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黎平:史记《赵阿Q正传》

阿Q者,山阴人也,籍邯郸,赵惠文王七十代孙,秦灭赵,子孙一枝南徙至越,乃居焉,曰未庄。

至光绪,阿Q家世式微,田产荡尽,至其身,寄居土谷祠,佣工,或舂谷,或泛舟,卑贱人也。其名或曰阙,然亦茫然,学士周树人欲为立传,不得其名,以英文仿佛拟之,曰阿Q。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阿Q恍惚忆家世,知为世家子,故言多讳,其首有癞,秃,故忌言光、亮、灯、烛,然同侪轻之,见阿Q来,则戏曰:“明矣。”

阿Q欲箠殴,然力不胜,怒目而已。

某岁,未庄士绅赵公长子举秀才,阿Q闻,曰:“尔知乎?吾赵家人也。”众人皆惊,问:“然乎?”阿Q曰:“然,吾于赵公子,叔也。”众人大惊,皆敬阿Q。

赵公闻,大怒,召阿Q至,斥曰:“竖子,尔言尔姓赵乎?”

阿Q觳觫,曰:“然。”

赵公批其颊,曰:“咄,尔何敢姓赵?尔何足为赵家人?”

乃逐之去。

阿Q自悲不能复家世,以公子后,受世人辱,又力不能,乃自轻自贱。每逢富贵,则嗤笑曰:“吾祖富胜尔等。”每为人殴辱,则窃曰:“吾为逆子所犯。”人皆知之,每殴阿Q则曰:“竖子志之,吾殴汝,乃父殴子,知乎?”阿Q曰:“吾为虫豸,可乎?”

又忿卑贱辈与己同处,逢王胡扪虱,食之,阿Q亦扪虱,亦食之,其声胜王胡,王胡大怒,殴阿Q。

阿Q辱于王胡,不能平,逢钱公子,人呼之:伪蛮夷。阿Q乃戏呼其号,伪蛮夷怒,以杖击,阿Q狼狈走。

困窘际,逢小尼,阿Q亵之,抚其首,尼泣,阿Q曰:“淫僧可戏汝,吾不可乎?”众人皆笑,尼泣而去,詈曰:“阿Q,无子孙。”

阿Q闻之而悲,其指抚小尼首,滑腻,妙不胜言,乃思男女事。某夕,为赵公舂谷,见寡妇吴妈,顿首曰:“吾欲与汝眠。”吴妈大恚,欲自经,赵家人箠楚阿Q,驱之出,讹其财尽。

自是,以其无行,未庄皆不雇阿Q,易雇阿D,阿Q欲殴阿D,亦无如何。

久之,阿Q饥寒,窃尼庵菜,为恶犬所逐,乃投城中。佯曰雇于举人家,实乃与群盗合,为其斥候,窃得衣裳,交易乡里,民妇得廉绸,甚悦,赵府亦与之索货。

宣统三年,天下鼎革,革命军入越。城中举人惧祸,与赵公结,避匿未庄。阿Q见,乃思革命,窃曰:乡绅惧革命如斯,吾若革命,岂不富贵?宁波床入我土谷祠,女子随吾所愿,惜哉,赵司晨女陋极,惟吴妈方可,然其足巨。

乃扬声于外,曰:革命矣,革命矣。

庄户闻之而惊,赵公见阿Q,乃作揖曰:Q公富贵乎?莫忘愚弟。

阿Q扬长去。

无何,赵府及举人为人劫,金银皆尽。

把总稽盗不得,乃拘阿Q,阿Q见大人,乃跪,把总鄙曰:“陋哉,国人之奴性。”乃诱阿Q承盗赵家事,阿Q愚,伏罪,以笔画寰,惴惴,唯恐不能。

乃诛阿Q于市,人皆观之,阿Q欲歌咏,而忘其辞,于人中见吴妈,冀吴妈视己,然吴妈无睹,阿Q悲。

阿Q死,人皆曰:惜哉,死犯无所讴,且枪毙莫若杀头之可观也。

太史曰:

阿Q之愚,非自贱也,乃欲攀附赵家而不得。做人贵在有志,穷骨头在,彼赵家巍巍,亦不过将倾之大厦,不屑攀附也,人能如此,未庄有望矣。

周大学时深怜阿Q,然亦深恨赵氏,众人不明周生用心,谬哉。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12306赋》

刘黎平:史记《郭富城情事记》

刘黎平:史记《私募大佬徐翔传》

刘黎平:史记《放开生育二孩赋》

刘黎平:史记《南怀瑾传》

刘黎平:史记《康熙来了传》

刘黎平:史记《大大西雅图讲话录》

史记《教师赋》(本是凡人 不登神坛 不是蜡烛 拒绝点燃)

刘黎平:史记《毛泽东赋》

刘黎平:爱情史记《1980年代爱情赋》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