学一点皮毛,随便堆一个乱石阵,金轮法王都出不来了。

有人给他写了首词,录半阕在这里:踏遍天涯独自行,袖吞乾坤事,鬼神惊。阴阳遁甲六韬兴,总难算,天意弄浮生。

这个人是味道太复杂的一杯酒,狠辣又天真,小气又不羁,敏感又豪迈,诡谲又坦荡。

最要命的是,他还痴情。他有一句话,听了让人落泪——周伯通笑话他太放不下亡妻,他倔强地说:“我这个夫人与众不同”。

帅就罢了,欧阳克也帅;有才就罢了,陈家洛也有才。可是又帅又有才,还几十年如一日的痴情,女孩子们就受不了了。当他在明月之下,为故去的妻子吹起玉箫,十个姑娘有九个要“嗷”地一声,两腿发软,坐倒在地。

可是黄药师有毛病,毛病还很大。这个人,太书生。

书生就清高,动不动目下无尘,喜欢鄙视人。和他生活在一起一定是件很累的事情,你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不知道什么事就让他瞧不起了,莫名其妙就让他看不顺眼了。

书生,就太放不下架子。黄药师偶像包袱很重,总是端着。他不是个活在现实里的人,而是活在古书里的人,一举一动都模仿魏晋风度,学古人的纵恣癫狂。

这样的人,写在书上好看,放在身边就是折磨。他的老婆早死了,表面原因是背诵课文死的,可是我们从小背了那么多周树人,也没看见谁死?

我看多半也是她和黄药师过得太累,心力交瘁,干脆撒手人寰不玩了。

他是有魅力,连男人都能掰弯,可男人也没法和他一起生活。几个徒弟那么爱戴他,却没一个能和他过下去。

用一句话形容黄药师——不可亲近,太割手。

什么人能和黄药师一起生活呢?正常人都难,除非傻子。没错,最后就只有傻姑跟着他。

第二个人,乃是段正淳。

他是另外一个境界,历的是红尘劫,参的是肉蒲团。

黄药师的颜色是青,他的颜色是紫,“一个紫袍人,骑着一匹大白马迎面奔来”。

段正淳迷人吗?迷人。虽然他滥情得活像一部开足马力的播种机。有人算了一下他的几个孩子的出生年月和籍贯,发现段正淳几乎没有什么空闲时间,必须一年四季都马不停蹄,奔波在播种的路上。

可是他却又痴心。这货对每一个情人,都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

那一天,他的情人们被敌人并排捆着,挨个杀死。段正淳便决定放弃了这人间,连皇帝也不做,果断殉情了。

请注意,他是在第一个情人被杀死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殉情了。换做是你我俗人,或者会想:杀了一个,我毕竟还有七个;杀了两个,我毕竟还有六个。可是对于他段正淳来说,失去了一个,就失去了全世界。更多金庸文章:www.yangfenzi.com/tag/jinyong

和他在一起,会比和黄药师在一起生活舒适得多。

他会将就你,像是个万能适配的温暖容器。不管你是任何脾气,泼辣也好,心机也好,温柔也好,刁蛮也好,他都会笑嘻嘻地一样疼你。

当然,他的毛病也不用多说——太流氓。

他是把你看得比命重,他是愿意为你而死。可是对于女孩子来说,未必就需要一个人为你殉情,她们只需要一个人平时对她们好。

段正淳之外,第三个人,叫做杨逍。

黄药师是青,段正淳是紫,而杨逍的颜色是白,总是穿着文艺气十足的“白色粗布长袍”。

单论颜值,也许杨逍是三个人里最高的。黄药师的相貌,书上只说“清癯”;段正醇的相貌,书上只说“威严”;而杨逍,金庸反复说他英俊:

“相貌俊雅”“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毫无疑问的盛世美颜。

黄药师太书生,段正淳太流氓,杨逍把他们中和了,是书生加流氓。

他有书生的一面,文才不凡,能写大部头的书,一部《明教中土流传记》,看得张无忌大惭自己墨水少,愧叹不如。

他有书生的傲骨。少年时抢到倚天剑,扔在地上,“在我眼中如废铜烂铁一般!”活脱是个一百年后的黄药师。

他也有中国文人安邦济世的经略之才,缜密细致,认真负责,要说做高管,远远胜过德不配位的镇南王段正淳。在明教,张无忌名义上是教主,杨逍这个常务副教主才是真正在管全盘。

在书生的一面之外,杨逍又是个流氓。

泡纪晓芙的时候,死皮赖脸,“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纪晓芙投客店,他也投客店,纪晓芙打尖,他也打尖。”

他还“说话疯疯癫癫”,一会儿豪言壮语,一会儿花言巧语,把“峨眉禁欲派”出身的纪晓芙迷得神魂颠倒,最后为他死了,还给闺女取个名字:不悔。

如果他把全部心思拿来用在女人身上,我看成就一定不会低于段正淳。

最让你无力抵挡的,是这个书生加流氓的人还专情。

他不像黄药师情感外露,对着亡妻又哭又叫,还给修玉棺博物馆。他多数时候是沉默的。

黄药师给妻子造的墓室,处处都在表明“我没有忘记你”。而杨逍却选择了一个地方独自隐居,叫做坐忘峰。

纪晓芙死了,他是不是真的“坐忘”了她呢?夜阑人静的时候,他还常常想起她的样子吗?我们不知道。但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他有别的女人了,只是默默地把女儿带大。

仅是在书上很不经意的地方,金庸给我们留下了一处九个字的小细节:

很多年后,当有人无意说起了“纪晓芙”这三个字时,人群中的杨逍“热泪盈眶,转过了头去”。

十多年都过去了,只要提起那个名字,这个号称“坐忘”的豪杰,仍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纪晓芙生前,他对她是粗心的、是多少没尽到责任的,但金庸在用这一句话,恳请你原谅他。

他有黄药师的痴情,却又不像黄药师一样难相处。他有段正淳的风流,却又不像段正淳一样不省心。

最迷人的家伙,都是两面兼具的,一面书生,一面流氓;一面文艺,一面精细;一面柔和,一面端严。和他在一起,风趣、不割手,但又能让你感觉靠谱。

文/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读金庸 微信号:dujinyong6)】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六神磊磊:注意过没?金庸笔下几段最逗比的小情节

➤ 六神磊磊:金庸的武功招数名,都不是乱取的

➤ 张明扬:可以假装自己没读过金庸么?

➤ 六神磊磊:双鱼座金庸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 “摘叶飞花”——金庸教你学习方法

➤ 金庸教你改作文——以《书剑恩仇录》第一回为例

➤ 如何把问责对象包装成英雄模范——金庸小说中的“坏事变好事”

➤ 维舟:金庸武侠里的秘籍如何防盗版

➤ 金庸笔下人物名字的出处,什么叫做知识渊博!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4 Responses

  1. 王婕说道:

    孙兴的杨逍曾经让我走火入魔,茶不思饭不想。人间无此人,我怎么办啊。反复看了好多遍那一版本倚天,改编的极好,一直写到了杨逍是如何死……别人看的是倚天屠龙记,我看的是杨逍传。张无忌每次挡住他我都烦得不行。还好杨逍镜头真的是多。
    尤其是孙兴的杨逍,恨不得从电视里拖出来;皇阿玛的就算了,做噩梦。
    孙兴的杨逍吹着树叶思念亡妻的那滴眼泪,都滴到少年的我心里去了……

    92年,我刚初中毕业,在亲戚家用一把木尺比着看完了香港带回来的旧版倚天屠龙记,全繁体,竖排,从右至左,一道道一页页。。。。全是因为迷上了杨左使。。。哎,然,谪仙只在书中有,难入寻常女儿家。

    金庸写黄药师“萧疏轩举,湛然若神",何止一个“清癯"。
    段正淳最多是多点文化的韦小宝,多点浪漫的张无忌,相比他儿子似乎有所不及。杨逍算是多些才艺的胡斐,多些心计的杨过。可是黄药师真就无敌了,几乎连个接近他的人都找不到,神一般的存在!

    磊磊总是能摘取书中的只言片语,稍加润色,便是浓浓的情怀!上次有张三丰的“大手一挥,走出门去”,这次有杨逍的眼中含泪,真乃金老爷子知音也!!!

  2. 柴粟说道:

    从小到大我就喜欢过一个老男人“完颜洪烈”,原因太多,一言难尽。黄药师不好,他老板着脸,段正淳太容易勾搭阿姨,我看不惯。杨逍那失魂落魄的颓废劲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到黄老邪的这句:我这个夫人与众不同,不禁动容。情深至此,唯有金庸老爷子能用这样普普通通的几个字描写得出来。想必夏梦也是如此与众不同吧!

    杨逍不只招妹,也招花露水般的痴汉,磊磊对杨逍不是一般的爱啊,好多跟他有关的文章,而且多次以他做封面。你要不是爱上杨逍,就是太懂女人心了

    历的是红尘劫,参的是肉蒲团。 多少人的梦想。
    看了那么多遍,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风字辈的都残亡离散,独留一个傻姑在身边了

  3. 六神磊磊:有这样一个男人,金庸、杨过、令狐冲都喜欢说道:

    回答一个问题:

    一直很向往黄药师对岳飞那样的神交。黄药师说:只恨自己晚生了几十年,没能亲眼见到这位大英雄。

    除了这对CP之外,金庸还写过类似的感人的神交吗?

    当然有的,只不过藏得比较深而已。


    金庸一直偷偷地喜欢一个人,叫做嵇康。

    “嵇”这个字,念jī ,这是一个姓氏。果壳网的姬十三,真名叫嵇晓华,就是这个字。

    嵇康生活在魏晋时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句话概括就是——不会武功的黄药师。

    除了不会武功,他什么都会——他是那个时候的大诗人、大文学家、大音乐家、大思想家,天下名士们的精神领袖。当时有一个著名男子组合“竹林七贤”,嵇康是七贤的老大。

    嵇康的老婆是曹操的曾孙女,自己也名满天下,不是没有做官的门路。他却打死不肯当官,当时权倾天下、已经是半个皇帝的司马昭让他去做官,他却逃跑了,宁愿躲在竹林里搞行为艺术。

    据说他动不动十天半月不洗澡不洗头,玩“脏范儿”,还特别喜欢打铁。是的你没看错,是真的打铁,用实锤。当时朝中的大红人钟会去拜访他,他照样在打铁,一锤又一锤,头都不抬。

    因为太屌了,太狂了,得罪了人,嵇康就被人找借口杀了。

    临刑前,他抱琴弹了一曲《广陵散》,长叹:这首曲从此绝响了!


    此后,一千年过去了,大致到了南宋淳祐年间。

    这一年,有一个小伙子,无意中读到了嵇康的一首诗,很喜欢。他叫做杨过。

    你可能会奇怪:《神雕侠侣》里还有这么一段?真的有,在第二十回。

    杨过的文化程度是不太高的,幸亏小时候跟着黄蓉读了几个月的书,学了一本《论语》、一本《孟子》。此外好像还零零碎碎地学了一点《诗经》,又跟着黄药师学了一点点魏晋的古诗。

    但几乎可以肯定,杨过对嵇康是没什么了解的,并不大清楚这是个什么人物、什么来历。

    然而,在读到嵇康的诗的那一刹那,杨过忽然有了一见如故的感觉,瞬间成了嵇康的粉丝。

    这一组诗,就是著名的《赠秀才入军》:

    良马既闲,丽服有晖,
    左揽繁弱,右接忘归。
    风驰电逝,蹑景追飞。
    凌厉中原,顾盼生姿。
    ……

    这就是好诗的力量——你可以不知道作者是谁,也可以不知道里面这个参军的“秀才”是谁,但是一点都不影响你喜欢上它。


    这首诗写的,其实就是四个字——“少年心事”。就像杨过,一定很想骑着良马,穿着丽服,风驰电逝。

    他也一定很想左手拿着“繁弱”——一张上古神弓,右手塔着“忘归”,一支神箭,发起冲锋。

    但现实是,他没有丽服,也没有名马,而是到处遭人白眼,风尘困顿,只能骑着瘦黄马,经常穿着破破烂烂的乞丐服。

    什么时候能像这首诗写的一样,“风驰电掣”一把,“凌厉中原,顾盼生姿”一次呢?

    杨过实在太喜欢这组诗了,为此还专门创了一套剑法,向嵇康致敬。

    金庸说,这一路剑法,大开大阖,雄奇秀丽,尤其是一招“目送归鸿”,一招“手挥五弦”,最为飘忽潇洒,这些都是嵇康的诗句。

    其实,在嵇康的一生里,可以说是朋友很多,知音很少。他有个好朋友山涛,后来要公开绝交;还有一个哥哥嵇喜,也就是诗里的那个“秀才”,比较品庸,嵇康平时老讽刺他。剩下一些朋友,也都很难算是知音。

    谁能想到,一千年后,一个完全不会写诗、只会舞剑的杨过,却成了嵇康的知音,和嵇康一见如故?


    然而,这一场神奇的交遇还没有结束。

    杨过之后,过了几百年,又有一个侠客在无意中遇到了嵇康。他叫做令狐冲。

    之前杨过遇到的是嵇康的诗,而令狐冲得到的则是一首乐曲,叫做《笑傲江湖》。这一首曲子的前身,正是嵇康之后绝响了的《广陵散》。

    令狐冲也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不懂诗,也不会玩音乐。

    他大概压根就不知道嵇康是谁,甚至连“嵇”这个字怎么念都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却天生有一颗嵇康的心。

    在听到曲子的那一刻,他就觉得“抑扬顿挫,悦耳动心”,“令狐冲只听得血脉贲张,忍不住便要站起身来”,感到相逢恨晚。

    令狐冲不懂音律,却能够听懂这曲子背后,那个古人的心境。

    那个人一定是孤独的,也一定是骄傲的。

    面对乱哄哄的俗世,乌七八糟的现实,他不肯同流合污,不愿委曲求全,就像现在的令狐冲一样。

    从此,令狐冲给了自己一个使命:把这一首《笑傲江湖》之曲留传下去。


    后来,不管遇到多大的凶险,这首曲谱也一直留在令狐冲身边。他还跟着任盈盈学琴,从一个音乐小白开始努力,最终学会了这首曲子。

    《广陵散》从此不再绝响,嵇康要是在天有灵,会不会感慨呢?

    他曾经在诗里问:“郢人逝矣,谁与尽言?”——这天下,谁能做我的知音啊?

    他一定想不到,千年之后,杨过能用剑理解他,再几百年之后,令狐冲的琴可以懂他。

    这就是金庸笔下暗藏着的一场跨越了千百年的交谊。嵇康、杨过、令狐冲,三个孤独又骄傲的男人,在不同的时代,相逢恨晚,一见如故。

    我们都说,最好的友谊是朋友一生一起走。但其实,就算生不同时,大家能够穿越时光,一见如故,也是很好的友谊。

    虽然你我不在同一个时代,但我却可以懂你当年的心境。

    今天,也有一个这样的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穿越600年,一见如故。

    600年前,在成都老东门大桥外一带,有一批前辈匠人,精心造好了酒坊,用心地酿出了一种好酒。这座酒坊,还有它的工艺,就像《广陵散》和《赠秀才入军》一样,幸运地一直流传了下来。

    今天你端起一杯,会有知音的感觉,哪怕隔了600年光阴,你不清楚它的具体历史和工艺,也仍然会觉得:一见如故,相逢恨晚。

    你大概猜到了,它就是我们的老朋友——水井坊的故事。

    600年传承的匠心,600年不变的酒坊,600年守护至今的传统酿造技艺,成就了水井坊的每一杯都是活的传承。

    (图:水井街酒坊遗址区)

    去年中秋,水井坊给一些参加活动的读者送了好酒。今年中秋,水井坊又会送来好礼——20份月映杯~

    不要错过,这是北京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水井坊定制的中秋赠礼“月映杯”。

    它的创意,来自故宫馆藏帝王服饰里的海水江崖、祥云纹饰,以传统礼器高足杯为型,经12道工序精制而成,独具匠艺匠心。

    祥云衬圆月,寓意圆满,很美好。

  4. 六神磊磊:黄药师们的下半场说道:


    大宋理宗皇帝开庆元年,也就是郭襄十八岁遇到杨过的那一年。

    那一年,裘千仞殁。

    欧阳锋、洪七公,则墓木已拱。

    中原武林还剩下的绝顶人物,老中新都算上,一共五位:

    黄药师、杨过、郭靖、一灯、周伯通。

    人们仰望他们,如望星辰。少年人以他们为榜样,默默立志,觉得大丈夫当如是。

    但其实,这五位绝顶的人物,也许内心并不平静。

    在别人看来,他们都毫无疑问很成功了,可他们其实各自都还面临着一些挑战,都要突破一个关卡。

    换句话说,他们迎来了人生的下半场。


    黄药师过气了。

    这就是他面临的关卡。虽然他的江湖地位还是很崇高,但一个事实是,他不像以前那么红了。

    在大宋的微信朋友圈——风陵渡客栈里,吃瓜群众们讲得最多的是小鲜肉杨过,还有大侠郭靖。没有人讲黄药师。

    他失去了岛,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徒弟,失去了自己的队伍。

    随着曝光率越来越低,他和“桃花岛”三个字一起,变成了一个渐渐淡薄的存在,像是一支二十年前曾经大红大紫的老摇滚乐队。

    没错,他的人设依然很迷人——离经叛道,魏晋风度,但当时大家最关心的热点是和蒙古打仗,是爱国话题。黄药师没有了热度。

    面对这些,他能适应吗?

    要知道,对于“名”,他一直是在乎的。他曾经特别热衷华山论剑,对于“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他很看重。

    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这种“过气”,是黄药师面临的考验。


    相比于黄药师,郭靖确实很红。

    “郭大侠”义守襄阳,名满天下,简直成了爱和正义的化身,再加上“好男人”的人设,不要太完美。

    但他同样面临一个人生下半场的抉择:

    做一个好人,还是做一个好领袖?

    如果他要继续做完美好人郭靖,就要当所谓的道德完人。比如,坚持不接纳杨过的师徒恋,继续要一掌拍死杨过。

    可如果要做好领袖,就不能有过分的道德洁癖,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曹操要“唯才是举”,哪怕是“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的人,也照用不误。

    以这个标准来看,在用人之际,杨过愿和谁结婚,实在只是屁大的事。可郭大侠的榆木脑袋能迈过这一关吗?

    同样的,杨过也面临着类似的考验。

    他也很红,甚至比郭靖还要爆红,“神雕大侠”彗星般崛起,天天霸占着热搜。

    但他的少年阴影、屌丝心态,以及时刻想要向世界证明自己的臭毛病,真的治愈了吗?另外,父亲杨康这个敏感词,什么时候能脱敏?


    还有周伯通,他还是见了刘瑛姑就逃跑。

    他的武功练到那么高,道藏也七七八八读了那么多,看起来什么都悟透了,却不敢面对一个自己少年时伤害过的女人。

    在这件事上,他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徒孙尹志平。

    尹志平玷污了小龙女,最后还帮小龙女挡了一记法王的金轮,说出了一句:“弟子罪孽深重,你们千万不能难为了龙姑娘和杨过。”

    人家毕竟直面了这件事,认了个账,道了个歉。比起周伯通几十年如一日的逃跑,人家反倒有担当些。

    至于一灯大师,无疑已经接近是个完人。

    他宽厚、慈悲,爱护小辈,99%已经是个好和尚了。

    但还有1%的他仍然在做皇帝。你看他的水师都督、大将军、御林军总管、大丞相,摇身一变,成了渔樵耕读四大弟子,侍立左右,行坐不离。

    他们把一灯大师仍然当皇上,叫起刘瑛姑来仍然是“主母”。刘瑛姑讽刺他说,看见你们四个,就知道皇爷是假出家。原话是:

    “我道皇爷当真是看破世情,削发为僧,却原来躲在这深山之中,还是在做他的太平安乐皇帝。”

    虽然刻薄,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能不能放下那最后的1%,彻底变成和尚,是一灯大师要过的最后一关。


    那么,他们成功了吗?

    五位高手,有没有过这最后一关,渡这最后一劫呢?

    让我们直接拉倒最后,翻开《神雕侠侣》最后几章看结局:

    他们成功了。虽然过程,很艰辛。

    先看周伯通。他居然和以前“死也不见”的两个人——刘瑛姑、一灯,一起隐居百花谷。

    他的心结打开了。练了几十年空明拳,终于空了、明了。

    一灯大师住在周伯通隔壁。他的“大将军”们都不在身边了。南帝完成了最后一点蜕变。

    当年,郭靖见到他的时候,还是这样的:

    “神威凛凛,虽然身披袈裟,但……哪里是个皈依三宝的僧人,真是一位君临万民的皇帝。”

    但眼下,他真的放下了,成了一个纯的和尚。


    至于黄药师,我们来看他的一句话,就明白了他的变化:

    “那日我在洞庭湖上赏月,忽听得有人中夜传呼,来访烟波钓叟,说有个甚么神雕侠,邀他赴襄阳一会。那个烟波钓叟武功不弱……”

    洞庭湖上赏月——你看,他没有了桃花岛,却可以心安理得地逍遥洞庭湖。

    从这话里,你可以看得出他的心态。他真的退出了江湖一线,淡泊了“名”这个字,纵情于天地之间。《射雕》里的他邪气很重,但《神雕》里的他已经不算邪了,真的成了个隐士。

    后面的那几句话,更是意味深长。

    黄老邪在赏月,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卒却半夜大呼小叫,来找什么“烟波钓叟”,打搅他老人家的清兴。

    如果是以前的黄药师,肯定白眼一翻:他妈的,是什么人,有什么狗屁本事,敢自号“烟波钓叟”?老子我都没叫烟波钓叟。

    可是如今,他可以平淡又大度地说一句:“那个烟波钓叟武功不弱”了。

    这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我赏我的月,让你们去咋呼吧。


    那么,郭靖和杨过呢?他们渡过了自己的最后一劫吗?

    有的。也是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了:

    襄阳城,在打了一场大胜仗之后,郭靖携着杨过之手,拿起百姓呈上来的一杯美酒,转敬杨过。

    两位当世大侠倾吐肺腑……携手入城。

    郭靖还提不提师徒结婚的事?杨过还怨不怨念父亲和自己小时候的遭遇?早都过去了。

    度尽劫波,相逢一笑,这江湖,有更大、更要紧的事需要我们去经历。

    所以,每一个高手,其实都有自己的下半场,都需要渡劫。

    冲破难关,进一步飞升圆满,他们才成为了新的“五绝”——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

    现在,说了这么多……

    想不想体验这种渡劫之后,人品飞升,境界爆棚的感觉?

    现在,有一款热门手游的新系统公测,简直不要太合适!

    那就是《轩辕传奇手游》:渡劫飞升,天煞降世。

    游戏里五个角色,真的很像五位大高手:药师——黄药师;战士——郭靖;法师——一灯;刺客——杨过;幻弓——周伯通。

    新系统里,在《山海经》洪荒世界中奋战的天命者,通过不断磨练,九死一生,在“渡劫”成功之后,将完全觉醒,飞升至更高境界。

    此外,还有一位新角色“天煞”将要出场~

    天煞以力量为主,搭配耐力气运属性,在游戏内可以任意转职,成为你心中的英雄。

    如果说“药师”像黄药师,“战士”像郭靖,那么你觉得这位天煞,像是武侠小说里的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