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江南出才子,江苏出状元。大明弘历十二年,公元1499年,一个关于江苏考生的神话又要上演了,一个正能量满满的考场高手从苏州出发了。

他的目标就是:状元。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期许,这是全体江苏人民、江南人民和地方干部的期许。他挟裹着大热的赛前成绩向北京进发:16岁,苏州府秀才第一名;29岁,南京举人第一名;下一个第一名,就在北京。

江苏人民说,我们恨不得用两个舌头来赞美唐伯虎同学,今年的状元就拜托他了,“岐舌而赞,并口而称。”

大明苏州市市长曹凤说:这不是一条鲤鱼,尾巴上点一把火,可以上天变龙。

于是他要变龙去也。

他是谁?他就是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

唐伯虎同学,面对未来的光辉岁月,你准备好了吗?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那一年的试题,题目难得简直不是给地球人做的,然而,的难,不妨碍我的优秀,唐伯虎花团锦簇地将试卷交上去,主考官程敏从试卷中抽出两份最好的,信心满满地说:“这两份优秀的试卷,绝对是唐寅同学和徐经同学的。”

徐经同学是谁?徐霞客的老祖宗,钱多人不傻,也是江苏考生,和唐同学同一条船。

唐同学和徐同学吃着火锅唱着歌,坐着友谊的小船,到了北京,徐经同学一路炒作,路上碰到人就指着唐伯虎说:“瞧,这是今年新科状元唐伯虎。”然后自己指指自己:“我是他好友,请关注。”

你以为被关注了,就很好吗?关注你的人民群众,眼睛不仅是雪亮的,也是血红的,这不?主考官的话一传出去,却变成了这样:今年的状元内定,是苏州吴县考生唐寅。

事情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既然内定,那么就有考题泄露。谁泄露考题?

别着急,在陷害栽赃的道路上,永远不缺能人,有个叫傅瀚的官员,指示一个叫华昶的小科长告状,告主考官程敏泄露试题。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程敏和傅瀚什么仇什么怨?无他,程敏没有错,他坐的位置错了,傅瀚盯住他的位置好久了。

程敏的状是那么好告的吗?当今天子是他的学生,程大师生日的时候,弘治皇帝还给他送蛋糕题词的,居然斗胆告天子之师!查。礼部查出来,辟谣:内定是子虚乌有的事。

接下来就打告状的华昶,谁指使你打天子恩师的小报告?

如果你作为上级,生命中出现一个叫华昶这样的下级,一定要提拔他,因为他打死也不肯招出领导。

于是又打唐伯虎和徐经,谁让您败坏天子恩师的名声?

成为一个大人物,有个必然条件:能耐打,打死都不说。唐寅符合这个条件,他没有招,而且没有被打死。

打他的那可都是锦衣卫!

然而,徐经同学招了。他说:考试前几天,程敏老师给了他一套模拟试题。

锦衣卫又打,说,除了你,还有谁做了?

我说,我说,还有唐伯虎同学。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程敏想死的心都有了,徐经同学,考前我给你做套脑筋急转弯热身,那能叫模拟试题吗?而弘治皇帝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本来想证明老师的清白,结果被锦衣卫打出一套模拟试题。

大明朝是个法制社会,哪怕是天子恩师,也要过一下场,乖乖地接受问话和隔离审查,程敏说:冤枉,那只是一套大明脑筋急转弯。办案的说:老师,对不起,您已经涉嫌了。

只要涉嫌,不管坐实与否,反正清白没了,没了清白,还混什么?

于是,傅瀚如愿以偿地坐上程敏的位置。当年考试成绩排前面的,全部作废,名次靠后的有福了,因为录取名额往后倾斜,这等于是向差生送名额。

优秀的考生,干掉一个算一个,何况干掉一批。于是,一个叫都穆的考生,也是江苏的,和唐伯虎同县,被录取了。

问题就在都穆身上。他当时寄居在一个姓马的京官家里,马大人说:今年的状元是唐伯虎。于是,都穆羡慕嫉妒恨了,他似乎弄明白了朝廷复杂的人际关系,于是向着最有需求的傅瀚打了份小报告。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对于唐伯虎这样级别的考生,干掉一个算一个,只是没想到大发了,干掉一船。

都穆当官了,他也有才,是个金石学家,官至礼部郎中。

然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他愧疚到死,没有人好意思替他写碑文。

唐伯虎永远取消考试资格,徐经也如此。

那一年的状元,估计他做梦都在笑。

周星驰版唐伯虎

时间过去160多年,公元1761年,又一位江苏考生来了。

他的名字叫赵翼,也是江苏考生,江苏阳湖人。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赵翼同学要来领风骚了。

跟唐伯虎不同,他已经在中央最顶级最机密的机构——军机处,有了若干年的工作经验,还认识一大堆军机大臣,有刘罗锅的老爸刘统勋,有满族高官傅恒。

有人脉,未必完全是件好事,有时候反而是个障碍,因为那一年乾隆皇帝忽然想到要避嫌,军机处的大臣要避嫌。

本来嘛,作为一个举人,在军机处上班,得瑟得不要不要的,然而,却惹出问题了。因为军机处的大臣往往就是进士考试的主考官,那些年,军机处几乎成了高考名校,盛产状元,军机处的状元几乎成了内定的代名词,读书人甚至以在军机处上过班为耻。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乾隆爷决定要整顿这一现象,事先跟军机处打招呼:今年不得袒护在军机处上班的举人。

傅恒面受圣谕之后,转身就告诉赵翼:小赵,今年你死定了,刘大人认得你的字,肯定想方设法让你进不了前十名,状元吗,你就甭想了。

赵翼心里嘀咕起来,他一生的志愿就是在夺状元,要为家乡再添一份荣耀,这事不能这么黄了,我得变。

于是变变变,变成了平常写文件时不常用的欧阳询体。

因为是筛选殿试指标,有关部门不再重新抄写考生试卷,考生的字体就赤裸裸地进入考官眼中。刘统勋改试卷时满世界找学生赵翼的字体,一找到就灭了他,一切为了老夫的清白。

有时候灭你的,是你最亲的人。

刘统勋没找到赵翼的试卷,没想到赵翼躲在欧阳询的外壳里,对着老眼昏花的他笑。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赵翼躲过了扫荡,直接进入殿试。殿试还是用的欧体。因为当年西征准格尔部,文件都是赵翼写的,乾隆也认得他的字。

试卷到了乾隆那里,总分赵翼第一。

乾隆看了看赵翼的试卷,感觉字不好,看起来没什么感觉,又看另一份试卷,字好,有感觉,于是点为第一。赵翼降为第三:探花。

再看姓名,点为第一的是陕西王杰。

因为刻意用欧阳询体,没把最性感的地方给皇上看,于是悲摧了。

事情果然是这样吗?赵翼说:谁说我因为字丑才被踢的,那是因为我的江苏籍贯。于是赵翼说了另外一个版本:

乾隆问:陕西这几年有没有状元?

回答是否定的。

乾隆说:那就让陕西出一回状元吧。

两个版本,信谁的?似乎赵翼的版本更为可信,你说呢?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说完江苏考生的事,咱再回到明朝,说说北京考生的事。

张居正之后,大明王朝有个叫沈一贯的首辅,这一年,他家的公子沈泰鸿成绩是牛得不要不要的,大家认为他考个状元,也是高概率的事。

沈一贯是浙江人,浙江也是个读书出狠角的地方。

儿子有出息,该开心吧,然而,沈大人愁上了。愁什么愁?因为前面有张居正的教训,张首辅执政的时候,长子中状元,引发一长串的阴谋论,张居正一死,皇帝抄家算旧账,当时的状元爷又是跳井又是绝食,最后被流放。

沈一贯心里算计起来,不是算计别人,而是算计自己儿子,他琢磨来琢磨去:儿呀,你要是不争气万一中个状元,咱们家岂不是又要步张居正的后尘。

为了家族的安宁,个人的清白,老沈决定对儿子下手。正好儿子进京看望父亲,于是老子忽悠儿子:儿呀,你今年干脆待京城,以北京考生的身份参加会试吧,一来可以尽孝,二来省得来回奔波。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单纯的沈泰鸿只看到父爱的光辉,没看到亲人的算计,无非换个地方参加考试,地方换了,状元不换,还是我,行!

儿子这头答应了,沈一贯转身就给朝廷打个报告,让儿子担任京官:尚玺丞。

代价是:不能再参加会试。

沈一贯用堵死儿子考进士的路径为代价,换来自己的清白。

谁知道沈泰鸿作为一名高才生,在乎的不是做不做官,而是能不能考个高分证明自己的能力,高素质的考生是有追求的。

每一个有能耐的人,需要的是一个证明,一个承认,而不是一份带着侮辱的关照。

 刘黎平:江苏考生唐伯虎的悲惨遭遇

换一个北京户籍,结果反而丧失考试机会。

沈家父子从子断绝关系。

沈泰鸿对父亲恨之入骨,但又不能直接打击报复,于是就虐弟弟,将同父异母的庶生弟弟虐成狗。

大明朝的人民,其实对一些大义灭亲的先进事迹并不感冒,对于沈一贯的作秀,他们只给了一个低劣的评语:“无好手。”换成现在的话就是:“情商低”。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