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莫泊桑《项链》古文版

古文版莫泊桑《项链》

世有妙姝,然无富贵之命,生寒微之家。法兰西有女子曰玛蒂尔德者,即如此,彼有丽质,惜生实寒微,无优渥奁资,不得识富贵之子,乃归礼部小吏。

玛蒂尔德自哀甚深,自谓乃为富贵而生。见所居仄隘,所用寒素,则悲之。虽白昼,亦梦焉。彼梦居华室,垂流苏,布帷幕,立高灯,呼群仆,就暖炉。厅有壁衣,瓷宝琳琅,往来皆名流,谈笑有公子。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然每至夕时,对凡夫,食粗粝,据小案,不过寻常肉羹,其夫必惊呼,谓为佳肴。玛蒂尔德甚羞之,又复梦矣,梦流光银器,方外园林,精妙壁衣,精脍鲈鱼,稀珍松鸡,公子在侧,软语相好。

彼又自伤无绮罗华服,无夜光美玉,彼自谓为富贵而生,美而艳,得公子垂青。皆不得,恨。
玛蒂尔德有同窗,嫁富贵人。玛蒂尔德不欲见之,伤其富贵而己不能也。

某夕,其夫得柬,礼部尚书要其伉俪与一月十八日舞会。其夫罗塞尔喜,然玛蒂尔德愁甚,曰:妾无华衣,妾无珍宝,何以赴会?

罗塞尔,忠厚人也,问妻曰:若得赴会行头,须资几何?
罗妻计之久矣,乃曰:需得四百金法郎。
罗塞尔闻之,面白而青,惊不能言,其有金如数,欲购枪与二三好友会猎于野,然其爱妻甚,乃曰:“可”。

临期,玛蒂尔德无笑颜,罗塞尔问之,乃曰:“妾无首饰。”罗塞尔曰:“摘花为簪,可乎?”玛蒂尔德大恨,曰不可。
罗塞尔乃曰:“汝有友曰弗雷斯夫人,可借珠玉。”玛蒂尔德曰:“然,妾居然忘之。”乃于弗雷斯夫人索借,见金刚钻镶项链,喜不能禁,手战战,乃假此宝。

舞会之夕,玛蒂尔德艳冠群芳,豪门公子皆欲识之,尚书亦知其名。玛蒂尔德自谓神仙中人,唯恨春宵短尔,东方既白,犹未尽兴。其夫君蹙居旁室,冷落无人问。
舞会毕,玛蒂尔德恐众人识其寒相,与其夫疾走,至无人处,乃登车去。

返舍,卸妆,面镜,忽失项链所在,二人且惊且惧,遍觅之,不得。罗塞尔乃循来时路径,处处觅之,至夕方返,不得。玛蒂尔德不能眠,惊惶不明所为。又悬赏,凡能觅之者,皆觅之。竟不能得。

乃以书贻项链主曰:“配饰失,修葺,须俟数日。”乃遍巴黎珠宝肆访之,得有项链,放佛前物,问直,法郎四万,九折。罗塞尔甚贫,祖有万八千法郎,又举债其半,购项链。还弗雷斯夫人,夫人不悦,曰:汝还之何迟迟。

罗塞尔与其妻为偿高息债,居陋室,为贱事,玛蒂尔德洗衣涤皿,纤指玉肤虽损,亦不得惜,汲水登高楼,亦不得苦。与人货易,必锱铢争之。
月偿旧债,复立新债。
其夫为商贾誊账,每至于深宵,甚刻苦。

历十载,乃得偿。玛蒂尔德老矣。若无当年佳舞,何至于斯?造物之弄人,岂可预知?
某夕,玛蒂尔德逢弗雷斯夫人,青春富贵未衰,玛蒂尔德呼之,夫人闻而见,不识何人,玛蒂尔德乃曰:“妾玛蒂尔德也。”

夫人大惊,久辨,乃曰:“果然,妾之旧友也,悲哉,汝何以至此?”
玛蒂尔德曰:“由汝也。”
夫人又惊,曰:“何谓也?”

玛蒂尔德乃述旧事,借链失链还链,种种如昨日。
弗雷斯夫人闻之,悲惭,执玛蒂尔德手曰:“呜呼,吾友苦矣,妾之项链,伪也,五百法郎尔。”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六小龄童传》

刘黎平:史记《广州下雪歌》

刘黎平:史记《哀百度赋》

刘黎平:史记《快播审讯实录》

刘黎平:史记《熔断歌》

刘黎平:史记《赵阿Q正传》

刘黎平:史记《12306赋》

刘黎平:史记《郭富城情事记》

刘黎平:史记《私募大佬徐翔传》

刘黎平:史记《放开生育二孩赋》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和莫泊桑其他的短篇不同,这篇算是我从头到尾能猜到情节发展的。因为故事情结比较贴近生活,也很容易代入。
    读第一遍的感受并不是“束缚”这层含义,而是虚荣的毁灭性。马蒂尔德接连做出了几个选择,一步步把自己的命运推向了无力挽回的悲剧中。
    命运的风水岭,以及读者最大的疑问在于:“为什么马蒂尔德不去问一下项链的价钱?为什么她没有去质疑项链的真假?”
    对贵族、上流社会的生活抱有不切现实的想象,从文首大段的伏笔可以看出,马蒂尔德梦想着上流人生活中浮华的用品、饰品。她“觉得”自己是为奢华而生的,虽然她对上流人的生活一无所知,只是管中窥豹,瞻其表象而已。所以她想都没想到那项链会是假的。她没有想到,一个身份本来高贵的人,又何必需要外在物品来标示高贵?
    这种阶级差异带来的自卑、不安全感,蒙骗了她的判断和想象力。

    即便马蒂尔德是怀疑过,只是开不了口去问“她的朋友”,也足以看出她作为下层阶级人的特点——事前谄媚,事后惧怕。
    再开点脑洞,如果我是那位借项链的主顾,动点歪心思,可以从马蒂尔德这样虚荣又胆小的穷人身上骗到不少钱。
    这样的骗术现在也应该挺常见的了。

    如果说对我的启示的话,我的感受是:
    不管自己的现在身份是高贵还是低贱,都要有一颗平等且自由的心,以此支撑自己作出理性的判断。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多年后,重读《项链》,细品人物,再次被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所吸引,那鲜活的人物形象又一次被重新认识,并被深深感染,不过被重新认识的主人公形象竟然和以前在课堂里学到的观点大相径庭。这也许就是经典名著的魅力所在吧,之所以经典,是因为他与时俱进、常读常新。
    书中美丽、善良、真诚的主人公玛蒂尔德、骆赛尔、约翰妮他们满腔热情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不但没有受到中国人民应有的尊重,反而在很多场合里被戴上了虚荣、伪善、贪婪的大帽子,而且一戴就是几十年。
    一段时间夜不能寐,为他们遭受不公正的待遇愤愤不平。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必将用新的视角给与他们新的内涵和注解。他们的形象终究会得到人们的认可和歌颂。
    说到这里我不禁要大声呐喊:娶妻应娶玛蒂尔德.
    娶妻应娶玛蒂尔德的理由:
    一、丰韵、爱美、喜欢梦想的漂亮女子.
    玛蒂尔德因美丽、漂亮所以喜欢梦想,喜欢梦想是女人的天性。小说开始就描述了玛蒂尔德的七个梦想——
    她梦想着那——-东方的帏幕。
    她梦想———无从估价的瓷瓶和精美家具;
    她梦想——–和——-知名男子在那儿闲谈。
    梦想那些光辉灿烂的银器皿了。
    梦想那些满绣着仙境般的园林和其间的古装仕女以及古怪飞禽的壁衣了;
    她梦想那些用名贵的盘子盛着的佳肴美味了,
    梦想那些在吃着一份肉色粉红的鲈鱼或者一份松鸡翅膀——-
    “—–她没有像样的服装,没有珠宝首饰,什么都没有。可是她偏偏只欢喜这一套,觉得自己是为了这一套而生的。她早就指望自己能够取悦于人,能够被人羡慕,能够有诱惑力而且被人追求。”
    以上这些东西是所有女人都梦想得到,既然所有的女人都可以这样想,一个漂亮的小女人玛蒂尔德这样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就凭这些,有人把玛蒂尔德说成了爱慕虚荣。虚荣心是人的本性,身为妻子,一个漂亮女人,一个没有工作的全职太太,多一些梦想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场面浩大,精美绝伦,无与伦比,到现在还被国人津津乐道:花这么多的钱 值!这里面难道没有虚荣的成分吗?在我看来,虚荣推动繁荣。
    玛蒂尔德单凭美丽、漂亮、丰韵而且富于幻想已招人喜爱。
    二、贤惠、善良、多情、纯真、自尊的妻子

    当玛蒂尔德拿到晚会的请柬时,妻子的贤惠、善良、多情便流露出来。
    “你叫我拿着这东西怎么办?” ——–“你叫我身上穿着什么到那儿?”——–两大滴眼泪慢慢地从她的眼角向着口角流下来,但是她用一种坚强的忍耐心镇住了自己的痛苦,擦着自己那副润湿了的脸蛋儿,一面用一道宁静的声音回答: “没有什么。不过我没有衣裳,所以我不能够去赴这个晚会。你倘若有一个同事,他的妻子能够比我打扮得好些,你就把这份请帖送给他。
    这里妻子收到的是丈夫顶头上司“教育部长若尔日•郎波诺暨夫人举办的晚会。”说明丈夫受到了领导诺尔日的关注了,玛蒂尔德明白,参加丈夫领导夫人的晚会,对丈夫今后的事业发展有多么的重要。玛蒂尔德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教会女子学院)。深知夫人外交对丈夫的影响有多大,穿着寒酸的衣服参加晚会,丢的是丈夫的脸,如果不能给丈夫挣面子,去,不如不去。试想:布什先生出访他国,如果身边的夫人劳拉打扮的一身寒酸,丢的是谁的脸? 由此来看玛蒂尔德的贤惠、多情、善解人意尽写在脸上,流露在话语中。

    当丈夫决定要给自己的太太买件像样的衣服时。
    “她思索了好几秒钟,确定她的盘算,并且也考虑到这个数目务必可以由她要求,不至于引起这个节俭科员的一种吃惊的叫唤和一个干脆的拒绝。末了她迟迟疑疑地回答:细数呢,我不晓得,不过我估计,有四百金法郎,总可以办得到。”
    从这里看得出玛蒂尔德是了解丈夫的,妻子深知丈夫的小金库里有多少积蓄,四百金法郎丈夫是承受得起的。其实丈夫“本存着他父亲从前留给他的一万八千金法郎”,区区四百金法郎又算得了什么,只能证明玛蒂尔德是一个生活节俭的贤惠善良妻子。
    衣服做好了,不过要参加“看得见政界的全部人物”的晚会,脖子上好像还缺少点什么,该是动用一万八千金法郎的时候了吧,然而没有!
    “没有一件首饰,没有一粒宝石,插的和戴的,一点儿也没有,这件事真教我心烦。简直太穷酸了。现在我宁可不去赴这个晚会。” “……世上最教人丢脸的,就是在许多有钱的女人堆里露穷相。” (要知道这丢的可是丈夫的脸面)
    如果玛蒂尔德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留着一万八千金法郎不用,却手背朝下向人家借首饰,这在情理上是讲不通的。一件像样的首饰,几千金法郎足够用的了,玛蒂尔德一定盘算过:花几千金法郎去参加一次晚会不值。所以,买,不如借。不花钱,还不失体面。
    所以听到丈夫对她高声叫唤:“你真糊涂!去找你的朋友伏来士洁太太,问她借点首饰。你和她的交情,是可以开口的。”
    玛蒂尔德不得不勉为其难,放下自尊而且还要装出很快活的样子:
    “她迸出了一道快活的叫唤:这是真的。这一层我当初简直没有想过。”
    试问一下:是真的没想过吗?
    玛蒂尔德是有自尊的:她有一个有钱的女朋友,一个在教会女学里的女同学,可是现在已经不再想去看她,因为看了之后回来,她总会感到痛苦。
    这足以说明玛蒂尔德有强烈的自尊心,但为了丈夫,还是来到了朋友的家里:而且玛蒂尔德在有钱的朋友家里,受到了热情真诚的招待:
    伏来士洁太太向着她那座嵌着镜子的大衣柜跟前走过去,取出一个大的盒子,带过来打开向骆塞尔太太说:“你自己选吧,亲爱的。”
    玛蒂尔德在选首饰的时候,一道只有在闺房密室里独有的风景,展现在读者面前:
    她最初看见许多手镯,随后一个用珍珠镶成的项圈,随后一个威尼斯款式的金十字架,镶着宝石的,做工非常精巧。她在镜子跟前试着这些首饰,迟疑不决,舍不得丢开这些东西,归还这些东西。她老问着。“你还有没有一点什么别的?” “有的是,你自己找吧。我不晓得哪件合得上你的意思。”她忽然在一只黑缎子做的小盒子里,发现了一串用金刚钻镶成的项链,那东西真地压得倒一切;于是她的心房因为一种奢望渐渐跳起来。她双手拿着那东西发抖,她把它压着自己裙袍的领子绕在自己的颈项上面了,对着自己在镜子里的影子出了半天的神。后来,她带看满腔的顾虑迟疑地问道:“你能够借这东西给我吗,我只借这一件?”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她跳起来抱着她朋友的颈项,热烈地吻了又吻,末后,她带着这件宝贝溜也似地走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小女人,面对自己喜爱的众多饰品,一种从内心油然而发的天真、活泼、纯洁、喜悦的神态。这么一副美丽天然难得的画面,有人却给扣上了虚伪、贪婪的帽子。
    什么叫虚伪?什么叫贪婪?口是心非为虚伪,借而不还叫贪婪。中国有句古话叫: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依此推理:虚伪者说虚伪,贪婪者道贪婪。由此我们来给持这些观点的人画一画像:一个戴着有色眼镜,成天戴着高高的帽子,领子竖得高高的,整天的这个不行,那个有问题,弄得他身边的人,人人压抑。大家都来看,这个人像谁?像不像《套中人》里的别里科夫。我看像,像及了。
    三、勇敢坚强、敢于担当、坚守如一、纯洁真实的女子
    晚会的日子到了,骆塞尔太太得到极大的成功,就像超女一样,一夜成名。她压倒了所有的女宾:她比一般女宾都要漂亮,时髦,迷人———。她让所有的男宾都向往:一般男宾都望着她出神,探听她的姓名,设法使人把自己引到她跟前作介绍。本部机要处的人员都想和她跳舞,部长也注意她。
    如果她是想要摆脱寒伧,黯淡平庸的生活,而置身于所谓上流社会,成为一个物质生活优裕,在社交场中受到男子们的奉承和追求的“夫人”的话。那么这次晚会给她带来了转机,下一步她要怎样行动,我们不难推测:
    那就是偷情,傍大款。因为晚会已经给玛蒂尔德创造了这样的条件,只要他愿意是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的,那么接下来应该是:玛蒂尔德依偎在部长的怀抱,或是来个媚眼,暗送秋波,要不留个纸条,留下自己的住址,电话、QQ之类.再接下来等待玛蒂尔德的就是收获了。
    然而玛蒂尔德在给丈夫挣足了面子,尽了作为妻子该尽的义务之后,却选择了悄悄的离开会场。
    她是清晨四点钟光景离开的。喧嚣了一夜的贵妇人们此时己经没有注意力了:—–为了避免另外那些裹着珍贵皮衣的太太们注意,她竟想逃遁了。没有人注意,就不会丢面子,小夫妻两个——匆匆忙忙下了台阶儿。拥有一万八千金法郎身价的小两口应该找一辆像样的 的车 回家,不过那样太奢侈了,还是节俭过日子吧,所以-找着了一辆像是夜游病者一样的旧式轿车回家了。
    意外的是,老天却给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在回家的路上,借来的项链丢失了,而且项链的价格还异常的“昂贵”。摆在玛蒂尔德的道路有很过条:
    ①向朋友说明情况。这应该是一条很明智的路。
    ②赖账,买一个地摊货冒充,然后赖帐打官司,也在情理之中。
    ③离婚、偷情、傍大款,走这一条路应该是最有理由的:因欠债而离婚;因离婚加之还债,而傍大款,这样还可实现许多“梦想”。同时又可得到许多人的同情,真是一举多得。
    可是玛蒂尔德却选择了最艰辛,最让人难以接受也最伟大的方式:买项链,还项链。一夜“风流”,十年心酸。
    在这十年里,玛蒂尔德:尝到了穷人的困窘生活了,他们辞退了女佣;搬了家;租了某处屋顶底下的一间阁,她开始做种种家务上的粗硬工作了,厨房里可厌的日常任务了。她洗濯杯盘碗碟,——–内衣和抹布都由她亲自用肥皂洗濯再晾到绳子上;每天早起,她搬运垃圾下楼,再把水提到楼上,每逢走完一层楼,就得坐在楼梯上喘口气。——-她挽着篮子走到蔬菜店里、杂货店里和肉店里去讲价钱,去挨骂,极力一个铜元一个铜元地去防护她那点儿可怜的零钱。——-她已经变成了贫苦人家的强健粗硬而且耐苦的妇人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勤劳朴素、节俭节约、含辛茹苦、任劳任怨、坚强勇敢的传统东方妇女的形象,玛蒂尔德在我眼前变得高大起来,我不禁用敬佩的眼光来仰视这位伟大的女性。
    玛蒂尔德选择了艰辛,失去了美丽,却收获了爱情和自尊,理应还要收获尊重。然而我们听到更多的评价是:咎由自取。
    一个丰韵、爱美、喜欢梦想的漂亮女子.一个贤惠、善良、多情、纯真、自尊的漂亮女子,一个勇敢坚强、敢于担当、坚守如一、纯洁真实漂亮女子,难道不值得男人追求吗?

  2. 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诚实?

    请看看最后一段,诚实虽然付出了代价,但让她得到了人格上的平等,即便她变成了一个洗衣妇。

    上述各位的回答都挺代入的,大家都挺聪明的,反正丢了朋友的贵重物品,第一时间想到是减少自己的责任,甚至还有人觉得可以利用朋友的无知去挣点钱花花。

    海笔架说:满朝皆妇人。我补充一句,泼妇。

    补充一点。

    没有什么配或者不配,主人公自然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而且她也有这个资本,年轻、漂亮就足够了。但同时,她有诚实的品行,并勇于承担责任。
    都他妈什么时代了~!? 竟然还有人谈论她配不配?她虚荣的代价?阶级僭越?

    都是中学老师教坏了,都是“中心思想”给闹的!

    价值观是对的呀 不觉得她贪婪 不觉得她虚伪 而是觉得她太辛苦了 选了一条最辛苦的路 有点逞强 但是现在很多人连这个也做不到了吧

    《项链》这篇文章相对简短易懂,就是讲了女主人公为了装高大上借了条看上去很贵的项链却把它弄丢了,为了赔偿项链穷困潦倒努力把债还清之后才知道弄得她倾家荡产的项链根本不值几个钱,我就简单从几个点分析一下。

    一、现实主义文学短篇
    《项链》写于1884年,当时的法国在普法战争之后建立了第三共和国,道德和社会秩序得到一定重建,文学创作盛行,报纸更是成为当时人们阅读的载体,这篇文章首先就是在《Le Gaulois》上面发表的,这种短篇小说(nouvelle)以短小精悍,结局奇妙为主要看点,在第三共和国普及教育的大浪潮下易读的短篇小说很容易得到民众的青睐。
    这篇文章属于现实主义文学的范畴,现实主义文学发源于19世纪中期,与19世纪前期多愁善感的浪漫主义文学相对,注重于再现生活的真实,当时社会的平民也逐渐出现阶层的分化,不同的职业带来了不同的生活方式,无产阶级也第一次出现在历史舞台。现实主义文学侧重于通过大量的描写来介绍这些中下层民众的生活。
    这里顺便介绍一下在本文中重要的“舞会”这一概念,如同很多人所知道的那样,舞会在当时是上流社会遵守大量的道德条款而做出的社交场所,也是最能激起普通民众对奢华生活的幻想的事情。当时的舞会有明文的诸多规矩,例如女性着装要露出肩膀和手臂、舞会邀请的男性数量要略多于女性,已婚的女性要比未婚的女性打扮得更华丽,男性不能跟同一位女性跳多于两支舞,女性不该拒绝跳舞的邀请等等。戴上漂亮的项链也属于这众多条款的一条。

    二、写作手法的解读
    我们注意到这篇文章开篇很长一段都用了没有名字的“她”来指代女主角,事实上玛蒂尔德正是这众多漂亮动人女孩中的一个(une de ces jolies et charmantes filles),这也正是现实主义注重描写某个阶级而不是单个人物的体现。她为了自己的地位而痛苦,而文章的开头用的“曾经有”(C’était)是童话常用的开篇词句,普通女子穿上漂亮装束去舞会的设定也跟灰姑娘的故事有几分相似。灰姑娘弄掉了仙女给的水晶鞋,玛蒂尔德弄丢了朋友给的项链。然而玛蒂尔德并没有像灰姑娘一样在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时离去而是待到了凌晨四点,她的王子也在隔壁睡着了。
    在视点转换上,一开始的外部视点在玛蒂尔德去借项链的时候巧妙地转换成了人物视角而藏起了伏来士洁太太当时的内心活动铺下了假项链的伏笔。在用词上,莫泊桑从一开始铺垫了大量的“不幸”“受苦”“难过”作为主基调,而在舞会的风光却只有短短两小段,随后笔调突变,用“什么!”“怎样!”这种简洁而口语化的句子快速把读者拖入到了不安的焦虑和漫长的借钱还债节奏中去。一气呵成地完成了反童话的描写。
    结尾的反转是小说的高潮,玛蒂尔德得知自己和丈夫辛苦工作十年偿还的项链只值五百法郎,然而观众甚至没有看到玛蒂尔德的反应文章就戛然而止。我们以为女主人公已经很不幸而这里的揭秘却使得她更加不幸,这时候我们再回过头去看就会发现之前伏来士洁太太很容易就借出了自己的项链,收回来的时候甚至没有打开盒子看一眼这些细节都暗示了项链其实不值那么多钱。然而作者这样写并不是为了激起我们对玛蒂尔德的同情,下面我们详细分析一下女主角这个人物。

    三、玛蒂尔德这个角色
    玛蒂尔德这个角色可悲的地方就在于她自始至终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变化,她在伏来士洁太太面前将事实和盘托出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诚实而是她想炫耀自己这些年来有多么坚强多么努力。“她用一阵自负而又天真的快乐神气微笑了。”(Et elle souriait d’une joie orgueilleuse et naïve.)这句可以说完全暴露出了她那不符合身份的骄傲和肤浅。她从头到尾都一直是不满足于现状充满欲望的人,十年之间她并没有从她的不幸中学到任何东西。
    事实上玛蒂尔德的结局一开始就被放在了台面上,她没有陪嫁的资产,没有希望,没有任何方法使得一个既有钱又有地位的人认识她,了解她,爱她,娶她。与我们中的很多人一样,她也不满足于现状,想要抓住上流社会的尾巴并爬上去,然而玛蒂尔德也只是努力过后望着那不属于自己的上流社会哀叹,并为曾经有幸踏入其中一步而沾沾自喜的众多人之一,能写出这种切实的描写也跟莫泊桑个人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我们与其说是同情她,不如说是由于代入感而看到了自己,希望自己如果遇到了跟玛蒂尔德同样的事情的话能有个好结局,所以才会有题主这样对伏来士洁太太把钱还给她的期待。然而 “她始终是年轻的,始终是美貌的,始终是有诱惑力的。”伏来士洁太太与“乱挽着头发,歪歪地系着裙子,露着一双发红的手,高声说话,大盆水洗地板。”的玛蒂尔德的差别清楚地反映了现实的残酷,作者已经不用再写下去,在玛蒂尔德的高傲被完全击碎的这一刻她所坚持的理念已经破灭,这个人物也完成了她的使命了。

    教了十余年的《项链》之后,数百遍提问学生玛蒂尔德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静坐电脑前,我继续思考着玛蒂尔德,思考着那串永远的项链。
    一、 玛蒂尔德是个天真的傻瓜
    玛蒂尔德只是个小职员的女儿,不渋世事,在她被告知所赔项链是假的之前,她单纯地认为有钱人用的东西都是正品,且从不怀疑,从借到赔,到十年之后。总之,他和她的丈夫是实诚到了极点。她从没想过买假项链装扮自己,所以赔偿时也没想到买假的赔偿。有钱人惯于弄虚作假,穷人则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本分生活。有一富婆戴一镀金戒指,告诉穷人穷人无论如何不相信是假的;穷人戴一真金戒指,把发票拿给人看人仍怀疑那戒指是镀金的。这是穷人的悲哀。在街上我们看见一面之缘的大款衣着朴素,而挣钱原本不多的朋友满身名牌,这又在说明有钱人已无需证明他的富有,钱不多的人就怕别人看出自己的寒酸。
    结论:1、永远别迷信有钱人。2、一个人要有戴假首饰的勇气和自信,这东西除非行家,一般人真假难辨。
    二、 玛蒂尔德是个莽撞的家伙
    玛蒂尔德穷得连块钻石或珍珠都没有,可她居然会在丈夫的怂恿下去借项链,借了项链还不知小心,结果项链就丢了,这都说明玛蒂尔德的莽撞。当然玛蒂尔德借项链前是太渴望在舞会上成功了,借了项链她因为取得了成功并太陶醉于自己的成功了,得意忘形,也就乐极生悲。借自己买不起的东西还不保管好是玛蒂尔德的不可原谅的错。
    结论:1、借东西要先弄清物品的价值,切记,切记!
    2、穷人永远别去借超出自己偿还能力范围的东西,借了就要确保万无一失。
    三、玛蒂尔德是个生活中的可怜虫

    一串富人用于装饰的真钻石项链玛蒂尔德夫妇用二十年坚辛劳作和省吃俭用才能还清,(好在路瓦栽有一万八千法郎的遗产,他们只辛苦了十年)有钱人和穷人的生活是大不同。玛蒂尔德的不幸仅仅是因为她虚荣吗?我看不尽然。生活中的玛蒂尔德就算没因爱慕虚荣丢失项链,可玛蒂尔德和她的丈夫却不可能一帆风顺到不遭遇大灾小难,生活中总有那么些无法预测却随时可能发生的动辄花钱的地方,这些都同样可能使经济承受能力有限的玛蒂尔德坠入困顿。天灾人祸随时会让一个小职员破产,更遑论穷人。有一妇女在被检查出患了癌症后,丈夫变卖家中仅有的几样家具后就玩起了消失,重症的妻子带着女儿苦苦盼归。回来又能怎么样呢,拮据的家庭仍不能承受昂贵的治疗费用,妻子会死去,留给丈夫的是高筑的债台。穷人生活在风雨飘摇之中,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他们原有的生活秩序完全改变。玛蒂尔德的出身就已注定了她无法轻松应对命运的劫难,把她的不幸归结为虚荣何其牵强。
    结论:富人可随意挥霍人生,穷人的人生却经不起丝毫闪失。
    四、玛蒂尔德是个生活的幸运儿

    玛蒂尔德在婚前就在做灰姑娘的美梦,但在婚前她既无缘接识有钱人,只能极勉强地嫁给了教育部的小书记,所以她的梦就只有在婚后继续做着,她终于获得让有钱体面的人认识她的机会而且她把握得很好,连部长都注意她了。但她却弄丢了项链。这串项链应该没被部长拾去,但奇怪部长怎么就没来追求玛蒂尔德呢,是因为玛蒂尔德搬了家还是因为玛蒂尔德穿上粗陋的衣服的模样让部长失望了?但可以肯定,纵使部长被玛蒂尔德诱惑住了,玛蒂尔德只能是她的一个情人,一年两年之后,他是否依然迷恋玛蒂尔德呢?当迷恋不再时玛蒂尔德的命运难倒不就是莫泊桑的恩师福楼拜笔下的包法利夫人的命运的翻版?可以说是项链的丢失结束了玛蒂尔德不切实际的梦幻,让玛蒂尔德悬崖勒马,让玛蒂尔德认认真真的生活。“你知道应该怎样对付你的女人?”包利法奶奶曾一针见血指出儿媳妇包法利夫人的症结所在,“那就是逼她去做事,用两只手干活!要是她像别人一样,不得不挣钱过日子,她就不会无所事事,胡思乱想,晕头转向了。”项链丢失实在是玛蒂尔德的幸运!玛蒂尔德没灰姑娘那么幸运嫁给王子,但上帝给了她路瓦栽先生,这个关心体贴爱护妻子为妻子闯的祸去一个铜板一个铜板挣钱的丈夫,与老婆得了重症玩消失的丈夫比起来,路瓦栽是高尚的,与《玩偶之家》中的男主人公海尔茂比起来,路瓦栽是高尚的,而这再次证明玛蒂尔德的幸运。
    结论:坚信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时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要懂得珍惜拥有的幸福。
    五、生活的磨难让玛蒂尔德成熟

    玛蒂尔德让我想到一个词:草根。草根又让我想到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 而他们都可统一于卑微和顽强这两个词。玛蒂尔德原是一朵美丽的花,需要男人欣赏,需要男人的艳羡、倾慕来证明她存在的价值。而当她拿出英雄气概、毅然决然要赔偿项链时,她变成了一棵与命运的狂风搏击的小草了。她最终以坚韧战胜了命运降落到她身上的不幸,以十年的辛苦证明了自己的顽强,她已无需用男人的追求和爱情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她自己证明着自己。还有什么比诚信、吃苦耐劳、坚强更可贵的东西呢?在十年前她是那么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可怜的自尊心,而在十年后她是那么坦然自信地主动面对与自己贫富更悬殊而依然年轻依然美丽的佛来思节夫人并不无自豪地将一切和盘托出。生活的磨难已让玛蒂尔德成熟,让她懂得,人可以引以为自豪的决不是财富荣誉这些虚妄的东西,而是内在的品质。生活让玛蒂尔德变成了粗壮的劳动妇女,她老了,皮肤粗糙了,但经历了命运的考验她更美丽了。
    结论:经受过命运磨难的生命也许仍然卑微,但已足够顽强地笑对人生。

    一串项链,让玛蒂尔德喜,让玛蒂尔德悲,让玛蒂尔德苦,让玛蒂尔德成熟。小小项链是多么奇妙呀,而作为读者,我们通过《项链》读人,读人的命运,读人生,这也是多么奇妙的事呀!也许继续读下去,我们还能有新的发现哩。那就让我们读它千遍也不厌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