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广州下雪歌》

岭南自古少霜雪,千年寂寞凭谁诉。黑帝多年不青睐,每到冬来总辜负。

偶尔兴起洒洒水,宋至民国雪九出。大宋淳熙盈尺余,大明永乐冻万木。

康熙雪霜树枯死,道光积地四寸余。民国十八又临穗,梅花菊花皆荼毒。

此后多渺茫,望断大庾岭,不见雪消息,迩来八十年余,遂使广州孩纸,白发不知雪何物。

飘飘雪色,莫我肯顾;皑皑妙景,莫能画图。撒盐参差是,因风起柳絮,虽多才情,终不见实物,先生百计教,学子亦不明,只因未亲睹。

乙未年末时,北极起大涡,盘旋千万里,南北皆寒酷。

辽东四境落如席,珞珈山上飘白羽,太行素裹银龙斗,西湖羞涩迎雪初。

千年等九回,百年等一回,苦待君来已多时,一日攒眉千百度。

嗟尔雪儿,欲来未来,欲降未降,且爱且恨,恨你暧昧态度。

亲亲我雪儿,广州如斯美,百万翘首盼,邀君来光顾。降温不降雪,耍赖又何苦。

黑帝闻我言,上苍闻我诉,诚意何绻绻,为尔且调度。

朝来见晶莹,撒在彼路途。广人皆振奋,问此为何物。司天台学士,见之说科普。雪非雪,霜非霜,若论类,霰为物。

平地有水汽,升空与寒遇。结粒乃降落,世人多相误。

吾盼雪如此,雪亦知我苦。飘摇且飘摇,降临在中午。

雪儿翩跹至,幸福何仓促。思念八十年,今岁肯相顾。

君虽知我相思苦,奈何地理有拘束。不过凌空见微影,未及鹅毛当空舞。

越秀荔湾与花都,天河白云及番禺,不重写实重写意,虚若实来实若虚。

此情若是真切时,遑论深浅与实虚。盈盈雪人才三寸,此间有爱亦知足。

一时谣传云山上,雪花铺地深尺余。众生相语乃登高,濂泉云台十里堵。

落在衣襟知君在,以伞承接知非虚。轻粘车窗见倩影,飘飞蛮腰聊胜无。

但使有真爱,莫问实与虚。但得有相聚,莫问年与途。

何日君再来,经年或此去。

但愿温室无效应,炎凉不变此寰宇。待得他年再相逢,温情相尔汝。

乙未年十二月十五日,公历2016年元月24日,午时,广州雪,八十年所未有之盛事,太史刘志之。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哀百度赋》

刘黎平:史记《快播审讯实录》

刘黎平:史记《熔断歌》

刘黎平:史记《赵阿Q正传》

刘黎平:史记《12306赋》

刘黎平:史记《郭富城情事记》

刘黎平:史记《私募大佬徐翔传》

刘黎平:史记《放开生育二孩赋》

刘黎平:史记《南怀瑾传》

刘黎平:史记《康熙来了传》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