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金庸赋》

丙申年二月初二,公历3月10日,春,奇寒,飞雪连天,冻死碧鸳,有世外高人阿尔法,战高丽公子李世石,再捷,天下惊惧,谓阿尔法乃东方不败,或一统武林,大劫迫睫,时无虚竹,能错乱一子而定黑白,奈何哉,奈何哉。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太史刘嗟叹之余,忽闻查公金庸生辰,九十二矣,过鲐背已二载,望期颐而不远,太史乃为古风云:

从来文学轻游侠,羞于登堂难入室。先生居然挽颓势,剑胆飞狐文称异。

早岁家中田万顷,早岁海宁称公子。本在西南修政治,复在东吴习法吏。

忽然江山东流去,昔日家业无处觅。查生惴惴如令狐,伶仃又似张无忌。

当时冠盖满京华,武林群英商大计。先生亦怀碧血剑,委寄乔公思效力。

少年最慕蔺相如,持节万邦为国使。奈何城中多王孙,王孙于我甚相鄙。

行路难,行路难,抛妻弃子寻功名,功名北边不相宜。

归去来,归去来,归来东方武林会,从此指点武林事。

尝记纸媒正当时,明报如放花千树,手有屠龙倚天剑,降龙飞雪射白鹿。

南师寂寂不闻名,查公声名满江湖。凡有市井皆射雕,凡有快刀皆说胡。

先生非惟论游侠,笔下激愤且委屈。连城奇冤辛酸泪,杨过断臂因傲孤。

世间已不容乔峰,身死异域阿紫哭。慕容心事谁晓得,龙女高洁徒受污。

若想东方能不败,除却自宫无它途。蒙古武林皆驸马,谁说郭靖蠢如猪。

日月神教虽盖世,沧海不过一侏儒。英雄十步杀一人,不三不四不读书。

光明顶上无光明,黑木崖前多黑幕。多少英雄多少事,都被鹿鼎收拾去。

少时读查公,多识历史与神女,陈少乾隆乃兄弟,最美不过凌波术。

壮时读查公,多笑此公无学术,九阴六脉尽荒唐,人手岂能穿白骨。

如今读查公,多服此公懂江湖,两岸皆能受尊崇,东方不败真独步。

恨我不能奔雷手,世间不平朝夕除。恨我不能乾坤移,天下烦恼片刻无。

世人多说鸡汤事,刀剑生锈多荒芜。 活佛多如过江鲫,侠客不见费踌躇。

奈何,奈何,我欲浮沉随浪,沧海一笑,一襟晚照,当时少年已老去。

丙申年二月初二太史刘记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