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朱自清《背影》文言版

呜呼,吾之未见吾父,两载矣。吾不能弃置者,其背影也。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其岁冬,祖母死,父卸职,交困。吾自京至徐,欲奉父奔服。

其时宅院狼藉,又思祖母,泣。父勉之曰:“遂事不哀,天岂绝我”。

乃典当补亏,假资办丧。家窘,半为丧,半为赋闲。

毕,父欲之金陵,吾反京,协行。金陵勾留一日,翌日渡江,登车北行。

初,父以事不送吾,嘱茶房以随,语之周祥而烦,复又曰:吾身送之。

其时吾弱冠矣,京师详熟,岂碍?父执意,不得违。

乃渡江,候车。吾购票,彼顾行李,与脚夫语,甚絮叨。彼时吾自谓甚敏,暗哂曰:鄙哉吾父,不善言。

吾登车,父为吾择座临窗,吾以彼为吾所制紫毛衣敷座,父又曰:慎寐慎凉。

又语茶房多顾我。吾闻言而笑,暗曰:迂哉,此辈但认孔方,尔言徒然。且吾长成矣,岂不得自顾?

今思之,吾轻狂甚。

毕,吾劝父行,父曰:“尔候我,我买橘”。吾见有卖橘者,栅栏外,父体肥,逾之非易。吾欲往,父曰不可,乃自往之。

吾父玄布冠,衣黑马褂,深青袍。蹒跚,至道畔,缓屈身,尚可。

越铁轨,升月台,岂易事哉?彼左微倾,若不胜力。吾见其背影,泣,又拭之,惧见于吾父与人。

须臾,再视之,渠已抱红橘反。过道,以橘置地,缓匍匐,再抱橘。

至于斯,吾携之行,登车,彼以橘置吾紫袍。以手去尘,若闲,曰“吾行,至京来书。”

吾目之,彼行数武,回首,曰:且登车,车中无人。

候其不见,吾方坐,复坠泪矣。

近岁,严君与我流离,家境日下。其年少谋事,亦能成,不意老而颓如此!伤于怀,郁于中,不免易怒,或见薄于吾。

然两载不晤,彼忘吾之劣,常思吾,思吾之子。吾北,彼与我书,曰:“吾康安,然臂膀有碍,举笔甚艰,大去不远矣。”

吾阅至此,泪盈,复见其微肥、青袍黑褂之背影。

呜呼,吾之再遇吾父,何时哉?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刘黎平:史记《奶茶妹章泽天下嫁刘强东》

刘黎平:史记《致宁泽涛太太们 要爱持久爱》

刘黎平:史记《宁泽涛夺冠记》

刘黎平:史记《穷二代赋》

刘黎平:史记《感谢生活不杀恩》

刘黎平:史记《新花木兰辞》

刘黎平:史记《范冰冰马震记》

刘黎平:史记《王林传》

刘黎平:三国全史其实就是一段股市史(视频)

刘黎平:史记《凤姐传》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