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王小波传》

王小波,蜀国渠县人也,壬辰年(1952)生于京师。父年少从王师,辗转征战,至延安。母山东人也。

天下定,小波父屯田于滇,以语颇谬,干犯忌讳,乃充军。小波本为公子,以此落拓,一生所恨,始于斯;然一生所成,亦始于斯。

五岁,随大学士周谷城,见伟人,伟人对其有所语,天下皆不知。

小波于姊妹兄弟为季,于兄弟为仲,故每叙事,则以王二曰,或自况也。

其身长大,或曰八尺,或曰九尺,巍巍然使人仰视。十六岁,屯田于滇,十九岁,复民籍,耕于山东。辛亥年(1971),返城市,为佣工。

小波好文学,又多历人间事,每有见闻,遭遇,皆志之。二十五岁,逢紫禁城女史李银河。

银河者,骄子也,以女史行走紫禁城,时天下欲易辙,苦无文人为之前导,银河乃为文,为鼓为呼,天下翕然从。

时银河前程不可估也。然某日读小波之辞,其辞曰:“吾行万古寂寞兮,吾之阳具倒悬。”银河拍案,曰:此子有才。乃相慕,见而意相属焉。

当时小波不过小子,然得女史青眼,亦能发奋,翌年登人民大学堂,修商学。

小波银河皆用心于世事,然无心于世务,故家计皆不为,李母曰:“此二子若得项系炊饼,或不得为饿殍。”银河亦可数日食饼干,不晓庖厨,小波不善烹,家居多冷食。

无何,游美利坚,游南欧,多困顿。游罗马,食面包,附黄油多,乃至于泄。

夫妻皆游心于大者、高者、远者,以儿女为附赘,乃无生育。当时龙阳磨镜之事,世之所讳,小波银河遍南北而觅其人,记其事,使天下人知之,于神州,乃前所无也。

小波一生事业,文学也。文学者,时代也,人心也。小波多见闻,亦多历练,能知人心,能知世道,故发而为文,能中于天下人心,能昭烱戒,或曰:其春秋也。

其多以王二曰,若论语之子曰,运以庄周、卡夫卡,人物皆无古今之限,神思骛远而无极,若鲲鹏之不可量也。

其说李靖红拂女,则非隋唐之李靖红拂,若说当下之你我,盖以李靖代入也。其曰李靖者,能臣也,然以此困于长安,佯曰李靖,实曰北漂。

其说黄金、白银、青铜,恍恍兮,若说久远劫来之事,细审之,又若言身边周遭之人。至于古今不可辩,远近不可名。又种种在眼前,欲穷究之,则渺远不可触。

太史观其书,所言无非年少之事,所虑无非性与情,发乎性,至乎情,伤世道之羁困人性,世以愚为尚,以风骨节气为耻,皆纷纷效奔走之犬,而不得为独行自由之豕。

小波有文曰:豕。有豕者,慕自由,某夕而遁,人不得拘之,兽不得近之,天地不得羁之,悠悠然行走山林,濯足乎江河,饮啄乎城市,王侯将相不能相加,权贵主流不得相凌,恢恢乎其有余也。

盖小波之豕,则庄周之曳尾于涂之龟也。

小波,庄子也,高逸乎卡夫卡也。其精神,其文学,皆庄子也。

丙子年(1997),小波死,年四十五。至今天下思之。

太史刘曰:

小波死十九年,有歌者曰:苟且兮当下,莫忘乎远方。呜呼,环顾皆苟且,乃至以奔走为荣,以吠非其主者为尚,远方者,奢言也。小波或不忍见苟且,远行矣。

不得为庄周之龟,小波之豕,则或可如小波所言:为井蛙,虽无远方,亦得头上一方碧霄,足矣,胜犬吠远矣。

小波五岁见伟人,语移时,或有所授受乎?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