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田朴珺,沪女也,不知生于何年,不知求学何方,亦不知初貌如何,行事本末皆不可知。

初,田姬为女伶,沉抑沦落,思所以奋翼青云,然不得好风,日夜伤之。

可以结合之前关于王石的文章:

刘黎平:史记《王石传》

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有冯生者,巨贾也,某日会,座中多神仙,神仙皆曰:“王公风采,吾等不及,其持身甚洁,高妙哉。”冯生笑曰:“妄哉,汝等不知男子,王公所好,不过颜色,与吾辈无异。”众皆哗曰:“恶,是何言哉?王公不可轻。”冯生又笑曰:“但得一女子,可试王公。以此为凭,诸君乐见乎?”众曰:“诺。”

冯生乃思所以入王石目者,窃曰:冰冰之类,盛名之下,难得自在,若有一女子,似美非美之间,有名无名之际,其色可以动人然不足以倾国倾城,其名足以耳闻然不足以垂流寰宇,又志在云霄,苦不能拔,呜呼,田姬乃其人也。

乃召田氏,言其事,田姬曰:但得冯公拔擢,虽涂地不足报也。

时王公意在山水,每岁云游,冯生乃要之曰:“王公有意游哈瓦那乎?”王公诺。同游者,有田姬。

或曰:田姬自知去王公甚远,乃以珍玩好物遗其左右,许曰若得亲近王公,此物岂足惜。其实不过赝物也。其事未审虚实。

田姬得在王公左右,实自古巴始,故田氏自命其字曰:哈瓦娜姬。

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田姬曰:妾始见王公,木讷人也,要妾共饮者三,然做东者皆妾,某日,妾怒,谓曰君为富贵,岂阙饭资乎?王公乃曰,吾与尔相好,可乎?妾踌躇久之,曰:可。

田姬既与王公好,又复怅然,不甘附人而富贵,数年,著书,曰《安之则好》,拍片,曰《谢恩纽约》,自谓乃女中豪杰,虽落魄纽约,然自强不息,不过一载,觥筹交错于王侯间。然有好事者曰:彼时,王公在美,田氏不过侍寝尔。

又曰:“陈导褚公,妾之深交,可相尔汝。”恐世人不之信,乃见以图。或问褚公,褚公惊曰:“恶有此事,彼就我,我以王公故,不过应答耳。”

某岁,王公烹红烧肉,潘生寄语,天下传语,若王公初识田姬,其实,二人缱绻久矣。不过欲天下闻也。

乙未岁,王公始有宝能逼篡之患,连失城池,悬免战牌以缓时日,至于丙申,患犹未平。宝能主公,于王公,则为后生,世人乃戏曰:“今日尔夺后生女子,明日后生夺尔江山。”

冯生尝曰:“凡商贾精英,一近色,则休矣。”或以田氏为色戒设教乎?

太史刘闻其事,曰:甚矣,万科之难,无关田氏,风流细事,不过增笑谈耳。

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田姬所为,不过徒手置地,辗转获利,较于万科,九牛一毛。害犹未剧。寻常女子,欲借好风,跻身富贵,不足深责,阶层流动,非惟读书,此亦一途,众人皆然,何苦求全。天下欲为田氏者,众矣。

田姬之过,在于刻意。既得富贵,才不足以为辅佐,则低调侍寝,王公有难,相濡以沫则可,居然招摇,曰妾之今日,徒手得来,视王公如无物,则谬矣。足以为天下笑。

王公尝有相好女子,亦诸侯,终不得,众人叹息,无他,不过色衰也。富贵男子不择富贵女子,何哉?为颜色故也。财不足以增色,不过增色胆也。男子所重,一时青春颜色耳。所谓初心,诚为可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得,初心又何在?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田朴珺撩汉往事 世界这样被走野路子的女人抢走

狠狠红:田朴珺的名媛效应 田朴珺:任性倔强的田朴珺

《VOGUE》专访田朴珺 :接近更好的自己

田朴珺谈与王石恋情细节:吃5顿饭确定关系

田朴珺谈GAY蜜:挎身边舒心,搁家里放心

田朴珺:唯王石与男闺蜜们不可辜负

田朴珺:我大学时代的同居男密友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3 Responses

  1. king程说道:

    刘郎文采斐然,为尚未不惑且乏善可陈的田君作传,虽有针砭时弊之意,却难显大家之范,何不为王公立传,毕竟年龄功绩可举更多,且为事件主角,多有可借鉴及警示之取,何苦落入自古以来文史界的窠臼:冲冠一怒为红颜?

  2. 钟山樵夫说道:

    自“田姬所为,不过徒手置地……”起,末三段,下笔如铸,俨然史家大手笔,敬佩!有一憾事:自丙申年,每逢拜读大作,必盼文末之广告语无痕接入,虽平淡,细思却如奇峰突兀,陡然一振。本文何意,不见奇绝?

  3. 萨尔拉丁_老米说道:

    权利与资本之争,成王败寇,不过到最后替罪羊仍是女人,与主角意愿无关。英雄气短,红颜薄命,皆抗争故。男权社会根深蒂固,自古帝王杀爱妃,或为变革或为失利,牺牲品罢了。 本无公平,奈何?

  4. 青红说道:

    其实说白了就是一60来岁的老头,有钱有闲有权,20来岁的小蜜蜂就扑上去叮了呗。换一跟他年纪相仿的女人看看。所以年轻就是资本。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美好时光,很公平。

  5. 紫兰说道:

    富贵男子不择富贵女子,何哉?为颜色故也。财不足以增色,不过增色胆也。男子所重,一时青春颜色耳。所谓初心,诚为可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得,初心又何在? 精辟总结,赞赏!

  6. dinggg说道:

    宝能主公,于王公,则为后生,世人乃戏曰:“今日尔夺后生女子,明日后生夺尔江山。”果然如此虽不知真伪,诚好文也!其实说白了就是一60来岁的老头,有钱有闲有权,20来岁的小蜜蜂就扑上去叮了呗。换一跟他年纪相仿的女人看看。所以年轻就是资本。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美好时光,很公平。

  7. ouyug说道:

    你觉得中国最大房地产企业的负责人是白痴么?王石会蠢到被一个小女子玩弄于股掌之上?做企业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货色的女人没见过?就算是田小姐借助王石的资源,那也是天经地义。但至于龌龊的暗地交易,我相信王石还没老糊涂到作者这份上

  8. hahjing说道:

    田朴珺在朋友圈回应:“时代大事在前,我不重要,如果只是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只是话语狂欢,也会遵照王老师这几年教会我的最宝贵的道理,‘让时间证明一切’。可是,无中生有、造谣诽谤,对不起,我容忍,法律也不会容忍。这是文明社会,不是舆论的私刑场,难道关于我的事实、人格、法律就不必被尊重?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必被尊重?甚至可以针对王老师最为珍视的廉洁和规则造谣诽谤?我想当女汉子不意味着该被嘲笑,想大局为重也不意味着任人侮辱,像每个文明人一样,我可以看淡个人,不会看淡法律。”

  9. 大妈说道:

    我还是想说,田朴珺,你不是宋美龄,你做王石的男朋友并不是什么强强联合。田挺聪明好强的,现如今这个时代,相信没有王石田小姐照样不错。然而你既做了王石的男朋友,就应学会转换角色,学会闪退到巨人的阴影里。不要急于证明自己,只要王石认可你且自己内心平静就好。

  10. wanlangr说道:

    这哪里是田朴珺,这分明是一个女版的芮成钢…… 田朴珺几乎把王石炒得只剩下一条底裤没有脱下。得益于田小姐无数次的演讲和采访,商界里那个果敢、坚毅的王石被成功塑造成为一个傻白甜。而独立女性田小姐从来都是工作第一,男友第二,王石更像一个黏女友的橡皮糖,时时刻刻追随着田小姐的步伐。

  11. oloih说道:

    即使是并不算成功的事业,也不像田朴珺自己所说,“没有依靠过男人”。 刚与王石传出恋情的田小姐曾兴致勃勃的写过一阵专栏,在专栏里,她用平淡的文笔不断地消费着她所认识的大小人物。有知情人爆料称,这些田小姐口中所谓的熟人和闺蜜,和田小姐不过是几顿饭的交情,甚至田小姐还要自行百度她所写的“男闺蜜”资料。 在《我的男闺蜜——你所不知道的陈可辛》中,田小姐在文章中毫无避讳地与陈可辛“秀恩爱”,在成功博得大众眼球的同时,也惹来了正牌妻子吴君如的吐槽和陈可辛“只有君如一个”的分分钟打脸回应。

  12. 江夜雨:“田姬亡石”是现代版红颜祸水论说道:

    田小姐的“野路子”,不过是针对王石先生私人情感的手段,虽然上不了台面、经不起检验,但拿裙子底下的事儿去证明一个女人的“罪过”,多半失之公允。而至于两人的感情真假浅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了王石与田朴珺,他人并没有多少资格评判。

    《田朴珺撩汉往事,世界这样被走野路子的女人抢走》一文引爆朋友圈,将王石与宝能舆论之战引到了新的“高度”:从谁也看不懂的股权争斗,到一部分人能评论的企业管理,转到所有人都能调侃两句的两性关系。

    宫闱秘闻、床边私事,一向群众喜闻乐见,最易引发舆论狂欢。

    人们津津乐道田小姐的“撩汉”技巧,哀叹惋惜一代商业英雄为了女色而失了江山。振振有词曰:“温柔乡是英雄冢。”似乎王石之所以变得短视、懒政,和妻子离婚,着迷登山、参加国外游学而鲜少参加公司业务,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种论调熟悉吗?纣王原是英明之主,商朝亡了,不是因为他昏庸无道,一定是妲己那妖精勾引的;夫差原本百战百胜,吴国被灭,不是因为他穷兵黩武,一定是西施惑乱了宫闱;董卓一代枭雄,死于义子之手,不是因为他失道寡助,一定是貂蝉这荡妇祸害的;吴三桂挥师返回山海关,一定不是为了救被掳走的老爹吴襄,而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不好意思,这就是现代的“红颜祸水论”。

    田小姐并不孤单。6月初,湖南交通厅原纪委书记陈明宪在法庭上“忏悔”,痛哭流涕地把责任推到比他小31岁、25岁就嫁给他的老婆身上。都怪她“年轻又漂亮”,于是自己“犯了低级错误”。按陈书记的逻辑,王石先生也可以在股东大会上忏悔:都怪田小姐的“红烧肉”太好吃,我才没有把握住自己,在商战中一败涂地。

    这样说,是不是舆论就会拍手叫好,赞叹他“浪子回头”?

    我个人并不喜欢田小姐,在她身上,有我们这个时代最令人惊叹和失望的东西,那叫做“捷径”,或者更直白的说——“野路子”。不必遵守规则,不必讲求道德,成功是最佳的洗白剂,足以消除手段的不光明。

    但是,男权社会的悲哀在于,一个女人要获得世俗意义的成功,太容易陷入“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的逻辑。归根结底,田小姐的“野路子”,不过是针对王石先生私人情感的手段,虽然上不了台面、经不起检验,但拿裙子底下的事儿去证明一个女人的“罪过”,多半失之公允。而至于两人的感情真假浅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了王石与田朴珺,他人并没有多少资格评判。

    而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从不担心田小姐这样的女人抢走世界,因为世界,难道不是先被走野路子的男人抢走的?

    我们心照不宣,多少行业大佬的成功,靠的是说不清楚的裙带关系、权钱交易;我们心知肚明,多少企业巨头的崛起,靠的见不得光的黑箱操作、资本圈套。但他们不用担心“黑历史”,成功才是这个时代的硬道理。汹涌而至的媒体给他们专访和封面,各类组织协会给他们荣誉和奖杯,公众把他们推崇为励志导师、商界教父。

    这些看似“走明路子”的男人们,与原配不出意料地“感情破裂”、分道扬镳。然而,这不影响社会的评判,因为我们默认,成功男人身边当然不能少了漂亮女人,那不叫始乱终弃、不叫好色滥情,叫“红颜知己”、“红袖添香”,叫“自古英雄多好色,人不风流枉少年”。

    但倘若英雄丢了江山,那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都怪那些走“野路子”的女人。

    这是个并不干净的时代,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因此,我并不介意人们批评田小姐的谎言、虚荣和急功近利。但如果说谁要为王石的失败或者说万科今日的困境负责,那么排名在前的必定不是这个女人。

    鲁迅说:“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绝不会有这种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出息的男人。”

    这话过了将近100年。而我们还在努力创造一个论证“红颜祸水”的新词汇:田姬亡石!

    来源:凤凰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