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田朴珺,沪女也,不知生于何年,不知求学何方,亦不知初貌如何,行事本末皆不可知。

初,田姬为女伶,沉抑沦落,思所以奋翼青云,然不得好风,日夜伤之。

可以结合之前关于王石的文章:

刘黎平:史记《王石传》

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有冯生者,巨贾也,某日会,座中多神仙,神仙皆曰:“王公风采,吾等不及,其持身甚洁,高妙哉。”冯生笑曰:“妄哉,汝等不知男子,王公所好,不过颜色,与吾辈无异。”众皆哗曰:“恶,是何言哉?王公不可轻。”冯生又笑曰:“但得一女子,可试王公。以此为凭,诸君乐见乎?”众曰:“诺。”

冯生乃思所以入王石目者,窃曰:冰冰之类,盛名之下,难得自在,若有一女子,似美非美之间,有名无名之际,其色可以动人然不足以倾国倾城,其名足以耳闻然不足以垂流寰宇,又志在云霄,苦不能拔,呜呼,田姬乃其人也。

乃召田氏,言其事,田姬曰:但得冯公拔擢,虽涂地不足报也。

时王公意在山水,每岁云游,冯生乃要之曰:“王公有意游哈瓦那乎?”王公诺。同游者,有田姬。

或曰:田姬自知去王公甚远,乃以珍玩好物遗其左右,许曰若得亲近王公,此物岂足惜。其实不过赝物也。其事未审虚实。

田姬得在王公左右,实自古巴始,故田氏自命其字曰:哈瓦娜姬。

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田姬曰:妾始见王公,木讷人也,要妾共饮者三,然做东者皆妾,某日,妾怒,谓曰君为富贵,岂阙饭资乎?王公乃曰,吾与尔相好,可乎?妾踌躇久之,曰:可。

田姬既与王公好,又复怅然,不甘附人而富贵,数年,著书,曰《安之则好》,拍片,曰《谢恩纽约》,自谓乃女中豪杰,虽落魄纽约,然自强不息,不过一载,觥筹交错于王侯间。然有好事者曰:彼时,王公在美,田氏不过侍寝尔。

又曰:“陈导褚公,妾之深交,可相尔汝。”恐世人不之信,乃见以图。或问褚公,褚公惊曰:“恶有此事,彼就我,我以王公故,不过应答耳。”

某岁,王公烹红烧肉,潘生寄语,天下传语,若王公初识田姬,其实,二人缱绻久矣。不过欲天下闻也。

乙未岁,王公始有宝能逼篡之患,连失城池,悬免战牌以缓时日,至于丙申,患犹未平。宝能主公,于王公,则为后生,世人乃戏曰:“今日尔夺后生女子,明日后生夺尔江山。”

冯生尝曰:“凡商贾精英,一近色,则休矣。”或以田氏为色戒设教乎?

太史刘闻其事,曰:甚矣,万科之难,无关田氏,风流细事,不过增笑谈耳。

刘黎平:史记《田朴珺传》

田姬所为,不过徒手置地,辗转获利,较于万科,九牛一毛。害犹未剧。寻常女子,欲借好风,跻身富贵,不足深责,阶层流动,非惟读书,此亦一途,众人皆然,何苦求全。天下欲为田氏者,众矣。

田姬之过,在于刻意。既得富贵,才不足以为辅佐,则低调侍寝,王公有难,相濡以沫则可,居然招摇,曰妾之今日,徒手得来,视王公如无物,则谬矣。足以为天下笑。

王公尝有相好女子,亦诸侯,终不得,众人叹息,无他,不过色衰也。富贵男子不择富贵女子,何哉?为颜色故也。财不足以增色,不过增色胆也。男子所重,一时青春颜色耳。所谓初心,诚为可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得,初心又何在?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田朴珺撩汉往事 世界这样被走野路子的女人抢走

狠狠红:田朴珺的名媛效应 田朴珺:任性倔强的田朴珺

《VOGUE》专访田朴珺 :接近更好的自己

田朴珺谈与王石恋情细节:吃5顿饭确定关系

田朴珺谈GAY蜜:挎身边舒心,搁家里放心

田朴珺:唯王石与男闺蜜们不可辜负

田朴珺:我大学时代的同居男密友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刘郎文采斐然,为尚未不惑且乏善可陈的田君作传,虽有针砭时弊之意,却难显大家之范,何不为王公立传,毕竟年龄功绩可举更多,且为事件主角,多有可借鉴及警示之取,何苦落入自古以来文史界的窠臼:冲冠一怒为红颜?

  2. 自“田姬所为,不过徒手置地……”起,末三段,下笔如铸,俨然史家大手笔,敬佩!有一憾事:自丙申年,每逢拜读大作,必盼文末之广告语无痕接入,虽平淡,细思却如奇峰突兀,陡然一振。本文何意,不见奇绝?

  3. 权利与资本之争,成王败寇,不过到最后替罪羊仍是女人,与主角意愿无关。英雄气短,红颜薄命,皆抗争故。男权社会根深蒂固,自古帝王杀爱妃,或为变革或为失利,牺牲品罢了。 本无公平,奈何?

  4. 其实说白了就是一60来岁的老头,有钱有闲有权,20来岁的小蜜蜂就扑上去叮了呗。换一跟他年纪相仿的女人看看。所以年轻就是资本。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美好时光,很公平。

  5. 富贵男子不择富贵女子,何哉?为颜色故也。财不足以增色,不过增色胆也。男子所重,一时青春颜色耳。所谓初心,诚为可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得,初心又何在? 精辟总结,赞赏!

  6. 宝能主公,于王公,则为后生,世人乃戏曰:“今日尔夺后生女子,明日后生夺尔江山。”果然如此虽不知真伪,诚好文也!其实说白了就是一60来岁的老头,有钱有闲有权,20来岁的小蜜蜂就扑上去叮了呗。换一跟他年纪相仿的女人看看。所以年轻就是资本。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美好时光,很公平。

  7. 你觉得中国最大房地产企业的负责人是白痴么?王石会蠢到被一个小女子玩弄于股掌之上?做企业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货色的女人没见过?就算是田小姐借助王石的资源,那也是天经地义。但至于龌龊的暗地交易,我相信王石还没老糊涂到作者这份上

  8. 田朴珺在朋友圈回应:“时代大事在前,我不重要,如果只是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只是话语狂欢,也会遵照王老师这几年教会我的最宝贵的道理,‘让时间证明一切’。可是,无中生有、造谣诽谤,对不起,我容忍,法律也不会容忍。这是文明社会,不是舆论的私刑场,难道关于我的事实、人格、法律就不必被尊重?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必被尊重?甚至可以针对王老师最为珍视的廉洁和规则造谣诽谤?我想当女汉子不意味着该被嘲笑,想大局为重也不意味着任人侮辱,像每个文明人一样,我可以看淡个人,不会看淡法律。”

  9. 我还是想说,田朴珺,你不是宋美龄,你做王石的男朋友并不是什么强强联合。田挺聪明好强的,现如今这个时代,相信没有王石田小姐照样不错。然而你既做了王石的男朋友,就应学会转换角色,学会闪退到巨人的阴影里。不要急于证明自己,只要王石认可你且自己内心平静就好。

  10. 这哪里是田朴珺,这分明是一个女版的芮成钢…… 田朴珺几乎把王石炒得只剩下一条底裤没有脱下。得益于田小姐无数次的演讲和采访,商界里那个果敢、坚毅的王石被成功塑造成为一个傻白甜。而独立女性田小姐从来都是工作第一,男友第二,王石更像一个黏女友的橡皮糖,时时刻刻追随着田小姐的步伐。

  11. 即使是并不算成功的事业,也不像田朴珺自己所说,“没有依靠过男人”。 刚与王石传出恋情的田小姐曾兴致勃勃的写过一阵专栏,在专栏里,她用平淡的文笔不断地消费着她所认识的大小人物。有知情人爆料称,这些田小姐口中所谓的熟人和闺蜜,和田小姐不过是几顿饭的交情,甚至田小姐还要自行百度她所写的“男闺蜜”资料。 在《我的男闺蜜——你所不知道的陈可辛》中,田小姐在文章中毫无避讳地与陈可辛“秀恩爱”,在成功博得大众眼球的同时,也惹来了正牌妻子吴君如的吐槽和陈可辛“只有君如一个”的分分钟打脸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