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咋不上天”?这些词儿都是李白们玩剩下的

今天这篇小文,再聊一聊诗歌。

问一个小问题:“你咋不上天”,最先是谁说出来的?

文/六神磊磊读金庸(dujinyong6)

答案比你以为的早很多,那是李白爷爷:

“耐可乘流直上天?”

他什么时候说出这话的呢?是一次划船的时候。

话说这一年,有一艘神秘的游船,在南湖上飘荡……

别紧张,不是《建党伟业》,这是在唐朝,公元759年,李白带着朋友划船。

你大概立刻会想象,一个文采飞扬的李大帅哥,坐对金樽,腰悬长剑,信手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然而当时并不是那样的,那一年李白都快60岁,身体也不太好,早就不是什么帅哥了。

在船上,朋友的心情是复杂的。这位朋友过去在朝中做大官,职务叫做中书舍人,很红,相当于在唐朝中央政府办公厅做秘书长,还兼了个研究室主任。可惜不到几年就被贬,风光不再了。

李白看着苦哈哈的朋友,摸着已经泛白的长须,仰天长笑:

这么好的美景,我们应该两忘烟水里,好好喝酒才对,又何必唏嘘呢?

他写下了这首浪漫的名诗,就叫做《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他们喝着酒,暂时忘记了忧伤,隐没在烟水之中。

今天我们说着一些网言网语,以为自己很酷、很吊,其实好多都是李白玩剩下的。他不但会说“你咋不上天”,还会说“深藏功与名”。

他写过一首诗,表扬古代战国时的侠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首诗的名字,就叫做《侠客行》。

后来,金庸把这首诗写成了一本小说,也叫做《侠客行》。你看,如果不是李白,我们不但要少了好多网言网语,连武侠小说都要少几本。

不止是李白,还有一个大词人,也是早就玩过我们的网络语言,他叫做辛弃疾。

话说,某日的一天凌晨,四点多了,窗外一片死寂,辛弃疾还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网络小说《鬼吹灯》,看到恐怖之处,吓得他冷汗直冒,拍着腿大叫:

“吓死宝宝了!”

原句是“四更山鬼吹灯啸,惊倒世间儿女!”

这首词是《摸鱼儿》。所谓“世间儿女”,当然是宝宝了。

好吧,其实辛弃疾不是看的什么《鬼吹灯》。他是去当驴友,见到山石险怪,四周风声呼呼,活像鬼叫,这才被吓倒的。

辛弃疾很喜欢用这句话。还有一次,他忍不住又来了一句吓死宝宝了——“衣冠神武门外,惊倒几儿童!”

儿童当然更是宝宝。什么叫做“衣冠神武门外”?用的是一个典故“神武挂冠”,说有个古人不想做官了,就把朝服脱了挂在神武门,打算回家种田。

辛弃疾这是在自况,隐喻自己落职隐居,不想干了。

我们想想也可以理解,今天的人要是效仿这个,把衣服脱了挂在那什么门,那不是不想干了,那是不想活了。当然要吓死宝宝了。

宋代词人普遍都很前卫,比如另一个和辛弃疾的腕儿差不多大的大V,叫做陆游。

众所周知,他恋爱上不太顺利,和老婆本来感情很好,却被人棒打鸳鸯,活活拆散了。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写了一首千古名词,叫做《钗头凤·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然而,陆游还不是最早玩这个套路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前朝很多诗人都会玩了。比如唐朝有个大诗人韦应物的《调笑令·胡马》:

“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
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迷路就迷路,他还连说三遍,他是有多嫌弃这匹路痴马。

不止是唐宋,更早一些的前辈们也很会玩网络语言。

汉末以来,我们的诗歌史上出现了一组划时代的绝世好诗,网络语言用得特别吊。比如其中一首《古诗十九首·睡你麻痹起来嗨》: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翻译成现代话就是:沟命海心真悲哀,睡你麻痹起来嗨。

这是何等旷达,又何等率性?那时的我们哪里是梁启超所谓的“老大中国”?我们明明有过一个青春、放达的中国啊。

每当读到这些神作,我都会对那些了不起的诗人多一分膜拜。

最后,除了诗歌,我们的古典名著里也是出了很多经典网络语言的。

比如最近正在重温86版《西游记》,看到猪八戒招亲这一段。丈母娘说:我倒不嫌弃你,就是怕女儿们嫌你太难看。

猪八戒说:“要好看那还不简单?只是变来变去太麻烦。”“丑是丑,可是我干活有真劲啊!”

丈母娘大吃一惊:“哇塞,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才华!”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